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2.09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二部分为叶韩。


2.09

  那一声厉喝震耳欲聋。

  韩文清的眼前一片黑暗,就像灵魂被从身体中剥离出来一般,五感全失。他看不到那些死相凄惨的妖,也不再被过去屠杀妖族的记忆所纷扰。破败的木头房屋发出的枯朽的气息消失了,连带着皮肤沾染上飘扬在空气中的灰尘的那种糟糕触感。

  如果他能看得到,他会发现,在那一声厉喝炸响的时候,他的身边亮起刺目的光芒。那光芒不属于他,却以一种与他相似的蛮横与霸道向四周肆虐,将蜂拥而至的幻象割裂成零散的碎片,最后被白光所吞没。

  但是韩文清看不到。

  他不知道幻术被打破了,那一刻一切都归于一种舒适而诱人的宁静。在与先前的高度精神压力对比之下,此刻的宁静以润物无声的方式,安抚他紧绷的神经末梢,引导着他无意识沉溺。

  “韩文清!听着——”

  同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像是想要打破他所陷入的宁静而在他耳边大吼着,带来了撕扯般刺痛,让人下意识不由自主地逃避。

  “无论你之前看到听到碰到什么,都是幻觉!现在——醒过来!!”

 

  韩文清猛然睁开双眼。

  入目即是燃着的火光,发散着温暖的色彩。不过那点小火苗并没有持续很久,在韩文清睁开眼睛看到它的那一刻,它已经烧尽了最后一点燃料,在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中熄灭了。

  韩文清从那只手的缝隙中看到了被手电筒的光束照亮的木制天花板,依然是枯朽破败的模样,灰尘在空中缓慢地旋转着扬扬而下。

  他听到身边传来代表着松了一口气的重重的吁气声,却没有转头去看。他的视线停留在那只异常好看的手上,随着它收回的动作,一直追到了黑色长袍宽大袖口里的阴影之中。

  韩文清单手支地撑起身体坐了起来,目光扫过四周。他还在二楼他们最后搜查的房间里,被他击碎的墙壁还留着那块长方形的空洞,只是里面不是一道楼梯,只是一个小小的暗间,恰好可以躲进一个成年人的大小。

  黑袍人就盘腿坐在他面前,双手缩在袖子里,淡淡地开口道:“因为是他人从外界强行打破幻术,所以你的精神会陷入到虚无里,一般人回不来的。”

  所以一般人我不敢救。

  幸好是你。

 

  ——他是在解释刚才发生的事?

  韩文清看着叶修沉默了片刻,突然开口,语气平平道:“多谢。”

  叶修愣了一下,仗着有长袍罩着别人看不到他的神情,便无声地弯起嘴角笑了一下,然后用他惯有的欠扁语调啧啧道:“道谢就要像个道谢的样子嘛,你瞧你这什么语气?”

  一到垃圾话时间,韩文清就不搭理叶修了。他转过头看向林敬言,问道:“邪呢?”

  林敬言摇了摇头,面色沉重地答道:“队长,刚才我们急着救你,没能拦住它从这里逃出去了。”

  韩文清点了下头,单手撑着地板想站起来:“它无法离开这间屋子,继续搜索。”

  “等等队长,”林敬言做了一个制止的手势,正襟危坐道,“我有话想跟你说。”

  韩文清停了起身的动作,闻言便收了手:“你说。”

  “队长,我们接下这个任务,就是因为所有人都相信你的意志坚定,绝不会动摇。”林敬言皱着眉说,“你是我们应对幻术最好的屏障,但是刚刚发生的事情,我觉得我有理由,怀疑我们是否真的具备捕杀这只邪的能力。”

  “没有问题。”韩文清毫不犹豫地回答。

  “我不这么认为。”林敬言将身体微微前倾,严肃而又恳切地说,“队长,你知道刚才这位先生告诉我什么吗?”

  韩文清将目光投在叶修身上。

  叶修摊了摊手:“这只邪的能力在以可怕的速度提升,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现在施放的幻术比刚进屋那会儿高出不止一个档次。就我手上现有的符咒,没有快速破解防备的方法。”

  “这也是你刚刚为什么会中幻术的原因。”林敬言接着叶修的话说道,“这个房间里下了法阵,但是我们已经看不到了。”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反问:“所以?”

  林敬言也不生气,继续给韩文清分析情况:“原本我们的计划,是依赖你的意志打破邪的幻术,趁其最脆弱的时刻捕杀它。接下这个任务之后我们都接受过针对性训练,在找到突破口之前必须保持稳定,不能回应幻象,不能强行攻击幻象,这段时间里只能靠意志力,撑过幻术的蛊惑和攻心。也就是说,如果连队长你都撑不过的话,我们别无他法。”

  韩文清又一次将视线移到了叶修身上。

  “别看我呀。”叶修手一晃,不知从哪变出根烟来,叼在兜帽的阴影里,点上火就抽了起来,“老林,你跟他说。”

  林敬言点了点头,对韩文清道:“这位先生是有从外界强行破幻术的方法,但是他刚才其实已经说过了,强破幻术,并不是意味着人就可以救回来了。事实上,大多数人反而陷在了虚无中永远无法醒来。刚刚我们发现你的时候……因为我坚持队长你可以自己打破幻术,所以要求他不要出手,但是最后……”

  当昏迷的韩文清面上显出被鬼气侵蚀的迹象时,林敬言有一段时间里大脑是一片空白。他从来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因此也从未思考过在这种时候他应该做什么。

  当然,他也确实什么都做不了。

  好在他们身边还有个人可以做点什么。

  “所以,现在,”林敬言拍了拍手,说,“我觉得最稳妥的方法,还是先离开这里,等天亮再做打算。”

  叶修嗤笑了一声。

  林敬言无奈地转头看向叶修:“先生,你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我的问题是,你会不会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叶修吐了口烟气,懒洋洋地说道。

  “什么意思?”林敬言有些茫然。

  “你还觉得我们现在想走就能走吗?”叶修叼着烟含糊不清地说道,“是,你设了陷阱,那只邪无法离开这里。但是现在我们失去了对付它的能力,你觉得,它还会放我们走吗?”

  一句话,带来了长达几分钟的沉寂。

  就在他们进入这间废弃木屋的短短时间里,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攻守逆转,捕杀与被捕杀,从来就只差了这么一点。

—————————————————

韩文清:等等,为什么我昏迷了一会儿,你们俩关系就变得这么好了?

评论(29)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