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1.08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正文与预告有出入,一切以正文为准。

④第一部分为叶乐。

⑤起名废表示这个故事换标题了,并且很有可能在想出一个合心意的标题前一直换下去……


1.08

  这个问题应该问你。

  我不记得了,但是你记得。

 

  张佳乐突然觉得自己愚蠢得可笑,于是他就真的轻轻地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在笑自己,还是在嘲笑叶修。

  “你说你多可悲啊。”他说,“你是谁,还要别人来界定。”

  “我是我啊。”叶修毫不在意地耸耸肩,“不管我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叶修,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张佳乐:“……这些不着调的东西你记得可真清楚。”

 

  张佳乐将双臂大张,卸了力往后仰,将自己重重地摔到了床上。

  叶修开始还非常自觉地躺在地上,安静了半晌后突然疑惑起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委屈自己,于是非常麻利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窜上了床,甚至还伸手把张佳乐往里推了推:“诶诶,给我腾点位置。”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你不是说你昨天睡了一整天吗?就忙活了一个晚上你又要睡?”

  “这不是为了养精蓄锐吗?”叶修理直气壮地说。

  张佳乐没吱声,却还是往里靠了靠,于是叶修更加心安理得地躺了上去,安然地闭上了眼睛。

  房间里安静了一会儿。

  张佳乐:“喂,去关灯。”

  叶修:“……”

  张佳乐:“装死也没用,你在外面下床方便。快点,不然我踹你下去。”

  叶修翻了个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压住了因为活动空间狭窄而无法躲闪的张佳乐。

  被压了个严实的张佳乐在墙壁和叶修的挤压下,连动一下都艰难,更不用说抬腿踹人了。他愤怒地瞪向了叶修,却发现后者还依然闭着眼,就好像他只是在睡梦中翻了个身而已。

  ……这个不要脸的家伙。

  张佳乐无语望天花板。几乎没有被精心打理过的天花板显得昏黄而肮脏,他看了两眼就不忍直视般闭上了眼睛,权当自己什么都没看见。

  他总算明白张新杰为什么长年留守总部还甘之如饴了,凭张新杰的性子,他恐怕真宁愿去睡雪地,也不肯踏进这种破旅馆。

 

  闭目安静了两三秒后,张佳乐又耐不住寂寞般开了口:“喂,你没睡着吧?”

  叶修:“……”

  张佳乐:“其实叶修在三百多年前就死了。”

  被认定已经死了的叶修:“……”

   “你知道喻文州吗?他曾经在叶修身上留下了一个咒文。”张佳乐一点也不在乎有没有人回应,自顾自地说着,“叶修这个人鬼得很,喻文州不敢在他身上下太重的咒,怕被他发现,只能留下一个很浅的印记。当叶修的肉体与灵质分离的时候,那个印记就会消失。三百多年前,就在叶修失踪三天后,喻文州告诉我们,那个印记消失了。”

  被下了咒还全然没有察觉的叶修:“……”

   “你说他的灵质现在是消散了,还是变成无意识无思想的散灵了?”张佳乐问。

 

  所以说,多么可悲啊。

  明知道不可能,明知道这只是一场虚幻的梦,他却依然固执地不去相信,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那个人不会死,那个人一定会回来,但他的潜意识却又已经承认了这个事实,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说服自己。

  这样矛盾地活着实在太累了,所以张佳乐觉得还不如不去思考。于是他就像忘了这个人曾经存在过那样没心没肺地活了下去,度过了三百多年的漫长岁月。

  直到今天,又再一次遇到这个人。

 

  “喂!”没得到回应的张佳乐不高兴了,在叶修身下扑腾了一下以示抗议,“听完发表一下意见啊!再装死信不信我再咬你一口?!”

  “你怎么这么多事啊……”终于装不下去的叶修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翻身躺回了自己的位置,背对着张佳乐颇为嫌弃地嘟囔着,“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张佳乐:“……”

  张佳乐终于无法再按捺自己的愤怒,抬起了重获自由的腿,瞄准叶修的后背——狠狠地踹了过去!

 

“  我擦!你还真踹啊?!”

