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王《且歌且行》SONG6 失忆蝴蝶

上一位 《红尘客栈》

下一位  @祎祭 

联文归档 叶all-且歌且行

解释一下,因为本文只写到第七赛季,所以叶神的名字在本文里统一用叶秋。

我突然发现这篇文完全可以算是三百粉点文啊!

 @扇底春秋 你一定不介意我一文两用的对吧(*/ω\*)

听歌走这里:失忆蝴蝶


1. 还没有心事,未算相知

  叶秋再一次联系王杰希,是在冬天。

  春节刚过,喜庆的气息在铺天盖地的白雪之中露出一点痕迹,化作大片白色上的点点火红。

  天很冷,街上行人甚少,凛冽的风卷着雪花呼啸而过,在寂静中喧嚣。

  王杰希的手机铃声是一首粤语歌,没看歌词前他也听不懂。

  他很少自己找歌来听,更不用说是听不懂的语言。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在一次KTV小聚会上,黄少天点来欺负在场听不懂粤语的人,跟自家战队队员自嗨用的。

  蓝雨一伙人荒腔走板的调子把一首悲歌唱成了贺曲,只剩屏幕上的歌词还在淌着惆怅,映入有心人的眼里,变得触目惊心。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串陌生的号码,王杰希毫不犹豫地接通了,却没有急着出声,只是放在耳边等着对面的人说话。

  如果不是他,就可以挂掉。

  “大眼啊,接得挺快嘛。”男人懒洋洋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入耳中。

  王杰希闭上了眼:“又流落街头了?”

  “是啊,微草队长料事如神。”叶秋呵呵笑了两声。

  “你在哪?”

  “微草大门对面的便利店。”叶秋说,“让我猜猜,大过年的你是在家里还是俱乐部?”

  “在那等着。”

  王杰希没有等他回复就挂了电话,起身走到衣架子边开始穿衣服。

  室内开着暖气,他只穿了一件单衣。在这个时候要走上B市的大街,不把自己裹成球就是找死。

  毛衣,毛衣,毛衣,羽绒服,围巾,帽子,防风口罩,手套。

  换好棉鞋,王杰希抄起桌上的钱包手机和钥匙,然后犹豫了一下,还是多拿了一件外套,这才出了门。

  

  这不是叶秋第一次大过年跑来找王杰希。他第一次来的时候,他们甚至都还不认识。

  或者说,他们彼此认识,只是还差一个见面。

  王杰希向来不喜欢过年时走亲访友。他妈说他性子冷,他也不否认。自从退了学加入微草青训营,他更是全心投入到荣耀里。

  这么好的借口,自然要利用。

  和家人一起过了除夕和初一初二,正月初三王杰希就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微草。空的宿舍,空的训练室,空的俱乐部。跟外面处处热闹喜庆的气氛对比起来,冷清得令人全身发寒。王杰希却毫不在意,相反的,在这样的环境下,他觉得更自在。

  确实是个清冷的性子。

  所以当微草前队长林杰打电话给他,让他招待一个客人的时候。王杰希一点都没有“终于有人作伴”的喜悦感,反而对这个陌生来客感到了不满。

  直到林杰告诉他那个人的身份。

  

  叶秋第一次大过年被家里赶出来还是在第三赛季的时候。王杰希刚以新人身份出道担任微草队长,凭借他天马行空的魔术师打法以锐不可当的气势引得大片关注,不比第二赛季的双花组合引起的注意逊色多少。

  但在常规赛上,微草对上嘉世时,他们却依然输了。

  那是王杰希第一次察觉到自己和队伍之间的脱节。或许那句话说得没错,对手会比你更了解你自己。王杰希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比赛录像时,突然萌生了想和叶秋聊几句的想法。

  他从来都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不会去顾虑“我和叶秋并不熟”“有关战队的事跟对手讨论真的合适吗”之类的问题,干脆利落地拉开QQ职业群成员表,点了一叶之秋敲过去。

  王不留行:前辈你好

  一叶之秋:哎哟,小新人这么晚了还不睡呀

  

  王杰希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叶秋这么快就回复了他,打了一半的腹稿都没来得及转化成文字,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转过视线看了眼时间,这才发现已经是凌晨三点。

  看视频看得太专注了,都没注意到时间。

  王杰希没有跟叶秋解释这个,更没有去问为什么叶秋到现在也没睡,他直截了当地进入主题。

  王不留行:前辈怎么看出我和队伍其他人存在配合问题的?

