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翔】写给你的信(完整版)

前面几段和上一次发的是重复的,有看过的可以直接从第三封信开始看w~

还债的道路漫漫无期啊……Orz

—————————————————————


序.

  这天,兴欣网络会所收到了一个包裹。

  本来收包裹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毕竟兴欣现在盘着一群宅男宅女,时不时网上购物一下,又方便又潮。让陈果疑惑的是,如果真是他们自己人定的快递,地址一定是会填到上林苑小区的。会寄到兴欣网吧来,那一定不是自己人。

  陈果从快递小哥手里接过包裹的一瞬间,深深地震惊了。

  收信人一栏赫然写着叶修的大名,字体漂亮。可是当陈果好奇地把目光移向寄信人时,看到的却是S市轮回俱乐部。

  ……艾玛,这信息量有点大。

  

  叶修此时是在上林苑套房里窝着打荣耀的,陈果索性替他签收了。

  实在是很好奇里面是什么东西啊。

  包着物流公司袋子的包裹看起来不大也不小,约莫能装下两三本书的样子。陈果拿起来摇了摇,很轻,摇起来里面发出轻微的沙沙声。

  陈果觉得自己要被好奇心挠死了。

  她果断地跟前台正值班的小妹打了声招呼,抱着快递就往网吧外跑。风风火火的样子,看得网吧的熟客们都忍不住招呼着网吧的员工探听八卦:“陈姐今天这是怎么了?有什么好事啊?”

  “谁知道呢?”被拦住的员工摊了摊手,“陈姐不总是这样一惊一乍……哦不我是说她风风火火雷厉风行,见多了习惯了就好。”

  

1.

  对于莫名其妙收到一个来自轮回的包裹,叶修表示自己的茫然不比陈果少多少。

  “你再想想?”陈果企图唤醒叶修的记忆,“要不你看看这字迹,认得吗?”

  叶修:“嗯,字挺好看的。”

  陈果:“认出来了?”

  叶修:“没有。”

  陈果:“…………”

  陈果拎起盒子又摇了几下,眯着眼睛瞧:“你说,他们会不会把一叶之秋的账号卡寄过来?”

  叶修:“你觉得轮回是傻逼还是寄信人是傻逼?”

  “说不定是孙翔脑抽了呢?”陈果还是抱着一点美好的幻想,“他突然觉得自己曾经对你做过这么丧尽天良的事,一时良心发现想要做点事情来弥补自己的罪过?”

  叶修:“……你等等,这话听起来好像哪里不太对啊。”

  陈果转过头来眯着眼看他。

  叶修举起双手:“苍天可鉴!我和他是清白的!”

  “谁跟你说这个了?!!”陈果气得抡起包裹砸他的头,“我们是在讨论包裹里装的是什么好吗?!”

  叶修挨了不轻不重的一下,连忙把陈果手中的作案凶器夺过来。

  “别着急嘛。”他说着,随手就开始扯包装,“直接打开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反正本来就是寄给我的。”

  “扯得开吗?”陈果看叶修费力撕塑料包装的样子,转身就去找剪刀,“你等等我找找剪子放哪了。”

  话音刚落,她就听到“嘶啦——”一声,紧随其后的是什么东西掉到地上发出的“啪”的一声轻响。陈果扭过头来,就看到叶修一手拿着撕到一半的包裹,塑料袋里露出里面棕色的硬纸盒;另一手正伸到地上,去捡从包裹里掉出来的一张白纸。

  “什么什么什么?!”陈果兴奋地凑过去,就看到叶修把纸翻转过来,一串如快递单上漂亮的字体出现在两个人眼前。

叶修:

  你或许会很好奇我为什么会寄这包东西给你,但是等你打开看过之后,你就会明白了。

  这件事我是瞒着当事人的,我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否正确,请原谅我的自作主张,我认为你有权利知道这一切。

  方明华

  “这……什么鬼???”陈果茫然。

  叶修耸肩表示自己也毫无头绪。不过他手上可没停,把那张纸随手放到桌上就开始继续拆包裹的工程。

  被撕开了口子的包裹就很好拆了。不一会儿叶修就把纸板盒完好无损地剥了出来,摆在了桌上。

  “我开了?”叶修问。

  “赶紧开吧你!”陈果已经等不及了,正摩拳擦掌着一副“你再拖拖拉拉我就亲自出马”的架势。

  叶修哪敢让老板娘亲自出马,赶紧麻溜地开了盒子。

  打开盒子的一瞬间,两个人都僵硬了。

  陈果:“……”

  叶修:“……”

  陈果:“这是你的粉丝给你的吧?”

