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2.10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二部分为叶韩。


2.10

  手电筒的光徒劳地映照着整个房间,渺小的尘埃依然在光束下无声地旋转。

  沉寂不仅仅是沉寂。

  在叶修提出问题的那一刻,林敬言就知道答案是肯定的。问题的关键不在于问题本身,而在于如何破解。

  林敬言皱着眉揉了揉自己的额角。他擅长伏击、偷袭、陷阱,但那是敌在明己在暗的情形。现在这样截然相反的处境,敌人又是他们不擅长应对的幽冥者,他实在是想不出除了固守以外的办法。

  如果是队长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在思考如何强行突破了吧。

  林敬言想着,用余光偷偷瞄了眼韩文清。后者也一直低着头皱着眉,挂在腰间的手电散出的光芒在他的脸上打出深沉的阴影,就像在沉思着什么。

  林敬言观察了韩文清一会儿,就见他忽然抬起头。

  ——来了,肯定要说“我们直接从大门强行打出去”了!!

  林敬言做好心理准备,决定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劝服队长不要强突。这只邪的实力到底上升到了什么水平,他们心里根本就没数。硬碰硬风险实在太大,在屋内守到天亮才最稳妥。

  想到要正面对上韩大队长激光般锐利的眼神和杀气,林敬言就忍不住有点头皮发麻。然而这一次他决不能让步。

  唉,要是张副现在在这儿就好了。

  然而正在纠结中的林敬言,绝对不会想到,韩文清抬起头来并不是要下达强行突破的指令,而是看向了叶修,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林敬言:“?!!!!!”

 

  他没听错吧?他没听错吧?!!这是他家韩大队长吧?!!那个自己拿定了主意就绝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干涉的韩大队长?!!!

  点明了他们现在所处的危机形势后,一直悠闲地抽着烟的叶修,听到这话也是明显地愣了一下。他把烟从嘴里拿下来,看着韩文清有些讶异地问道:“你是在问我?”

  “别告诉我你那么轻松的样子,其实什么主意也没有。”

  韩文清如此回答,相当于肯定了叶修的问话。相比起在一边目瞪口呆、视线在他俩之间转来转去的林敬言,叶修的反应就显得淡定多了。他掸了掸烟灰,单手托着下巴慢悠悠地说:“方法当然有。我这儿还有传送符咒,一次能带一个人走。剩下那个人形单影只会不会被偷袭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传送符只能进行远距离传送,而我只有三张符。如果要赶回来,可能得花不少时间。”

  林敬言摇了摇头:“为了稳妥,我这次布下的陷阱很大,需要有我在近处维持功法输送才能正常运作。等我们离开后再赶回来,足够它逃出去几百次了。”

  “你没办法瞬间移动?”韩文清反问。

  “我可以啊,但是瞬间移动我没办法带上你们。”叶修摊爪,“如果你们现在觉得我一点也不可疑,并且认为我一个人赶回来就能收拾掉那只邪的话,我完全可以接受这个方案。”

  “下一个。”韩文清毫不留情地打断他。

  “啧,都救了你一命了还不相信我。”叶修眯起眼睛,语气里满是嫌弃。

  “呃,队长可能只是怕你一个人对付不过来。”老好人林敬言连忙上来打圆场,“毕竟你刚才也说了,这只邪的幻术水平提升,你也无法防备了不是吗?”

  “嗯,还是老林你比较善良。”叶修非常满意地点点头,“还知道关心我,不像这个凶神恶煞的家伙。”

  凶神恶煞的韩文清:“……”

  “这招不能用的话……”叶修抽了口烟,缓慢而又坚定地说,“那就只能强行突破了。”

  “为什么?”林敬言脱口而出,“我们可以原地固守到天亮啊!”

  他没想到这个黑袍人看起来懒洋洋的,却有着和韩文清一样的行事风格。硬碰硬按理说是被人们放在最后一个选项,没有更稳妥的方法只能冒险时才会采用下下策,怎么到了他们这里就变成了首选呢?

  “你以为固守比强突安全?”叶修轻笑了一声,“留在这里只是给敌人更充足的时间对你下手。如果敌在明我在暗,我当然提议在这破屋子里呆得越久越好。但是现在,强行突破是唯一的选择。”

  林敬言:“……”他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沉默中的林敬言把刚刚下定“决不让步”的决心丢到了狗肚子里。

 

  韩文清:“说。”

  叶修:“说什么?”

  韩文清:“你的方案。”

  “啧。”叶修忍不住又咂了砸嘴,“我怎么觉着这么不对呢,搞得哥跟你下属似的。我又不是老林,你说话就不能客气点?”

  林敬言:“……”跟我说话就不需要客气了是吗?

  靠,不给你们打圆场了。

————————————————

依然是短小的更新_(:_」∠)_

所以这么算来我也没有断更嘛~

因为今晚还会有一发w

评论(24)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