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1.20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一部分为叶乐。


1.20

  当意识重归身体,张佳乐第一时间感觉到自己的背部紧贴着被捂热的木板床,传来了硬邦邦的触感。下一瞬,他便感觉到自己身上压着一个沉甸甸的物体,传来柔软、却又有点微微发凉的感知。

  眼皮又重又沉。张佳乐费力地挣扎着将两眼睁开,就直直撞上了一双幽深漆黑的眼睛。

  他们靠得很近,就如同昨晚叶修用关节锁扣住张佳乐的时候一样。身体紧贴着,呼吸时可以感受到对方的胸膛微弱地起伏,以及喷洒在自己脸上的微小气流的温度。

  但还是有些地方不一样了。在他们对视的那一刻,有一些新的东西,压在他们平静无波的眼睛里,悄无声息地暗自涌动。

 

  房间里似静止一般沉寂良久,直到叶修忽然像被打了一拳,一下在床上连翻好几圈,生生撞上了木板床紧贴着的那面墙壁。

  他靠着墙停下来,然后抬起双手高举过头,看着张佳乐语速飞快道:“你不用说话,我滚了。天地良心,我绝对没有趁你睡着的时候偷袭你!”

  张佳乐看着他那一气呵成的举动,意外地没有炸毛也没有嘲笑,只是默默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神复杂地注视着叶修:“你到底是什么人?”

  “大兄弟,我都说了,我不记得了。”叶修很无奈地摊手。

  “你就是叶修。”张佳乐斩钉截铁地说,“你为什么会死而复生?你这三百年抛下大家跑去了哪里?”

  叶修哭笑不得:“一会儿说我不是他,一会儿又说我是他。大兄弟,咱不纠结了好不好?”

  “那好。”张佳乐双手环胸,扬起下巴用不容置否的语气气势汹汹地说道,“反正任务完成了,我要回总部。不管你是不是他,都得和我走一趟。”

  叶修连声道:“好好好,都听你的,我们能睡觉了吗现在?”

  张佳乐瞪了他一眼,叶修立刻非常自觉地从床上爬起来,滚到地上去躺尸。

  张佳乐轻哼了一声,算是满意了。

 

  张佳乐倒回木板床上合眼休息。

  任务完成,几番绷紧又松弛的神经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彻底的放松。

  他从昨天早上开始就没有睡过觉,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一下却又被拉入时空碎片。这百般操劳后的疲倦铺天盖地地涌上来,张佳乐几乎是在躺下的那一瞬间就沉沉睡去。

  当他的呼吸变得悠长又平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突然像诈尸一样坐了起来,将自己的视线投向了床上的身影。

  房间的灯还没关,昏黄的光线洒下来,在张佳乐的脸上投下五官的阴影。他睡着以后很安静,清秀的五官与略长的头发,让他看起来像个普通大学里的忧郁文艺小青年。

  明明他是那样地热爱冒险与疯狂,是那样地享受热血沸腾的时刻。

  他长得一点都不像他的性格。

 

  叶修不知道那段时间有多长,或许只是几秒钟,又或许早已度过几个小时。他觉得自己的胸口发闷,脑海中有无数的画面与声音呼啸而过,持续的喧闹嘈杂几乎要令人发疯。

  明明世界是如此安静,他却像要被过量的东西填充到爆炸。

  够了。

  叶修闭着眼捂着双耳,但是那样的举动没有给他的痛苦带来任何的变化。

  够了。

  叶修紧紧地皱着眉,嘴唇无声地蠕动了几下,像是想要奋力呼喊什么,却发不出一点声响。

  让它停下来,该怎么让它停下来。

  他听到无数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声音,像是来自他灵魂深处的呼喊。

  【叶修——!】

  叶修猛地睁开双眼,那双黑色的眼瞳像裹了一层水光,在注视着床上的人影时闪闪发亮。

  他静默良久,最终像是叹息一般,发出了一声沙哑的轻声呼唤。

  “……张佳乐。”

 

  在饱饱地睡了一觉后从香甜的梦中苏醒,是一件相当幸福的事。

  如果在醒来以后,没有发现自己是躺在一间破烂肮脏的房间里一张硬木板床上,那就再好不过了。

  张佳乐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自己因为睡硬木板而麻木僵硬的身体,然后慢吞吞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任务完成了,可以领着叶修回总部了。

  这真是美好的一天。

  张佳乐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微笑着环视房间,突然间发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等等,叶修人呢?

