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王】《身边有你》番外——在我不曾留意的记忆里

我发现我忘了放正文的地址Orz

番外和正文写得差不多长(并没有)我也是蛮拼的啊QwQ

【叶王】身边有你


1.

  王杰希捧着一本书坐在书桌前。

  就如人们印象中应该属于魔法师的屋子一样,房间里是昏暗的。天花板上那盏足够把房间里每个角落都照亮的日光灯安静地沉睡着,只有书桌上笼着薄纱的小灯在发着温柔的光。

  这样的光线应该是不适合读书的, 然而王杰希却似乎并不在意。他单手架着书底,书页在他手中从容地舒展开,摆出一个适合翻阅的角度。

  王杰希读完一行字,侧头看了眼手边的桌面。桌上零散地摆着几个长短不一的木签,看似毫无规则的排列之中,竟隐隐透着一丝诡异的气息。

  王杰希沉吟片刻,伸出手,修长的手指悬在微型阵法的上方,以阵法中心为起点从空中拉开一条直线,最后停留在了八点钟方向的两块木签上。

  他保持了这个姿势几秒钟,像是一座陷入了沉思的雕像。然而就在这样死寂之中,他忽然之间毫无预兆地伸出手,将八点钟方位左边的那块木签顺时针旋转了三十五度。

  平平无奇的木签之中赫然凝成一团乳白色的薄雾。王杰希“啪”的一声利落地合上手中的书,书本封面由协会统一烙下的封印在微薄的灯光下闪着隐曜的金光。

 

2.

  王杰希已经闲在家里很久了。

  当然,这是他个人的说法。相信无论是了解还是不了解他目前的工作详情的人,都不会觉得负责协会内部工作任务调配,以及参与完善平衡人类与非人类生存法则这样的事,是“闲赋在家”的代名词。

  但是王杰希就是这么真心实意地认为着。

  虽说远在提交进入行动部的申请之前,他就在后线干着同样的工作。但是当时他就已经觉得这样的工作索然无趣了,更何况是现在——经历过前线各种突发状况,体验过别样惊心动魄而又令人着迷其中的生活之后,早已不适应一成不变的刻板与枯燥的现在。

  仅仅只是一个月,王杰希觉得自己无聊得都快长毛了。

 

  已经加入了行动部,还会被迫“闲赋在家”,很显然,问题出在王杰希的搭档身上。那个明明说好了会一直待在他身边的家伙,上个月忽然收到了一封据说是家里来的通讯,然后就火急火燎地往家里赶了。临走前还不忘闯到协会总会长办公室里大咧咧地警告会长,要是敢趁他不在奴役王杰希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回来他就拆了协会大楼。

  气得会长差点把药瓶吃了。

  偏偏叶修这人吧,虽然好像走哪儿都招人烦似的,谁见他都要骂上两句,事实上他人缘却好得惊人。他一句话下去,原本评定给王杰希的单人出任务资格,协会二话不说就给收了回去。于是没有出单人任务资格又暂时失去了搭档的王杰希,只能被迫临时调回后线工作,直到他那个该死的搭档回来。

  但是最该死的是叶修根本没有保证他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回来,相应的,王杰希也根本不知道他现在这种要把人逼疯的无聊的生活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反正他是等不及了。

  所以他在协会的藏书库里翻箱倒柜,好一通排查,终于找到了这一本强制紧急通讯的指导书,准备用紧急通讯轰炸叶修的大脑,直到把他轰回来为止。

  话说其实他也对叶修这么个非人类竟然还有家这件事情挺好奇的呢。

 

  看着那团白雾慢慢加厚,从半透明的稀薄到纯色的球状物,王杰希知道阵法已经成功。现在轮到他说话的时候了,他却怔愣几分钟没说出话来。

  啊……要说什么呢?

  其实他要说的事情很简单,一句“速度回来”就够了。原本都想好了“我会找方士谦前辈带我出任务”这样强硬的通知模式,临到头了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好像是因为,他此时此刻心里最想说的,并不是这件事。

  注视着那团悬浮在桌面上空,还在不断缭绕着烟气翻腾着的小白球,王杰希忽然弯起嘴角笑了。

  “本来是想骂你一顿的,不过我发现我现在更想说这句话。”

  王杰希低声说着,语气里带着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柔和与温情。

  “叶修,我想你了。”

 

3.