  叶修:“我粉丝给我的怎么可能在方明华手里?”

  陈果:“不然你说这是什么?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像情书啊。”

  叶修:“其实……我也觉得挺像的。”

  摆在叶修和陈果两人面前的,是满满一盒粉红色的信封。每个信封甚至都用了一个爱心贴纸封口,满盒子的少女气息扑面而来,叶修觉得他整个人都快不好了。

  

2.

  第一封。

叶修:

  今天和方明华讨论了一下,果然他也认为写情书是个好方法啊!哈哈哈,那是当然的了!老子出马,想到的绝对是一等一的好办法!写情书这么诚意满满的事情,最容易打动人了你说是不是?

  (叶修:字真丑。)

  (陈果:……你看情书的时候就不能不开嘲讽吗?)

  (叶修:你觉得这像情书吗?逗我玩呢?)

  (陈果:好了你老实往下看行不行?!)

  为什么突然想给你写……咳咳,写信呢。那什么,你应该也猜到了,我嘛……

  (此处连续涂黑了整整三行)

  ……算了我们不要讨论这个话题了,咳,换个话题吧。

  (叶修:这家伙傻逼吗?)

  (陈果:我怎么这么心疼这个人……)

  数一数我们也认识了有三年了。挺久了哦,哈哈。我的荣耀生涯也才四年,你这人一下占了近全部啊。嗯,虽然你现在不在了,不过这三年过多久我都不会忘的。

  (叶修:会不会说话啊,什么叫我不在了?)

  (陈果:……我不想做评价了。)

  大……大概就这样了吧!虽然一直输给你,但是总有天我会打败你的!你等着吧!

                                                    孙翔

  叶修:“……”

  陈果:“……………………………………………………………………”

  “虽然有点预感。”叶修一脸淡定地放下了信,“不过看到结尾的时候,我还是觉得我睁眼的方式不太对。”

  陈果顶着炸成黑灰的囧然表情扭头问:“你看到我的表情了吗?”

  “看到了。”叶修依然淡定,“同时表达了你和我的心情。”

  陈果指了指盒子里的信,囧囧有神地问:“还看吗?”

  “看吧。”叶修按着顺序拿出下一封,“寄都寄过来了,何况闲着也没事。”

  

  第二封。

叶修:

  上一封信我拿给方明华看了,他觉得写情书的主意很好,不过内容还需修改。他说既然是情书,感情就要真挚嘛。我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于是就决定再写一封。方明华说第一封信他会帮我处理的,他真是个好人!

  (叶修:这娃儿的智商,没救了,我都不知道该心疼谁了。)

  (陈果:…………)

  感情要真挚啊……嗯,那就说说我怎么看上你的吧。哈哈哈是不是觉得被我看上很荣幸啊?我可以理解的,我这么优秀的人!

  (叶修:我只觉得不幸。)

  (陈果:………………)

  开始我是真讨厌你啊!太讨厌你了!你怎么能这么让人讨厌呢?!退役就退役吧还整天阴魂不散的!斗神明明就是我的了,老有人记着你算是怎么回事?!我觉得我肯定比你强啊,你都状态不佳到退役了,我还正值当打呢!怎么算都是我比你强嘛!

  (叶修:他是真心想通过写情书来打动我吗?)

  (陈果:……………………)

  可是为什么老是输给你?烦死了,当时真是特别烦你,特别想打败你来证明我自己。我花了所有的精力在钻研荣耀钻研技术上,我想变强让所有人都承认我!我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我这么厉害,这么刻苦用心,这么竭尽全力了却还是无法打败你!

  挑战赛上面对败局,我就是这么不能理解不能相信。直到你对我说,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我突然间(此处涂改多次)醍醐灌顶。卧槽这俩字怎么这么难写?!

  (叶修:……我承认我刚刚被打动了一秒,就那么一秒。)

  (陈果:我心情好复杂,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叶修:你可以继续点点点)

  (陈果:滚!)

