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过渡章01

过渡章01 寻

  今天阳光正好。晴日明媚,一片碧空似水。

  在大陆最北边的雪线上,只是出太阳还不能被算作标准的好天气。在漫无边际的雪白之上,无风的宁静配上冬日暖阳才是完美。

  张佳乐就在这完美的好天气里,坐在一辆送货的牛车上,跟满车的蔬菜瓜果一起,一路颠簸着从城里到了乡下。

  驾牛车的大爷大概很久没有送货途中有人作伴的经历了,有点兴奋,一路上都在跟张佳乐说话,说个没完。

  张佳乐挤在一堆蔬果之间,却一点不嫌烦。老大爷语速有点慢,每个字都拖着长长的尾音。张佳乐很有耐心地一个字一个字听着,一直等到老大爷把整句话说完才做出回应。

  他说话时语速也放慢了,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吐字圆润,连语气语调都变得柔和。

  这和他热血澎湃雷厉风行的时候不一样,也和他被叶修气到炸毛的时候不一样,甚至和他一个人忧郁惆怅的时候也不一样。

  牛车沿着路慢吞吞地走着,向着地平线上绵延不绝的雪山。空气中有雪后干净的气息,太阳在头顶上静静地挂着,时间像是被无限地拉长了,流速变得非常缓慢。张佳乐背对着车头坐着,偶尔回头看一眼依然远在天边的雪山,时常有一种这条路永远也走不到尽头的错觉。

  他和老大爷漫无边际地聊着天,有时会忍不住走个神。他想到这位老大爷,每一拉一次货,他就要在这条路上度过静默而又漫长的一天。他又想到了叶修,想他穿着那一身破旧的粗布衣服,只身一人走在这条山路上,一步留下一个不深不浅的脚印。

  张佳乐转过头去望向无垠的白雪。然而直到他目视能达到的最远距离,他也没能找到一星半点人留下的痕迹。

  想想都知道不可能嘛。

  张佳乐弯起嘴角笑了笑,将自己的视线收了回来。

  就算真的有脚印,在昨天那样狂风大作的天气里,痕迹也会被完全抹去,一点儿也不剩下,毫不留情。

  就像那个人从未出现过,从未存在过一样。

 

  牛车到达山脚那座小村庄时,夕阳洒下它最灿烂的余晖,将远方的白雪染成了瑰红色。

  张佳乐给了老大爷一点钱作为酬劳。老大爷没推辞,收下后就驾着牛车往村里走了。

  张佳乐在村口站了一会儿,突然觉得有些茫然。

  他来这儿做什么呢?

  就算来了,难道就能证明叶修说的是真话吗?

 

  “哎哟,这大小伙子长得真俊那,打哪来的呀?”

  张佳乐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句话的主语是自己。他闻声转过头去,看到一个抱着大盆的中年妇女,站在村口的一间小屋子门外。

  她显然是刚从屋子里走出来,正在关身后屋子的门。厚厚的棉衣把她整个人裹成了一个球,怀中的大盆里堆着刚洗好的衣服。

  “哦,我从边山城过来的。”张佳乐说着早已想好的说辞,“我是那里研究院的学员,来这里做调查的。”

  “哇,边山城啊?很远的吧!”

  中年妇女一边感慨着,一边抱着盆子走到屋前的晾衣杆下。她把衣盆放在了地上——因为穿得太多,这个动作她做得异常艰难——然后从盆子里拿出一件衣服,甩了一下,展开晾到了衣杆上。

  “不算远了。”张佳乐说。边山城是最靠近雪原镇的大型城市,他从霸图总部到这里来才叫远好吗?

  “是哦,你们这些人见过大世面嘛。”中年妇女一边晾衣服一边对张佳乐笑,“不像我们啦,一辈子也没出过这村子几次,到雪原镇去就已经很远了。”

  张佳乐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嘿,我就随便说说,要我去那么远我还不乐意呢。”中年妇女麻利地甩着湿衣服,又冲张佳乐笑了笑,“你来调查什么的呀?”

  “调查这座山。”张佳乐指了指村子另一头的方向,“具体不能说。”

  “哦,那就是要上山了?”中年妇女忧心忡忡地说,“上山不安全的呀。今天这天气还好,要是遇上风雪天,被困在山上就回不来了!”

  “为了做研究嘛,要付出多一点也是必须的。”

  张佳乐甘于为事业奉献的精神一下感动了中年妇女,惹得她不住地称赞:“好孩子,真是好孩子!为了做研究,真是太了不起了!”

  张佳乐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觉得这称赞受之有愧,有点不好意思。

  中年妇女将最后一件衣服晾好,又弯腰去抱那个盆子。张佳乐见她的动作那么艰难,连忙跑过去帮她把盆子抱了起来,递到她怀里。

  “谢啦小伙子。”中年妇女笑眯眯地向他道谢。

  张佳乐摆摆手:“小事不用客气。”

  “对了。”中年妇女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这天也快黑了,你现在有地方住了吗?”

  “没呢,我才刚到。”张佳乐回答,“大姐,你有空房间吗?我可以付钱的。”

  “有啊,我们可以收拾出一个房间来。”中年妇女立刻起了劲,“我跟你说,我们这屋子这几天才刚修补过,现在全村就我们的屋子最舒服啦!你住我这儿,我可以给你包三餐!”

  “好啊。”张佳乐笑道,“那就麻烦大姐了。”

 

  晚饭是和中年妇女一家人一块儿吃的。她自称姓牛,她家除了她,还有她的丈夫和十岁左右的一个小男孩。据说还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孩子在雪原镇打工,一年只回来几次,张佳乐就住在他空出来的房间里。

  屋子里烧着炭火盆,还是相当温暖的。张佳乐跟着牛大姐一家人把厚外套脱了,几个人围着桌子开始吃饭。菜色相当普通,味道对于吃惯了好东西的张佳乐来说,也只是能勉强下咽而已。

  一户乡下的小人家,自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讲究。他们向张佳乐询问了很多有关城里的问题,张佳乐一边回答着,一边暗自庆幸这家人都没有去过边山城。

  因为他也没有去过,聊天全靠他随机应变地瞎扯才能进行得下去。

 

  “对了,”张佳乐像是随口一提的样子,漫不经心地问道,“你们这里都穿这种衣服吗?”

  “这个啊?”牛大姐扯了扯自己的衣袖,“不是哦,我们家有儿子在镇里打工嘛,这布料是从镇里带来的。别人家的衣服比我们的都差。”

  张佳乐默默地扒了两口饭。这样的衣服都能算全村最好的吗?这村子是有多穷……

  “说到这个,”牛大姐突然想起来什么一般,兴奋地说,“你不知道,之前还有人花大价钱跟我们买这衣服呢——”

  牛大姐的丈夫突然敲了桌子,打断了牛大姐的话,生冷地说了句:“吃饭,说什么废话。”

  牛大姐讪讪地闭了嘴,又觉得突然安静下来有点突兀,于是给张佳乐夹了一筷子的菜:“来来来,多吃点啊,饭管够!”

  张佳乐笑着道了声谢,又把话题拉回到了城里,就好像他刚才那一句话真的只是随口一问。

 —————————————

说到做到!!我更了!!

不管,我还没睡就不算第二天!现在还是国庆假期呢!!

评论(9)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