  一叶之秋:很难看出来吗?

  王不留行:对谁来说?

  一叶之秋:呵呵,个人能力太突出别人跟不上,本来就很容易出配合问题,更不用说你的打法那么独特

  王不留行:这么说的话,叶神也有同样问题?

  一叶之秋:我不像你啊,我运气好有搭档,再说我的打法也没你那么天马行空的

  

  王杰希看着对话框,叶秋的话停在那里半晌没动。他的脑海里有些微光芒闪过,又飞速地消亡。

  他这里不说话,叶秋也没动静。大概如果这时候王杰希直接关了电脑,他们的聊天记录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保持着这句话的结尾。

  不过王杰希也不是不懂礼貌的人。他把脑子里那点小光芒压下去,就给叶秋敲了回复。

  王不留行:多谢前辈指教

  一叶之秋:客气

  

  那一次深夜的寥寥几句对话到此为止。

  除此之外,他们俩之间私下的交集少得可怜。

  如果没有春节假期的那一次再遇。

  

2. 还没有开始,才没有终止

  第七赛季的王杰希从微草大门走出来,门口的积雪已经被清了,露出冰凉的道路来。他过马路前偏头看了下周围,斑马线并不是正对俱乐部的大门,走过去还得绕点路。见路上没有车,也没什么行人,他索性直接从马路上穿了过去。

  站在便利店门口抽烟的男人冲他挥了挥手,手上还戴着厚厚的防风皮手套。王杰希几步走到他面前,把手里的外套递给他:“穿上。”

  “真周到啊大眼。”叶秋叼着烟含糊不清地说着,也没客气推辞,接过外套就往身上穿。

  即使大过年的和家里闹掰,他也记得给自己的手做好防寒措施再出来。只是身上的衣服就不太顾得上了,随便穿了几件,连帽子都没戴,一头短发都被狂风吹成了鸟窝,还带着点雪花。

  王杰希却是已经习惯了他这狼狈的模样,停在原地看着叶修慢吞吞地把自己的外套穿上。

  他几次想伸手帮叶秋把那一头鸟窝理一理,不过最终也只是想想而已。

  “走吧。”叶秋说。

  

  B市第七赛季的春节和第三赛季一样冷。

  那年还是个新人队长的王杰希穿过马路去接叶秋时,还是个会乖乖多走几步路去走斑马线的少年。他把自己裹成球从开着暖气的宿舍里走出来的时候,完全没料到自己会看到一个跟流浪汉差不多的狼狈大神。

  那是王杰希第一次见到叶秋,面对面的那种见到。

  四年过去,一切都好像没有什么改变。

  

  叶秋其实没回过几次家,大过年被赶出来也不过两次而已。

  第一回他还茫然了一下,一时之间不知何去何从。他没有手机,钱包也落在家里,只有口袋里还揣着十几二十块。

  然而叶秋大神早年离家出走,在B市竟也没什么可以临时投靠的朋友。他的人际关系几乎是完全搭建在荣耀上的,想来想去,好像也只有微草可以联系了。

  叶秋在路边随便找了家网吧,上了Q先敲了沐橙,让她帮自己买返程票,然后就敲了王杰希。然而勤奋的微草队长正在专心致志地做训练项目,压根儿连Q也没开。叶秋等了会儿没等到回复,就去改去敲老好人林杰。

  微草前任队长很给面子地在线,并且马上就回复了。他表示王杰希过年的时候不喜欢在家里呆着,初三就会回俱乐部了,正好可以去解救叶秋,免他遭受流落街头之苦。

  于是叶秋放心去了微草,然后看着那个少年踩着雪走到他面前。

  他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怪不得他们都叫你大眼,”叶秋叼着烟笑眯眯地说,“你这大小眼挺逗,真人版看起来比电视上更好玩儿了。”

  ——我还没嘲笑你的鸟窝头呢。

  “走吧。”王杰希面无表情地说,“如果你不想被冻死的话。”

  

  那时候的王杰希个子还没完全长开,又把自己裹成个球,看起来显得有点儿稚气。叶秋却是一身狼狈,加上前辈身份,明明年纪也不大,站在王杰希身边总觉得沧桑。

  鉴于叶秋在街头被冻了不知道多久,王杰希很好心地把自己宿舍的浴室借给他,让他洗个热水澡暖暖身子。

  叶秋自然不会推辞。他连换洗衣服也没拿,空着手就进了浴室。显然是被冻得够呛,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哗哗的水声很快就响了起来,王杰希罕见地开始发愁了。

  他出来给他穿什么?披件浴袍吗?

