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1.03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正文与预告有出入,一切以正文为准。

④第一部分为叶乐。

⑤起名废表示这个故事换标题了,并且很有可能在想出一个合心意的标题前一直换下去……


1.03

  夜总会内下了班的员工都离开了,明晃晃的灯一盏接一盏地熄灭,很快整个建筑都归于黑暗的死寂中。

  守在保安室的两个小保安却是不能走的,今天正好轮到他们俩值班,一晚上都得盯着摄像头拍下的画面发呆。好在有两个人,多少还有个伴儿能聊聊天,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

  说多了话有点口渴,一名保安从显示器边上站起身,走到房间另一头的桌子边,拿起热水壶给自己倒了杯水。然而一口水还没来得及咽下,身后突然暴起一声尖叫,吓得他把一口水全喷了出来,呛得直咳嗽。

  “你叫什么?!”被呛到的保安没好气地问。

  “你你你……你快过来看!”尖叫的保安惊恐地喊。

  三更半夜,是个人都会被这种语气吓到。被呛到的保安只觉得背后凉凉的,有点发毛,但是又不敢表露出来。要是他们两个人都非常惊慌,这种恐慌的情绪只会以倍数形式扩大。既然另一位保安已经被吓到了,那么他就必须保持镇定。

  这么给自己打着气,背后发毛的保安硬着头皮走了过来,一边还保持着他那不屑的语气回道:“干什么大惊小怪的?又不是第一次值夜班了。”

  “你看,这个显示屏黑屏了!”被吓到的保安在排列得密密麻麻的小四方显示屏中点了一个。

  “就这事?”背后发毛的保安顿时松了口气,“多大事啊你乱叫,不就是摄像头坏了吗?记录一下明天叫人来修一下就是了。”

  “不是啊!刚才黑屏的不是这个显示屏,它换了!”被吓到的保安慌乱地解释着,突然又尖叫了一声,“啊啊啊!它又换了!!”

  松了口气的保安顿时又是一惊,他发现另一位保安说得没错,刚才还黑着屏的显示屏现在已经恢复了正常,但是没过两秒,又有另一个显示屏陷入了一片漆黑。

  又是一惊的保安觉得有点毛骨悚然了,他讷讷地问:“这两个摄像头……好像是靠得最近的?”

  被吓到的保安还不识气氛地补充道:“不止啊!第一个摄像头和它们是连成一线的!妈呀!它又换了!”

  “看起来……”毛骨悚然的保安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走廊上走……”

  被吓到的保安和毛骨悚然的保安对视了一眼,然后非常默契地“啊啊啊——”尖叫了起来。

 

  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造成了两个人的恐慌的张佳乐,正在夜总会的走廊里飞快地移动着。

  他左手攥着一个长方形的干扰器,就是这不起眼的小玩意儿导致了显示屏异常。这东西是雷霆机械组开发的,专门用于干扰摄像头的信号传输,让使用者的身影永远不会被摄像头拍到。总部里人手一台,外出任务的标配之一,方便实用,好评满满。

  至于这玩意儿怎么工作的,这种事情张佳乐才没兴趣知道,反正听也听不懂,他只要好用就行了。

 

  从进到夜总会的那一刻起,张佳乐就感觉到了淡淡的、似有若无的邪气。

  毫无疑问,那是从邪兽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这么淡,今晚应该是没有出来作恶了。

  张佳乐这么想着,心里顿时松了口气。

  不过邪兽只要一日不除,就有可能造成新的无辜伤亡。必须速战速决。

 

  张佳乐循着气息一路上了三楼,在角落的一间杂物间前站定。

  就在里面了。

  他把干扰器插在腰带上,抽出一发手雷随手掂了掂,攥在手里就搭上了杂物间大门的门把。

  用功法加强墙壁防御的话,可以保证手雷的威力不会影响到其他房间。至于这个杂物间里的东西嘛……既然是杂物间的话,丢附加冰魔法的手雷应该破坏不会很大吧?

  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了。

  张佳乐把那些乱七八糟的顾虑抛到脑后,按下门把的那一瞬就用牙咬下了手雷的插销,推门时将手雷丢了进去。

  触发式手雷还没落地就撞上了堆放在房间内的杂物,“轰——”的一声炸开,巨大的震荡与声浪让整个房间似乎都颤动了两下。与此同时,张佳乐的手按在杂物间的外墙上,源源不断的功法被他注入到墙体中,在杂物间内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防御。

  感受到房内的冰魔法停止释放时,张佳乐抽出了惯用的自动手枪,毫不犹豫地冲了进去。

 

  房间内乱七八糟地堆放着诸如毛毯、拖把、吸尘器之类的杂物,此时每一样物体的表面都和墙壁一样覆上了一层蔚蓝的薄冰。空气中飘荡着悠悠的寒气,整个房间像是变成了一座冰窟,里面的一切都被寒冰封锁。

  张佳乐冲进来的时候,正好听到角落里发出的“咔嚓”声。那是冰层剥落的声音,张佳乐立刻甩手朝那个方向打出三连发。

  全自动手枪就是这个好,扣着扳机不撒手就能一直打到弹匣全空。不过相应的,连发的后坐力要比单发强得多,能否保持射击的精确度就要看枪手的手稳不稳了。

  然而张佳乐的手不仅仅是稳,他竟然在三连发时抖出了一个三角形,三枚子弹以不同的方向飞驰而去,大大增加了攻击命中的可能性。那三发子弹射击角度也相当刁钻,竟硬生生从杂物堆内微妙的缝隙中穿了过去,不伤一物直击目标。

  三连发,那么短的时间,那么强的后坐力,正常人怎么可能做到这种事情?