  第二天王杰希如往常一样,在闹钟响了之后起床,洗漱,换衣服,出门去早餐铺吃早餐,步行前往协会大楼,进门,和保安打招呼,上电梯,在自己办公室的楼层下电梯,顺着走廊往办公室方向走……

  然后他看到一个人影从走廊尽头飞奔而来。

  这个终于和平常不一样的画面让王杰希停下了脚步。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叶修,但下一秒他就扑灭了这个想法。第一眼看到来人的身高就不对了,完全不需要确认。王杰希为自己下意识的猜测,以及确定不是期待的人后泛起的失落感无奈地笑了笑。

  “前……前辈!太好了!您终于来了!!”

  还没跑到跟前,来人的声音就急切地响了起来。王杰希几步迎上去:“高英杰?你不是行动部的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行动部人手不够了!”高英杰扯着衣摆,他似乎更想拉着王杰希往外跑,但是借了他叶修的胆子可能他也不敢,只能玩命地扯着自己的衣服以表达自己的焦急。

  “有突发状况?”王杰希微微皱起眉,“怎么回事?我完全没有收到消息。”

  “就是前两天刚上报的普通人无故昏迷事件。”高英杰回答,“原本昏迷人数只有两个,且没有造成人身伤害,不算烈性事件。但是昨晚同样的昏迷症状出现在本地几家医院共三十七名患者身上,任务指数立刻被提升到了次高等,行动部所有没有任务的人都被派往不同医院了,但是人手还是不够!部长让我过来找你——诶前辈等等我!”

  王杰希回头看了眼被自己落下好几步的高英杰,干脆召出了扫帚灭绝星辰,推开走廊边上的窗户就纵身跃了出去。

  “召出你的法器,跟上。”

  留下这么一道指令,王杰希就消失在窗口,留下高英杰一个人目瞪口呆。

  反应过来前辈刚刚叫自己跟上,高英杰连忙手忙脚乱地召出法器,骑着扫帚从窗口窜出,追随着王杰希的背影极速飞去。然而不论他怎么努力,王杰希的背影和他似乎都隔着那么段距离无法接近。

  不愧是前辈啊。高英杰想。

  但是……就这样明目张胆地从普通人的视野中骑着扫把飞过,真的合适吗?

  高英杰有点担心,忍不住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前辈!我们就这样飞过去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王杰希波澜不惊的声音顺着风飘了过来:“飞这么快,他们看不清的。”

  “那前辈你不和协会报备就出来可以吗?”

  “不用管他们。”

  哦,前辈说不用管就是不用管了。

  高英杰点点头这样想。

 

  王杰希没有直接去行动部,他给部长发了条讯息,确认了缺人手的医院地址。高英杰还处在跟随前辈学习的阶段,跟哪个人走都是可以的,于是部长直接让王杰希带着高英杰过去了。

  到了医院要询问前台护士相关情况的时候,王杰希才想起协会发给自己的一套警方调查组的证件没有带。那本来是出任务必备用品,然而他“闲赋在家”一个月,那套证件都不知道在他书架的角落里积了多少灰了。

  王杰希把伸到口袋里僵硬了两秒的手拿了出来,然后转头,看向了站在他身后的高英杰。

  高英杰眨了眨眼,发出了一个茫然的单音:“……啊?”

  王杰希耐心地提示:“证件。”

  高英杰恍然大悟:“哦!有有有!!”

  不过因为高英杰还处于跟随前辈学习的阶段,出示证件这种耍帅的事怎么也轮不到他的。于是当他拿着调查证站在护士面前,红着脸说“不……不好意思,我们是……调查组的……”的时候,王杰希只想扶额。

  看着高英杰用了十秒钟还没把一句话说清楚,终于看不下去的王杰希一步上前,从高英杰手里拿过证件,递到正捂着脸眼里写满了“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母性大发的护士眼前。

  “我们是调查组的。”王杰希简洁明了地说,“关于无故昏迷的病例大量出现的案件,请你配合调查。”

 

4.

  王杰希睁开眼,有些模糊的视野很快聚焦成一片旷野,阳光明媚,绿地茵茵。清风卷着草屑吹来新鲜的泥土气息,混合青草的香气,胸口中是被荡清了的心旷神怡。

  王杰希眨了眨眼,抬起头,望着一碧如洗的蓝天,觉得有些茫然。

  他这是在哪儿?刚才……他不是在医院里吗?

