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韩:韩文清的异能为何对叶修无效?

——《荣耀联盟不思议事件簿·叶韩线》

目录  序章

联文归档:荣耀联盟不思议事件簿

叶all联文,分线1v1,此为叶韩线


1.

  国安十九局,几乎完全独立于其他国安组织,自成一派。这与国安十九局的组成不无关系。可以说,从内部的运作方式,到里面的每一个成员,十九局上下到处都是国家机密。

  因此也不能怪十九局外的国安人员把他们看成行走的国家机密了。

  这时候一堆的国家机密坐在会议室里,正在因为一个特大号国家机密出现在门口而炸开了锅。

  “卧槽怎么是你啊?!!”语速最快的黄少天率先发动攻击,“一年不见踪影我们都以为你早死了!我靠原来你没死啊没死怎么不在嘉世呆着!跑到哪里逍遥去了一声招呼也不打!”

  “闭嘴黄少天!”张佳乐堵着耳朵大吼,“这还这么多人呢!你发动异能前能不能先吱一声?!!”

  苏沐橙转过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瓜子。

  黄少天闭嘴了。

  

2.

  如果不知道内情的人,突然来到了国安十九局,他大概不会觉得自己来到了异能世界。

  而会觉得这里是个精神病院。

  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如果你来到了一个地方,发现这里的人中,有会喊着“等等你头上的花要死了”并拿着水壶到处追着人浇水的人,有躲在角落里拿镜子练习各种颜艺表情的人,有终日带着面具连吃饭也不摘下来的人……你也会觉得这里是个精神病院。

  其实不仅仅是在外人眼中,在他们自己人眼里也是如此。每个人的异能都有弱点,被他人知道自己的异能是大忌。除非是有过共同任务的搭档或者关系亲密的朋友,很少有人知道其他人的异能是什么。

  

3. 

  “看来大家都很想我啊。”叶修笑呵呵地走进会议室,“我知道,出了这事,你们压力都很大。不过现在你们可以放心,毕竟我回来了。”

  “哇哇哇!”刚刚被苏沐橙威胁了一下的黄少天不长记性地又叨叨上了,“韩队!他这是在藐视你啊!霸图和嘉世从来都是势均力敌的竞争对手,凭什么这次他来领导啊!”

  叶修睨了他一眼,轻笑了一声:“少天,你好像搞错了一点。我现在是新科室兴欣的处长,霸图和嘉世都要从旁协作。不只是他们,只要有需要,你们每个科室的每个人都有被抽调的可能。”

  “只要能解决问题。”喻文州平静地说,“大家一定都会配合的。”

  “队长你别这么配合他啊你看他多嚣张!谁去煞煞他威风!”

  韩文清“噌”的一下站起来了。

  叶修把视线转到他身上。没人看得到韩文清的面具下是什么表情,但是大家都看得到叶修脸上懒洋洋的笑意,和眼睛里锐利的光。

  江波涛为大家的思想做传递:

  黄少天:要打起来了!打起来了!!你们赌谁赢?!

  张佳乐:我押我们队长!

  喻文州:那我押叶修吧。

  黄少天:哈哈哈张佳乐你押了韩队还有谁敢跟你啊肯定都投老叶了!

  张佳乐:黄少天你什么意思想打架吗?!!

  肖时钦:话说韩队的异能到底是什么,有人知道吗?

  黄少天:李轩肯定知道,他管情报的啊!

  李轩:我就笑笑不说话。

  

  “老韩啊。”叶修拖着调子慢悠悠地说,“好久不见,想打一架?”

  

  王杰希:……

  黄少天:老叶先发制人,垃圾话攻势对韩队产生了挑衅效果,韩队会如何应对呢?!

  张佳乐:我靠不能忍了!!

  张新杰:大家严肃点好吗?

  眼看气氛不对,江波涛连忙把思想频道关了。失去了聊天途径的众人只好把注意力再放回到两人之间,就看到韩文清抬起手,把他的面具摘了。

  嚯——!!这是要发大招了啊!!

  

  韩文清的站位正好面对着叶修,背对着众人。所以即使他摘了面具,大家还是看不到他的脸,只能借由叶修脸上的表情来判断他看到了什么。结果就看到叶修无动于衷地看着韩文清,半晌后问道:“老韩,原来你戴面具是因为自己长得太凶吗?”

