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全职粮食向】狼人游戏 第一轮02

第一轮  01

02.

  孙翔一听这结果,立马又懵逼了。他转头问正在思考中的江波涛:“狼人可以不杀人?”

  江波涛摇摇头:“不,狼人每晚都得杀人。没人死是有别的情况,比如……”

  叶秋:“比如之后的部分就不算是给新人答疑了,请在讨论的时候再提出。”

  江波涛对叶秋笑了笑:“好的上帝,请继续吧。”

 

  叶秋点了下头,转头看向叶修,以及坐在他两边的唐柔和包子:“现在是轮流阐述时间,警长最后做总结,从警长身边的人先开始。嗯……先从你开始吧。”

  叶秋的手指向了包子。包子毫不犹豫地高呼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我听老大的!我支持老大!”

  不知道多少个人一起露出了无奈的神情。这娃儿不适合来玩这种游戏吧,说好的不带私人情感呢?

  下一位的方锐眨了眨眼,学着周泽楷的风格“嗯……”了一声,抬头望了望天花板,又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仍然没憋出什么东西,只好说:“我跟上一位一样。”

  围观群众更无奈了。

  结果下一位的乔一帆就跟着说:“嗯,我也是。”

  这三个人音量是越来越小,然而却不知道有多少个人越来越想吐血了。

 

  好在再下一位终于不是兴欣的人了。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张新杰推了下眼镜,开始分析:“昨晚是个平安夜,有几种情况。第一,狼人正好杀到了守卫守护的人;第二,女巫救了狼人杀的人;第三,狼人杀到了长老。现在我们没有足够的信息,无法推断是哪种情况。一般情况下女巫不会在第一轮救人,不过鉴于在场不少人都带有私人情绪在玩这个游戏,所以也说不准。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了。”

  其实张新杰说“带有私人情绪”并没有任何贬义,他只是很单纯地陈述事实而已。然而其他人不会这么想,几乎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刚刚说话的那三个人身上。首当其冲的包子毕竟神经比较粗,完全没有感觉到什么。方锐脸皮厚,被众人的目光扎着,依然安然自若地吃着小煎饼。乔一帆就不行了,他整张脸都烧红了,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埋到桌子底下。

  韩文清显然也算是“带有私人情绪”的一员,然而他很清楚张新杰并没有在嘲讽,而且他自己也很坦然,完全不受影响地开口道:“我不是狼人,也没有更多信息。有信息的人请尽量说出来。”

 

  张佳乐:“啊?这么快就到我了?我也什么都不知道啊,你们说我就看着就好。”

  林敬言:“嗯……到现在也没有人跳身份呢。预言家和小女孩应该掌握最多信息,我希望他们能出来给我们指一下方向。毕竟有守卫在,只要他不暴露,你们就是安全的。一直什么都不说的话,狼人随便杀,也迟早会杀到你们头上的。到时候人越来越少,你们再出来就有点太迟了哦。”

  黄少天:“……我什么都不想说。”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留意到大家都在盯着黄少天看,便引开话题道:“我刚刚说过了,我是有点能力的好人,不过能力比较弱。如果直到结束都没有其他人跳身份,我觉得狼人下一个杀的可能会是我。我想说,请女巫和守卫都不要保护我,因为我的身份没有重要到这个地步。”

  王杰希:“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没有提这件事,黄少天刚才口误的时候是说了‘杀光你们’这样的话吧?刚才他的反应也很奇怪,按照黄少天的性格,不可能在轮到他说话的时候什么都不说。我想大家心里应该都猜到是什么情况了吧?”

  黄少天怒了:“王杰希你这叫公报私仇你知不知道!大家都没提你就不知道跟着别提吗?!!你——”

  “注意注意。”叶秋敲了敲桌子,“别人在发言的时候不可以说话。”

  黄少天一脸憋青地闭嘴了。

  王杰希非常淡定地面无表情着:“哦,没事,我说完了,下一位吧。”

 

  周泽楷:“……嗯。”

  江波涛:“哈哈哈小周应该是不想说什么吧,毕竟前面的人把能说的都说了。我本来也是没什么想说的,不过刚刚林敬言前辈说的话我有点异议呢。当然首轮跳预言是常见的玩法,不过那种一般是用在在人数较少的时候。我们这一盘18人,首轮跳预言的话,预言家的作用可能无法发挥到最大。即使有守卫和女巫在,也是有点危险的。林前辈想要引导预言家和小女孩跳身份,有点可疑哦。”

  孙翔:“呃……”

  大家看着孙翔一脸纠结,支吾了半天,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摆摆手表示PASS。

  肖时钦:“我赞同江副的话。不过王队说的也没错,现在最可疑的还是黄少。我提议先票死黄少,然后预言家今晚验林敬言。”

  楚云秀:“我只是说说我的想法,不一定准确啊。大家都怀疑老林,不过刚刚小江也说过了,首轮跳预言的玩法是有的,而且老林说的话也有一定道理,如果守卫没有暴露,那么预言家和小女孩中如果有一个人跳身份,还是比较安全。我觉得就此认定老林是狼人有点武断,不过确实有点可疑啦。”

  苏沐橙笑眯眯地说:“秀秀说得可好,我赞同!”