  浴袍可以有,反正室内有暖气,不冷。问题是内裤怎么办?

  微草小队长转头看向窗外,漫天冰雪在阳光下白花花的一片。他又回头看向自己刚刚才脱下了的一堆衣服,它们垒在床边,像一坨小山。

  王杰希前后犹豫了不到三秒,就坚决地放弃了“再出去一趟给叶秋买一条新内裤”的想法。他在自己的衣柜里翻了一下,找出一条大约只穿过一两次,看起来还是崭新的内裤。

  管他是不是大神。王杰希想。B市的冬天里人人平等。反正给他穿完了自己再丢掉,一条内裤而已,不吃亏。

  王杰希非常满意这个能让他免于再一次出门受冻的好主意。

  

  把换洗衣服准备好,王杰希坐在电脑前玩了一会儿。就听到浴室里的水声停了。他了然地把叠好的衣服拿起来走到浴室门口,正好听到里面的人喊:“嘿,大眼啊。”

  “嗯,衣服给你准备好了。”王杰希应道。

  “哦,不愧是微草队长,服务真周到。”叶秋笑着说。

  王杰希没去反驳他“服务周到”和“微草队长”并没有什么联系,只是淡定地把衣物从浴室开启的门缝里塞进去,顺带还解释了一句:“浴袍是我的,你先凑合穿。内裤是新拆封的,我还没穿过。”

  “谢啦。”叶秋回答,接过衣物把门缝又合上了。

  王杰希安然回到了电脑前。

  呵。

  

3. 还未化灰的脸,留在梦中演变

  浴室门打开时门轴发出轻微的摩擦声。

  “你们微草条件不错嘛,在这里还有独立浴室。”

  王杰希手上操作不停,头也没回地答道:“嘉世没有?”

  “有啊,那不一样。”叶秋拖了把椅子坐到王杰希身边,“我们可是两冠在手,壕一点正常。又是在南方,大澡堂才少见。”

  “哦。”王杰希应道。

  叶秋看着他在荣耀里打小怪,一手技术随心所欲打得炫目多彩。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从H市跑B市来?”叶秋问,“还在大过年的时候跑来你们这儿蹭地方。”

  “你要说吗?”王杰希反问。

  “你想知道吗?”叶秋再反问。

  王杰希其实有点好奇。林杰联系他的时候,只让他招待一下叶神,没有再多解释。别人不说,王杰希自然也是不会去问的。现在叶秋主动提起,他的好奇劲儿也跟着提起来了。

  “你随意。”王杰希面无表情地说。

  叶秋:“哦,你要不想知道那我就不说了。”

  王杰希:“……如果我说我想知道呢?”

  叶秋:“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啊?”

  王杰希:“……”

  

  他三两下干掉小怪,转过头来想跟叶秋好好说话。一个“你”字都已经吐出来了,剩下的“要待到什么时候”却在他看见叶秋的那一刻卡在舌尖,继而滚回到喉咙里,差点把他呛着。

  叶秋靠在桌子边,单手支着脑袋看着他。王杰希的浴袍他穿在身上,意外地还挺合身。只是穿的人实在很不用心,腰间的带子随意地打了个结,也没有扎紧,浴袍松松垮垮地露出领口大片苍白的皮肤。大概是懒得擦头发,水滴还顺着发丝不停地往下掉,打在肩上或领口,在浴袍上晕开深色的印记。

  湿润的发丝温润地垂下来,他像是被洗掉了一身的沧桑,露出原本年轻人的一点青嫩的稚气来。

  这反差有点大。王杰希想。

  前辈叫得太久,他身上背的荣耀太过耀眼,以至于王杰希都差点忘记,叶秋不过是一个没大他几岁的年轻人。而他带领嘉世拿下联赛第一届冠军的时候,也不过18岁。

  这种感觉很微妙。好像是心中一尊神被拉进了人间烟火,又好像是一个普通人踏上了神座。

  

  王杰希和叶秋一直都隔得很远,哪怕是在赛场上隔着屏幕打得你死我活,叶秋对他来说也还是像一个传说人物一样,不真实得就好像荣耀大陆上的一个NPC。他没有想过叶秋会像普通人一样狼狈地流落街头,也没有想过叶秋会当面嘲笑自己的大小眼,更没有想过叶秋会穿着自己的衣服坐在他身边对他笑。