  韩文清:“……”

  他现在确实想揍他一顿了。

  

4.

  毕竟是和异能打交道的一伙儿人,国安十九局内有私下流传的不思议事件十几二十个。最后由虚空情报部门收集整理,口口相传。

  其中有一条是“韩文清面具下的脸是不是比王杰希还吓人”。十分爱戴他们领导的微草众人对这条不思议事件感到愤愤不平,他们认为王杰希是无辜的,因此长时间向虚空进行定期投诉,均被虚空以“非正式公务类事件投诉不予处理”为由无视了。

  而这一天,当韩文清摘下面具对叶修使用了技能后并失败了之后,这条不思议事件终于改了。

  作为少数有见过韩文清正脸的人,叶修后来经常被人问及这个问题。叶修每次都故作高深地微微一笑,说“也没什么,他只是长得凶了点”。

  不知道为什么,传闻中韩文清的脸的恐怖程度又上升了数个档次。

  当然,微草的人一点也不关心“韩文清的异能为何对叶修无效”,也不关心韩文清的面具下到底是不是人脸。他们只觉得王杰希的脸一点都不吓人。

  

5.

  这个更改后的不思议事件,一直到整个异能罪犯越狱事件解决了之后也没有解开。

  不仅如此,每次逢年过节的时候,霸图收到的面具越来越多了。

  根据张新杰的分析,这与韩大处长的脸在传言中的恐怖程度有直接联系。

  这倒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韩文清从小长着这张钱包脸,一点也不介意自己的长相在别人心中有多恐怖。再说了,收到面具还可以省去他更换面具的一笔费用,何乐而不为呢?

  一直到韩文清在霸图办公室里拆了个匿名快递,发现里面是一款女式花蝴蝶银边亮粉面具之前,他都是这么愉快地认为着。

  

6.

  拆开快递盒的那一刻,整个霸图一片死寂。

  韩文清没说话。

  众人立刻恢复工作状态,打字的打字,喝水的喝水,摸鱼的摸鱼,就跟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韩文清突然说:“新杰,你今天要去给各部门送纸质报告对吧?”

  张新杰推了下眼镜:“对。”

  韩文清:“拿给我,我去送。”

  张新杰面无表情地懵逼着,把几份报告交给了韩文清。韩大处长淡定地拿着几份报告走出了办公室。

  “我靠!”张佳乐惊恐地喊,“关门前那一刻我好像看到处长把面具摘了?!”

  整个霸图又恢复了一片死寂。

  

7.

  这时候就不得不提一提韩文清的异能了。他的异能属于被动技能,只要有人看到他的脸,那人就会无法自控地将自己身上的一样东西交给韩文清。该技能学名“除你钱包”,又称“钱包脸”。

  你以为这个技能很鸡肋吗?!并不!想象一下在激烈的战斗之中,敌人抄起武器正要攻击,韩文清面具一摘,敌人就把武器交了。

  这不仅仅是武器的问题!在战斗的时候停下攻势,并且毫无防备地靠近韩文清,简直只有死路一条好吗?!

  当然,不能避免会遇到一种情况,如果中招的人身上什么都没有呢?

  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什么东西都没有?!你不穿衣服的吗?!

  

8.

  韩文清摘了面具在总部里游荡,走一路身后丢了一路的钱包钥匙手机厕纸安全套。十九局的成员们都被迫刷起了寻找失物的日常任务。

  每天,我们都可以在国安大楼的走廊里,看到游荡着寻找失物的人们。

  “诶,你看到我钱包了吗?Hello Kite的。”

  “哈哈哈哈哈原来你用那么娘的钱包啊!”

  “哎哟你们有没有见着我的手机啊!带个巧克力形状的外壳!”

  “哦我刚好像在男厕地板上看到了。”

  ……

  如此这般的对话在大楼的每个角落里发生着。然而令人最尴尬的还不是满地找失物,而是因为没人好意思把地上的厕纸安全套之类的东西捡起来,以至于走廊遍地是套套,各种口味各种款式,应有尽有,场面壮观,不堪入目。

  虚空情报部门最喜欢私下传播八卦消息,很快大家就知道了这场噩梦般的袭击来源于一个女式花蝴蝶银边亮粉面具,以及那个看起来特别凶的男人原来就是传说中的韩文清这两件事。

  那竟然是韩文清!

