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卢】与未成年交往的日子12

flag倒得太快连我自己都措手不及

我已经不会写文了,写的都是什么玩意儿


12.

  卢瀚文的课余生活顿时变得格外充实起来。以往他能在学校将作业搞定,放学后去篮球队训练,回到家里就有充足的时间思考他还能怎么向自己的男朋友示好。而现在为了他与男朋友的长远未来考虑,他不得不暂时地牺牲掉相处的时间,泡在书与题海之中。

  卢瀚文是真的聪明,初中难度的知识难不倒他,只是还需要反复练习熟悉掌握。叶修帮他找各科老师要来了合适的题集,卢瀚文便每天趴在餐桌上刷题。

  这真的是非常无趣的事情了,虽然对于学生来说做题是最基本的。卢瀚文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绝不主动停笔回屋睡觉,于是每天十点到十一点之间,叶修就会走进书房催他休息。

  “不,我要做题。”卢瀚文坐在椅子上挺直小身板,板着脸拿着笔,一副要和题目同归于尽的架势。

  “明天再做。”叶修走到卢瀚文身边,将笔从他手中抽走,然后把一杯热牛奶塞到了他手里。

  卢瀚文捧着牛奶喝,喝到一半停下来问:“你今天还要睡沙发吗?”

  “不然要睡哪?”叶修反问。

  “我们打个商量呗,比如轮流睡卧室?”卢瀚文眨巴着眼,一边喝剩下的牛奶一边盯着叶修看,喝完又补充道,“你不能独占沙发,我也想睡沙发啊!作为交换我可以给你一点补偿。”

  叶修好奇道:“什么补偿?”

  卢瀚文等的就是这句话,他把杯子迅速放到桌上就是一个飞扑,挂在叶修身上对准目标一口亲下去。

  “给你一个牛奶味的么么哒,够不够啊?”他得意地笑着问。

  “嗯……”叶修搂着他的腰沉思了片刻,一脸严肃地说,“不行,太便宜了,得再加一个。”

  卢瀚文非常大方,完全不打算讨价还价,大概叶修说要多少他就会给多少。当他踮起脚再一次凑近时,叶修却先一步吻住了他。

  那是他14年的人生里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亲吻。卢瀚文闭着眼睛想,但他很快就没有富裕的精力去思考了。叶修的另一只手托在他的后脑勺上,方便他吻得更深一些。唇齿间的摩挲和舌与舌的纠缠带来新奇又令人颤栗的感受,心脏疯狂的跳动仿佛要从胸口中蹦出来。

  叶修放开他前,舌尖滑过他的唇线,把卢瀚文喝牛奶时蘸上的奶渍舔去。卢瀚文不自觉向后退了半步,后腰撞在餐桌上,他扶着额角迷茫地说:“我怎么觉得头有点晕。”

  “因为你刚才憋住呼吸,大脑缺氧了。”叶修看着他红润的唇瓣,笑呵呵道。

  “啊,是吗?”卢瀚文眨了眨眼,渐渐回过劲来,脸颊瞬间烧红了一片,“你、你、我……”

  “好啦,现在你该回屋去睡觉了。”叶修说。

  “嗯?”卢瀚文一愣,“等等,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刚刚我亲你那一下,不够换我睡一晚沙发的吗?”叶修笑眯眯地说道。

  卢瀚文竟哑口无言,他不满地鼓起腮帮子:“我不开心,我要闹了。”

  “哦?那我也要采取行动才行。”叶修说着,上前一把将卢瀚文抱起来扛到了肩上,“动口不成,那就只好动手了。”

  卢瀚文在他肩上哇哇大叫,叶修岿然不动,扛着少年回了屋,把人放到了床上。正当他要起身离开时,卢瀚文忽然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双腿勾上他的腰,像无尾熊一样挂在了叶修的身上。

  “既然进屋了就和我一起睡吧!”卢瀚文喊道,“一起睡吧,一起睡吧!”

  叶修撑着床以免自己栽到床上压到卢瀚文,哭笑不得地说:“你可真是有活力啊,都这么晚了。你先松手,你这样我连动都动不了。”

  “不行,松手你肯定就跑了!”卢瀚文嘿嘿笑道,“好不容易才抓住你,我可不会松手。”

  “哎呀。”叶修忽然低声道,“这样撑着手腕有点疼,好像之前的扭伤还没好全啊。”

  卢瀚文吓得立马撒手,摔在床上时他看到叶修冲他微微一笑。

  “晚安,做个好梦。”叶修站在门边关上灯,从卧室外头把房门关上了。

  卢瀚文瘫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好半晌,忽然“呜哇”一声叫着在床上打起滚。

  又被骗了。

  可是,可是,还是好开心啊!

 

  把人哄去睡觉后,叶修回到餐厅帮卢瀚文把餐桌上的文具和题集收了收,又走进了自己的书房。

  他家里是有书房的,叶修从一开始就和卢瀚文开诚布公地说明书房不能让给他,因为叶修自己需要用。卢瀚文当然无所谓,他大多时候在学校就能把作业写完,即使后来开始为了跳级而努力,也是有个桌子就足够了,对环境没有什么特别要求。

  叶修坐在椅子上,对着电脑屏幕上的文档发起呆。

  他占了书房,当然不只是为了改作业,这台电脑才是根本原因。虽然他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有把它打开过了,但最近,他又开始有了想说些什么的冲动。

  他曾经写过的故事里,几乎没加过感情线。他笔下的角色往往将一切感情都投入到事业、追求或者自己身上,因而他的文字总是透着一种无机质的冷感。

  即使卡西对机械有着燃烧自我的狂热与爱,有着仿佛可以灼伤一切的疯狂。但卡西越是燃烧,便越显得周遭一片清冷和死寂。

  燃烧与冰冷之间……是温暖吗?

 

  “出去玩?”卢瀚文闻言扭过头,把嘴里叼着的雪糕拿下来,脸上的表情写满了“期待”两个大字,“今天吗?只有我们俩吗?约会吗?!”

  “嗯。”叶修应了一声,他正站在卢瀚文的椅子后面,撑着椅背看小卢同学写的题,“趁着周末放松一下,烛光晚餐和夜场电影,你不是很想要吗?”

  “哇,你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卢瀚文开心地喊,“又想骗我的么么哒吗!”

  “我想要你的么么哒还用得着骗吗?”叶修揉了把他的头发,“你不是上赶着想送我?”

  卢瀚文嘿嘿笑了两声,雪糕化的水滴到他手上,他连忙低头吃了几口,含糊不清地问:“我也很想要抱着你一起睡呀,今天也可以满足吗?”

  “这个不行。”叶修拒绝得毫不犹豫。

  卢瀚文有些泄气,但不到半分钟他又恢复兴致勃勃:“那我们要去哪里吃饭看电影?有情侣餐厅吗我要去情侣餐厅!双人包厢!”

  “这个我来安排就好,你只要负责穿一身好看的衣服,然后带上你自己。”叶修点了点题集,“这道题是要这样理解……”

  卢瀚文转头回去看题。雪糕快吃完了,嘴里含着冰凉凉的甜味,叶修的手还搭在他的头上,卢瀚文像被撸了毛发出呼噜声的猫一样,舒服地眯起眼。

  这样的生活真是太幸福了。

评论(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