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过渡章04

过渡章04 忆


  暗蓝的天飘起细碎的雪花,叶修正走在马路边的人行道上。

  道旁有树,有并排的商店。琳琅满目的商品摆到了门口,在屋顶伸出的顶棚下安然地看着雪花飘落。

  叶修“啧”了一声,把手揣在口袋里缩了缩肩膀,转身慢吞吞地走到了商店门外的顶棚之下。

  他躲进去的时候,正好过了鹅毛大雪前的那一点铺垫时间,一瞬间空气中都飘满了白雪。从那密集雪花之间看出去,好像整个世界都笼上了一层浅色的滤镜,有种纯白的安宁。马路上没什么车辆经过,街上的行人不是匆匆而过,就是像叶修这样找个地方避雪。偶尔可以看见撑着伞的人缓步而行,整条大街都以优雅的姿态宁静着。

  叶修点起一根烟,叼在嘴里慢慢地抽。他看着烟头白色的烟袅袅转转,最后也融入到了雪白之中。

  他没有穿那件黑色的魔法长袍,而是穿着很普通的棉袄夹克衫毛衣和棉裤,就像一个最寻常的普通人。

  大雪纷然落地,叶修静静地注视着地面,看着它被雪白一点点地覆盖填满。

  雪落地是有声音的。

  谁和我说过这句话来着?

  想到这里,叶修忽然叼着烟轻轻笑了一下。

  这么矫情的话,肯定是张佳乐说的。

 

  在雪山之巅醒来时,叶修的脑子里是一片空白的。

  我是谁?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没有答案。

  他没有记忆,他只有本能。

  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明明什么都不记得,却清楚地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知道要往哪里走,知道怎么点烟,知道怎么战斗。

  就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在指引着他,只是这东西不是来自于上天,而是来自于自己。

 

  第一次重拾记忆的感觉是惊心动魄的。

  字面意义上的惊心动魄。

  叶修在那短短的几秒钟里,觉得自己的脑袋要被过量的信息撑爆了。心脏剧烈地跳动,急促得像是要炸裂开。灵魂深处有什么东西喷发了,就像被封死的大门突然被一把钥匙打开了,锁在里面的东西都像疯了一样狂奔而出。

  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将那些乱七八糟的记忆好好梳理一遍后,叶修得出这个结论。

  ——除了“张佳乐”和“叶修”这五个字。

 

  这不会是终点。叶修清楚。

  他还有很多茫然,还有很多事情被遗忘,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来。他的本能还在指引着他向前走,所以他不能停下。

  他料到了记忆浪潮还会再来,却没料到它从惊涛骇浪变成了宁静温和的小溪流。它潺潺地流淌着,一点一点地渗入脑海之中。他喜欢这种平和的方式,也喜欢它带来的结果。

  ——韩文清。

  他曾在废弃木屋里大喊着这个名字。

  ——我是叶修。

  他也曾想对他这样说。

  我不是一台初启动的新电脑,我不是一张什么都没有的白纸,我不是突如其来地出现在这世界上。

  我不是游离的,我和这个世界有关联。

  我和你们有关联。

 

  叶修把一根烟抽到了头,掐灭后随手丢进了一个垃圾桶。垃圾桶靠着一根柱子,柱子撑着顶棚,靠着一个小小的报刊亭。

  叶修从报刊亭的侧窗往里看进去,报刊亭里坐着一个老大爷,裹着厚厚的衣服,显得格外臃肿,在这小小的报刊亭里看起来特别拥挤。

  “你好。”叶修说,“有卖全大陆地图吗?”

  “有——啊。”老大爷拖着长调子,慢慢地站了起来,从面前的柜台上抽出了一张叠了两叠的纸,递给了叶修,“在——这儿呢。”

  叶修把纸展开来,一张大地图就铺满了侧窗的支架。叶修的手指戳在大陆轮廓最北方的雪线上,然后逐渐往下滑。

  “能借我一支笔吗?”叶修突然抬起头说。

  “有——”老大爷又把一支圆珠笔递给了叶修。

  叶修在地图上飞快的点了两个点,又把笔还给老大爷,付了钱之后,将地图叠好收起来,他冒着大雪径直走出了顶棚的庇荫。

 

  信息不够。他想。

  还得再去一趟蓝雨。

评论(16)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