  我发现我看待荣耀的方式错了。我想起你曾经问过我喜不喜欢这个游戏。当时我很生气,我觉得我被冒犯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想想,我生气,大概是因为我喜欢荣耀的心情遭到了质疑,所以本能地感到愤怒吧。可是说实话,连我自己都知道,最开始那段时间里,我真的已经忘了喜欢荣耀的初心了。

  荣耀是个很棒的游戏,我很喜欢它,我也享受它所带给我的一切荣耀,还有和队友一起战斗的快乐。曾经这一切都被我忽视了,直到你告诉了我我错过了什么。

  虽然有点不情愿,不过还是得说一声吧。谢谢。

                                                    孙翔

  叶修心情复杂地合上了信。

  “有何感想?”陈果问。

  “我还是不觉得我在看情书。”叶修回答,“孙翔这娃儿果然还是脑抽了吧?只是他一抽没把一叶之秋给我抽过来,反而抽了这么多信来。”

  陈果:“……我真想替他揍你一顿。”

  叶修:“别这样,其实我很惶恐的!突然有一天一个大男人给我塞情书……说到这个我还真挺庆幸他写得不像情书。”

  陈果盯着叶修一脸淡定的表情:“我真没看出来你哪里惶恐了。”

  叶修煞有其事地回答:“心里的感受,不一定要在脸上表达出来嘛。”

  陈果翻了个白眼。

  

3.

  第三封。

叶修:

  方明华说,第二封有点进步,不过情书不应该只谈荣耀,还是要多谈谈感情上的事。我想想,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果然我没找错人啊,有老婆的懂得就是多!

  第二封信他也主动要帮我处理,真是太好人了。

  (叶修:我都懒得吐槽了。)

  (陈果:那就闭嘴吧。)

  不过说实在的,不谈荣耀,我好像也不知道要和你谈什么了?不然给你讲讲我这个人吧!我这个人可好了!你也知道的啦我很天才很优秀的嘛。长得又帅气,魅力无极限啊!这些你知道的东西我就不多说了,说说你不知道的东西好了!

  (叶修:其实我真不想知道……)

  (陈果:老老实实看能要你命啊?!)

  (叶修:不能,但是我会头疼。)

  (陈果:………………)

  别看我这么帅好像很酷的样子,好吧我确实很酷,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也很温柔的呀!我喜欢一个人吧,就会想要对他好一点啊,像我这么温柔善良帅气体贴幽默的人可不多了,你是不是感觉很幸运啊?嘿嘿嘿……

  (叶修:我只觉得不幸。)

  (陈果:……这话你说过一遍了。)

  如果你也喜欢我的话,我保证什么都听你的!你想要什么,我能弄到的一定都给你!啊,不过一叶之秋不行,这是战队的。我可以试试攒钱买下来……不过老板也不一定肯卖啊。帮你抢BOSS也不行,至少现在不行,这是原则问题……嗯,其实偶尔偷着帮你抢一下也不是不可以……谈恋爱还要什么原则啦哈哈哈!

  (叶修:我觉得他每封信都在跑题呢。)

  (陈果:你竟然还在注意他的主题吗?!)

  如果你答应我的话,嘿嘿,我可以每天给你买早餐!银行卡也可以给你,我妈说了男人把钱给爱人管是真爱的表现!我还可以每天给你发短信,天凉了提醒你多穿衣,下雨了去接你下班。我爸当年就是这么把我妈追到手的,嘿嘿嘿……

  (叶修:智商果然是遗传的。)

  (陈果:心疼。)

  总之和我在一起好处多多的!心动了吗?心动了吧!那就快点答应我吧!

  (叶修:心动不如行动!998!只要998!逗比二货带回家!)

  (陈果:……我真不明白他是怎么看上你的……)

  (叶修:哥魅力大嘛,有什么好奇怪的?)

  (陈果:呵呵。)

  嗯,今天就先这样吧!我等你的答复!

                                              孙翔

  陈果囧囧有神地看着叶修淡定地将信折好,赛回到那个粉红色的、少女气息max的爱心小信封里。放好后,他又伸向了下一封……

  “不是吧?!”陈果目瞪口呆,“你还看啊?!”

  “不然呢?”叶修一边拆信一边冲陈果挑挑眉,“信写好了寄到我手上,我不看,难道还吃啊?”

  “你又不会答应他。”陈果脱口而出。

  一瞬间两个人都沉默了。

  陈果在下意识地说出那句话时才反应过来,为什么她在看信的时候会一直觉得心里堵得慌。

  因为她早就知道了结果,或者说,早就知道孙翔这满盒子的情书会没有结果。

  “……是啊。”

  应了一声,叶修却没有再看陈果。他的目光落回到了自己手中,那张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歪歪扭扭的字体的信纸上。然后低低地,像是发出一声叹息般轻声道:

  “我又不会答应他。”

  

  第四封。

  ……方明华说上一封还是不行啊,明明觉得写得很好嘛……他建议我去查一些写情书指导,那我就来试试看好了……

  第五封。

  ……你如远在天边的明月让我日夜思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什么鬼啊?!恶心死了!写这种东西,人家会把你当成精神病的吧!谁会答应啊!!!

