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2.14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二部分为叶韩。


2.14

  那一瞬间无数幻象从浓重的黑暗之中孕育而出,面容狰狞地朝着韩文清直扑而来。

  这一次,不会有人来救他了。

  刹那间从双拳腾升而起的火焰萦绕全身,在那些或人或妖的幻象触上他的那一刻炸裂开去。如同极致绚烂的烟火,将黑暗撕扯得支离破碎。那些幻象就如纸糊的一般,火一烧就化在了空气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些虚幻的人形整齐划一地张大了嘴,从四面八方发出尖利刺耳的叫声。重叠在一起的高分贝噪声在房间里回荡着,连空气都跟着震颤。

  那根本不像人所能发出的声音,它倚靠着音量和音高,从耳朵硬生生扎入大脑之中。韩文清的脸色却没有丝毫变化,就好像他根本听不到那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一般。锐利的目光扫过满屋扭曲而不真实的画面,无形的煞气和威压扩散到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他没有停顿,抬起双拳火焰一刹间就转过身,脚步稳扎,一记直拳挟着凌厉的气浪狠狠地砸在了那扇木墙上。

  整个世界无声地碎裂成千万片,在极其强烈的白光里斑驳消散。奇异的是那白光铺天盖地不知何处而来,却不伤眼。韩文清维持着击碎墙壁的出拳姿势,站在一片纯白之中。当白光逐渐褪去,模糊的人影也渐渐清晰起来。

  视觉恢复的那一刻,韩文清看见黑袍人站在自己身前不远处,初升的太阳从他身后的窗户透进微红的晨曦,给他的一身黑袍勾出了一条金边。

  叶修屈起手指,直视着瘫倒在地上已经丧失行动能力的人,做了一个谁也看不见的口型。

  ——砰。


  飞弹而出的冰山石如子弹一般极速飞驰,击中目标时发出巨大的撞击声,隔着一点距离的韩文清都能清楚地感觉到冲击波在地面与空气中荡开的震动。

  视线在惨烈的尸体上定格了几秒,韩文清抬起头,正好对上叶修看过来的视线。

  他的脸依然藏在兜帽之下,背对阳光而立使得他黑袍之下的阴影又加深了不少。但是不知为何,韩文清可以肯定,这个人现在是笑着的。

  他在对着自己微笑。

  “干得不错嘛。”叶修这样说着,语气却欠扁依旧,一点都听不出来他是在夸人。

  不过韩文清也没好到哪里去。他站在原地双手环胸,用他那凶巴巴的语气毫无感情地说:“彼此彼此。”


  追着叶修跑下来,站在房间门口目睹了一切的林敬言,此时已无法将自己脸上那目瞪口呆的表情收回去了。

  林敬言也不是傻子,如果他没理解错的话,就在刚刚,这两个人在毫无交流的情况下,打出了一次完美的配合。

  韩文清要做诱饵,这是他们在楼上房间里就定好的。但这诱饵要怎么做,才能让敌人不起疑,从而成功引诱其出击?

  ——在楼梯口的争执,原来只是为了给韩文清的落单一个充分的理由,而演出的一场戏吗?

  林敬言感到有些难以置信。在此之前,他绝对不会想到那场争执只是借题发挥的表演。他和那只惨死在地上的邪一样,真心实意地相信他们俩之间发生了让这个暂时联盟破裂的矛盾。

  于是,落单后韩文清成为了完美的诱饵——成功地引诱,成功地破解幻术,以及最后,叶修成功地击杀因幻术被破而短时间内不堪一击的邪。

  如果不是林敬言知道真相,他一定会认为这两个人不可能只认识了一个晚上。他们之间的默契,简直像合作了很多年的老搭档。知根知底,不谋而合。

 

  窗外的太阳升到了半空中,越发明亮的阳光洒入破旧的房间里,将废弃木屋里的黑暗一点点地驱散。

  叶修将那扇窗户推开,锈蚀的金属轴发出刺耳的吱呀声。屋外来自青草与绿树的清新气息随着轻风飘进屋内,冲淡了房间里枯朽的味道。

  “不错,”叶修返身靠着窗台站着,挥了挥黑袍的长袖子感叹道,“今天是个好天气。”

