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2.08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二部分为叶韩。


2.08

  你尝试过用整个人生去坚信一件事吗?

  你经历过为自己的信念奉献了一切吗?

  你体会过将自己的信念彻底推翻的撕裂般的痛楚吗?

  韩文清用几百年的时间坚信着妖生性即恶,是人类生存的最大敌人。他自小灵性超群,意志坚定,极富领导能力,是老辈修行者们悉心培养起来的一代英才。杀尽天下妖邪,普济苍茫众生,那是他从未怀疑过的至高追求。

  原本他将用一生去践行他的信念。

  直到他真正意识到,他那不可动摇的信念,从一开始就踏上了歧途。

  韩文清从不畏惧战斗,不畏惧流血与牺牲。

  他只怕自己愧对无辜的亡魂。

 

  “我们明明没有杀过人,没有做过坏事。”小女孩站在那把破旧的木椅前,用完全不符合语境的甜蜜嗓音和轻快语气说着,“只因为我们是妖,就活该躲躲藏藏一辈子,就活该被残忍地杀害,就活该被碎尸万段死无葬身之地。”

  小女孩微微仰起头,在火光的照耀下,她的颈部露出一道血红的伤口,在她抬起头的那一刻开始淌起了暗红色的鲜血,流下来沾满了那一身古朴精致的衣服。紧接着,染上鲜红的衣服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破败,露出衣服之下满身狰狞的伤口。

  她就像一个被撕坏了硬拼凑起来的布娃娃,脸上甜美的笑容与她那血腥破败的身体构成一副崩坏的画面,满屋的血腥味刺鼻得令人头疼。

  “我死的时候才八岁。”小女孩欢快地说,“我的族人们为了躲过修行者的追杀,在丛林里东躲西藏地艰难度日。只因为我调皮跑出了森林,与丛林外小村庄里的一个人类女孩交了朋友偷偷来往,才把你们引来,给我的族人们带来了灭顶之灾。”

  韩文清没有说话。从小女孩出现到现在为止,他都只是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她。裹着双拳的烈焰还在跳动,映在他冰凉的眼底。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呢?”小女孩疑惑地问着,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哦对,我忘了,因为我们是妖嘛。”

  韩文清看着她,依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坏哥哥为什么不理我呢?”小女孩歪了歪脑袋,因为她颈部那一道狰狞的伤口,看起来就好像脑袋要掉下来了一般。韩文清神情不动,她却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坏哥哥不喜欢我嘛,没关系!还有很多很多其他的妖呢!坏哥哥你看看周围,他们都在看着你呢!”

  小女孩的鲜血像是流不尽一般源源不断,一直淌到了韩文清的脚边。他没有转头,却还是看到了无数死相凄惨的妖,从小女孩身边开始,皆以残破的人形出现,有大人有小孩,在这个房间里排成了一个大圆,将韩文清围在了中心。

  像被丧尸包围了一样。

  幻象一个接一个的出现,以极快地速度填满了视线和光芒所能触及到的地方。甚至在那无法穿透的黑暗里都露出无数双眼睛,一齐注视着房间中央直挺着腰杆面无表情的男人。

  原本空荡的房间,此时显得格外地拥挤。

  “有多少无辜者死在你的手上?”

  小女孩再一次开口时,所有房间里的所有人都和她一起张开了嘴。无数重叠在一起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着,嗡嗡作响。

  韩文清终于有了反应,他抬起紧握的双拳,左脚后滑半步,弓背屈膝,压低重心,在双拳燃烧的火光下作出了战斗准备的姿势。他的眼睛依然注视着那个微笑着的小女孩,只是冰凉的视线里透出了锐利的光。

  “坏哥哥还想杀我第二次吗?”小女孩眨了眨眼睛,颇为无辜地问道,“你一直以来坚守的信念,最终被所有人证明是错误的。那么你要如何肯定,自己现在相信是正确的东西,真的是正确的呢?”

 

  意志越坚定、信念越强大的人,自我剥离的过程就越痛苦。

  自我怀疑,自我否定,自我惩罚——当曾经的一切荣誉变成最沉重的罪责,有多少人可以无动于衷。

  强行压下的噩梦被暴力地撕扯开来的时候,毫不留情地展现出它充满污浊和血腥的强大杀伤力。

 

  韩文清在那一瞬间无意识地瞳孔微张。

  一直包围着他一动不动的无数妖怪,像受到极致的蛊惑一般,露出了锋利而又狰狞的爪牙,以最令人猝不及防的速度,齐刷刷地扑向了韩文清。

  他来不及做出反应。他的所有防备在前一刻土崩瓦解,双拳上的火焰消失了,所有的锋芒化为乌有。而蓄势已久的幻象没有留给他任何一点重建防线的时间,被压抑了太久、从来就不该出现在他身上的负面情绪,此时正以令人窒息的速度铺天盖地地涌上来,将他的理智完全吞没。

  或许,早该如此。

  小女孩赤红着双眼,与其他幻象一起将伸出的利爪触上房间中央的男人时,他挂在腰间一直固执地亮着的手电筒,终于是耗尽了最后一点气力,颓然地熄灭了下去。

  刹那间的黑暗彻底吞没了一切。

 

  “等等——韩文清!!”

评论(12)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