  第六封。

  ……啊啊啊好烦啊,好烦啊,好烦啊,我真的好想见你啊,什么时候我的情书才能过关啊,你什么时候才能收到啊,啊啊啊,我都快比黄少天还烦了啊啊啊……

  第七封。

  ……为什么会喜欢你呢?你这个人又没有我帅。其实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啊,但是喜欢就是喜欢上了嘛,我有什么办法……

  第八封。

  ……你肯定会答应我的吧!哈哈哈那是当然的了,我的告白有谁能拒绝啊?!

  

  ……

  …………

  ………………

  陈果跟着看了几封就觉得无聊了。正如叶修所说,孙翔总是说着说着就开始跑题,最后跑到十万八千里,一点情书的样子都没有。她真不明白叶修怎么那么有精力一封一封从头看到尾,反正她是看不下去了。

  不过说叶修有精力好像也不对。也不知道是懒得吐槽了还是怎样,刚开始叶修总是看几句就嘲讽几句,现在却是安安静静的,看到再令人想要吐血的话也没个动静。陈果偷偷瞄了叶修两眼,觉得他连脸上的表情都没变化了。

  果然没戏。陈果想。

  叶修那副淡定的样子,就好像看着的不是写给他的情书似的,有种漠不关心的冷淡。

  这么想着陈果又开始心疼孙翔了。这傻娃儿,看上谁不好偏偏看上叶修?且不说都是男的了,就算他们是异性,叶修这嘲讽脸都能喜欢,也真不枉叶修说他傻了。

  瞥了眼盒子里剩下的信,陈果忍不住在心里哀嚎了一声。妈呀怎么还有这么多,这都还没看到一半呢!这么看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就在这时,房间里兀然响起了清脆的旋律。

  救星来了!!!

  陈果在心里内牛满面,飞快地掏出了手机。

  叶修手上拆信的动作一顿,侧头看她。陈果立刻解释:“是网吧小楚打来的,可能有什么事。”

  叶修摆摆手:“去吧,反正这儿也没你什么事。”

  是啊,可不是没我什么事嘛!陈果一边抱着手机往外跑一边想。我还白陪你看了那么多封信呢!

  

4.

  等陈果再回来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眼看着就要到饭点了,陈果顺便去路边小饭店打包了些菜,拎着就回了上林苑。

  进屋招呼着“来吃饭喽”,屋子里的兴欣队员们都欢呼着一拥而上。陈果扫了眼抢着瓜分饭菜的人们,疑惑地问了一句:“叶修呢?”

  “在屋里!”方锐忙里抽空答了一句,立刻又投身到抢菜的伟大事业中去。

  “还在屋里?”

  陈果有些惊讶。叶修不会看了一整天的信吧?

  撇下一群扑食的饿狼,陈果径自来到叶修的屋前敲了两下门。

  没有动静。

  陈果按了下门把。门没锁,一按就开了。屋里没开灯,一点黄昏的余晖从窗口洒进来,昏沉沉地亮着。陈果走了进去,左右望了望,没看到人。

  大概是方锐没注意到他出去了吧。陈果想着,就想离开。然而就在她转身的时候,她眼睛的余光瞟到了床边的书桌上一叠折好的信封,以及信封边上一张摊开的信纸。

  陈果愣了一下。她记得叶修看完信都会把信收好,怎么会有一张是看完了摊在桌上的?她有些好奇,就向着书桌凑了过去。

  

  第四十七封。

叶修:

  今天看了杂志上你的专访报道。那记者也真是够了,要问就问荣耀嘛,老问些私人的问题干什么?!你们兴欣也是啊,干嘛不拒绝啊!人家问什么你们就回答什么吗?

  不过要不是这样,我也不知道我有多傻,哈哈哈。

  从给你写情书开始。不对,从喜欢上你开始,我就在想着,哈,如果你答应我,我要怎么对你好,怎么和你在一起,怎么学着被你嘲讽不动气。我们要一起买套房子,住在哪都可以,然后一起买家具,盘算着怎么摆放才能把家里布置得最好看。虽然你这么懒肯定都是我做决定啦,不过那也没关系,反正是我们一起住嘛,能在一起就好了。

  还有夏休期的时候要一起出去玩啊。当然我也是舍不得离开电脑太久的,所以每天出去散散步就好了。特别的日子比如情人节啊,圣诞节啊,我们在一起的周年纪念日啊,这种时候再考虑一下去旅个游,逛逛街什么的。我觉得在这方面我们肯定特别合拍。