  额角有点疼。王杰希皱起眉,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没错,刚才他正在病房里和高英杰一起检查昏迷者的症状,他记得很清楚。怎么突然之间就到这里了?这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哟,醒了啊?”

  熟悉的语音语调从身后响起,王杰希微怔,无意识地睁大了眼睛。

  “怪都打完了,发什么愣啊?”叶修一巴掌不轻不重地拍在王杰希的后脑勺上,叼着根没点燃的烟侧着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王杰希的大脑当机了。他眨了眨眼,看着叶修下意识地问道:“我们这是在哪?”

  叶修“噗嗤”一声笑了:“不是吧大眼,别告诉我你打了只怪就失忆了啊?刚才那只非人类没啃着你吧?”

  王杰希没理他。他的脑子恢复运转了,让他觉得现在这场景有点眼熟。他正在努力地回想,他和叶修什么时候去草原出过任务。

  ——啊,对了,是有那么一次来着。

  那是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他和叶修刚定下搭档关系也有一段时间了,只是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出任务,那还是第一次。

  他这是回到过去了?王杰希有些茫然地想。

 

  “好了,别发愣了。这儿风景是好,不过看多了也就那样。鸟不生蛋的荒僻,还是早点回去的好。”叶修趁着这时候王杰希坐着,顺势多拍了他的头两下,说完咬着烟就往前走。

  王杰希用手一撑地面站起来,就感觉到右脚脚腕一股钻心的痛。

  ——哦,对,他那次,好像崴了脚来着。

 

  “怎么还不走啊?”

  走出几步开外的叶修似乎察觉到王杰希没有跟上,忽然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看他。王杰希立刻松开皱起的眉头,企图伪装成没有受伤的样子往前跨了一步。

  ……然后他就往地上栽了下去。

  “卧槽?!!!”

  叶修惊得叫了一声,烟都掉地上了也没顾得上管,回身一闪就出现在了王杰希身前,双臂大张稳稳地接住了他。

  王杰希无声地叹了口气,心想他真是丢人。

  不过出乎意料之外的,叶修并没有抓着机会嘲笑他,而是看他站稳了就蹲下身去查看他的右脚。

  “扭到了?”叶修皱着眉,抬起头来看他。

  “没有。”王杰希睁着眼说瞎话。

  “骗谁啊?没有?那你刚才平地摔啊?”叶修嗤笑了一声。

  王杰希沉默了两秒,选择了一个最靠谱的理由:“被草绊了。”

  叶修看着他的眼神跟看蛇精病似的。

  王杰希别开视线,觉得自己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僵持了几秒,王杰希听到叶修轻叹了口气:“你这家伙,怎么什么时候都喜欢逞强?”

  王杰希默然不语。

  “扭到了就扭到了嘛,又不是多大事。”叶修忽然半直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架住王杰希的膝窝,把他横向放倒在地上。

  “……我自己可以坐下。”

  王杰希再一次坐起身,就看到蹲在他脚边的叶修一把抓住他的右脚,拉起来就放到了他自己的腿上。

  王杰希:“……………………………………”

  不说话绝对不是因为太耻了,嗯,是因为太痛了。

  王杰希花了一秒钟来安抚自己的心情,下一秒他听到了叶修询问的声音:

  “这样会痛吗?”

  王杰希抬起头,对上叶修直视着自己,带着关切的眼神。

  一瞬间,觉得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

  记忆中,是这样没错。只是那时候他们只是普通的搭档关系,他大概更多的还是在想着丢人,竟完全没有留意到叶修对自己流露出的关心。

  “怎么了?”看着王杰希不说话,叶修皱紧了眉,“很痛吗?”

  “不。”王杰希说,“不痛。这次是说真的。”

  叶修立刻松开了眉头,松了口气般笑道:“那就好,应该是没伤到筋骨,歇两天就好了。等会儿我们回帐篷就去找人拿点药,等你脚伤好了我们再回去。”

  “这点小伤不算什么。”王杰希说,“刚才你不是还急着要回去吗?”

  “回不回去,哪有你的脚重要啊。”叶修笑了笑,转了个身背对着他招呼,“能起来吗?我背你回去。”

  王杰希:“……其实我可以自己走。”

  叶修:“呵呵,然后再来个平地摔?”

  王杰希:“……不然我可以坐灭绝星辰。”

  叶修:“然后你就骑着扫帚闯人家的帐篷?你们协会什么时候取消保密协定了?”

