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2.03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二部分为叶韩 。


2.03

  远离城镇的郊区,因为缺少园艺工人定期的规划与修正,大片的灌木与枝叶茂盛的大树错杂在一起,杂草丛生,虫声交织。若不是只要回头走上几百米就能看到宽阔平坦的水泥公路,林敬言会觉得自己已经深入了丛林,不知不觉中被这铺天盖地的绿色植物覆盖了所有视线可及的地方。

  目标闯入的是一间废弃的小木屋。不高,只有两层。整间屋子因为长期缺乏打理,木制的台阶、门柱、墙壁、屋顶,都显出了腐朽的模样,在呼呼狂风中发出吱呀的声响,摇摇欲坠。仿佛只要这冬风刮得再猛烈一点,它这副虚架子就会彻底垮塌。

  当然,这只是一种气氛渲染下的夸张感觉罢了。既然是建成来住人的屋子,哪怕它已经废弃了,也是不会那么脆弱的。

 

  荒无人烟的丛林,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破败的林间小屋。

  林敬言站在小木屋十米开外的地方,注视着虫鸣声中一片死寂了无生息的屋子,无奈地想着。

  这种场景,简直就是拍鬼片的首选。

  正这么想着,他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噼啪的轻响,极其微弱,几乎要被完全淹没在虫鸣声中。林敬言登时头皮一僵,以几乎要把自己脖子拗断的力道扭过头来。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身穿黑色长袍、整个人笼在阴影之中、就差在头上顶着“可疑人物”四个大字的男人,突如其来地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林敬言:“……”

 

  黑袍人在草丛中站定,就留意到钉在他前方不远处的林敬言,于是抬起手来友好地打了个招呼:“嗨,等人啊?”

  林敬言:“……”

  林敬言正想思考一下要不要告诉这个可疑的男人“我确实在等人但是等的不是你”,不过事情的发展并没有留给他思考的时间。下一秒,韩文清就像被强行PS到图上去的异物一样,一瞬间出现在了黑袍人的身后。

 

  林敬言是个老实人,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他不会否认自己在看到队长出现时,真的松了好大一口气。虽然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他完全不了解,但是似乎只要看到韩文清皱着眉头一脸凶相地站在那里,所有人都会下意识地安下心来。

  而此时的韩文清也确实一如既往地皱着眉头一脸凶相,他踏前一步对黑袍人道:“谁让你动手的?”

  叶修摊了摊手以示无辜:“我打过招呼了啊。我问你除了被你带过来和自己过来以外,还有没有第三个选项。你没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所以直接把我们两个人一起送过来,有什么问题吗?”

  韩文清:“……”

  林敬言:“……”

  林敬言觉得现实好像没他想得那么甜。

 

  韩文清最终还是没有因为这点无关紧要的小事和叶修打起来,毕竟不论过程如何,“尽快抵达林敬言所在之处”这个目的还是实现了,他们现在还有更要紧的事要做。

  韩文清没再理会叶修,转过头看向林敬言。林敬言心领神会,立刻汇报道:“队长,目标还在屋内。可以感知到屋内的邪气波动,目标应该已经布下了埋伏。如果能等到天亮的话,它的力量会大幅削弱,那时候再进去更稳妥一些。”

  韩文清直截了当地否决了林敬言的提议:“它想要争取时间恢复伤势,我们必须趁其虚弱尽快动手。等不到天亮了,直接进去。”

  叶修:“诶嘿。”

  叶修一出声,另两个人立刻都转过头来看他。叶修摆摆手道:“你们别这么紧张,我要是想偷袭就不会先出个声了。”

  韩文清皱着眉道:“有屁快放。”

  相当不客气的口吻,叶修倒是没有在意。也不知道是因为他懒得跟韩文清呛声,还是因为他觉得接下来要问的问题比较重要。他抬手遥遥点了下那间破败的废弃小屋,问道:“躲在那里面的,你们要捕杀的东西,是什么?”

  “邪啊。”林敬言推了下眼镜,露出一个微笑。

  即使在缺乏光源的幽暗之中,叶修也能看出那个模糊的微笑里暗含的冷漠和疏离。

  “当然是邪了,这不显而易见的吗?”叶修用颇为惊讶的语气回应道,“这么重的邪气,不知道是邪就傻了!”

  林敬言:“……”

  林敬言一时竟无法判断这个人是在装傻嘲讽他,还是真的不明白他的意思。

  然而不管他明不明白,叶修显然是装傻也要装到底。他开始非常耐心地给林敬言解释:“要知道,邪也是有分种类的。我问你们那是什么东西,就是在问你们那玩意儿是邪兽,还是——”

  “人。”

  韩文清突然出声打断了叶修的解说。在接下来的几秒钟里,他们三个人不约而同地保持了沉默,那一刻立体声三百六十度环绕的虫鸣声顿时显得格外聒噪。

  “灵质被彻底侵染邪化的人。”韩文清率先打破了沉寂,给自己先前那句过度简练的话做了一个依然简洁的补充说明。他顿了一下,又开口道:“还有什么问题?”

  “哦。”叶修应了一声,似乎并因为这个答案而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他继续问他想问的问题,“它邪化之前是练什么的?”

  韩文清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跟你无关。”

  叶修淡定地呵呵了两声:“事实上,这与我很有关系,与你们也很有关系。你不是不放我走吗?那就是要我跟着你们一起进去了。在不了解敌人的时候进入敌人的埋伏是非常危险的事。所以,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放我走,要么就把这只邪的信息告诉我。”

  林敬言觉得这个人虽然来历不明行为可疑,但是说的话还是挺有道理的。于是他开口道:“队长……”

  韩文清:“幽冥者,修习咒术,精通幻术和攻心。”

  林敬言:“……”

  他本来是想劝韩文清放这人走的。

  算了,当他什么都没说。

 

  “哦,知道了。”叶修点了点头,“我应该应付得来,你们可以不用太操心我。”

  林敬言默然无语。

  这家伙到底有没有一点自己是“被抓来的可疑人物”的自觉啊?说得好像是他们的同伴似的,要不要脸?

——————————————————————————————

林敬言:我觉得我是多余的,你们就当我不存在吧。

评论(17)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