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1.14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一部分为叶乐。


1.14

        洞外是冰天雪地,洞里寂静无声。只听得呼朔寒风,隔着石壁在呜呜地吹。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呼号。

        零星的雪花在凌乱的气流中打着旋儿飘进洞口,但在洞内凝涩空气的阻滞下,未近人身便已落地。

        薄薄的雪层蔓延到腿边戛然而止,张佳乐把手垂下,触碰到雪面时沾了一手冰凉。

        他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调息有效,体温在他冻成冰棍之前开始回升。虽然耗空的功法之力一时半会儿无法复原,但至少能撑着不死在这儿。

        但是……现在这情况,他们还有办法灭了邪兽九尸吗?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邪兽辟出的灵间。灵体若是被拉入其中,不灭掉灵间主则无法脱身,除非灵间主主动放他们出去。

        原本没有任何武器与道具的作战已是极其艰难,现在张佳乐暂时丧失了作战能力,叶修又负伤,不知能恢复成什么样。即使九尸已被他们又轰又打地揍了和重伤,然而如此艰难的作战条件,他们有胜算吗?

        张佳乐觉得憋屈,特憋屈。

        本不该是这样的。


        这次的任务从一开始就脱离了控制——意外地遇到不知来历不知真假的叶修,意外地遭遇异常进化的九尸。意外地在手无寸铁时被拉入灵间。

        因为意外而毫无防备,一直被整得焦头烂额措手不及。

        他怎么会沦为拖后腿的人?

        他怎么可以拖别人的后腿?

        他的价值在哪里?他的骄傲与热血在哪里?被击溃了吗?被吞没了吗?被湮灭了吗?

        他这般不顾后果地强接任务,到底是为了什么?!


        “喂,我说你啊……”

        张佳乐蒙着头没理他。

        “喂喂,别装聋子好吗?当我傻的啊。”叶修不屈不挠地叨叨着,“叫你帮个忙而已,你至于吗?”

        张佳乐慢吞吞地回头瞥了他一眼:“干什么?”

        叶修指指自己的后背:“衣服黏在伤口上,再继续治疗就要长到肉里去了。在背上我不方便,你帮我把布料弄下来。”

        张佳乐:“我手上又没有医疗器械。”

        叶修:“没事,你撕下来就行。”

        张佳乐:“……”

        叶修:“哦,不过你下手最好温柔点,我怕疼。”

        张佳乐:“……”


        张佳乐坐到叶修身后,强忍着“暴力撕一把痛死他”的念头,开始扯叶修背上的布料。

        麻布衣韧性不错,就是薄了点。张佳乐不敢扯得太用力,怕一不小心伤口裂开,或是扯破了衣料留点碎布在伤口上。没有工具的话,要把碎布从伤口上抠下来就相当麻烦了。

        叶修的伤口纵贯整个背部,又长又深。经过治疗,这一爪痕看起来没有先前那么狰狞和触目惊心。划破的衣服被先前奔涌的血液冻住,黏在了伤口边缘。

        张佳乐开始还有的愤愤怨气,在全心投入到救苦扶伤的事业后便烟消云散了。只是没想到他这头专心致志,叶修那头反而耐不住寂寞开口道:“嘿……”

       张佳乐没理他。

       叶修:“别不说话啊,陪我聊聊天。”

       张佳乐翻了白眼,依旧没理他。

       叶修:“你怎么那么喜欢装哑巴,这不像你啊。”

       张佳乐手上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什么叫这不像我?”张佳乐低声问,“你知道我平日什么样?”

       “之前你不是一直活蹦乱跳的?”叶修像是完全没察觉到他的情绪异象,理所当然地回答道,“现在这么安静太异常了。”

        “呵,你见到黄少天才知道什么叫‘吵’。”张佳乐冷笑了一声。

        叶修:“哎哎你轻点!”

        张佳乐:“……”

        真是好笑。张佳乐想。我到底是在期待什么?


       叶修:“你到底在怕什么?”

       张佳乐毫不犹豫地反驳道:“谁怕了?!”

       “突然冲上来爆发,耗空了功法不说,这本就不是远程攻手要做的事。”叶修砸了砸嘴,“你跟我说说,你当时在想什么?”

        “我他妈当然是为了救你!”

        张佳乐勃然大怒,差点就想一把将叶修背上的衣料整块撕下来。他的手在那一瞬间甚至都已经向上抬起,但在空中僵立几秒后,张佳乐终是将手放了下来。

        叶修:“你怕我死吗?”

        张佳乐微怔,唇瓣抿成一条线,又开始默不作声地处理伤口。


         “当时的情况并没有紧急到那种程度。”叶修微微躬身,脊背从一条直线变成一条绷紧的曲线,伤口被拉伸时叶修皱紧了眉,“你不是怕我死,只是没打算依赖同伴。你不相信我能守住你身后。所以连转身拉远距离都不敢。”

        张佳乐:“并不是!”

        叶修:“当然,这种想法可以理解,毕竟你我素昧平生……”

        “我说了不是!”张佳乐猛地拔高了音量,他咬碎了牙才忍住没往叶修背上拍一巴掌,因此下一句话听起来咬牙切齿的,“你能闭嘴吗?”

        他怕叶修再不闭嘴,他就忍不下去要杀人了。

        “不能。”叶修理直气壮地回答,“疼得厉害,你还不许我说几句话分散一下注意力吗?”

        “呵呵。”张佳乐冷笑。

        看叶修淡定自若悠然自得的模样,他会信他就有鬼了。

——————————————————————

为了证明我没弃坑orz

在打工时间里抽空写在本子上,然后再转用手机打上了的QwQ就不要嫌字数少了……我写文都被人看到了好羞耻啊嘤嘤嘤……

评论(18)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