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全职粮食向】狼人游戏 第一轮04

第一轮  01  02  03

04

  叶秋:“游戏继续,现在开始轮流阐述,从警长身边的人开始。就你吧。”

  林敬言看着指着叶秋指向自己的手,笑了一下,又转头看向跟自己隔着一个位的喻文州,说:“既然是喻队拿到警徽,那我就什么也不说了。”

  喻文州也转头过去看他,回以一个微笑。

  夹在他们之间的黄少天一个劲儿往自己嘴里塞切好的苹果丁,大概是想给自己闲着的嘴找点事情做。


  张佳乐:“叶修把警徽给喻队?喻队也是狼人?”

  张新杰:“我分析一下,叶修给喻队警徽,有几种可能性。第一,喻队是狼人,他们是同伙,所以叶修把警徽给他。第二,喻队是好人,叶修故意利用我们的心理,想借我们的手除掉喻队。第三,喻队是狼人,叶修利用我们怀疑他栽赃的心理,反而帮助喻队取得我们的信任。”

 
  乔一帆:“那……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哪种情况啊……”

  方锐:“老林说那句话值得玩味啊,他和喻队相视一笑是什么意思?林大大我吃醋了哟!”

  林敬言忍不住笑了,冲他摆了摆手,表示别闹。

 
   包子:“啊……老大死了不好玩了……可以让我直接出局吗?”

   唐柔:“我想说件事,其实我是守卫。”

  突然有人在这时候跳身份,所有人都惊讶地看向了她。唐柔没有受到影响,继续道:“第一夜我守护的叶修。虽然我不知道他是狼人还是好人,但是如果他是好人,狼人一定会首刀砍他。为了防止这种可能性,我选择了守护他。第二夜,沐沐那时候还没有跳预言家,但是我出于个人私心,因为我们私下关系比较好,所以我选择了守护她。但是上帝用手势告诉我,我不能守护这个人,所以我最后选择守护了自己。”

  此言一出语惊四座。钉在唐柔身上的目光立刻全都转向了苏沐橙。

 

       全然状况外的孙翔又转头看江波涛。

       江波涛在他说话之前,就先一步开口答道:“小女孩不能受到守卫的保护。”

 
   苏沐橙很淡定,把手里嗑着的瓜子放下,微微一笑道:“是啊,我是小女孩。第一夜我偷看狼人杀人的时候,一下就看到了跟我隔着一个位置的叶修在动。”

   叶修叼着根没有点燃的烟,迎着众人的目光,抬手比了个V。

  “所以我就倒戈啦。”苏沐橙摊了摊手,“毕竟是他嘛,不管他什么身份,我当然是要帮他的。”

  众人齐吐血,纷纷在心中骂娘。我靠,合着兴欣这一伙儿是联合起来玩他们啊?!

  苏沐橙:“跳预言家也是为了给他增加筹码。因为我可以睁眼偷看,所以我有把握,不管真预言家是谁,我都能跟他杠上一会儿。但是我真的没想到,预言家竟然是孙翔。”


  孙翔又转头看江波涛:“我这么厉害?”

  江波涛:“……死人不能说话。”

  叶秋给了他赞许的目光。

 
   “但是现在他出局啦,我就没什么好干的了。”苏沐橙摊了摊手,又抓了一把瓜子到自己面前,“所以你们继续吧,不要浪费精力和时间来杀我,我不会再有什么作为了。”

  众人无语问苍天。好嘛,这一局可真是够胡闹的。女巫和小女孩,村民手中两大杀器,全倒戈帮狼人去了。现在叶修一出局,他们竟然连玩的斗志都没有了,能不能有一点游戏精神啊?!!


  楚云秀:“沐橙说的还是蛮可信……毕竟这种事她确实干得出来。而且有小唐给她作证。那么现在除了老林,就是喻队最可疑咯?”

  肖时钦:“我觉得……叶神和喻队的搭档真是有点可怕。按照叶神的性格,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地把警徽牌给自己的队友,因为这样毫无疑问会导致他被集火。但是如果这个队友是喻队的话,是不是就另当别论了?叶神可以放心地把警徽交给他,因为他相信喻队有办法能化险为夷并且加以利用。我觉得万一喻队真的是狼人,我们都很危险。保险一点的话……果然还是票死他吧。”

  孙翔:“唉,要是我还能验一下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就好了。江副你说是吧?”

  江波涛:“我不能说话。”

  周泽楷:“……嗯。”

 
  王杰希:“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注意到这个问题……”

  黄少天:“我靠老王你够了啊!你能不能不要每次发言都以这句话开头啊?!!”

  叶秋:“已出局的人不许说话!”

