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1.10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正文与预告有出入,一切以正文为准。

④第一部分为叶乐。

⑤起名废表示这个故事换标题了,并且很有可能在想出一个合心意的标题前一直换下去……


1.10

  叶修在屋子四处翻找了一下,终于是在卫生间里找到了一个缺了口的寒碜杯子。他拿着杯子去洗手台的水龙头下接水,满地矮矮的青苔被他踩扁了一大半。

  水龙头肯定很久没用过了,生锈的把手难以移动。叶修使了点力,刺耳的嘎吱声再次响起,污浊发黄的自来水从水龙头中喷了出来,发出哗哗的声响。叶修等了一会儿,看着那奔流的水逐渐变得清澈透明,这才将手中的杯子伸了过去。

  水流冲刷着玻璃杯的表面,折射出晶莹的光。叶修很快地洗干净了杯子,然后用杯子接了半杯水,端着水就小心翼翼地又从青苔上踩了过去。

  长了青苔的地板是很滑的,叶修生怕把杯子摔了,不得不走得谨慎一点。

  出了卫生间,就看到躺在床上的张佳乐已经四仰八叉地睡着了。叶修在心里吐槽了一下张佳乐放浪不羁的睡姿,也没出声打扰他,继续保持着他在青苔上行走时那样轻而缓的步子,走到了摆放好的小木桌边上。

  杯子缓慢地靠放在木桌上时发出了极其轻微的碰撞声。叶修盘腿在桌边席地而坐,从手边叠放好的黄纸中拿起了一张,铺到了木桌上。

  纸的手感很好。叶修想。

  当然,好的符纸不仅仅是材质好,更是要能让使用者的功法道法可以在纸面上轻灵地流动,减小其受到的阻塞。不懂得识货的人,很多只能靠分辨符纸的材质来判断符纸的品质。虽说这方法也有一定效果,但遇上高材质的劣质品,被骗就在所难免了。

  叶修伸手,修长的手指伸入杯中湿润后,便拿出来点在了符纸中央。

  水滴从他的手指上滑落,纸面上水渍的痕迹在飞速地扩散。然而那水渍扩散的图形却并不规则,就像是在已有的纹路上流淌一般,符纸上以叶修手指所点的位置为中心,往四面八方蔓延开了如藤蔓般扭曲而诡异的图案。

  当水渍延伸到符纸边沿的时候,那与符纸其他部分相比暗下去的部分,忽然开始慢慢地泛起了银光。当那图案由水渍完全变成了银色的条纹后,叶修收回了手。

  要清楚地记得符咒的画法,同时操纵水在符纸内流动的多个方向,再将道法之力沿着纹路灌入符纸,这比直接用笔画要麻烦得多了。但是叶修此时并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用这个方法低效地进行画符咒的任务。

  一用就知道,张佳乐确实没有骗他。这符纸是上等的符纸,叶修在灌入道法之力时顺畅得连他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叶修歪过脑袋瞥了眼睡得正酣的张佳乐,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对这家伙稍稍感激一下。

  叶修此时最缺的就是有力的攻击武器,张佳乐给他这叠符纸,就如同雪中送炭。要淘到这么好的东西肯定是不容易的,更何况张佳乐说过这是他特地给同事带的。冰山石虽然珍贵,对此时正在任务中的张佳乐来说,却是没有任何吸引力的。

  这从张佳乐拒绝叶修以冰山石换钱的举动就可以看出来了。

  所以说,张佳乐将这叠符纸给了叶修,对他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好处,纯粹是为了帮助叶修而已。更何况,一开始在叶修拿出冰山石之前,张佳乐是没有急着向他要钱的。

  说到底……他们只是貌似熟人的陌生人而已。

  叶修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反应比较合适,索性不去烦恼,把头扭了回来,就继续了他漫长的画符之途。

 

  就在那叠符纸画了一半的时候,叶修听到了身后传来了重物坠地时发出的“咚”的一声闷响。

  虽说先前也一直听到睡姿不佳的张佳乐在床上乱动弹的声音,叶修也没怎么理会。但折腾出这么大动静,就未免有些奇怪了。叶修诧异地回过头,就看见原本在床上睡着的张佳乐,此时竟已是趴在了地上,显然是在床上翻滚的时候从床上掉了下来。

  叶修觉得有些哭笑不得,尤其是在他发现张佳乐滚下床后竟然老老实实地趴着不动,并没有被“从床上摔到地上”这么巨大的变故惊扰了梦乡之后。

  这样都不醒……这家伙真是个人才。睡得这么死,也不怕睡着之后被人偷袭吗?

  叶修默默地腹诽着,放下了手中的符纸,起身来到床边,弯下身把张佳乐半抱半扶了起来。

  然而就在张佳乐靠进他怀里的时候,叶修察觉到不对了。

  张佳乐的身子有些发凉,叶修触手就感到沾了一手的冷汗。他低头看向张佳乐的脸,就发现他紧闭着双眼的同时,眉心紧锁,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滑下。

  就像在做着什么可怕的噩梦。

 

  “大兄弟?二傻子?醒醒,别睡了!”

  叶修喊了几声,张佳乐却没有任何回应,依然坠在他的怀里,沉甸甸的。

  生病了?发烧了?不对啊,发烧难道不应该体温升高吗?

  叶修正纳闷,忽然脑中闪过一道灵光,他猛地扭头望向了旅馆房间墙壁上的那扇小窗。

  破败的窗户为了抵挡寒风钉上了木板,叶修从交错的木板之间往外看去,只看到了阴沉得如同黑夜的天色,连纷飞的白雪也看不真切。

  明明应该已经天亮了。哪怕是这么恶劣的风雪天,窗外也不该漆黑得如同夜晚。

  叶修细思极恐,怀里的人安静地沉睡着,他心中的焦虑与惶恐却无法自控地极速增长。叶修少有这样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的时候,他几乎顾不上多想,毫不犹豫地就将手指按上了张佳乐汗湿的眉心,近乎横冲直撞地将自身的道法之力灌入了张佳乐的体内。

  一股阴寒的气息顺着叶修闯出的通路逆流而上,叶修情急之下冲得过猛,竟毫无防备。一时间天旋地转日月无光,反应过来的叶修立刻回过头,望向他放着符纸的那张小木桌。但他终是没能赶得及抢回他的符咒,才刚伸出手,他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

  终于要开始打怪了呀(抹了把汗)不容易啊……

评论(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