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2.04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二部分为叶韩 。


2.04

  今天没有月亮。

  屋子里实在是太黑了。

  韩文清和林敬言就像早有预料,一起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微型手电筒。为了方便携带,这手电筒只有一个人的巴掌那么大,还是不算上手指的巴掌。

  一般的手电筒为了有足够的续航能力,都会给电池留下很大的空间。然而他们手中的那玩意儿却像是完全没有这个困扰一般,放置电池的部分被完全砍去,整个电筒只留下了负责发光的部分。显然,这也是专门为他们这种特殊的人设计的。手电的动力来源是使用者的力量,功法道法魔法或是妖力,随便什么。他们只要把力量灌进去,灯泡就会发亮,灌得越多亮得越久。

  不过如果是便宜的劣质产品,也不能灌得太多。要承受越强大的力量,那是需要越精良的工艺的。

  显然韩文清和林敬言手中的绝非劣品。手电刚在他们手中拿定,两道明亮的光束就穿透了屋子内的黑暗,扩散开的光芒将整个屋子都照亮了。

  细尘飘扬,在手电筒的光下缓缓流动着。小木屋里空空荡荡,只有破败的木板从天花板或是墙上剥落下来,或躺或倚地散落在屋内。整间屋子从头到脚都蒙上了厚重的灰尘,显出尘封已久无人踏足的模样。

  这屋子不大也不小,一楼有两个厅和三四个房间,楼上肯定也是这么大的面积。韩文清和林敬言站在原地移动着光束的方向,将整个一楼可以看到部分都观察了一遍。

 

  叶修看着这情景不禁啧啧称奇。他想起张佳乐手里可以受功法调控的枪,还有能够释放法术的手雷,不由自主地在心里感叹这异能与科技结合的奇妙。

  “诶,”深感有趣的叶修说,“这手电你们有没有多的?给我一个呗。”

  韩文清:“没有。”

  叶修把目光转到林敬言身上。

  林敬言顿感压力,立刻把手电往掌心里扣住,生怕叶修扑上来抢一般,礼貌地回答道:“我也只有一个。”

  叶修不屑地说:“以为我没看到呢?瞧你那小气劲儿,你不给难道我还会抢啊。”

  林敬言:“……”

  就冲您这不拿自己当外人的架势,可真难说。

 

  叶修没再跟林敬言纠结手电的问题,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纸来,两指一夹,软趴趴的黄纸立刻挺直了身子,纸面上流畅优美的咒印线条微光流转。

  谁都知道这是要发动符咒的动作。叶修发动符咒的速度是很快的,不过有人更快。韩文清早在他掏出符纸的时候就伸出了胳膊,在他刚要催动符咒的时候正好按住了他的手腕,下一秒就稳稳地压下了去。

  刚刚放出一点微光的符纸立刻蔫了下去。叶修无奈地瞥了他一眼,把符咒递到他眼前,用“我是热爱和平的好公民我不跟你一般见识”的语气说:“看得懂不?这是破解低级幻术的符咒。不然我们要怎么判断自己看到的是不是真实?”

  韩文清二话不说就把符纸从叶修手中抽走。叶修也没反抗,不知道是他根本无所谓韩文清让不让他施咒,还是想“随韩文清的意”。果然韩文清抽走了符纸,没有直接把它撕碎,而是就着手电的光细看了一下。

  “没骗你吧?”叶修说,“说真的,你不用这么防备我。要对你下手的话我早下了,你又打不过我。”

  从战力上直接被无视的林敬言:“……”

  韩文清没理会他的垃圾话,确认了咒印之后就把符纸递回给了叶修。

  这明显是默许了他使用符咒。叶修也没跟他客气,接过来手指一晃,符咒一瞬放出光来便消失了。然而在符纸消失的那一刻,屋子里却露出了不少东西。

  “啧啧啧。”叶修看着遍地暗光流转的法阵,摇着头道,“这只邪动作够快啊,这么会儿就布下这么多法阵。”

  林敬言转着手电的光束扫过一个个法阵,忍不住感慨了一句:“这下可省事多了。”

  叶修闻言挑了挑眉:“你们并不擅长应付幻术,为什么要来捕杀这只邪?”

  林敬言笑了笑:“这可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不擅长,不代表对付不了。”

  韩文清坚定的语气,字字掷地有声。叶修侧过头去看他,正好对上他的眼睛。韩文清面无表情,他的眼底映着手电的光,显得更加的漆黑幽深,沉稳而不可动摇。

  在视线无法穿透的阴影之下,叶修无声地弯了弯嘴角。

  “哦,是嘛,那很好啊。”

 

  韩文清率先转身,带头避过法阵往屋内走。叶修看着他的背影,玩笑般故作惊讶道:“一马当先啊。怎么,不怕我背后搞鬼?”

  林敬言拿着一块不知从哪掏出来的板砖,抵上了叶修的背。

  “先生,不好意思。”他笑着说,“我们有两个人呢。”

——————————————————————

林敬言:是可忍孰不可忍!

评论(12)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