 

  比“发现答应了要跟自己走的人竟然不告而别”这件事更令人崩溃的是什么?

  是“发现这个人竟然还偷走了自己的钱包”这件事。

  “叶修你他妈果然就是个混蛋——!!!”

 

  张佳乐知道叶修不要脸,却万万没想到他能不要脸到这份上。

  ——就不该对这家伙放松警惕!

  张佳乐坐在木板床上追悔莫及。

  现在怎么办?这旅馆的房费他们可还没付呢!

  张佳乐捂着脑门哀嚎了一声,从他的腰包里掏出了手机。

 

  “喂?哦,是乐乐啊,怎么了?……你把钱包丢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什么?被偷了?……你说谁?叶修?!!”

  林敬言喊出那名字时不由自主地寒毛倒立,他转过头去,就看到本来正专注于分析邪留下的蛛丝马迹的韩大队长,此时已把视线定格在了自己身上。

  林敬言下意识地就将耳边的手机递了过去。

  韩文清接过手机,拿到耳边“喂”了一声,道:“张佳乐,怎么回事?”

  林敬言合掌,在心里默默地念着:张佳乐你别怨我啊,你自求多福吧。

 

  “自己丢了钱包,自己想办法解决。你越级私接任务这件事,回总部自己去领罚——我回头再和你算账。”

  林敬言见韩文清收了线将手机递过来,连忙伸手接了,问道:“张佳乐不在总部?”

  “他越级接了S级任务,一个人跑到雪原镇了。”韩文清答着,将视线移回了桌上的资料。

  “真的不用管他吗?”老好人林敬言有点担心地问,“在雪原镇的话,离我们也不远……”

  韩文清毫不犹豫地打断他:“我们有自己的任务,没工夫管他。”

  “好吧。”林敬言有些无奈地点了下头,又问,“那他刚才说叶修是怎么回事?”

  “他遇到一个和叶修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韩文清回答,“这件事,我们会有机会搞清楚的。”

  林敬言皱起眉:“一模一样……会不会真的是他?如果叶修没有死,那他……”

  “那他就躲了三百多年。”韩文清冷笑了一声,“没出息。”

  林敬言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说话了。

 

  被挂了电话的张佳乐,正坐在床边苦闷地冥思苦想该怎么解决旅馆房费的时候,房间的破木门突然被敲响了。

  张佳乐一惊。

  难道是叶修那个王八蛋回来了?!

  张佳乐以飞一般的速度窜到了房门口。可惜当他拉开房门,见到的不是王八蛋,而是长相凶恶的店老板。

  张佳乐:“……”

  怎么办,现在逃走还来得及吗?

 

  “呃……”张佳乐在面相凶恶的店老板凶恶的目光地注视下,尴尬地挠了挠头,“那个,老板,不好意思,我的钱包……”

  “你的钱包是这个吧?”凶恶的店老板将一个钱包凶恶地递到了张佳乐面前。

  “咦?!”张佳乐两眼瞪得老大,“我的钱包!为什么……”

  “和你一起的那个小伙儿让我把这个还给你。”凶恶的店老板凶恶地说,“他还写了张纸条留给你,喏,在这里。”

  张佳乐眨眨眼,默默地伸手接了过来。那张不知从哪里撕下来的白纸上,写着一行歪歪扭扭的字:

  我突然想起有点事要办。房费帮你付过了,顺便借你点钱买包烟。有缘再见。

  ——叶修。

 

  张佳乐差点把那张纸揉成团,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没下狠手。他抬头问道:“那家伙走多久了?”

  “走大半天了都。”

  凶恶的店老板凶恶地回答。


  第一章-迷惘-完

——————————————————————————

终于把第一部分写完了QwQ

晚点把第一部分整理一下一起发……大纲上2800+的字,写出来变成四万多字呀(掩面

评论(10)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