  王杰希:“……”

  叶修:“你再不上来,我就抱你回去咯。”

  王杰希:“…………………………”

  在叶修的逼迫之下,王杰希默默地爬上了叶修的背。作为非人类,要背一个人类对叶修来说真是太轻而易举了。他背过手托住王杰希的屁股,轻松愉悦地哼着歌儿站起身。

  王杰希:“感觉好奇怪,我还是下来吧。”

  “你要是再闹腾我打你屁股了。”叶修嘿嘿坏笑了两声,如此说道。

  王杰希:“……”

  猥琐,流氓。

 

  被人背着在偌大的草坪上走,王杰希觉得有些恍惚。

  叶修走得很稳,一步一步之间维持的固定的频率和幅度,很舒适,也足够安稳。王杰希莫名地觉得自己像个被放在摇篮里的小孩子,被人小心翼翼地捧着护着哄着,生怕一不小心没哄好他就会哭闹起来似的。

  干嘛这么照顾他呢,他又不是真的小孩子。

  王杰希这么想着,微微低下头把嘴角的笑意挡住。

  原来在他没有留意过的记忆里,叶修是这个样子的。

 

5.

  ……嗯?这里是……

  王杰希看着眼前虚掩着的房门,觉得计划果然是赶不上变化。

  上一秒他还在叶修的背上昏昏欲睡,怎么下一秒就回到自己家里来了?

  虚掩着的屋门之后就是自己的卧室。王杰希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抬手就把门给推开了。

  “呀,大眼!你不是去洗澡了吗?”

  王杰希看着站在自己卧室的书架前,抱着满怀的书正往书架上放的叶修。他进来的时候,叶修正隔空指挥着一本厚厚的草药全集自己飞到最高的架子上。然而此时叶修被他突然的推门分了神,那本失去了指挥的精装草药全集,就在王杰希的面前,这样直直地跌了下来。

  王杰希:“……”

  ——对了,他都快忘了,叶修曾经也相当热衷于打乱他书架排列顺序这样的恶作剧,就像他从不腻味的隐身吓人的恶作剧一样。

  开始的时候,王杰希会认真地把书籍放回原来的位置。但是两三天就要重复一次这样没有意义的工作,实在不是王杰希的性格,他宁愿把时间花在阵法的研究上。于是,虽然两三天就要重新记一次书籍的排列顺序有点烦人,不过王杰希也就随叶修胡闹去了。

  反正他也不会把他的书丢了。

  但是,此时此刻,当王杰希看着自己精心收集的书就这样摔在地上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脑子里有根神经,发出了清脆的“嘣”的一声,断掉了。

  王杰希:“疾风无尽纵我灵火雾水召来林青成木凝山裂土……”

  “卧槽?!!”叶修吓得脸色都变了,“大眼你疯了这是你家呀你召集所有元素干什么?!你是想灭了我还是灭了你的藏书啊?!!”

  ……哦对了,书还在他手上。

  王杰希掐着诀的手指一顿,心情复杂地看了眼叶修怀里的“人质”,恋恋不舍地收了手,颇有一种“好吧看在书的面子上饶你一命”的意思。

  叶修看着王杰希周身刚开始凝结的元素都迅速地散去了,方才松了口气:“我说大眼啊,你也不为你家的书想想。你揍我我是没事,我可保证不了能护住你的书啊。”

  王杰希愣了愣,显然是没料到叶修竟然不是要以“人质”威胁自己收手,反而是比他为“人质”想得更周全。

  这件事……确实是发生过。

  王杰希愣神间忽然想到这么一句话。

  只是他那时候并没有因此而注意到,叶修是怎样重视自己,重视着他所重视的东西。

  而现在,当他知道了叶修一直以来对自己怀有的感情,再来回顾这些过去的时候,他才恍然间领悟到,叶修对他,从来不是什么心血来潮突如其来的喜欢。

  而是从始至终,如春雨润物细无声一般,温润地流淌着。

  王杰希走进卧室里,看着“做坏事被抓了个正着”却丝毫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叶修。他这时候已经转过身去完成他伟大的恶作剧事业了,甚至还有心情招呼王杰希来帮把手。

  ……他为什么要帮他做这种事。

  王杰希如是想着,拿起床边的衣服转身就要出去,却在门口停下的脚步。

  如果按照记忆中的发展,他现在就应该离开房间去浴室洗澡,回来以后书架就已经被叶修摆好了。

  那如果他没有去洗澡,而是真的留下来“帮把手”了呢?