 

  正常人当然做不到,但是张佳乐本来就不是正常人。

 

  子弹命中目标发出沉闷的声音,冰层在刹那间完全碎裂发出清脆而又响亮的声响,张佳乐清楚地感觉到空气中的邪气浓度上升了好几个层次。他瞄准的方向上,一道黑影从杂物之后飞跃而起。

  张佳乐张大了眼睛。没有光源的房间里漆黑一片,他只能借着墙上那扇小小的窗户透进的微光看见目标的轮廓。

  这么近的距离,没有必要有任何迟疑。张佳乐对着那道黑影扣下扳机,连续响起的枪声接成一片。然而没有冰魔法束缚的邪兽立刻展现了它那被划为S级的能力,极高的速度使它在空中变向的身影化作一道残影,竟险险地躲开了张佳乐的连发攻击。

  草!

  弹匣很快就打空了,张佳乐在心里暗骂了一声,蹲身就地一滚,避开九尸一记扑击的同时闪到了一堆杂物之后寻求暂时的庇护。

  不行,这里的作战条件太不利了。黑暗,狭窄,对以手雷和手枪为主要攻击模式的张佳乐而言都是大敌。更何况他在这里根本就不能随心所欲地使用大范围杀伤武器。

  迅速更换了弹夹的张佳乐在邪兽再一次向自己扑来时连续打出两发子弹,地板上的冰开始融化,他巧妙地借用手枪的后坐力后滑出一大段距离,躲开了邪兽的袭击。

  窗户,太小了,不行。走廊有大窗户,但是……

  张佳乐全身肌肉紧绷,站在杂物间内看向门口。连续两次扑空的邪兽也停下了攻击,落在地上缓慢地挪动着,一双红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这个敢只身来挑战它的人。它咧开嘴露出尖利森白的牙齿,九只脚一起迈动使它走路的姿势显得格外的怪异。

  但它毫无破绽地守在了杂物间的大门口。

  ……还是不得不近身肉搏吗?

  张佳乐咬紧了牙,从腰间抽出一把锐利的尖刀。窗外的微光投射而下,刀锋寒芒一闪,他忽然用力向后一蹬,整个人如疾风一般直冲而上。

  邪兽毫不犹豫蹬地一跃,迎面而上,利爪在冰面上留下数道刻痕。

  比谁快?

  张佳乐的嘴角勾起一道讽刺的弧度,握着枪的那只手骤然扣下扳机。枪声毫无预兆地响起,张佳乐的直冲随之一个变向,就像一个优美而又利落的舞蹈动作。

  利刃捅入了邪兽的体内,张佳乐感受到了划开血肉的钝涩感。九尸发出一声嘶哑的低吼,一米多长的身体以不可思议的方式扭曲,张开的大嘴朝着张佳乐的肩膀狠狠地啃下去。

  不妙!

  张佳乐猛地加大了手腕处功法的力量,企图将邪兽直劈出去。然而即使他将九尸的后半身甩了出去,邪兽的脑袋依然执着地向着他的肩膀撞过来。

  血肉被刺破是有声音的。肉被划开,奔腾的血液喷涌而出,疼痛感可以瞬间吞噬一切的感官能力。

  张佳乐只觉眼前一花,像是最后那扇透着光的窗户也被窗帘盖了个严严实实,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只有身体的本能还在驱使他双手并用,开枪的同时将尖刀竭尽全力刺下。

 

  就在这时,小小的杂物间内忽然响起一个低沉却几近震耳欲聋的声音:

  “冰、寒、破——邪物退散!”

  每一个字都像被砸在地面上一样,震得地板与四壁似乎都在颤抖。张佳乐的耳朵被震得嗡嗡作响,强大的道法之力闯进屋内,横扫而过。

  张佳乐清楚地听到接连三声硬物打击肉体时发出的声响,就在耳边炸开。肩膀上的咬合力兀然消失,九尸发出一声痛吼,被整个甩出去撞在了墙上。张佳乐还没反应过来,那邪兽就直窜而上,撞破了窗户一溜烟闪得影儿都没了。

  ——谁?

——————————————————————

  说好哒叶神出场!!

  我不管_(:_」∠)_没露正脸露个声也叫出场!

评论(5)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