  我一闲下来就老在想这些事。想着如果你答应我,如果你喜欢我,如果我们在一起。

  我从没想过如果你不喜欢我。

  叶修,我真的喜欢你。我一有时间就绞尽脑汁地想着下一封情书该怎么写才好,我花了大半年的时间写了几十封情书,全都是给你的。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你永远也不可能喜欢我

  

  这一封信没有署名,最后一句话甚至没画上句号。

  陈果觉得自己应该猜得到为什么。信末的那句话,每个字都写得异常用力,笔划透过厚厚的信纸在背面凸起。最后一个字的最后一笔,甚至划破了纸面,留下了一条细小的裂缝。

  就好像写完这句话已经耗尽了全力,再也写不出下一笔。

  陈果闭上眼,长出一口气,她试着去回忆信中所写的那次叶修的专访。很容易就想起来了。叶修接受的采访本来就不多,有私人问题的就更少了。

  她记得叶修说过,那几个问题他也就是随口敷衍一下。跟荣耀无关的问题,他向来都是很敷衍的。

  那次记者趁着气氛不错,见缝插针地问了句:“叶神现在还是单身吧?对于选择对象有什么基本要求吗?”

  叶修:“基本要求?最基本的吗?”

  记者:“对对对,最基本的。”

  叶修:“女的,活的。”

  记者:“…………………………”

  记者:“呃,所以说,男的和死的不予考虑是吧?”

  叶修:“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5.

  将信纸放回到桌上,陈果就听到背后传来房门被推开时的“吱呀”一声响。

  陈果猛地回过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叶修。

  他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就和先前他在看信的时候一样。

  叶修看到陈果也没什么反应,大概是回来的时候,训练室里的一帮伙计已经告诉他陈果来他屋里找他了。他安静地走到陈果身边,目光落在她刚刚放下的那封信上。

  “哦,不好意思。”陈果反应过来,连忙道歉,“我看信摊在桌上,就看了一眼。”

  “没事。”叶修很平静地回答着。他伸手将那张信纸拿起来,沿着折痕慢慢地折好,塞回到一边的空信封里,最后放到了那一叠信封的上方。

  陈果觉得气氛有点压抑。她觉得自己似乎应该说点什么来安慰一下叶修,可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好随口问了句:“呃……你刚去哪了?”

  “出去抽根烟。”

  叶修答着,把那一叠信一封一封地放回到桌上那个棕色的纸板盒里。

  陈果有些受不了这种气氛了,她咳了两声,说道:“那什么,我买了饭回来,就在外面。”

  “嗯。”叶修应了声,“等会儿我就过去。”

  “好好好,那我先过去了!”

  陈果说着,逃跑般窜出了房间。

  叶修全然没有受到影响,他身边有没有人在似乎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差别。他只是很平静地,重复着将信一封一封放回到盒子里的机械的动作。

  窗外的黄昏和火烧云已经接近尾声,夜色越来越浓厚,直到叶修最后盖上盒子的时候,最后一点余晖消失在天际,天空与房间一同陷入了深沉的黑暗之中。

  叶修望着窗外出神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转身离开了房间。留下那个不大的纸盒,静静地躺在黑暗之中。

  

6.

  君莫笑:哟,在不在?

  笑歌自若:叶神亲自来敲我,看来是收到我寄的快递了?

  君莫笑:呵呵

  君莫笑:说说吧,你什么意思

  笑歌自若:我的意思已经说了不是吗?我也不知道这么做对不对,但我觉得你应该知道

  笑歌自若:大半年前孙翔偷偷摸摸地来找我,跟我说他喜欢你打算追你,我差点没把舌头咬了,满脑子都在想完了完了,该怎么才能安抚住这个二货,怎么才能不让这件事曝光,怎么才能不让你知道

  笑歌自若:一听他说打算写情书,我赶紧说好啊,不过情书你得给我看看,我觉得过关了才能寄出去。孙翔那家伙你也知道,一点心眼都没有,乐呵呵地就答应了还直夸我人好。我就忽悠着他一封封信地重写,然后把他之前写的信全都收起来藏好,生怕让别人看到

  笑歌自若:直到有一天他突然跟我说他不打算追你了,他死心了。我吓了一跳。趁他不在的时候,我找到了他写的最后那封信

  笑歌自若:我觉得我错了,他喜欢你,这件事你应该知道

  君莫笑:你就是看到了他的痛苦,觉得于心不忍,又觉得我什么都不知道远在兴欣这儿逍遥,实在太不公平了,才想要让我知道也跟着一起纠结纠结嘛

  笑歌自若:……

  笑歌自若:大概就是这样吧

  君莫笑:你这招狠啊,把祸都引到我头上了

  笑歌自若:如果叶神觉得烦的话,装作不知道就可以了。现在孙翔已经放弃了,最后的选择权在你不是吗?

