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2.05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二部分为叶韩 。


2.05

  去除幻术的屋子破败依旧,只是原本厚重的灰尘上留下了明显有人经过的痕迹,布满了地面。

  韩文清打头阵,叶修跟在他身后不远处,林敬言则走在最后。板砖已经被他收起来了。这个黑袍人虽然可疑,但还不到撕破脸的时候。叶修显然比他们更擅长应付幻术,并且他十分友好的,至少在表面看起来是这样。如果不用撕破脸,他会是一个很好的助力。

  只是,叶修到底想干什么,他们到现在也毫无头绪。

  真的只是因为不想打架而顺着韩文清吗?

  林敬言觉得这个说辞实在难以令人信服。他相信,这人别有目的,韩文清心里也是清楚的。为什么还留着这个人,林敬言百思不得其解,只能用“队长一定有自己的盘算”来安慰自己。

  如果张新杰在这里,他就能告诉林敬言,韩文清其实没有什么盘算,那不是他的风格。韩文清的脑子里,只有“如果这个人突然发难,那就揍到他爸妈都不认识他”这样简单而又霸道的想法而已。

  听起来极其不靠谱的方案,但韩文清就是靠着他这霸道甚至野蛮的处世之道,一次次打破敌人复杂而又花样繁多的计划,最终彻底击溃敌人。

  在绝对的实力压制面前,一切都是虚妄。

 

  枯朽的木地板踩上去就发出刺耳的咯吱声,哪怕再怎么放轻脚步,也无法将其完全抹消。他们三人一列随着韩文清的行动,准备按顺序将一楼的房间一个个搜索一遍。

  那只邪似乎走遍了整个房屋,到处留下了大大小小的法阵和灰尘上的印记。过多的痕迹,反而使它的行踪变得扑朔迷离。他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细细地搜查过去,最后除了满手的灰尘,没有任何收获。

  “这样搜查的效率也太低了。”

  走到第三个房间时,叶修终于忍不住开口吐槽了:“按这个速度,在找到它的藏身之处前,那只邪就已经从屋子里逃走了。”

  “我在屋外布下了陷阱。”林敬言回答道,“它逃不掉的。”

  叶修瞥了他一眼,才想起带着兜帽旁人大概看不到他的眼神,于是干脆直接转过头看着他问道:“你设的什么陷阱?能保证它一定会中招吗?能保证它中招后绝对无法逃走吗?能保证——”

  “——如果你还想尽快撇清自己可疑人物的身份,”韩文清走在前面,头也不回地出声打断他,“那就闭嘴,别企图从我们身上套取情报。”

  叶修:“……”

  突然沉寂下来的气氛令人有些不安,林敬言替那两人尴尬了几秒,决定缓和一下瞬间低至零点的气温和气压:“先生请放心,那只邪如果想要离开这里,除非杀了我们,或者我们亲自放它走,否则别无他法。”

  “呵呵。”

  叶修轻笑了一声,笑声里透出一丝凉薄的寒意。林敬言下意识地缩了下肩膀,就见那人耸了耸肩,语气轻松得仿佛真的毫不在意一般说道:“好吧,既然你们不想让我帮忙,那我就保持安静好了。”

  林敬言看着叶修说完后,慢慢地将头转向韩文清的方向。

  “反正,你迟早会知道,你是错的。”

  然而韩文清就像什么也没察觉一般,还在拿着手电躬着身检查角落里的一个橱柜。手电发出的光束足够强劲,散开的光芒却有些朦胧。林敬言完全无法从那件黑色长袍的阴影中看到叶修的眼神和表情,但他觉得自己就是感觉到了。

  一种凝涩的,厚重的,混杂着一点悲哀和同情的复杂情绪。

 

  见鬼了,同情?同情韩队??

  暗色的光在房间中心法阵的纹路上缓慢地流动着,像是活着一样,偶尔跳起来吞噬一点手电筒散开光芒,又很快落回去。像是在呼吸一般。

  林敬言觉得自己应该是被这幅压抑而又诡异的场景搞得神经错乱了,需要冷静一下。

  对韩文清有什么样的情绪都是正常的。尊敬、畏惧、爱戴、信服……他是一个如此牢不可破的靠山,一个如此优秀的领导。他在人与妖中出类拔萃,三百多年来带领着霸图,拥有超群的地位与一班可靠的手下。他的意志是如此坚定,他想做的事,就没有做不到的。

  这样的人,最不需要的就是同情。更不用说根本就没有人有立场来同情他。

  叶修已经去房间的另一个角落搜查了,林敬言却无法抑制自己向他所在的方向投去探究的目光。

  ——这个人,到底是谁。

评论(10)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