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1.13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一部分为叶乐。

④有“大孙是乐乐前搭档,受伤退役”设定!防雷预警!防雷预警!!防雷预警!!!

1.13

  一刹那的时间,够做什么?

  够一个人飙到极速的大脑滚过几年限的回忆。

  【小心——】

  幽暗的乱葬岗上鬼影重重,那一声厉喝如同闪电撕裂天际,也像一根利刺狠狠扎入他的人生。

  黑色的,黑色的,黑色的。

  【他的手被腐蚀得太夸张,能恢复成这样已经是极限了。你应该明白……他不可能继续当猎人了。】

  干净整洁的医院走廊,音量不大的话语却在寂静之中掷地有声。从窗户透进来的阳光太刺眼,混乱着话语中的惋惜怜悯和胸口中的崩溃痛楚,明晃晃地模糊了视野。

  白色的,白色的,白色的。

  【搭档?用不着!我张佳乐出马,什么猎物拿不下?】

  如果我保护不了我想要保护的人,如果我只会成为别人的拖累,那就让我一个人去燃烧吧。

  让所有得到的、失去的、伤害的,都由我一个人来承担。

  【明天,你和林敬言,和我一起去出任务。】

  【什么?我不要!出任务,我一个人就够!】

  【S级任务要求两人以上搭档才可以接下,一个人太危险。】

  ——那我就杀给你们看!

 

  叶修挡在九尸身前,鲜血浸湿了脊背。麻布衣被润湿后紧紧地贴在肌肤上,在冰天雪地里无可阻挡地汲取着体温,呈现出诡异的暗褐色。

  他出人意料地出现在九尸面前,太出人意料了,因为那一瞬间九尸正挥爪朝前拍下,没人料得到他会这样不闪不避地迎面撞上去,任凭利爪在他背上划开一道血痕。

  但也正因为出人意料,这一击成效斐然。叶修从九尸的爪子下横穿而过,然后一拳气浪打爆了九尸的左眼。

  刹那间爆出的痛吼震得耳膜嗡嗡直响,九尸的眼睛里冒出滚滚黑烟,就像被叶修炸了的厨房似的,源源不断飞腾而上。

 

  草,痛死我了。

  叶修这么想。

 

  正准备在九尸咬过来之前重新跳上它的头,叶修凉飕飕的背上忽然感觉到了微妙的气压变化。他争分夺秒地转头回去看了一眼,只见那位弹药先生阴沉着一张脸,不但不趁着叶修挡住九尸的时机逃走,然而朝着他们狂奔而来。

  顶着伤害忍着痛,拼死拼活打掩护,结果发现自己有个猪队友,请问您此时心情如何?

  叶修:呵呵。

  然而叶修并没有工夫去吼那个二傻子躲远点,他一个借力飞身窜上了九尸的脑袋,诱着九尸一爪子拍在自己的脑门上。

  张佳乐就在此时冲到了九尸身前,周身滚动的气流打乱了呼啸寒风。细碎的雪花卷在空气中绕着张佳乐打转儿,像一道朦胧的屏障,看不清彼此的目光。

  叶修却在那一瞬间忽然明白了他想干什么。

  满地雪花炸起喧天的白浪,张佳乐在一瞬间倾尽全力投入到冰凉的白雪之中。就像引爆了一个巨型地雷,每一片晶莹的雪花都含着他毫无保留的功法之力,化成无数乱飞的弹片,无差别地扫荡周边的一切。

  九尸的吼叫声隆隆作响,不知从何处传来。视野被屠了满屏白,在刹那间耗尽所有气力的张佳乐,被乱滚的气浪吹得几乎站不住脚。就在他双腿一软要坐到地上时,一只温热有力的手架在他的腋下将他一把捞了起来。

  来自另一个人的道法之力如流水般温温吞吞地注入张佳乐体内,柔和得令人生不起一丝反抗的意志。张佳乐还没来得及明白发生了什么,就感觉到一股子暖意由肺腑扩散开来,抵住了阵阵凛冽的寒风。

 

  “在这里,大概暂时安全了。”

  叶修用脚将地上的石头踢到一边,盘腿坐了下来。如果可以,他其实挺想靠着山洞的岩壁坐的,然而背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逼着他不得不远离石壁坐在了山洞岩道的中间。

  洞外是呼呼的风声,被凌乱的石块撕裂成了凄厉的鬼叫。往洞里走几步雪就飘不进来,只是洞内洞外气温没有太大的差异,令他们的功法运作一刻都不敢停。

  叶修歪着脑袋轻轻扯了下自己的衣服,那件破麻布衣在他背上破了个大口子,几乎要碎成一块烂布条,被血冻在了皮肤上。他这么一扯,立刻牵动了那道狰狞的伤口,疼得他“嘶——”的一声倒吸了口凉气。

  张佳乐一被拎进来就很自觉地去探洞了。不过他也没探太深,很快就跑了回来低声道:“洞越往里越宽敞了,暂时看不到尽头。”

  说完他就打了个喷嚏。

  叶修:“……”

  张佳乐:“……”

  叶修:“功法之力还没恢复?”

  张佳乐:“……”

  叶修看着默不作声的张佳乐,不由得叹了口气,拍了拍身侧的空位:“来,靠着我。”

  “不用了,这点气温我还扛得住。”张佳乐摆了摆手,跟叶修隔着老远坐下了。

  叶修:“这儿又没法生火,你就不能跟我凑合一下吗?”

  张佳乐:“不是这个问题,你还要给自己治疗呢,别浪费在我身上了。”

  叶修:“这么小瞧我?我现在血都止住了好吧。一心二用刷个治愈术再干点别的什么,对我来说小菜一碟好吗?”

  张佳乐:“你赶紧的,别废话了。”

  “真拿你没办法。”叶修摇了摇头,故作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知道怎么样最容易激得张佳乐跳脚。张佳乐明显是好心为他着想,叶修却是一副“好吧好吧我就让着你”的态度。这如果是在平常,张佳乐肯定早气得扑过来揍他了。

  可是他没有。

  张佳乐安静地坐在那儿,视线斜落在满是尘土的地面上,连余光也不分给叶修一点儿。

  他从进了洞之后就一直这样,连看自己一眼都不肯。说话的语音语调还算正常,只是比起他先前的活力四射,此时的声音听起来难免令人觉得死气沉沉。

  在生气吗?不,不像。

  叶修挠了挠头,把目光从张佳乐的身上收回来,先给自己刷了个回复术,又闭上眼开始默念小治愈术的咒文。

 

  与其说是在生气,不如说……更像是犯了错的孩子,自我惩罚般蹲在角落里,愧疚得不敢与任何人对上视线。

  ——真是的,这个笨蛋。

——————————————————————

  明天……要去……打暑假工了……_(:_」∠)_

  心好累QwQ感觉不会再爱了……

评论(10)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