  君莫笑:呵呵

  君莫笑:是个人都知道,想从哥这儿讨着便宜,那是不可能的

  笑歌自若:叶神随意吧,我只是做了我觉得应该做的事,结果如何,就不是我所能把控的了

  

  叶修长出一口气,向后一仰靠在了椅背上。手指下意识地就摸到了口袋,从里面掏出烟盒叼了根烟。

  绝啊,这招真是太绝了。

  叶修也很清楚,方明华说得没错。他若是不想管这事,装作不知道就可以了。孙翔已经不打算告诉他了,只要他这里没动静,他们就可以这样一辈子相安无事下去。

  所以说,他为什么还要烦恼呢?

  叶修咬着烟狠狠地吸了一口,手指挟着烟,把长长的烟灰抖落到了烟灰缸里。

  这个问题,其实就跟陈果问他为什么还要把信看下去是一样的。叶修明知道自己不会答应孙翔,也明知道不理睬这件事是最好的选择,但是……

  拒绝一个人的感情,对他来说,无关痛痒。但是对于被拒绝的人来说呢?孙翔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值得庆幸,因为没有说破,他们至少还可以装作普通的前后辈。

  是啊,他们本来关系就不算密切,甚至都不能算得上是朋友。但是这也同样意味着,孙翔要把这份感情压在灰暗的地底下直到永远。这不是酿酒,不会越埋越醇香。这份注定不会有结果的感情在见不得光的黑暗之中,只会逐渐腐烂,最后被微生物分解,连点渣都不剩。

  叶修试着去回忆了一下,自己关于孙翔这个人的印象和记忆。他这个人,性格使然,对外人外物总有点冷淡。因此他对于荣耀以外的东西看得都不是很重,有点儿超脱红尘的淡漠和洒脱。说不上这样好还是不好,但是至少因此他看人看事都很客观,也都看得很透。

  对于孙翔,当然也是如此。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娃儿嚣张得很,不过倒也没给叶修造成多大波澜,没过多久就把他抛之脑后了。谈不上厌恶,当然,也算不上有什么好感。直到后来看着他的改变与成长,叶修对他有所改观,对这个后辈也勉强是多了点赞赏。

  仅此而已。

  孙翔这个人,说到底,一开始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他是个天才,所以他的人生太过顺风顺水,以至使他太过单纯而不懂事。叶修算是给了他人生中第一次挫败了吧。不仅如此,他还一次次地击败他,一次次把他踩在脚下。

  所以孙翔会那么在意他,竭尽全力想要打败他,也是无可厚非的吧。

  只是他在意得好像有点过头了。

  

  叶修把抽完的烟摁灭在了烟灰缸里。那一星红点消失,屋子里就只剩下电脑屏幕在屏保状态下亮起的微弱的光。

  又能怎么办呢?

  叶修在模糊的微光中,弯起嘴角笑了一下。

  就算再心疼,他也是真的不喜欢他。

  感情的事,谁有办法?

  

7.

  第十一赛季常规赛,兴欣对轮回,轮回主场。

  比赛还没到,铺天盖地的宣传和报道就已经遍布了网络、杂志、报刊。上一赛季决战冠亚军的两支队伍的比赛,即使叶修不上场,依然具有相当分量的噱头。

  叶修偶尔得空也是会跟着去支持兴欣的比赛的,尤其是遇上强队的时候。这点大家都心知肚明。不管是职业选手还是业余观众,都坚信这次叶修也会到场。但是当兴欣战队出场的时候,镜头扫遍了全员也没找到叶修的身影。

  “咦?”

  现场的观众,解说,电视前看转播的人,都一致地发出了一声疑惑的单音。

  “叶修这次没有跟着兴欣来呢!”负责解说的潘林有些惊奇地说,“明明是对战轮回,叶神对兴欣已经如此有信心了吗?!”

  “可能是叶修今天有不能推脱的事无法到场吧,毕竟他已经退役了,也有荣耀以外的事要忙。”李艺博分析,“当然,也有可能是他给兴欣的一个考验,让他们学会不依赖他呢?”

  “看来今天这场比赛值得期待啊。”潘林说,“不知道叶修不在的兴欣战队面对强队会展现什么样的风采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方明华一坐下,就忍不住在心里哀叹。

  在他的左手边,在他们队里早不是秘密的暗恋者杜明正偷偷摸摸地往兴欣选手席那儿看。而他的右手边,在他们队里还仍然是个秘密的暗恋者孙翔也装着漫不经心的样子偶尔往兴欣那儿瞟两眼,然后再失落地扭回头来。

  都知道人家不在那儿了,你还看?还看!