  反应过来的人们都被这个真相震惊了。

  这真是太惊人了!要知道,虽然他们见到的那个男人长得凶了点,但那确实是一张正常男人的脸啊!

  

9.

  韩文清游荡的第二天,大家就受不了了。

  看他这架势是不打算善罢甘休啊!!不能让韩大处长就这么放肆下去!

  可是打架又打不过他,怎么办呢?

  

  摘掉面具的第二天下午,韩文清刚走出霸图办公室,就看到一排人闭着眼睛齐刷刷地站在走廊里,在听到他开门的动静时就整齐划一地向前递出手中的面具,一起喊道:“韩处长!请放过我们吧!!”

  韩文清愣了几秒,回过神来,冷漠地扫过他们手中的面具,头也不回地走了。

  听到脚步声逐渐远去,一排人偷偷睁开眼,发现韩文清真的不在了,顿感着急。

  完蛋了,没用,这咋办?

  

10.

  叶修刚开始听到同事们的集体诉求时,是拒绝的。

  我不能你们叫我去揍韩文清一顿我就……等等,啥?要我去揍韩文清?

  艾玛,好啊!

  

  其实大伙儿是这么想的。你看,韩文清的异能是靠脸发动的吧?那把他揍毁容……不是,揍得稍微和以前不太一样了,那他的异能不就能暂时失效了吗?

  然而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

  当他们第三天见到鼻青脸肿一脸凶相的韩文清时,惊恐地发现,原来韩文清的异能会随着他脸的恐怖系数提高而增强。带着淤青凶如恶鬼的韩文清,异能强度暴涨,见到他的每个人都开始扒衣服上交,十九局内竟因此爆发了一场可怕的裸奔运动。

  有没有人能管管了?!

  众人一边捡衣服一边内牛满面。

  而韩文清由于压根儿没去注意那些被他的异能影响的人,竟然直到第三天下午张新杰提醒他的时候才知道这个情况。

  韩文清终于又把面具戴上了。

  

11.

  因为这个异能的奇葩设定,韩文清每次出任务前,都会对着镜子给自己画一张最可怕的鬼脸。

  后来他们遇到一个大案,需要人手的时候,管理层派遣了兴欣的人前来帮忙。

  因为异能罪犯逃狱事件而成立的新部门兴欣,此时由于罪犯已经被完全抓回,内奸也被除去,而改变了职能成为了专业救火部门。

  当然,他们不是去当消防员了。用他们通俗易懂的别名“砖头部门”来介绍就好解释了——我们都是共产主义建设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

  这回被搬来的砖是叶修。

  

  搭档首先需要互相了解。当叶修了解到韩文清每次任务前都要画鬼脸时,一拍大腿说:“好啊!这个我最擅长了!我来给你画,保证画得凶神恶煞惨无人道!”

  韩文清一开始是想拒绝的,然而他看着叶修拿着画笔兴致勃勃的模样,不知为何顺嘴就答应了。

  画完以后韩文清照照镜子,发现效果极佳。

  真的,这世上大概找不到比叶修更灵魂画手的灵魂画手了。叶修真没谦虚,不仅画得凶神恶煞,还特么丑得惨无人道。

  算了。韩文清戴上面具时想。

  反正是要去出任务,只要效果好就行。

  

12.

  后来叶修成了韩文清的御用画手。

  这也是当然的,毕竟除了叶修,没人能抵御韩文清的异能,更别提对着他的脸给他画鬼脸了。

  

  不过韩文清也不是每次出任务都有足够的时间准备的。记得有一次上面派发紧急任务,韩文清还在外面办事,没来得及回国安大楼就直接赶去了现场。

  然后他发现他这次任务的搭档是叶修。

  

  叶修听说韩文清没来得及画鬼脸,十分从容淡定地摆摆手:“怕什么?你现在把面具摘下来,我揍你一拳就好了。”

  韩文清:“……”

  

  那次的紧急任务差点因为搭档互殴而失败。

  没事,只是“差点”而已嘛。

  

13.

