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2.12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二部分为叶韩。


2.12

  叶修沿着走廊往楼梯口走去。他打算去一楼重新开始搜查。从身后打过来的光束,将他的影子映在了满是灰尘的木地板上。

  当他走到楼梯边上时,缓步跟上来的韩文清抬手就按住了他的肩膀。

  “干嘛呢。”叶修停下脚步,侧过头来懒洋洋地说,“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的啊。”

  话是这么说着,他却也没采取什么措施,任韩文清搭着他的肩,沉沉地问:“你是什么人?”

  叶修没有回答。他把韩文清的手拍掉,转过身直视着韩大队长凶煞的目光,淡淡地反问道:“这个问题很重要吗?”

  “你知道的太多了。”

  韩文清皱着眉又上前了一步,紧盯着兜帽下模糊不清的面容。虽然他明知道这样并没有用。这件魔法长袍的作用就是隐藏身份,除非硬把长袍扯下来,否则无论凑多近都不可能看清这个人的样子。

  这大概只是一种下意识的动作,除了给人更强烈的压迫感以外,并没有什么实际的作用。

  叶修自然不会受到他这一点威慑,相当从容地“哦”了一声:“所以呢。”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幻象?”韩文清的声音压得很沉,在阴暗破旧的木房子里,营造出了乌云压城城欲摧的紧绷气氛。

  “我当然不知道。”叶修摊开手,笑了笑,“只是,你这种人会在意什么,很难猜吗?”

  韩文清完全不吃他这套,毫不犹豫地抓住漏洞追问道:“怎么,你很了解我?”

  叶修没有答话。

  突然之间屋子里就恢复了无人般的死寂。林敬言远远地站在韩文清身后,被他们之间那股子无形的硝烟味吓得,愣是没敢上前。

  他忽然想起先前感受到的,黑袍人对韩文清的那种凝重而又复杂的情绪。

  这人早料到韩队有心结?

  林敬言记得他和叶修在门口听到屋里的动静,冲进去只看到韩文清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时候,叶修的第一反应就是掏出符咒。如果不是林敬言反应快拦住了他,他大概完全不会等韩文清尝试破除幻术,直接就上手强破。

  就好像,他早知道韩文清会失败。

  为什么?队长他到底在幻象中看到了什么?有什么东西能让他们坚韧不屈的韩大队长动摇的?

  林敬言感到了无力。他发现,或许他还没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可疑人物更了解自己的队长。

 

  “老林。”

  正陷在自己思绪中的林敬言,突然听到自家队长的召唤,连忙抬起头应了声:“嗯?队长,什么事?”

  韩文清看着叶修,却对林敬言问道:“我的名字,是你告诉他的吗?”

  林敬言一怔,他先前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叶修第一次叫出韩文清的名字时,情况危急,而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没有精力去留意这么个小细节。这时候韩文清点出来,他才想起来,他只和叶修说过自己的名字。

  林敬言愕然的沉默已经说明了答案。叶修轻轻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你为什么非要纠结于这个答案。”

  韩文清一把拎起了叶修的衣领,黑沉的眼眸里压着汹涌的怒浪,他再一次重复道:“你是谁?”

  “抱歉。”叶修没有避开韩文清杀气腾腾的视线,反而用更为坚定的、甚至穿透了兜帽下的阴影直直刺进韩文清胸口的目光与他对视着,一改他那懒洋洋不正经的模样,异常认真地回答道,“我不能告诉你,至少现在不能。”

  他还有要做的事,哪怕他记不清那件事是什么。

  面对张佳乐的时候,除了最后那张纸条留言的落款,他也从来没有承认自己是叶修。

  既然现在他无法自证、无从解释,那么他就不会浪费时间在解释上。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好。”

  韩文清突然松了手,叶修站在原地没动,他却后退了一步,然后直直地瞪着叶修,头也不回地喊道:“老林,过来。”

  林敬言麻溜地过来了。

  “在这儿看着他,别让他做任何事情。”

  林敬言愣了不到一秒的时间,脸上立刻露出了被雷劈中一般的表情。

  他还没开口,叶修就先一步笑出了声。

  “你确定?”他问道,“在这个时候,我们内讧?有问题不能出去再解决吗?”

  “你的身份就是最大的问题。”韩文清如此断言。

  语毕,他便擦着叶修的肩膀走过,然后一脚踩上吱呀乱叫的破楼梯,向着楼下头也不回地走去。

  叶修没有拦他。回过身的时候,他只看到韩文清坚毅挺拔的背影,像一柄经过淬炼的利剑,一往无前地刺入黑暗之中。

  然后,消失在了厚重的黑暗里。

评论(10)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