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卢】与未成年交往的日子14

我到底在写些什么……


14.

  电影院离餐厅还有一些距离,吃过晚餐后叶修要去停车场取车,让卢瀚文留在餐厅门口便离开了。他前脚刚走,卢瀚文就被人拍了一下肩膀。回过头时,卢瀚文被眼前的人惊得张大了嘴,连忙又扭头看了一眼叶修离去的方向。

  叶修?不对,叶修才刚走啊?难道是逗我玩吗?但是叶修手上还抱着那束玫瑰花……

  “你好,打扰了。”面前和叶修神似的男人对他露出礼貌的微笑,“可以和你说几句话吗?”

  不对,他不是叶修。

  卢瀚文从惊讶中回过神,马上就意识到两人之间的差别。虽然长得很像,但是他们的身材、声音,还有身上的衣服都是不一样的,就连笑起来的样子都不太一样。

  “你好。”卢瀚文点了点头,“你是叶修的亲戚吗?”

  “啊,是啊。”男人因为卢瀚文直接的提问而微微怔了一下,但很快就做出了回应,“我是他的孪生弟弟叶秋,长得很像吧。”

  “嗯,不过还是有点不一样的。”卢瀚文回答,“我叫卢瀚文,你要和我说什么?”

  “哦,”叶秋有点不太适应卢瀚文异常直接的说话方式,他顿了顿,“我是想问一下,刚才叶修是和你吃饭?”

  “是啊。”卢瀚文答得非常坦然。

  “呃,但是……”叶秋迟疑道,“为什么和你吃饭要订双人包厢和情侣套餐?”

  卢瀚文歪了歪脑袋:“因为我好奇烛光晚餐是什么样的呀,所以叶修就带我体验了一下。”

  “哦……原来是这样。”叶秋笑了一下,“他突然打给我问哪里可以订双人包厢准备烛光晚餐,我还以为那家伙竟然找到女朋友了。”

  “所以偷偷跟来侦查?”卢瀚文眨了眨眼,天真无邪地说,“你对你哥哥的事还真上心啊。”

  “毕竟平常不怎么联系,我也不太清楚他的状况。突然收到这样的电话,肯定会想知道他看上什么人了吧。结果耍了个乌龙啊……”叶秋咳了两声,“麻烦你不要告诉他。”

  “放心吧。”卢瀚文向他比了个OK的手势,笑眯眯地说,“那么你也该走了哦,叶修就快回来了吧。”

  叶秋点了下头:“那我就先走了……啊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和叶修是什么关系,他很少对别人的事这么认真……”

  卢瀚文嘴角微微一僵:“呃,他是我的……”

  “男朋友啊。”

  熟悉的声音从边上传来,这回卢瀚文整个人都僵了。

  叶修反手把车门甩上,朝他们走来时还向着叶秋挥了挥手:“没想到你还亲自来打探我的恋人是谁啊,辛苦了。可惜我们还要马上去看电影,没时间送你一程。”

  叶秋还没回过神:“等、等会儿……叶修,你刚刚说你是他的谁?”

  “男、朋、友。”叶修把卢瀚文揽进自己怀里,一字一顿字正腔圆地重复了一遍,“不然我为什么要和他吃烛光晚餐啊,笨蛋弟弟?”

  “但是他刚才明明说……”叶秋扭头看卢瀚文。

  “我是说我好奇烛光晚餐是什么样的,所以叶修带我体验一下。”卢瀚文依旧用着无辜的语气,反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所以是我自己想岔了?

  叶秋琢磨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不对,这不是重点!叶修你是认真的吗?他才几岁啊!你这是……你这是诱拐你知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后果啊!你还在当老师的吧?!”

  “是哦,那还要拜托你不要去举报我。”叶修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叶秋被他漫不经心的语气惹怒了,“家里不会允许你这么乱来的!!”

  “我做什么事,也不需要家里的允许吧。”叶修笑着回道,卢瀚文却听出他的语气里一反常态的冷硬。

  “你……”叶秋咬了咬牙,“随便你好了,之后出了事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他扭头就走,经过叶修的车时下意识瞥了一眼,无意间瞄到了叶修车后座上横放着的一大捧玫瑰花。

  混账!

 

  叶秋离开后,叶修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上车吧,去看电影。”

  卢瀚文没吭声,乖乖坐了进去。

  叶修替他关上车门,绕到驾驶座上。卢瀚文听着他“啪”的一声拉上车门,“咔哒”一声转动钥匙发动引擎。

  “我会打电话问他,就不怕他知道。”叶修突然说。

  卢瀚文愣了愣,手里的安全带扣上时发出一声金属的轻响。

  “虽然我家并不像你家那么开明,大概是不会赞成甚至祝福我们的。不过我并不会因此而受到什么影响……”

  “对不起!”卢瀚文忽然喊了一声,打断了叶修的话。

  “啊?”叶修有些意外地转头去看他,却发现卢瀚文双手在腿上握成了拳,垂着头非常沮丧的样子,“你怎么了,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我只是突然意识到,你并不像我这么自由。”卢瀚文低声说,“我喜欢你,就可以毫无顾忌地追求你。和你交往我没有任何压力和损失,只有梦想成真和如愿以偿。但是你……你不一样,你和我在一起,就变成见不得光的了。我……我当初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一点……”

  不管是年龄还是身份,他们这份感情都是见不到光的。而一旦为人所知,叶修就会落到千夫所指的位置。

  而他却不用承担这份责任。

  他竟然直到刚才看到叶秋的反应,才猛然意识到这件事。


  叶修沉默了片刻,忽然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所以呢?你现在想到了,”叶修轻声问,“你要和我分手吗?”

  “我——”卢瀚文猛地抬起头,对上叶修的眼睛时却像被突然掐住了喉咙。

  叶修还是那么温柔地看着他,仿佛此时就算他真的提出分手,叶修也会纵容地、宠溺地笑着说“好啊”。

  开什么玩笑啊……如果他这时候要求分手,不等于在叶修心上再捅一刀吗?

  是他把叶修拽到这个见不到光的位置,难道又要他把叶修推开吗?

  ——我做不到啊。

 

  叶修像是看出他在想什么,对他微微一笑,回过头看着前方踩下了油门。

  “事已至此也没有回头路了。”叶修说,“就只能罚你,一直陪着我,永远不许离开。”

  卢瀚文深吸了一口气: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也绝对不会离开你的,我发誓。”

评论(9)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