  明媚的阳光照耀在邪的躯体上,就如同被烧化了一般,那只邪一瞬间化成了灰烬,混在了地面原本的灰尘之中。

  那一刻,韩文清和林敬言都清楚地听到了一个小物体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这意外的声响让他们都是一愣,下意识地转头去看时,就见黑影一闪。叶修在他们还没来及看清的时候,就以极快地速度弯腰拾起,转身一个飞跃就从大敞的窗户跳了出去。

  韩文清毫不犹豫三两步追上,翻身而出。林敬言却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启动他预留下的陷阱,而是跟着韩文清从窗口跳了出去。


  又一次出乎意料的,叶修并没有逃之夭夭连影不剩。林敬言跳出窗口的时候,正好看见不远处的草丛中一团翻滚着的黑雾。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去想那是什么玩意儿,黑雾就在眨眼之间消失不见,只剩下黑袍人站在那里,冲他们挥了挥手。

  韩文清径直走到他面前,眉头紧皱着问道:“那是什么?”

  “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叶修懒洋洋地回答道,“我已经帮你们解决了,不用太感谢我。”

  韩文清:“……”

  林敬言再一次被无形的硝烟味呛得咳了两声。

  林敬言:“那什么,队长,我先去把陷阱撤销了啊,你们等我一会儿!”

  说完他也不等韩文清的回复,扭头就跑。

  开玩笑,这次的争执可不是演戏而是动真格的了!他们俩要是打起来,他可招架不住!

 

  林敬言一溜烟儿跑了的时候,韩文清正好转过头想跟他说“好,你去吧”。结果话到了嘴边就看到林敬言远去的背影,韩文清罕见地噎了一下,把话又吞了回去。

  一股子无名火也散去了大半。

  叶修走到他身边,和他一起沉默地眺望着那间破败不堪的小木屋。在轻风拂过青草与绿叶的沙沙声中,叶修突然开口问道:“你还愧疚吗?”

  韩文清淡淡地回道:“就算我救下的生命比误杀的多,也不能就此抹去我手上无辜的鲜血。”

  “哦?”叶修偏过头看了他一眼,“那你是怎么破除幻术的?”

  “现在我坚信自己做的是对的,那么在这一刻,我就是对的。”

  叶修闻言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叹道:“果然还是老样子啊,固执的家伙。”


  韩文清转过头来,看着那黑袍下的阴影,皱着眉问道:“你到底是谁?”

  “以后有机会我会告诉你的。”叶修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但是在我能跟你解释清楚之前,你还是什么都不知道比较好。”

  韩文清看着他,没有追问,反倒是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你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

  叶修呵呵笑道:“叶修是吧。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叫这个名字。怎么样,介不介意和我聊聊他?”

  韩文清毫不犹豫地说:“是个没出息的家伙。”

  没出息的家伙:“……哦。”


  韩文清又沉默了片刻,比上一回沉默了更久。叶修本以为他不想再说话了,却没想到最后又听到了一句话:

  “但是如果没有他,死在我手上的无辜者会更多。”

  “是吗?”叶修弯弯眼角,“那很好啊。”

  就在这时,韩文清的无线耳机里传出了“嘀”的一声,紧跟着是林敬言的声音:“队长,我处理好了。这就过来。”

  “收到。”

  韩文清回过身,就看到林敬言从小木屋的方向向他小跑过来。他快步走上前去,跟林敬言确认了木屋内已清理完毕,任务已完成后,韩文清便想叫上叶修和他们一起回总部去。

  但是当他这时候转过头,只看到原来的位置上空无一人。

  他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就像他昨晚那样无声无息地出现,没有留下任何一点痕迹。

  仿佛一切只是一场可笑的幻梦。


  第二章-过错-完

——————————————————

艾玛第二章竟然只有第一章的一半……

明天再整理成完整的一章

我可能需要停更几天为下一章做准备,不过我保证不会停更太久的!顶多一两星期!

(我为什么要立flag……)

(*/ω\*)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支持~~我们下章再见咯!!

评论(10)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