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1.18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一部分为叶乐。


1.18

  张佳乐张开眼睛的时候,整个世界一片漆黑。

  他躺在地上愣了半分钟,这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浑身刺骨的酸痛,顿时松了口气。

  原来还没死啊……吓我一跳。

  等等,我没死怎么什么都看不见了?!

  张佳乐腾地一下从地上坐了起来,眼睛瞪得老大,抬起胳膊张开五指就在自己眼前连挥了好几下。

  没有,没有,什么都看不到。

  像被一桶冰水从头泼到了脚,张佳乐感到了从心底涌出的彻骨的寒意。

 

  身边传来了轻微的声响,像是石头间轻轻的碰撞,又好像有粗糙的布料摩擦的声音。

  张佳乐下意识地往声音的来处侧过了头,就听到叶修那懒洋洋得要死不活的声音:

  “嘿,你干嘛呢?没事吧?”

  张佳乐张了张嘴,却发现干涩的喉咙里发不出声音。他轻轻咳了两声,缓过了劲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哑着嗓子轻声道:“叶修?”

  “嗯。”叶修应了声,似乎摩挲着凑近了一点,“你现在倒是毫无芥蒂地叫我叶修了。刚才在旅馆里不还跟我说叶修死了吗?”

  张佳乐忍不住弯了下嘴角:“你不也毫无芥蒂地应了吗?”

  “名字嘛,只是个代号,我知道你在叫我就行了。”叶修耸了耸肩,“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刷治疗术。”

  “你还是留给你自己吧。”张佳乐翻了个白眼。

  叶修倒是罕见地没跟他呛声。如果现在张佳乐看得到,就会发现他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他又问了一遍:“真没事?”

  张佳乐沉默了。

  “怎么不说话?”叶修皱起眉,“哪里受伤了?”

  “叶修……”张佳乐轻唤了声,语调慢慢地说,“我好像……看不见了。”

  叶修:“……”

  张佳乐:“治疗术能治吗?”

  叶修:“……”

 

  没有得到叶修的回答,张佳乐觉得自己凉透的心又掉进了冰窖里。他故作轻松地笑了两声:“算了,没关系,等回去了还有专业医师给我治。你这半吊子不行,又不代表我就再也看不见了。”

  叶修依然没吭声,但张佳乐似乎能听到他摆弄小石块发出的沙沙声。

  刚想再说点什么,张佳乐就听到叶修在他身前打了个响指。一束亮光从地上应声腾起,张佳乐下意识地抬手挡了一下。

  当他的眼睛适应了光线,放下手再看过去,就见叶修正坐在一个小石阵之后,一双黑色的瞳仁映着石阵发出的微光,目光灼灼。

  “我们掉进了山洞底下的地下石窟。”叶修面无表情地说,“外面的光线照不进来,所以你刚才看不见。”

  张佳乐:“……”

  叶修:“二傻子。”

  张佳乐:“你滚!!!”

 

  妈的,白费了那么多感情。

  知道真相的张佳乐眼泪差点掉下来。

  算了……没瞎是好事。

  张佳乐收拾了一下自己被欺骗了的心灵,目光下意识地瞥向了叶修摆出的那个小石阵。

  这个石阵远没有先前摆在洞穴里的大,两个巴掌就能把它盖住了。摆放得错落有致的小石头上发着莹莹的白光,看起来毫无威胁。

  于是张佳乐作死地伸出爪子,企图用手指零距离感受一下石阵的运作。然而他的手刚伸到石阵边缘,就被叶修一巴掌抽开了。

  “别乱碰。”叶修慢吞吞地说,“就算死不了,也不好受。”

  被抓到小动作的张佳乐讪讪地收回了手,左顾右盼道:“诶,那邪兽怎么样了?”

  “在那儿,死了。”叶修抬手指了指张佳乐的右侧,“刚掉下来还挣扎了一下,现在应该是死透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尸体就会消失,到时候我们就能回去了。”

  “哦。”张佳乐点了下头,一瞬间全身绷紧的神经都松懈了下来。肌肉开始泛起酸痛,各处的撞伤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地闷痛起来,张佳乐忍不住龇了龇牙,脸上挤出了一个狰狞的表情。

  叶修看在眼里,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是随手捡了颗碎石在手里把玩着,似是漫不经心地问道:“你说你,都已经出去了,又跑回来做什么?”