  要知道,面具戴久了,面部皮肤是会很不舒服的。

  所以韩文清经常会在没人的时候把面具摘下来,让面部皮肤自由地呼吸。

  然而意外总是不可避免的。有次韩文清正在让自己的面部皮肤自由呼吸的时候,由于近期工作量太大过度疲倦,他打起了盹。

  这时候,一个人经过了。我们不需要知道这个人是谁,我们只要知道这是一个无辜又倒霉的路人甲就行了。

  这个无辜又倒霉的路人甲不幸从韩文清身边经过,不幸看到了韩大处长在睡梦中依然凶神恶煞的脸。

  于是韩处长醒过来,睡意朦胧间就看到路人甲毕恭毕敬地递给自己一封信。韩文清这会儿刚睡醒,一时忘了自己没戴面具,还当这人有什么东西要交给自己,遂接过来看了一眼。

  登时他就不好了。

  这贴着爱心的粉色信封,怎么看怎么像……

  韩文清一脸黑线。

  

  路人甲这时倒是清醒了,一见自己的匿名情书竟然到了韩文清手里,吓得脸都绿了。慌忙丢下一句“我替别人送的”就逃之夭夭。

  韩文清铁青着脸把信拆了。他对内容没什么兴趣,就是想知道这信到底是谁送的。然而这情书里不仅结尾没署名,连开头都只用了一个“亲爱的”来称呼对方。

  “亲爱的”韩文清恶心得掉了一地鸡皮疙瘩,没再看第二眼就把信丢废纸篓了。

  

14.

  韩文清不知道到底是谁给他送的情书。

  他也没兴趣知道。

  直到那天他偶然看到路人甲在叶修面前,拍着胸口道:“我已经办妥了,叶处您就放心吧!”

  韩文清没出声,若有所思地走了。


  韩文清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后,从废纸篓里捡回了那封情书。

  亲爱的:

  我知道给你写这封信太过唐突。我也还不打算让你知道我是谁。但是我对你的心意已经无法继续压抑下去了,我必须把我的心意告诉你……

  以下内容太过肉麻已被屏蔽。

  该封情书用尽了各种不知所云的肉麻句子,来阐述写信人对收信人滔滔不绝绵绵不断如长江黄河奔流到海不复回的爱意。却没有透露出一星半点写信人的身份,和他与收信人之间的爱恨纠葛。

  不愧是国安人员。

  被肉麻了一脸的韩文清恼怒地把情书揉成团,又一次丢到了废纸篓里。

  “成何体统!”韩文清恼怒地评判。

  这肯定不是叶修写的。要让叶修写这么肉麻的话,他大概会自己先吐一场。

  

15.

  韩文清回忆起他和叶修的过往。

  他们共事十年。前八年里,霸图和嘉世两个部门由于职能相同,比拼业绩争得那叫一个你死我活。他和叶修作为两个部门的头头,一见面就恨不得打起来,仇深似海。

  韩文清以为他肯定会想起叶修最气人的时候,但他很快发现并非如此。他记忆中的叶修从来都不是面目可憎的,而是率性的、张扬的、强大的。他是这么多年来韩文清唯一视为劲敌的人,他拥有韩文清也不得不认可的强横实力。

  是的,如果让韩文清给叶修打分的话,即使他俩关系不好,韩文清也会给叶修打高分。

  韩文清从来没有过度去关注叶修,但是不可否认的,叶修在他心中占据了独一无二的地位。

  他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16.

  与叶修相关的回忆,其实在叶修消失的那一年里,韩文清就已经反复地咀嚼过。

  或许如果不是叶修的突然消失给他带来深重的落寞,韩文清也不会想到原来这个人对他而言如此重要。

  或许是因为习惯了注视着对方,习惯了与之拼斗,习惯了他的嘲讽和不要脸,甚至习惯了萦绕在他身边的淡淡的烟草味,才使得一切都变得无所适从。

  

  叶修回来后担任新部门领导,一开始是霸图协助兴欣,后来又变成兴欣协助各部门。他们之间变得不再那么争锋相对,甚至多有搭档配合,那些无声无息了数年的情愫,才在这个时候露出些痕迹来。

  “韩文清的异能为何对叶修无效?”

  其实这个不思议事件早已经有了答案。

  韩文清还记得张新杰问他“队长你有没有发现,你看着叶修眼里有柔光”时,自己心里竟没有惊愕只有恍然。

  是啊,面对喜欢的人,凶狠也会变作温柔,戾气也会化成柔光。

  一点都不凶的钱包脸,又怎么会生效呢?