  所向披靡的叶秋大神和平凡普通的年轻人,这两个形象在前一刻还是彼此剥离的,却在此时此刻奇妙地融合。王杰希觉得有些无所适从,又觉得理所应当。

  叶秋其实和自己一样,他不是神。他背着嘉世,就好像自己背着微草。

  不管这两者之间有多少相似与不同,这一认知依然激荡起他心中深层的共鸣。

  他妈妈说他性子冷,其实她不知道,她的儿子只是习惯于把热情都投入到一样事物之上。

  他的世界很简单,却一直找不到和他一样的人。他早已适应了长久的孤寂,所以那一刻的共鸣感才会如此强烈。

  

  “嘿!”

  一只漂亮的手在王杰希眼前挥了挥,把他从神游中拉了回来。

  “看傻了?”叶秋挺乐,“我知道我挺帅的,你也不用这么夸张吧?”

  王杰希跟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得。”叶秋讨了个没趣,深感此人难撩,摸摸鼻子回归正题,“你刚想跟我说什么?”

  我刚想跟他说什么?

  王杰希眨了眨眼睛,茫然了半秒,回头看向自己的电脑屏幕,索性一推键盘。

  “来一盘?”

  

4. 从没有心愿,才没法许愿

  大概是习惯了不被理解,所以才以为自己不需要理解。

  王杰希也没有想到,在发现有个人与自己如此相似之后,这个人在他心中的地位会有如此大的变化。

  他之于微草,微草之于他。

  叶秋之于嘉世,嘉世之于叶秋。

  王杰希很快就发现,他看待叶秋的方式,从原本研究一个纯粹的对手,多了一些私人的意味。比如原本的他,肯定不会在随手翻看杂志的时候,看到叶秋两个大字就停下来,并且把那篇个人传记性质的文章从头看到尾。

  叶秋向来不接受访谈,他的事迹除了在荣耀联赛里的光辉征战之外,也没什么别的好说。即使如此,王杰希还是认真地把它看完了,然后才继续往后翻。

  其实这种心态是可以理解的。王杰希想。毕竟和一个同是职业圈的人有了私下接触,就算是有了点交情。会多在意他一点,也很正常。

  

  第二回大过年被家里赶出来,叶秋已经熟门熟路了。在便利店里打了个电话给苏沐橙,记下王杰希的电话,然后再打给王杰希。

  说来也好笑。叶秋没有手机,也就没有手机号能给王杰希记。王杰希倒是有手机号,叶秋却从来都记不住。

  本来嘛,这年头,谁会没事记别人手机号?

  王杰希领着叶秋往宿舍走。叶秋来微草比赛时去的是会场。这么多年,微草的宿舍他也不过只来了两次。

  “拿了一个冠军,怎么没见宿舍水平提高?”叶秋在王杰希身后问。

  王杰希在前面一把推开自己宿舍的门。

  “提高了。”他让开身子给叶秋看房间里面的样子,“双人间换成了单人间。”

  叶秋往里面瞥了一眼,目光转回来轻轻洋洋地落在王杰希的脸上。

  “如果介意的话,我现在去酒店开间房。”他说。

  “不用了,”叶秋笑了一下,“哪好意思。”

  你也会不好意思?

  王杰希想这么回答他,话到嘴边,终是没有说出口。

  叶秋擦着他的肩膀进了房间,王杰希闭了闭眼,跟着走进去,反手关上了门。

  “浴室借用一下。”叶秋说着,把身上那件王杰希的外套脱了,随手搭在了书桌前的椅子上。

  “衣服只有穿过的,内裤有新的。”王杰希从衣柜里翻出一包还带着包装的内裤,随手抛了出去。

  “你这怎么总有没穿过的内裤?”叶秋接着了,一边拆包装一边挑眉,略感稀奇。

  “难道你觉得穿别人穿过的更好?”王杰希拿着一套自己的睡衣走过来递给叶秋,“第三赛季你穿走的那条呢?“

  “那么久你还记着,一冠在手的微草队长要不要这么小气啊?”叶秋接过衣服,随口调侃道。

  王杰希也不解释,转身去脱自己身上的衣服。室内开着暖气,他还处于裹成球的状态,快要热死了。

  “王杰希。”