  方明华扶额。

  叶神啊叶神,咱不是说好了装不知道吗?你这明着躲的架势,算怎么回事啊?

  

8.

  其实叶修来了,但这件事连兴欣方面都不知道。

  他在路人诧异的眼神下顶着副大墨镜,像个普通观众一样坐在观众席上看比赛。在周围的人或激动呐喊或遗憾叹息的时候,他就像个石雕似的毫无反应。搞得好像他就是个来凑热闹看看现场的人,根本不是荣耀迷似的。

  直到比赛快结束的时候,他才有了动静。在大家都全神贯注地等着看比赛结果的时候,他忽然起身,在周围和后排的人的抱怨声中穿过了观众席,离开了现场。

  他已经看出结果了,没必要继续看下去。

  不如去做点正事。

  

  比赛结束回到休息室的路上,孙翔被一位工作人员拦了下来。

  “什么事?”孙翔看着陌生的工作人员,有些莫名其妙地问道。

  “有个人叫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信?

  孙翔接过来的时候,队友们已经纷纷发挥起八卦精神,靠过来凑热闹了。

  “天啊这年头还有人送信!!”

  “谁写的谁写的?竟然还能送到休息室来!”

  “哟哟哟该不会是情书吧?!!”

  “嗯……”

  “队长说他也很好奇呢,孙翔你赶紧拆开来看看吧?”

  “………………不是……私人……”

  “好了队长不用说了我们都懂你的意思,孙翔你赶紧打开啊!!!”

  “去去去!”孙翔一巴掌拍开企图伸手来抢的吴启,把信塞到自己怀里护好,“队长的话没听到啊?信件是私人物品,想得美啊还给你们看!让开让开让我去看信!”

  众人的嘘声默契地一起响起。他们依然围着孙翔,显然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

  却正在他们起哄的时候,一直在旁边围观的方明华突然出了声:“别闹了,让他去吧。”

  大家本来也就是起哄一下,没有真要孙翔当面拆信的意思。看到队里的前辈都发话了,众人便都开玩笑地说着“好吧好吧”“放过你了”“算你运气好”地散开来,任孙翔抱着信“噔噔噔”地跑远了。

  周泽楷的目光从孙翔的背影移到了方明华身上。

  江波涛笑:“方前辈,你好像知道些什么?”

  方明华:“……………………”

  糟糕,为了帮孙翔,竟然不小心把自己给赔进去了!

  

9.

  从队友的包围之中脱身的孙翔随便找了个角落躲进去,从怀里掏出了那封信。

  很普通的白色信封,正面写着孙翔的大名,字体不算好看也不算丑,中规中矩的,孙翔自然是不认得。封面上没有送信人的署名,孙翔根本猜不到是谁给他的。

  然而会让他如此兴奋地护着信甩开队友躲起来看,只因为他心里抱着那么一点期许。

  ……如果是他呢?

  其实这种莫名其妙的期待他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明知道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他还是从始至终期待着叶修会突然间出现在他的世界里。

  正因为如此,他失望过很多次。更准确地说,他的期待就从来没有被实现过。所以他也学会了在期待的同时,为之后的失望做好准备。

  这次也不例外。

  孙翔有些忐忑地拆开信,抽出里面不大的一张纸。那张纸只有巴掌那么大,上面写着几个干脆利落的字。

  

  我在选手通道出口等你。

                                   叶修

  

  “哈,原来是叶………………………………叶修?!!!!!!!!!”

  本来做好了心理准备正打算看完信好好自我安慰一下的孙翔,瞪着纸片上最后的落款发出一声惊叫,叫完手指掐着纸片连嘴都忘了合上。

  “卧槽。”孙翔盯着那张已经被自己捏皱了边角的纸片,喃喃自语着,“我一定是在做梦……不然就是有人在恶作剧……叶修?怎么可能……”

  孙翔狠狠地咬了下牙,牙关闭合时上下牙齿互相撞击发出“嘎达”一声响。他飞快地把纸片塞回信封,然后把信揣进怀里,向着出口的方向飞奔而去。

  管它是不是在做梦!管它是不是有人恶作剧!以叶修的名义叫他去,无论如何他都去!

  就算是被整,他也认了!