  唐柔:“暂时没有什么想法。”

 

  叶修:“都说完了?好我总结一下啊。少天口误自曝,没有试图补救,其实我觉得有点奇怪。不过有可能他觉得自己智商不够救不回来了,于是自暴自弃。既然这样我们大家就给他点面子,等下一起票死他。”

  黄少天的脸色更青了,看起来他很想说话,憋得相当痛苦。

  叶修当做没看到,继续说:“老林希望预言家和女巫首轮跳,大家觉得有点可疑,我也觉得有点可疑。不过就因此说他是狼人确实太过武断,毕竟我们大部分人都是希望有人来给我们一点引导的。比如老韩刚刚不也说了‘有信息的人尽量说出来’这样的话吗?其实预言家和小女孩要引导大家也不一定要跳身份,有别的方式可以说。哦当然,如果智商不够的话,那还是跟跳身份没差了,说不定还会引来怀疑反被杀,所以智商不够就不要轻易尝试了。那现在可以开始投票了,跟我一起票黄少。”

  叶秋点头道:“那么我数三二一大家一起指向自己投票的对象。三,二,一,投票!”

  黄少全票通过。

  包括他自己,18人,19票。

 

  叶秋:“被票死的可以留遗言。”

  黄少天哈哈大笑,掀开了自己的身份牌:“你们以为我真是狼人吗?!你们以为我真是一时口快说漏了吗?!哈哈哈哈哈哈你们真是太天真了!!好好看看我是什么身份!!”

  “卧槽。”方锐受到了惊吓,“上帝你不管管?他竟然就把身份牌翻了!死的人也不能爆身份啊!!”

  叶秋微笑:“他可以曝。”

  “我靠黄少你够可以的啊!”跟黄少天隔着一个位的张佳乐已经嚎出来了,“妈的,他不是狼人,他是白痴!”

  “去你大爷的张佳乐你他妈才是白痴!!”黄少天怒拍桌。

  “原来如此。”王杰希了然道,“喻队完全没有为黄少打掩护,也是看出了黄少完全不打算自保,故意引票的做法吧。”

  “也不能这么说啊。”喻文州一脸无辜,“如果少天真的是狼人,我也不会护着他的。不能带私人恩怨玩游戏,大家不都这么说?”

 

  “够了够了够了安静!还有你们俩别吵了!”叶秋用力地拍了下桌子,终于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正在用语言大战结果被点了名的黄少天和张佳乐也消停了,老实闭嘴听上帝说话。

  “黄少天的身份是白痴。”鉴于刚刚黄少天和张佳乐吵起来的原因,叶秋谨慎地选择了用词,“这次票杀对他无效。接下来他将丧失投票权,但可以在任何人发言的时候插嘴。”

  黄少天又开始得意地哈哈大笑。

  所有人都默然无语。原来引票自杀的真正目的是这个,黄少天真是够会玩。

  以为他只是口快说漏……果然还是太甜了啊。妖刀,剑圣,联盟有名的暗杀者,看来并没有那么蠢。

  “现在我可以想说什么说什么想什么时候说就什么时候说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得瑟得简直像已经赢了游戏。

  “并不是。”叶秋打断他,“投票已经结束,现在,天黑请闭眼——”

 

  第二夜比第一夜省下了不少步骤,有些没有作用只是为了确认身份的环节被去掉了,只留下了守卫选择守护对象,狼人杀人,女巫救人,预言家验人这几个步骤。

  天亮大家睁眼后,叶秋宣布第二夜的结果。他说:“昨晚死了两个人。”

  在所有人震惊地注视下,叶秋抬手指了黄少天和韩文清。

  “你们两个死了。”叶秋说。

  黄少天在十秒之内连爆了二十三个“卧槽”。

————————————————————

黄少不是狼人

大家猜猜谁才是狼人呢XD

其实第一轮没什么智商,第二轮才要玩真的,大家先看个乐子就好o(*////▽////*)q

评论(26)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