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2.11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二部分为叶韩。


2.11

  对话一时之间陷入了僵局。

  韩文清是个什么人啊。他那铁血的性子,从来不说废话。让他骂人可以张口就来,让他客气一点?这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叶修不肯说,韩文清也不出声,没有林敬言打圆场,两个人互相瞪着对方愣是僵持了半天,谁也不肯让步。

  林敬言心里苦啊。

  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两人怎么还冷战啊?还不知道敌人在哪个疙瘩里打埋伏呢,他们倒好,竟然浪费时间在这里等对方让步!

  这个黑袍人也就算了,人家本来就是半路被拉来的,跟他们不是一伙儿。况且他说话做事一直都不太正经的样子,林敬言觉得他干出这种事来也不算太奇怪。但是!队长!!他闹你怎么也跟他一起闹啊!!!时间宝贵耽搁不起啊!!!你跟这人较什么劲啊!!!

  林敬言苦闷地想着这圆场他不打是不行了,刚开口想说话,就听到叶修动了一下,而后长叹了口气。

  这是要让步了?!林敬言大喜过望。

  “我说你幼不幼稚啊,让你客气点跟要你命似的。”叶修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语气,就好像跟韩文清一起“幼稚”的那个人不是他似的,“你还要我说什么?该怎么做你不知道吗?正门肯定有埋伏,不能直接上。我们要离开这里,只能先干掉那只邪。但是幽冥者是最好的隐匿者,要对付它,只有先把它引诱出来。”

  “引诱?”林敬言惊讶地重复了一遍,“怎么引诱?”

  “还有别的方式吗?破了幻术的时候就是幽冥者最脆弱的时候。”叶修把已经燃了一半的烟又叼回嘴里,“现在的问题是,谁来当诱饵?”

  “我不行。”林敬言立刻摆手表态,“之前在总部做针对训练的时候我的表现就不太好,我不能保证自己破得了幻术。”

  “我来。”韩文清应答的声音干脆利落毫不迟疑,显出一股子坚定和从容不迫。

  “事实上,也只能让你来。”叶修叼着烟含糊不清地说着,“因为如果破解幻术失败,我是在场唯一一个可以尝试把人救回来的。”

  “可是……这……”尽管韩文清态度坚定,林敬言还是忍不住有些犹豫,“不好吧,队长刚刚才……”

  才失败过。

  林敬言没敢把最后几个字说出口。

  此时他的心绪有些焦躁,这对林敬言来说是相当少见的情况。他脾气好,又是擅长搞伏击战的,耐性更是优于其他人。对他来说,焦躁是大忌。所以在大多数情况下,他都能保持自己稳定平和的心态。但是现在,自家队长要去冒这么大的风险,他却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无力感和失落感,真不是一般的难受。

  韩文清睨了他一眼,淡淡地回复道:“没问题的。”

  林敬言长出一口气,心里稍稍安定了一点。不得不说,韩文清身为霸图警署署长,第一行动小组组长,以及他们这批最优秀的修行者几百年来的队长,真是有一种令人安心的能力。他从未减退的强大和一往无前的霸气,让他无形中成为了所有人的定心针。不管在什么样的处境之下,好像只要有他在,就不用担心了。

  怕什么呢。林敬言对自己说。更危险的情况以前也不是没遇到过!区区一只邪而已,还怕对付不了吗?

 

  林敬言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的时候,叶修叼着烟盯着韩文清好半天。

  韩文清是看不到他的脸,但是被人注视着还是有感觉的。现在定了计划,他就急着想去把那只邪干掉,看叶修还没有要动的意思,不由得不耐烦地皱起了眉。

  他想起身,不等这两个磨叽的家伙,先一步开始行动。却就在他刚刚把手撑到地上要借力站起来的时候,听到叶修的声音低低地说:“没有人不会犯错,至少你救下的生命比误杀的多。”

  韩文清猛地停住了动作,锐利得近乎带着杀气的眼神落到了叶修的身上。

  黑袍人依然漫不经心地叼着烟,烟头冒出的白烟缭绕着,挡在那黑袍下的阴影之前,将他本就看不清的面容变得更加模糊不清。

  “你是谁?”韩文清沉声问道。

  叶修笑了笑,没有回答,却是双手一撑,利落地从地上跳了起来。

  “别发愣了,快走吧。”他招呼着,率先往房间门口走去。

  他的动作太潇洒,黑色长袍在他身后打出一道优美的波浪,然后从空气中无声地滑落。

  刚从地上站起来的林敬言看着他的背影愣了愣,对站在自己身前的韩文清问道:“他不拿手电就出去?看得见吗?”

  韩文清没有答话,抬腿就跟上叶修的步伐,往房间之外漆黑一片的走廊走去。

————————————————

林敬言:不好了!我家队长也不理我了!!

评论(21)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