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卢】与未成年交往的日子11

日更开始!!

太久没码字完全没手感拖了几天,开始担忧自己能不能拔flag了……

我叶燃王~!!叶神NO.1!!!


11.

  叶修出了办公室,站在门边的卢瀚文一把拽住他的衣角,眼巴巴地看着他叫了一声:“叶修……”

  叶修屈起手指在他额头上敲了一下:“在学校要叫我老师。”

  卢瀚文揉揉脑门,不吭声了。

  “走吧,回去再跟你算账。”叶修瞥了一眼站在一边偷瞄他们的陈祸,转头对他道,“我替瀚文向你道个歉。”

  “道什么歉。”卢瀚文嘀咕,“砸坏的又不是他家的桌子,公物赔偿我已经给学校了。”

  叶修又往他头上敲了一下。

  卢瀚文闭嘴了。

  “我听你们班主任说,你们俩关系不太好。”叶修继续对陈祸道,“瀚文性子比较直,但他是个好孩子,希望你不要因为一些小事记恨他。如果是他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我也替他道个歉。回去我会好好教育他,保证不会再给你带来什么麻烦。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日后也互不干扰,可以吗?”

  陈祸黑着脸,支吾了两声,像是想敷衍地应过去。

  “好,既然你现在已经答应了,这回的事就这么算了。”叶修忽然沉下脸,冷冷地说,“但如果以后你们再发生矛盾,就算你还是个孩子,我不会放过你的,千、万、要记住哦。”

 

  “还要去训练吗?”

  叶修和卢瀚文沿着走廊往教室的方向走,一向喜欢说个没完的卢瀚文却一反常态地一路闭口不言。叶修只好先挑起话题,随口问了一句。

  “嗯、嗯……”卢瀚文应得略显敷衍。

  “心不在焉的。”叶修笑了笑,“在想该怎么和我解释吗?”

  “唔。”卢瀚文垂着头,“其实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大概猜得到。”叶修道,“他知道你的性向是吗?”

  “我没有承认过,他自己认定的。”卢瀚文别过头,盯着走廊的栏杆低声说,“当然我也没有否认就是了,我认为没有必要为这种事说谎。”

  “因为是好朋友,所以不小心露馅了?”叶修问。

  “我并没有藏着掖着。”卢瀚文撅起嘴不满地说,“除了性向不同,我们和一般人也并没有什么差别啊。只是因为关系更亲近些,自然也会更清楚对方的喜恶,所以他知道了,就是这样。”

  “然后他散播流言,带领全班孤立你?”叶修挑挑眉,“我突然觉得刚刚不该那么轻易放过他。”

  卢瀚文“扑哧”一声笑出来,仗着放学已久校内无人,伸出手握住了叶修的手:“我其实能够理解他的想法。我与他短短的人生里接触过的所有人都不同,人总是会排斥异类的。在我们的眼里世界是非黑即白的,所以他认为我是邪恶,为了捍卫正义,对我做什么过分的事都无可厚非。”

  叶修咂了咂舌。

  “怎么了?”卢瀚文偏过头看他。

  “没什么,只是突然发现我的小男朋友的思想,很有深度嘛。”叶修捏了捏他的手指,“你才14岁,刚刚说的那番话真是有点颠覆我对你的理解了。”

  “并没有什么可颠覆的啊。我理解不代表我接受,不然我也不会拿椅子砸烂他的桌子。”卢瀚文冲叶修眨了下眼,“这可是熊孩子的任性哦,在我眼里他也是恶毒且不可救药的,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他一个下马威我可是很爽的。啊,感觉又可以相安无事一段时间了,班里其他同学因为这件事也会不敢招惹我的吧。”

  卢瀚文笑呵呵的样子,看起来轻松多了,但叶修却反而皱起了眉:“你要不要考虑转班?”

  “不需要啦,不用担心,外人对我的态度和看法一点也影响不到我。”卢瀚文说,“更何况转班生也很特殊且引人注目吧,我不认为转了班我的环境就会有所改善。”

  “那……”叶修思考了一下,“跳级呢?”

  卢瀚文愣了愣。

  “到我的班上来,怎么样?”叶修笑道,“我可以保护你。”

  “保护就不需要了。不过每天能在班里见到你,还能听你的课,真的太棒了!”卢瀚文激动地蹦跶了一下,两眼闪闪发亮地注视着叶修,“初中的话跳级应该不难吧,什么时候可以跳?要等到下学期吗?要参加什么考试?我们马上去买下学期的教材吧!”

  “等等,你不用训练了吗?”叶修问。

  “因为被班主任留下所以已经请假了,今天可以不用去!”卢瀚文拉着叶修往前跑,“快点快点,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慢点慢点,不用这么着急吧。”叶修道,“我们不是天天都能见面吗?”

  “我们住在一起只有这一个月呀!”卢瀚文说,“更何况,和你在一起的时间我怎么也不嫌多!”

  叶修忍不住笑了起来:“要不是在学校,我真想亲你一下,尝尝你的嘴是不是甜的。”

  卢瀚文瞬间红了脸,视线乱飘:“那、那先欠着,回去再亲。”

 

  卢瀚文回教室拿了书包,便和叶修一起去了书店,买齐了初二下学期的课本。在收银台付完帐,他正想把书塞进书包里,却发现叶修已经拎着书站在门口等他了。

  卢瀚文连忙跑过去:“我来背吧,你手还有伤。”

  “我只伤了一只手,还是左手。”叶修笑道,“你放心,我可不会亏待自己。需要你拿的时候我不会客气的。”

  “好吧。”卢瀚文没有坚持,“你的左手现在怎么样?”

  “好多了,只要不使力就不会疼。”叶修说着,忽然手一偏扣住了身边人的手腕,“你看,它还能牵你的手。”

  “呀,你别乱动啊!”卢瀚文受到了惊吓,整只胳膊都僵硬了,一动不敢动,生怕扯到叶修的伤处。

  “真的没那么严重。”叶修对卢瀚文的反应哭笑不得。

  他很喜欢这个小家伙被撩的时候红着脸害羞,却又非常坦率的样子,所以时不时有机会就撩一把。但似乎有时候效果不尽人意啊。

  卢瀚文小心翼翼地把叶修的手从自己的手腕处托起来,然后反手握住他的手指,开心地冲他咧嘴一笑:“我来牵你就好。”

  叶修:“……”

  太犯规了,这个十几岁的孩子到底为什么这么会撩人?

评论(1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