  

17.

  “有什么话非得到天台说?”韩文清走在叶修身后,莫名其妙地问。

  “老韩你什么时候话这么多了?”叶修扭过头来看他,“上去你就知道了。”

  

  韩文清看着叶修的背影,心情有些复杂。

  他今天刚刚经历了收到匿名情书——以为是叶修写的——看完情书确认并非叶修所为——反而想明白了自己的心意这四个纠结的过程,还没理清楚自己该怎么对待叶修,叶修却偏偏找上门来。

  去天台要先坐电梯到顶层,再走楼梯上去。这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所以韩文清绝对没想到,自己会看到一个灯火通明的天台。

  地板上摆满了蜡烛,在星空下摆成了“我喜欢你”四个大字。一束火红的玫瑰放在蜡烛前,叶修走上前将花束捧起,转过身来的时候烟火划破了天际,炸开了绚烂的光彩。

  韩文清不愧是韩文清,在这样诡异的场合下,他依然稳如泰山,面无表情。

  “你在干什么?”韩文清问。

  “看不出来吗?”叶修笑着走上前来,“我在跟你表白啊,韩处长。”

  韩文清上下打量了他一遍:“你跟别人打赌输了?”

  “我认真的好吧。”叶修哭笑不得地说,“你是不是要我现在强吻你你才信啊。”

  韩文清脸色铁青。

  “唉,就知道搞浪漫对你不好使。”叶修一手捧着花,一手抓了抓头发,很无奈地说。

  “你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喜欢上的不知道。”叶修摊爪,“不过什么时候发现的倒是可以说。”

  “你说。”韩文清觉得自己越来越镇定了。

  “就那天兴欣刚成立,我重新出现在你们面前的时候。”叶修说,“你就没想过为什么你的异能对我无效吗?”

  当然想过,因为我喜欢你。

  韩文清没吭声。

  “因为我喜欢你啊。”叶修笑道,“你在我眼里,怎么可能会是凶恶的?”

  为什么他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韩文清觉得自己的认知被颠覆了。

  “喂,我说,你出个声行吗?”叶修对默然不语的韩文清有些头疼,“喜欢还是不喜欢,答应还是不答应,你起码得给我个答复啊,别什么也不说行吗?”

  “你觉得我喜欢你吗?”韩文清反问道。

  “嗯……”叶修望天。

  韩文清突然笑了,抬手摘了面具。

  叶修有点愣神。

  那是一个极为浅淡的笑,在一个不习惯笑容的人脸上看起来怎么都觉得别扭。但是那笑容里发自内心的喜悦,却因此而显得更为真实。

  韩文清从叶修手里接过玫瑰花束,看了两眼评判道:“庸俗。”

  叶修:“……哦。”

  “不过这无所谓。”韩文清继续说,“我也喜欢你,这才是重点。”

  叶修盯着他看了好半天,确定自己从韩文清的脸上看不出玩笑或是恶作剧的意思,只看得到淡淡的笑意和深沉的肯定。

  本来韩文清也不是个会开玩笑的人,只是叶修还有点难以置信。

  半晌后,叶修终于吐出口气,骂道:“我靠。”

  韩文清挑挑眉。

  叶修:“我他妈现在真的想强吻你。”

  “不用强。”韩文清扬起下巴,“你来。”

  叶修看着他,突然笑意染上了眼睛和嘴角。

  他们在烟火星空下拥吻。

  美好得像在做梦一样。

  

18.

  后来,叶修在韩文清的东西里翻到了一张皱巴巴的情书。

  “什么玩意儿?”叶修转头去问韩文清,“你还收到过情书?”

  “不是写给我的。”韩文清瞄了一眼他手里的东西,回答道,“我有次摘了面具,一个倒霉蛋路过中招,就把他写给别人的情书塞给我了。”

  叶修哈哈大笑笑了三分钟。

  笑够了以后,叶修又问:“不是写给你的,你收着干嘛?还不赶紧丢了。”

  “别丢。”韩文清说,“值得纪念。”


——————————————————————

伪装成我是一发完的样子,大家配合我一下(喂


评论(108)
热度(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