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1.05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正文与预告有出入,一切以正文为准。

④第一部分为叶乐。

⑤起名废表示这个故事换标题了,并且很有可能在想出一个合心意的标题前一直换下去……


1.05

  其实多半是打不过的。

  张佳乐也不傻,近身格斗他本来就不在行,要是全副武装来个远程PK他绝对自信满满,然而跟人玩肉搏……他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那么,他为什么会朝着这个陌生的男人扑过去呢?

  被激得跳脚是一方面,但事实上,张佳乐再容易炸毛,也不至于犯这种低级错误。他如果真想给这欠揍的家伙一点教训,应该假装淡定地找借口拉开距离,然后一通狂轰乱炸让对方求爷爷告奶奶地哀嚎“大侠饶命”,他再潇洒帅气地收手说一句“这次就饶你一命”,这样才对。

  所以,了解张佳乐的人都知道,如果张佳乐扑上来要跟你动手,那绝对不是真的生气了,纯粹是开玩笑闹着玩的。

  当然,开玩笑也要看对象。对于张佳乐来说,对象起码得满足两个条件,第一得是亲友,第二还得开得起玩笑。比如韩文清张新杰这类的,张佳乐就是再会作死也绝对不会往他们身上扑。

 

  那么现在这个人呢?

  张佳乐自己都不明白。这个突然间冒出来的男人,对他来说连亲友都算不上,为什么他会头脑一热就动手?是因为他帮自己赶走了邪兽又帮自己治疗,还是自己真的被他气得失去了理智?

  又或者,是因为这个人莫名地让他感到熟悉?

  一种令人安心的熟悉。

 

  面对张佳乐的突然袭击,男人就地一个侧身闪过,还不忘语带惊奇地吐槽道:“哟,这年头,弹药专家都会近身战了?”

  “你大爷!”张佳乐怒,手掌翻动,尖刀在他掌心旋了个花儿,反手握住后前冲而上,尖刀朝着男人横劈过去。

  ——连气人的方式都这么熟悉。

  张佳乐觉得自己额角的青筋都跳起来了。那种熟悉感来源何处,他应该知道,但是他却不知为何不敢去细想。

  是怕自己想不起来,还是怕想起来之后会失望?

  他无端地感到焦躁。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绝望,就像把鸵鸟的脑袋埋起来的沙堆,逼迫他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去回忆,只是依仗着身体的本能机械地将小刀往男人的身上砍去。

  “别光用刀,用点脑子。”男人一边敏捷地在刀光之中闪避着,一边竟出声指导起张佳乐来了,“封住对方的去路,手、脚都可以用。你是在近身格斗,不是在比刀法——哟,这个漂亮!”

  张佳乐恼怒地飞起一脚,被男人横臂一挡。然而还没等他收腿变招,男人就忽然轻笑了一声,道:“不过你下盘不稳啊,多练练马步吧弹药先生。”

  下一秒,张佳乐撑着身体的那条腿被对方矮身一记扫堂腿击中,失了重心就往后倒。

  男人也没真打算让他摔下去,临时出手拉了他一把。但就在男人扣住张佳乐的手腕时,他忽然于黑暗中瞥见了张佳乐嘴角勾起的一抹笑。

  一瞬间脑内警钟开始“铛铛铛”紧急作响。男人想收手,却已然来不及了。张佳乐反手一把握住男人的手,狠力往自己身上一拽。融化到一半的冰上湿滑,男人重心不稳,也妥妥地往张佳乐身上摔过来。

 

  ——这不是典型地损人不利己嘛。

  男人觉得有些好笑,又觉得有些无奈。眼看两个人一起摔一跤是无可避免的了,男人只好出于减少损伤的立场,伸手勾住张佳乐的腰来了个空中转向,避开地上一堆被他们的打斗撞得乱七八糟的杂物,护着张佳乐受伤的肩膀侧身撞上了地板。

  整个背部在瞬间承受了一个成年男人的撞击力,男人摔了个七荤八素的。还没等他缓过劲来,又一个成年男人往他身上砸了下来。

  ……

  胃都要吐出来了。

 

  生怕张佳乐再突然发作,男人也不敢等自己缓过劲,连忙就缠上了张佳乐的手脚,将他的关节完全锁死,以保证他全身上下除了脑袋哪也不能动。

  然而稀奇的是,从他出手到完成锁死任务,张佳乐竟然连挣扎一下也没有。他安安静静的,就像是个人形的布偶,完全看不出刚才挥着刀活蹦乱跳的样子。

  男人略感稀奇,侧过头问道:“喂,你没事吧?”

  他这一侧头,才发现杂物间里那扇小窗透进来的微光正好洒在自己的脸上。

  手脚交缠的两个人靠得非常近,一地冰凉的水浸湿他们的衣服,让彼此的体温清晰得惊人。他们隔着可以感受到对方呼吸的距离,而张佳乐正死死地盯着自己。他的眼里是最锐利的刀上闪过的寒芒,缠绕着无尽的悲伤和绝望。

  这样的眼神会让人窒息。

 

  男人觉得自己绝对有一瞬间忘了呼吸,好在他向来反应很快,立刻就把呼吸又找了回来,半开玩笑地招呼道:“喂喂,你真摔傻啦?明明是我垫着你好不好,要摔傻也是我先傻吧?”

  这话挺搞笑的,但是张佳乐没有笑,甚至也没有炸毛。他的手和脚都动不了,只能紧紧地盯着男人,低声唤道:

  “叶修,是你吗?”

  他的声音很轻,就像是再大声一点就会把自己从梦中惊醒一般。

  这张脸他没有忘,他当然不会忘。在漫长的时间里,每一次他觉得自己要将他遗忘的时候,那个人总是会以各种奇怪的契机在他的记忆中复苏。

  明明不是很重要的人。

  明明一开始非常讨厌他。

  明明在他消失的三百年里无时无刻不想忘了他。

  如果在我呼唤你的时候你不肯出现,又为什么在我放弃绝望了之后回到我面前?

 

  “叶修?”

  在张佳乐的注视下,男人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而后茫然地眨了眨眼:“你在叫我吗?你认识我?”

————————————————————————

  正脸露了!狗血也来了!

  不许吐槽失忆梗!!!

评论(6)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