  叶秋突然在他身后叫他。

  王杰希条件反射地应了一声,脱毛衣的动作停在一半的位置。只是他没有回头,视线也还停在自己那张铺得整整齐齐的床上。

  “算了,没什么。”叶秋笑了笑,便拿着衣服往浴室去了。

  王杰希听着脚步声远去,然后随着关门声一起消失。他猛地一下把脱到一半毛衣掀下来,在噼里啪啦的静电声中把它从床尾丢到了床头。

  “靠。”

  他在床尾坐下来,手指插进了发丝之间。

  为什么要来找我。

  为什么要用那种语气叫我。

  你到底是装不懂,还是真不懂。

  

  对于王杰希来说,这种程度的焦躁是他从未想象过的。他向来对所有事情都有条不紊,无论事情的好坏。即使是在割舍自己的天赋以寻求和队伍的配合时,他也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牺牲什么,在争取什么。

  只有这个人。

  他从来没有被这样强烈的负面情绪干扰过,这种无法把控的感觉让他第一次想要从这个房间里逃离。

  真没用。

  王杰希在心里嘲笑自己。

  你不就是喜欢他吗?瞧你这点出息劲儿。

  

  叶秋出来的时候,王杰希还在屋子里。他穿着一件薄薄的米色羊毛衫坐在电脑前,纤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翻飞着,按键的轻响连成一片,穿插鼠标偶尔的脆响,节奏悦耳动听。

  叶秋从他身后走过时瞟了一眼电脑屏幕,发现王杰希竟然在做训练软件里的训练项目,便夸张地“哎哟”了一声捂住眼:“大眼啊,你就当着我面做训练,不怕我偷到机密拿回嘉世吗?”

  王杰希没理他,直到屏幕上的画面以一个刁钻的角度跨过障碍物冲进终点,他才退出了程序摘掉了耳机,转过头来看着叶秋。

  “你和嘉世怎么回事?”

  叶秋愣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王杰希会问他这个问题。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然后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坐到了床边。

  王杰希看着他的脸上露出漫不经心的神情,看着他坐在床边懒洋洋地掏烟,看着他把烟叼在嘴里一边答话一边找打火机:“没怎么回事,就那样呗。”

  他不肯说。

  王杰希早料到会是这样。

  其实他本也不会问这种问题。于公,这是别的战队的事,他无权干涉或者过问。于私,他不是喜欢八卦的人,也相信叶秋有自己的分寸。

  王杰希会提出这个问题只有一个原因——他关心他,或者说,他在乎他。这种在乎,已经到了即使他知道叶秋不会回答,也一定要把这个问题问出口的地步;也到了明知结果会是如此,却还是会感到些微失落的地步。

  你对我而言是与众不同的,可我对你呢?

  

5. 言尽最好于此,让大家只差半步成诗

  “你有多余的被子让我打个地铺吗?”叶秋问。

  王杰希闻言回过神,看着叶秋,微微皱起眉。

  “如果没有的话,”叶秋指了指身边的堆得跟小山似的衣服,“能把你衣服挪走吗,我想睡觉了。”

  

  王杰希没想过自己有天会喜欢叶秋。

  嗯,这也很正常。毕竟只要是一个正常男人,都不会觉得自己有天会喜欢上另一个男人。

  好在他不矫情,喜欢上了就是喜欢上了。他很坦然地接受这个事实,不会去为“为什么偏偏喜欢上他”这种无用且怨天尤人的问题纠结和困扰。

  喜欢一个人该怎么做?

  王杰希不知道。

  所以他什么也没有做。

  

  第六赛季总决赛,微草败给蓝雨,铩羽而归。

  “胜负乃兵家常事。”

  王杰希对全心全意信服他的队员们说。

  “不是我们太弱,也不是对手太强。不过是一次失败而已,我们还有下个赛季的征程。如果在这里跌倒了爬不起来,那我们永远都是失败者。”

  “一起把冠军夺回来!”

  王杰希的鼓舞很有效,微草的所有队员,从主力到候补,全都跟着大声地喊了出来。休息室里原本压抑沉闷的气氛一扫而空,每个人脸上都燃起了斗志。

  很好,就是这样。

  王杰希想。

  当晚,微草队长对着电脑屏幕,把已经复盘过的录像看了一遍又一遍,一直熬到凌晨。就像当初他刚出道,奇诡刁钻的魔术师打法风光无量,却被叶秋一根战矛彻底击碎的时候。

  这是他的微草,他没办法不在乎。

  他的话能鼓舞所有人,唯独对自己无效。

  

  一遍录像停停走走,进度条终于还是走到了尽头。王杰希下意识地想把它拖回到开始再放一遍,鼠标却在移到位置的时候停下。

  已经看得能把整场比赛的过程背下来了,再看下去也没有任何用处。

  关机睡觉吗?