 

  叶修一察觉到背后的气流变化,立刻手忙脚乱地从床上滚了下来,险些没能避开张佳乐的绝命一脚。

  已经坐起来了的张佳乐高冷地哼一声,从自己的腰包里翻出了一叠捆好了的黄纸,丢到叶修的身上。

  “我只是突然想起来,”张佳乐双手环胸,睥睨着坐在地上的叶修说,“你不是说你身上除了冰山石什么都没有了吗?我这刚好有一叠还没画的符纸,先借你用用。”

  叶修:“……你逗我呢?还没画上符咒的符纸有什么用?”

  张佳乐:“你不会现在画吗?”

  叶修:“……”

  张佳乐看着叶修吃瘪的样子,心情顿时愉悦了起来:“算你运气好,我自己是不用符咒的。要不是总部里有人托我带一叠回来,你还没得用呢。”

  叶修:“要你特地从外面带?”

  “这可是我去蓝雨地下市场买的上等货!你以为哪都找得到吗?”张佳乐一脸“你竟然不识货”的诧异表情,“还有,我可不是那么大方要送给你,用完记得照价还给我!”

  “然而我身上并没有钱。”叶修拿着空符纸眨眨眼,“用冰山石换吗?”

  张佳乐眼前一亮:“怎么换?”

  叶修伸出手,掌心里不知从哪拿出一颗小拇指指甲盖那么丁点儿大的冰山石,递到张佳乐面前:“喏,换你这一叠,够了吧?”

  张佳乐惊诧地问:“就这么点?”

  叶修更加惊诧地反问:“难道不够?”

  张佳乐:“也不是……”

  张佳乐本以为,凭叶修用一颗冰山石换一身破麻布衣的败家豪气,他这回怎么也能大赚一笔。却没想到叶修这时和他交易,竟然出人意料地懂得行情,根本就不像不知道冰山石价值的样子。

  虽说从客观的角度来说,张佳乐也没亏……然而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亏大了?

  接过那颗小小的冰山石,张佳乐百思不得其解。

 

  叶修捏着那叠黄纸,盘着腿跟数钞票似的开始点起了黄纸的数目。张佳乐看着他那猥琐的样子抽了抽嘴角。

  刚想倒回去睡觉时,张佳乐就看见叶修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般停下了手,抬起头来看向他。

  叶修:“你刚才说蓝雨地下市场?”

  “是啊。”张佳乐看着叶修茫然的样子,突然觉得特别有成就感,于是开始耐心地给新人进行科普,“蓝雨啊,知道吗?三大妖帮之一。喻文州就是蓝雨之主。”

  叶修点头。

  “那不就得了。”张佳乐拍了下巴掌,“他们很久以前就搞起地下市场啦,一边做着赏金猎人和雇主的中间人,一边经营珍品、稀有物品的买卖生意,做得可大发了。而且因为买卖多人脉广,蓝雨同时也是最大的情报网组织,在人界还是在妖界都是如此。”

  “哇,真厉害。”叶修呱唧呱唧拍了几下巴掌,然而平平的语气一听就知道他不是真心的,他连装得像一点都懒。

  兴致勃勃地当好老师的张佳乐立刻扫了兴,撇了撇嘴道:“至于进入蓝雨的方式,我懒得讲了,你自己去研究吧。”

  叶修:“……”

  嗯,有句话叫不作死就不会死,我们都懂的。

 

  “对了。”

  正当张佳乐刚刚躺回去准备继续睡觉的时候,从地上站起来的叶修突然开了口。

  “干嘛?”张佳乐没好气地问。

  叶修:“我们能不能再做个交易?我用冰山石换你点钱行不?”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我要你冰山石干嘛?增加负重又没个鸟用。”

  “呃,你可以当做护身符啊!”叶修开始极力推销,“不用担心负重,我就给你跟刚才那颗一样大的!我还可以给你开个光,揣在身上辟邪驱魔,简直是居家旅行必备产品,不来一块吗亲?”

  张佳乐一点也不领情:“不用,谢了。”

  叶修完全没有被张佳乐冷漠打击,依然不死心地推销着:“不要这么绝情嘛,都这么熟了,我可以给你便宜一点啊。”

  “谁跟你熟了?”张佳乐没有丝毫感动地拒绝了,然后又有点疑惑地问了句,“你那么想要钱干嘛?”

  叶修:“我刚看到楼下柜台有卖烟。”

  张佳乐:“……”

  叶修:“有点想抽一根。”

  张佳乐:“………………”

  张佳乐都不知道是该吐槽这个破旅馆竟然有卖烟,还是该吐槽叶修这种时候还惦记着抽烟了。

评论(6)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