  黄少天做了个鬼脸,闭嘴了。

  王杰希的情绪完全没有因为被打断而有什么变化,淡定地继续道:“昨晚,狼人没有杀喻文州,而是杀了江波涛。为什么?我想大家心里都清楚,喻队和江副两个人谁的威胁性更大吧?如果喻队是好人的话,他又拿着警徽,为什么不杀他?当然,有一个理由,狼人一方想拿喻队来当挡箭牌。不过和张副说的情况有点相似的是,如果我们能料到他们拿喻队当挡箭牌这件事,他们能不能料到我们也料到了这件事呢?他们会不会反而利用我们这样的心理,给自己人打掩护呢?我想说的就这么多了,请警长来做最后申辩吧。”

  黄少天看起来对王杰希的发言很不满,只是迫于规则憋着没说话。


  喻文州没有跟王杰希去计较那个“申辩”的用词,他只是叹了口气,无奈地说:“看来我真是千夫所指,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不过不做一点最后的努力,那也不是我的风格。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曾在竞选警长的时候说过,我是一个能力并不算强的特殊村民呢?”

  看到大家纷纷点头,喻文州继续道:“我后来还叫女巫和守卫不要保护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也记得?我会那样说,因为我的身份是猎人,我不怕死,我的技能就是要死了才能发动。叶神给我警徽,毫无疑问是想诬陷我。张副、肖队和王队刚才都分析了很多,我也不知道叶神到底算到了哪一步,我只知道我是被诬陷的。还有另一件事,我想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在叶秋宣布长老和白痴死亡的时候,大家反应都挺大的。其中,方锐说了一句‘我都要给狼人点赞了’。当时长老的身份还没有暴露,大家并不知道哪个人是被女巫毒杀的,哪个人是被狼人杀死的,为什么方锐当时毫不犹豫就认为是狼人杀死了少天呢?更有趣的是,张副当时马上就跟了一句‘死了两个人,不一定是狼人杀的黄少天’。按照张副的性格,应该是不会轻易违反游戏规则的吧。那么我想问问张副,为什么在不能说话的时候,你开口说话了?只是想发表自己的看法,还是想补救方锐前面的语言漏洞?”

  喻文州说完这长长的一段话,不少人脸上都或多或少地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也有些人陷入了思考中,努力去回忆方锐和张新杰当时是不是真的说过这样的话。

  喻文州的话还没说完,在黄少天混杂着震惊和崇拜的目光的注视下,他继续道:“叶修和林敬言是被预言家孙翔盖了章的狼人,除了他们俩,还有三个狼人。我觉得张副和方锐很可疑。大家的目光放在我身上,只是因为我的威胁比较大,但是我的嫌疑大,也大不过林敬言。我希望大家不要感情用事,慎重投票。”

 
  说完最后一句话,喻文州向叶秋点了下头表示自己已经说完了,然后拿起了水杯喝水。叶秋对大家说:“好的,现在可以开始投票了。三,二,一,投票!”

  王杰希,周泽楷,方锐,张新杰,苏沐橙,唐柔,林敬言,共7人投票给喻文州。

  肖时钦,孙翔,楚云秀,乔一帆,喻文州,共5人投票给林敬言,喻文州是警长,算6票。

  张佳乐和包子弃权。

  “太难抉择了。”张佳乐郁闷地说,“即使知道老林是狼人,但毕竟也是同队的人啊。喻队和张副很可疑,但是他们一个说得好有道理,一个是我家副队……我还是弃权好了。”

  “喻队你不该最后捅我和张副的刀的。”方锐眨眨眼,“本来我还犹豫了一下要投给你还是老林,结果你直接捅我一刀,那我就不客气了。”

  张新杰:“现在不能说话,你的质疑,我等会儿会好好解释的。”

  只是去倒了杯水,回来就发现好几个人又违规说话,叶秋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叶秋:“好,警长被票死,请选择继任者,并发表遗言。”

  “苏沐橙。”喻文州突然叫道。

  苏沐橙从瓜子堆里抬起头,看着他眨了眨眼。

  “说好的不作为呢?”喻文州微笑。

  苏沐橙也回以一个微笑。

  “要说的我刚都说得差不多了。”喻文州摇摇头,没再和她纠缠,直接把警徽递到了林敬言的面前,“虽然很想交给张新杰,但是我刚踩过他,这个计谋恐怕难以生效。为了避免误伤无辜,还是交给你,让你下一轮投票就安心出局吧。大家记得好好听听张副的解释,认真判断,别误伤好人也别放过坏人。就这样吧。”

  黄少天两眼一翻,仰靠在了椅背上。

  队长那么精彩的演说,竟然还能被票死!这群人,一定嫉妒!嫉妒!!!

 
  叶秋:“好的,现在天黑请闭眼——”

  一夜过去。

  “你死了。”

        叶秋指着肖时钦说。

——————————————————————————————

已知情报总结:

长老韩文清被女巫毒杀。

白痴黄少天被狼人杀死。

自称是狼人的叶修被众人票杀。

身份未知的江波涛被狼人杀死。

疑似狼人的喻文州被众人票杀。

身份未知的肖时钦被狼人杀死。

 
孙翔跳预言家。

包子跳女巫。

乔一帆和方锐跳普通村民。

苏沐橙跳小女孩。

唐柔跳守卫。

喻文州跳猎人。

 
林敬言被孙翔指为狼人。

喻文州从叶修手中接手警徽。

林敬言从喻文州手中接手警徽。

 
所有特殊村民丧失能力。

唐柔,苏沐橙,楚云秀,孙翔,周泽楷,王杰希,林敬言,张佳乐,张新杰,乔一帆,方锐,包子共12人仍存活。

评论(73)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