  王杰希闭着眼按了按自己的额角。熬夜熬得太晚,专心看录像的时候没有感觉,停下来了才觉得有点难受。

  不知道是不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人就容易多愁善感。头晕难受的时候,王杰希觉得他心里有股劲儿一直死命往上钻,弄得他特别不是滋味。

  他以为他习惯一个人了,却没想到无论是男是女无论性格如何,只要是人,都会有寂寞的时候。

  他想和别人说说话。

  于是他开了Q,敲了叶秋。

  

  或许真的是命中注定的有缘无分。

  王杰希两次深夜敲叶秋,叶秋都在线。

  他觉得自己会选择来找叶秋是很正常的,毕竟王杰希早在三年多前就认可了叶秋。并且直到那时候,他也只认可了叶秋。

  他们同样是队长,同样把战队扛在了肩上。

  所以即使连王杰希自己都知道,自己的负面状态是毫无理智和道理可言的,但他就是相信叶秋能够理解。

  ——没想到微草队长也会因为输了比赛而睡不着觉啊?

  叶秋在对话框里说。

  ——看淡点,胜负乃兵家常事。

  ——下个赛季再打赢他们不就好了?

  王杰希突然就笑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

  只是自己知道和别人告诉你,感觉总是不一样的。

  

  王不留行:叶神输了比赛的时候也这么安慰自己吗?

  一叶之秋:呵呵,哥从来只记得胜利的滋味

  那一瞬间,王杰希觉得自己被击中了。

  坚冰碎裂成粉末,然后化成细水,潺潺流去。

  要喜欢一个人真的很容易。两次深夜交谈,一次一天一夜的私下接触,再加上三年多的默默关注。

  足够了。

  

  王杰希把床上那堆衣服挪开的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又一次响起。

  叶秋叼着烟坐在床边,挑眉看他。王杰希随手把衣服一丢,返身去桌边拿他的手机。

  电话是苏沐橙打过来的,她帮叶秋订好了机票,第二天中午的。

  挂断电话前苏沐橙笑着对王杰希说:“不好意思又麻烦你了,还好他在B市还有你可以投靠,不然真得流落街头了。”

  “不客气。”王杰希回答。

  看吧,他们就是这样的关系。帮个忙,还得受人千恩万谢。

  他把电话挂了,回头跟叶秋说。叶秋“哦”了声表示都听到了,然后像是不经意随口提起般问道:“你手机铃声什么歌?我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王杰希愣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回答。

  “歌词听不懂啊,是粤语歌吧?”叶秋把抽完的烟掐了,丢进垃圾桶后一脚把垃圾桶踢回原处,“旋律还挺好听的。”

  “你什么时候还听歌了?”王杰希走到衣柜边,背对着叶秋找出自己换洗的衣物,“我去洗澡,你先睡吧。”

  叶秋没吭声。

  王杰希拿好衣服,转身往浴室走。

  他没看叶秋,连一点余光也没分给他。如果不是他的脚步正常,这几乎像是在逃跑。

  “王杰希。”叶秋第二次叫住他。

  王杰希停了下来,没回头,只是站在原地等他的后续。

  叶秋的手隔着口袋摩挲着烟盒,像是在犹豫,又像是在积攒勇气。他忽然吐出一口气,问道:“你上次的话,什么意思?”

  背对着叶秋,王杰希笑了笑。

  “没什么意思。”他说,“就那样呗。”

  

6. 回头就当作初次遇见

  第七赛季全明星赛,就一个月前的事。

  黄少天牵头,本来要搞个四期职业选手聚会的,结果不知怎么就成了“谁想来都来”的全体职业选手小聚会。一顿声势浩大自助餐大会后,一群人又浩浩荡荡地去唱K。

  叶秋绝对是“谁想来都来”中最不想来的那个,然而苏沐橙表示这原本是四期聚会的,她已经答应要来了。叶秋无奈,只好陪她一起来。

  他们一伙人是在职业选手群上商讨的,还艾特了全体成员。叶秋要来,微草队长自然也看到了。

  于是原本不想来的王杰希也来了。

  这么做其实毫无意义。但那又怎么样?喜欢本来就是一个人的事。

  他已经很久没见到过叶秋了。

  他只是想见他而已。

  

  如果知道那一天的最后会发生那样的事,他还会去吗?