  

  孙翔大概从来没想过自己能跑得这么风驰电掣。

  推开出口处的大门,孙翔差点没站稳整个人跪到地上去。还好抓紧了门把稳住身体,才得以靠着门弯腰喘气。

  “哟,跑这么快,怕我跑了啊?”

  熟悉的语音语调在身侧响起。孙翔猛地扭过头,额头上的汗水被他甩到了空中,在昏黄的路灯下发出点点晶莹的光。

  叶修叼着烟倚着墙站着,正侧着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烟头持续不断升起的一缕灰烟,模糊了两人交错的视线。

  真的是他。

  孙翔觉得自己的胸口里有什么东西欢天喜地地炸开来,“轰”的一声直冲大脑,把他的脑子炸得嗡嗡直响。

  幸福来得太突然,他有点不敢相信,忍不住迟疑地唤了一声:“叶修?”

  “是你叶哥我。”叶修轻笑,向他的方向走了一步,伸手按在了他的头上。

  “怎么?没想到吧?”叶修笑着问。

  “……”

  孙翔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依然迟疑着,抬起自己的手,发狠掐了一把自己脸上的肉。

  孙翔:“哎哟!!好痛!!!!”

  叶修:“………………”

  有些无奈地拎了一把孙翔的衣服后领让他直起身,叶修把嘴边的烟拿了下来,然后看着他傻傻盯着自己的样子摇头叹息:“还是一样二傻,啧。”

  “靠!”孙翔跳脚,“你说谁二傻呢你!”

  “说你啊。”叶修不动声色地挑挑眉,“写了的几十封情书被人寄出去了你都不知道,不是二傻是什么?”

  “?!!!!!!!!!!!!”

  孙翔保持着目瞪口呆的姿势,看着叶修,石化了。

  “喂喂。”叶修对孙翔的反应表示很不满,“我大老远跑来,你就这么个表情啊?”

  “你……你怎么会……不对!你你你……你看了我的信?!小偷!偷窥狂!王八蛋!!”

  孙翔语无伦次了,他的大脑在两次疯狂地轰炸后已经无法正常运转了。

  叶修被他毫无逻辑可言的指责弄得有些无奈,只好“善良”地提醒他:“那信本来就是你写给我的呀,我还不能看了?”

  孙翔还想骂他,却听到这么一句,想了想,好像确实挺有道理,一时他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骂下去。

  然而还没等他想清楚该不该继续骂,他却忽然想起另一件事——如果说叶修是看了他的信才过来的,那是不是意味着……

  孙翔:“你你你你答应我了?!!!”

  叶修惊诧:“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我怎么不知道?!!”

  孙翔一下蔫了:“那你来找我干什么?”

  叶修看着他那副蔫蔫的样子,忍不住又笑了。他把烟灰弹了弹,把烟叼回到嘴里,咬着烟说道:“我来,当然是来通知你一声,访谈的时候说的话是用来忽悠记者的,不用放在心上。”

  孙翔没反应过来,傻傻地“啊”了一声。

  叶修:“还有,我没有手机,所以也用不着你给我发短信。”

  孙翔:“哦……”

  叶修:“我们俩都是到处跑的,一般也不在一个城市,就算下雨了你也赶不及来接我下班。”

  孙翔有点反应过来了:“嗯?”

  叶修:“一叶之秋俱乐部不可能会卖的,没关系,看着他在联盟里大杀四方威武霸气我很满意。银行卡你自己留着当私房钱吧,我的卡里钱比你多。帮忙抢BOSS倒是个不错的主意,你有时间就帮兴欣抢几个吧,我给你记账上。还有,你确实很强,不过想打败我,你还差得远呢。”

  “你你你……?!”孙翔指着叶修“你”了半天说不出下一个字来。

  “我什么我。”叶修笑着,拨开孙翔的手,伸长了胳膊像哄孩子一样拍了拍他的头,“大概情况就是这样,我现在还不喜欢你,不过不代表你没有希望。喜欢的话,不妨来试试看,看你有没有本事让我喜欢上。”

  孙翔突然间就安静了。

  叶修有些意外,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怎么?这么点挑战就让你退却了?”

  然而下一秒,他就看到孙翔的脸“腾”地一下烧成了红柿子。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听到孙翔一声大吼:“等着吧叶修!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的!!”

  叶修被他吼得愣了一下,就见孙翔喊完,转过身,“嗖”的一声蹿得无影无踪。

  看着眼前空荡荡的街道,叶修失神半秒,终于忍不住失声笑了出来。

  这二货,真是,太可爱了!

  

10.

  叶修:“哦,忘了说,我得是攻。”

  孙翔:“什么?!!!”

评论(113)
热度(1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