  张佳乐一脸“你在开玩笑?”的表情看着叶修。

  “其实刚才真是你走运。”叶修盘腿坐好,似乎想营造一种认真严肃的气氛,然而他懒洋洋的语调和神情依然毫不留情地出卖了他,“九尸最后的反抗把石阵的主要力量都吸引去了,加上当时阵法冲击力破坏了石洞的地面,石阵有所变形,你才有了把我拉出阵的机会。如果不是这样,你伸进的一只胳膊,就足够石阵捕获你了。”

  张佳乐:“……你跟我说我运气好?”

  叶修:“不知道为什么我也觉得有点别扭,果然这应该是我的好运而不是你的吧。”

  张佳乐:“……”

  张佳乐不想再跟这个人说话了。

  “所以,你跟我说说,你当时进来的时候怎么想的?”叶修把手里焐热的小石头丢到一边,将自己的视线对上了张佳乐的目光,“你来干什么?找死?还是救不了我就想给我当个垫背?”

  “现在不是救出来了吗?”张佳乐死鸭子嘴硬。

  叶修笑了笑,反问道:“你当时就觉得你能救我?”

  张佳乐:“……”

  张佳乐觉得自己还是闭嘴吧。

 

  “一起行动以后我就觉得你挺奇怪的。”叶修见张佳乐不说话也不介意,自顾自地继续道,“你总是很紧张,神经绷得特别紧,敏感得过分。我本以为,是因为我和你认识的那个人长得一模一样,但后来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对。”

  张佳乐:“……”

  “大兄弟,猜心挺累的。”叶修非常诚恳地说,“你有什么话,跟我直说了好不好?省得我这么费劲儿,大家都轻松点不好吗?”

 

  “你管我想什么?”

  沉默半晌,张佳乐终于开了口:

  “对你来说,我只是你第一次见到的陌生人,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你有那么多闲心,来管我为什么这么敏感?”

  “那是因为你和普通的陌生人不一样。”叶修对张佳乐话语里满满的刺全然不在意,反而露出了相当轻松的微笑,“你信任我,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你一直在试图保护我,虽然我并不是很需要。你把我当同伴,那么我也应该以同样的诚意来对待你,不是吗?”

  “……但是你从来没有和我说过你在想什么。”

  叶修:“?”

  张佳乐:“哦,抱歉,不是说你。”

  叶修:“……”

 

  张佳乐仰起头,望着石窟上方恍若无穷无尽的黑暗,长出了一口气。

  “对不起。”他说,“害你受伤,害你差点死掉。”

  “什么?”叶修愣了两秒,“你什么时候害我了?”

  张佳乐:“先前你为了掩护我被九尸抓伤了……”

  叶修:“掩护你是我当时本就该做的啊,没掩护好你是我的问题又不是你的。更何况那时候受点伤才能达到最好的攻击效果,我又不是没有分寸。”

  张佳乐:“那刚才,难道不是因为我发动石阵的时机选错,你才被困在阵里?”

  叶修:“是我让你在九尸完全踏入阵中时发动阵法的,要错也是我的错吧?你做得很好啊,如果最后没有冲回来就更好了。”

  张佳乐:“……为什么你说得这么有道理。”

  叶修:“因为我说的就是事实,亲。”

  “可是你先前才说你有办法的。”张佳乐不甘心地反驳道,“但是你刚才明明差点死掉。”

  “我不会死的。”

 

  张佳乐怔了一下。

  这句话,随便哪个人来说,别人大概都会当他是傻逼。

  只要是人,就没有不死的。就连妖也一样。

  他有什么底气这样说?

  然而叶修不仅仅是有底气。他说这句话时那份不容置疑的坚定与肯定,让张佳乐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些许诧异。

  “你放心,”叶修看着张佳乐,又用那笃定的语气重复道,“无论如何,我不会死的。”

—————————————————————————

再来个一两节,第一部分大概就能结束了~~

乐乐不傻,真的不傻,他只是摔得一时头有点懵了而已╮( ̄▽ ̄")╭ 


评论(10)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