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2.07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二部分为叶韩。


2.07

  木板墙壁上满是灰尘,轻轻敲动一下就能震得整个世界尘埃乱舞。韩文清一只胳膊伸直了搭在墙上,目光却顺着手电的光束直直落在正前方,避免沿着墙根走时视线被灰尘阻碍。他听着自己已经裹上一层灰的手指屈起叩在墙上的闷响,搜寻着房间里任何一点与众不同的细节。

  那有规律的闷响在转变成一声脆响时戛然而止。韩文清停下脚步,转过头将手电筒的光打在了那堵墙上。

  这面墙与其他墙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区别。纷扬的灰尘一样的多,木头上的纹路一样的连贯,并没有哪里出现了中断。然而韩文清并没有再次敲击墙壁,他单手执着手电,另一只手五指大张,按在了墙壁上。

  无数密集的裂纹以他的手掌为中心,迅速地向四周扩散开去。不到一秒的时间里,那一块完整的木墙中央就出现了一个高约两米、宽约一米的长方形。裂纹蔓延到长方形的边缘时,就像是被刀齐齐切断一般。当韩文清抬起手,化掌为拳砸到墙上时,那一块布满裂纹的长方形“哗啦”一声破碎,木块木屑混着尘埃洋洋洒洒散落一地,露出墙后一道窄小的台阶式木质楼梯。

  楼梯一路向上,韩文清将手电筒抬起沿着台阶往上照,可以看见楼梯尽头一个四方形的出口。出口之后一片漆黑,手电的光像是被吞没了一般,照不见什么东西。

  韩文清没有任何犹疑,抬脚就踩上了台阶。

  楼梯不长,即使韩文清不紧不慢地一步步走上去,也不过花了几秒钟的时间。不过在那种极度窄小的环境里,手电的光束并没有起到很好的照明作用,幽暗而狭长的通道制造了一种时间很漫长的错觉。

  缺乏修整的楼梯和这整栋房子一样破败陈旧,踩上去却出人意料地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韩文清握着手电走完最后一节台阶时,才发现这道暗藏在墙里的楼梯,竟然通向如此宽敞的一个房间。

  按照这栋房子两层楼的结构来说,这里应当是阁楼。然而阁楼显然是不会这么大的,韩文清转动着手中电筒的光束,却无法照见这房间的边际。除了房间太大的问题以外,手电筒的光束在这里也没有原本那么强的穿透力,就像是周身的黑暗比一二楼的要更加浓重一般。韩文清感受到了厚重的邪气,像是压抑了很久突然爆发出来一样,分明不是靠嗅觉感受到邪气的,却令人有一种刺鼻的错觉。

  周遭依然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变化。就好像那突如其来的邪气只是一个幻觉。韩文清没有因为这诡异的现象而退却,他理所当然一般抬腿向前走去。

  手电筒的光只能照到前方五米左右的位置,像是被层层浓雾裹起来了一般。大约向前走了十几步,韩文清停下了脚步。

  在光束的尽头,五米外的位置上,一把破旧的椅子突兀地出现在空荡的房间里。那把椅子上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恰好在手电筒的照明范围之外,让人无法看清那个身影的真貌。

  ——不对,他们此次捕杀化邪之人,明明已经成年,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小的身影。

  韩文清皱起眉,突然将一股功法之力灌入手电后将其飞快地挂至腰间,而后双手紧握成拳。那一刹,腾升而起的烈火裹住了他的双拳,同时照亮了方圆十几米的空间。

  椅子上的身影被打上了光,一个漂亮得像精致的洋娃娃一样的小女孩坐在那里,看着韩文清盈盈地笑着。

  “坏哥哥。”漂亮的小女孩站了起来,笑眯眯地对韩文清说道,“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好久。”

  韩文清没有回应,他依然握着拳头,站在原地注视着那个小女孩。

  他是什么时候中了幻术的?韩文清想。

  不过这个问题现在已经不重要了,韩文清更奇怪的是,他对这个小女孩毫无印象,那么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坏哥哥忘记我了。”小女孩眨了眨她那双大而透亮的眼睛,“怎么可以忘记我呢?”

  话音刚落,她的头上突然露出一双兽耳,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同时从身后露了出来。

  “怎么可以忘记我呢?”小女孩笑着重复道,“明明是你,亲手杀了我,和我所有族人的呀。”

评论(7)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