  还没等他想清楚可能会发生什么,王杰希发现自己已经转了回来。这个想法果然太有吸引力了。王杰希无奈地笑了笑,放下了衣服,走到叶修身边。

  “要放哪里?”王杰希从叶修怀里拿起最上面的那本书。

  看到王杰希真的来帮忙了,叶修显然也有些意外。不过他也没有太多迟疑,瞄了眼他手里的书,立刻就指挥着王杰希往架子上摆:“第三个架子,左边十厘米的位置。嗯……不对,应该再左边一点。对对,就是那里。”

  依言摆好了书的王杰希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你摆这书还有什么学问?”

  “当然有啦。”叶修弯起嘴角,冲着回过头来的王杰希眨眨眼露出一个坏笑来,“不过嘛……这是秘密!”

  王杰希:“……”

  算了。王杰希想。等他回到了现实,有的是办法好好问叶修这个问题。


6. 

  头晕……

  王杰希本来觉得自己已经适应了这种忽然间切换场景的感觉了,然而此时此刻他却感受到了严重的头晕和头痛这样的不良反应。

  真是糟糕透了。

  王杰希想着,努力地睁开眼睛想看看自己又穿越到什么地方了。

  好暗,是晚上吧。夜风很凉,这是在屋子外面。好像有什么声音,天上一闪一闪的是什么?烟花吗?

  为什么什么东西都有重影啊……看不清楚……

  王杰希难受地轻哼了一声,就听到头顶上传来低低的声音:“难受?”

  是叶修……

  王杰希松下全身绷紧的神经,换了个舒适的姿势更好地靠在叶修的肩膀上。

  叶修忍不住轻笑,把盖在他身上的外套拢了拢,小声地嘀咕着:“还吵着要来看烟花呢,看你现在这样子看得了吗?”

  “谁吵着……了……我明明……”

  无意识地嘟囔着,王杰希觉得自己被风吹得都快要睡着了。

  “刚才在宴会上就让你少喝点了。”叶修的手指绕着垂在他耳边的发丝打着转儿,“不就是过个年嘛,又不是没过过。真搞不懂你们人类每年都要这么折腾一次是为了什么,麻烦死了。”

  “是你……太懒……”

  “是啦是啦,是我太懒。”叶修毫无芥蒂地承认。

  王杰希不说话了。

  是了,他想起来了。这次是他少有的一次在过年的时候没有任务。协会向来有在春节的时候召集所有留在总部的成员一起开新春宴会的习惯,他难得参加了一次。

  有点开心过头了啊。

  王杰希想着,想着,思维变得越来越迟钝,头好像也变得越来越重。最后他还是选择放弃了抵抗,任浓重的睡意把他拉进黑暗之中。

  “大眼?大眼?王杰希?别在这睡着了,会感冒的。”

  吵死了……

  “王杰希?杰西卡?真睡着了?”

  睡着了……别你吵了……哦不对……你别吵了……

  “睡着了啊……”

  叶修拉长的音调听起来格外意味深长,然而大脑已经基本停止运转的王杰希全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

  直到他感觉到唇上传来的冰凉,但是柔软的触觉。

  叶修是没有体温的。

  他的吐息扫在脸上也是冰凉凉的,有点痒,让人忍不住想笑。

  王杰希顷刻间觉得自己的像是被雷劈中一般,整个人都清醒了。

  原来,那时候,他趁着自己睡着的时候偷吻了他吗?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他藏了这层心思,原来藏了这么久吗?

  王杰希闭着眼,他感觉到唇上的湿润柔软的触感恋恋不舍地离去,他听到了叶修低沉而沙哑的呼唤。

  “王杰希……”

  下一秒,他被紧紧地拥入了怀里。

  ……心都化了。

  王杰希的额头靠着叶修的肩膀,闭着眼嘴唇无声地蠕动了两下。

  ——叶修。

 

7.

  再一次睁眼的时候,王杰希的眼底一派清明。

  周围的场景在变换,扭曲的光影色彩像是奇异的抽象画。王杰希安然地坐在那里,像是在看着另一个世界般淡定自若。

  画面最后定格在了他的卧室里。

  “选择在这里谈判?”王杰希轻笑,“作为一个非人类,你也是蛮拼的。”

  “你是什么时候看穿的?”