  王杰希想,他还是会去的。

  

  “并未在一起亦无从离弃。”

  “不用沦为伴侣,别寻是惹非。”

  “就像蝶恋花后无凭无据。”

  “不用再记起怎去忘记。”

  叶秋是记得的,那天他就坐在王杰希身边。当蓝雨一群人唱起这首歌嗨翻天的时候,王杰希喝了两杯白酒。

  那烈酒摆在桌上只是摆个好看的,本来应该没有人去喝,也没有人想到会有人喝。

  王杰希拿起第三杯时候,被叶秋拦住了。

  他们坐在角落,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吵吵嚷嚷的黄少天他们给吸引过去。除了叶秋,没人注意到王杰希的异样。

  “你干什么?”叶秋把酒杯从他手里夺走,一脸的莫名其妙,“你能喝多少啊?喝得这么豪迈。微草今天除了你没别人来了,你醉了可没人送你回去。”

  王杰希没说话,也没动。他只是盯着叶秋看,一双黑眸在包间幽暗的灯光下亮得出奇。

  他喝酒不上脸,就算喝到死他的脸也是白的,在倒地前没人看得出他喝醉了。

  “叶秋。”王杰希低声叫他。

  “干什么?”叶秋以为他有什么心事想跟自己说,不想让别人听见才把声音压得那么低,于是还把耳朵凑过去了一点,“说,我听着呢。”

  王杰希眨了眨眼,问道:“我对你来说,算什么?”

  你可以和所有人插科打诨调侃逗人,可以用亲昵的方式叫那么多人的名字,可以漫不经心却又能对每个人都耐心又温柔。

  可是你知道我一直在看着你吗?

  你当然不知道。王杰希想。所有的人都在看着你。

  这个问题在问出口之前就有答案,可是他还是问了。

  他当时喝醉了吗?那是他喝醉酒后的一时冲动,还是他真的就想这么做?

  王杰希觉得这个问题已经无所谓了。

  他是个过分理智的人,他对很多事情都淡漠而不在意,但是他想做的事,他就一定会做。

  是因为他对叶秋抱有期待吗?

  王杰希在眼前一黑倒下的时候就想清楚了。

  并没有,他从未指望过叶秋对他的感情有所回应。

  他只是任性地想让叶秋知道而已。

  

  洗完澡穿着睡衣从浴室里走出来时,王杰希发现房间的灯已经关了。一片昏暗之中,电脑屏幕在书桌上发出幽蓝的光。

  叶秋躺在床上,盖着被子一动不动,看起来像是已经睡着了。

  王杰希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走到书桌前把电脑关上。最后一点电子光源消失,房间里顿时一片漆黑。

  王杰希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后,从窗户透进来的月光就显得明亮了。

  他踩着棉拖走到床边。因为是双人间改单人间,他们宿舍的床又大又舒服。叶秋只睡了半边,给他留了一半的床。

  挺好的。同床共枕,同床异梦。就像他们之间,看似亲熟的关系,其实隔着生远和疏离。

  王杰希掀开被子的一角,无声地钻进去。

  就这样一晚过去,明天送他去机场。

  然后一切又如往昔。从未改变,从未前进。

  

  当王杰希将被子盖定时,本以为已经睡着了的叶秋突然开口唤道:“王杰希。”

  这是他今天第三次这样叫他。

  “嗯。”王杰希应了声。

  “我知道那首歌。”他说。

  “嗯。”王杰希又应了一声。

  叶秋沉默了一会儿,房间里一时间归于沉寂。半晌后,他终是轻叹了口气,说:“我把你当朋友。”

  迟到了一个月的答案。

  王杰希闭上了眼睛:“普通朋友。”

  “嗯。”

  “知道了,睡吧。”

  本就该这样。

  我早知道了。

  

  王杰希闭着眼。

  他什么也没有想,那首歌的歌词却兀自在脑海中回荡。

  “并未在一起亦无从离弃。”

  “不用沦为伴侣,别寻是惹非。”

  “随时能欢喜亦随时嫌弃。”

  “这样遗憾或者更完美。”

评论(70)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