  一只雪貂相当突兀地出现在王杰希的眼前,它优雅地站在书架顶端,如同睥睨天下一般傲然地俯视着王杰希。

  “这么奇怪的事,是个人都会起疑的吧?”王杰希不以为然地耸肩。

  雪貂坐了下来:“是这样没错,大多数人都会起疑。但是就算觉得奇怪,觉得不正常,他们还是不顾一切地沉溺其中不愿觉醒。”

  “然后就被你一点一点吃掉?”王杰希挑挑眉。

  “我本以为你已经沉浸其中了。”雪貂没有回答他,而是自顾自地进行自己的话题,“但是你却赫然地抗拒我给你的第四个场景,为什么?”

  “为什么?”王杰希重复了一遍,脸上依然是波澜不惊的淡定,“因为够了。”

  “我以为美好的东西永远都不会够的。”雪貂看着王杰希,“我想知道你在想什么,为什么拒绝让美好继续下去?”

  “因为再美好,也是假象。”

  “不是假象。”雪貂反驳道,“那是你记忆里的东西,每一件事,都是真的。”

  “没错啊,所以我还要感谢你,让我发现了很多我以前一直都没有注意到的事情。”王杰希弯起嘴角,“不过我想知道的,这些就够了。其他的,不用了。”

  “我不明白。”雪貂站起身,“你的意思是,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就可以毫不留情地把过去抛开了?”

  就在这时,雪貂忽然炸开全身的毛,从书架顶上一跃而下。刹那间四周切过无数个场景,最后定格在一片一望无际的麦田上。

  “恰恰相反。”王杰希平静地看着雪貂在不远处转着圈儿警惕四周,缓缓地说道,“正因为我珍视过去的记忆,我才知道现实中有多值得我珍惜的东西。”

  下一刻,从天而降的流光飞矢,来不及逃窜的雪貂被穿透了身躯,牢牢地钉在了地上。

  “大眼儿~~~!等很久了吗~~~~?!”

  熟悉的声音拖着长长的尾音,从天上远远地传来。王杰希抬起头,看到了吊在机械旋翼之下挥着手晃晃悠悠地飞下来的叶修。

  王杰希从地上站起来,目光一直定格在叶修的身上,直到他稳稳地落在自己面前。

  “不会很久。”王杰希说,“你来得正好。”

  “啧。”叶修似笑非笑地弯起嘴角,“看着你这么淡定的样子,我还真是伤心啊。枉我一听到你的紧急通讯就飞奔回来,你就不应该张开怀抱热烈地拥抱我一下吗?”

  “你怎么摸进我的梦里的?”王杰希无视叶修的扯淡,拎出另一个问题。

  “哦。”叶修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反正昏迷的就那么几个嘛,医院里大白天的能有几个人睡觉啊?一个个找过来不就找到了。不过大眼你不行了呀,我一不在你就中招了?你知道我回来就听到你出任务陷入昏迷是什么心情吗?”

  “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能回来。”王杰希说。

  “难不成你刚才是打算自己解决掉那只非人类?”叶修半开玩笑地说着,却见王杰希没有回答,立刻变了脸色,“卧槽,你真想这么干?还好我回来得及时!”

  王杰希还是没有答话,他侧过头,眺望那一片随风摇曳的金黄色的麦浪。

  叶修评价:“风景不错。”

  王杰希:“嗯。”

  叶修:“适合做一些不好的事情。”

  王杰希:“……”

  叶修:“我说,你真的不打算抱我一下吗?说好的想我呢?跟我想象的不一样啊。”

  王杰希:“叶修。”

  叶修:“嗯?”

  王杰希将目光转回来,与叶修一直看着自己的那双眼睛对上。

  他看到了叶修云淡风轻的样子下,从眼里透出的真切而深沉的渴望与缱绻的思念。

  王杰希眼眸微垂,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柔和了神色。他向着叶修,张开了双臂。

   “这还差不多嘛。”叶修笑了,伸出手将他拉进自己的怀里。

  王杰希却在这一刻愣了一下,他侧过头有些讶异地看着叶修的侧脸:“你有体温了?”

  “没有啊。”叶修理所当然地回答。


  “我只是觉得,在拥抱你的时候,我应该是有温度的。”

  夕阳掠下黄昏,在天边洒下漫无边际的红霞。

评论(19)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