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平】阴差阳错06

以下是撕逼内容,请各位纯看文的无关人员直接跳到正文部分。


请 @向我开炮 姑娘把你的all乐文 凛凛岁云暮 和 一个人造雷,不要找我谈人生 撤掉叶all的tag。

请 @向我开炮 姑娘把你的all乐文 凛凛岁云暮 和 一个人造雷,不要找我谈人生 撤掉叶all的tag。

请 @向我开炮 姑娘把你的all乐文 凛凛岁云暮 和 一个人造雷,不要找我谈人生 撤掉叶all的tag。



06.

  时隔多年,他再一次打出繁花血景,却没想过是这般场景。不过孙哲平不是张佳乐,他执起重剑砍向百花谷成员的时候,他的内心从始至终都是平静的。

  因为他战是为了自己,拼也是为了自己。他想,所以他踏上了职业赛场,所以他付出一切。粉丝的喜欢与支持,他不是不感激,只是不在意。

  在霸图复出,这个选择对张佳乐来说确实是个沉重的心理负担。而此刻再睡一夏站在这里,孙哲平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不管是为了和张佳乐并肩奋战过的义气,还是为了还在固守过去不肯死心的百花粉。

 

  他们在战时,叶修就在旁边静静地看着。

  他知道该怎么做对张佳乐最好。

  孙哲平想着。

  张佳乐最终还是心软放了水,浅花迷人被一剑斩倒在地。叶修在旁等候多时,眼瞅这场演给百花粉的戏终于到了尾声,便率领兴欣众人重新杀入。

  “你这个熊包,枉我们把舞台腾给你,真是浪费时间,现在就由我们来接管战斗吧!”叶修对张佳乐喊道。

  孙哲平的视角对着屏幕里那一身混搭风的君莫笑,突然笑了起来。

  他知道叶修本就是带着兴欣众人来网游里集训的,一直按兵不动,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他想给张佳乐时间。

  这是叶修的温柔,不动声色,润物无声。

 

  “又想再破一次我们的繁花血景吗?”张佳乐嚣张地回应道。

  “呵呵,你的资讯也太落后了。老孙,你站开点,万一打到你的话我会不好意思的。”

  这是想让张佳乐从过去中走出来,看清楚自己现在的队友?

  孙哲平猜测着叶修的意图,没有吭声,只是配合地将自己的角色往边上腾出了位置。

  浅花迷人看了看君莫笑,又看了看再睡一夏。孙哲平仿佛从那没有表情的角色小人身上看到了张佳乐的茫然。但他是没有时间懵逼太久的,兴欣众人和百花的玩家已经杀上来了。

  孙哲平被人群分隔到了战场的另一端,各自为战。当他被不知哪来的暗枪一击命中时,他操作着再睡一夏向着子弹射来的方向砍出一剑,方才看见浅花迷人与一个流氓角色打着犀利的配合,在乱局中与兴欣的人纠缠在了一起。

  他知道那个流氓是谁。

  他知道张佳乐走出来了。

  孙哲平给叶修敲去私信:“故意的?”

  叶修回得很快:“什么?”

  “让张佳乐从过去走出来。”孙哲平说,“玩战术的就是不一样哈?”

  叶修淡定地回:“呵呵。”

  “为什么拖到现在?”孙哲平问,“第九赛季都过了大半了。”

  “我说……”叶修慢吞吞地说着。

  “什么?”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装傻啊?”叶修很无奈的样子。

  “你到底想说什么?”孙哲平皱起眉。

  “我和他早分手了。”叶修说,“第五赛季结束的时候。”

 

  那天叶修从嘉世俱乐部走出来的时候,发现大门外的路灯坏了。

  张佳乐就站在那盏坏掉的路灯下面。若不是月光洒在他身上,在地上投下他被拉长的影子,叶修大概看不出那里还站着个人。

  他看到张佳乐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影子发呆,便无声无息地走上前,在张佳乐的背上突如其来地拍了一巴掌。

  “我靠!叶秋你个王八蛋!”

  受到了惊吓的张佳乐跟炸了毛的兔子似的,转过身就像扑上来揍他。叶修笑着把他抱了个满怀,跟哄孩子似的拍了拍他的背,轻声问道:“怎么这么着急见我?夏休期第一天就来H市,一到H市就来找我。这大晚上的,你今晚睡饱了明天再来不行吗?”

  张佳乐突然就不跳弹了,他趴在叶修怀里安静了好一会儿,突然伸出手环在叶修的背上,然后用力地、紧紧地抱住了他。

  “干嘛呢这是?”叶修笑道,“总决赛输了来找男朋友寻求安慰?”

  话是这么嘲讽着,叶修却没有推开怀中的人。他伸手环住张佳乐的腰,又将另一只手放在了张佳乐的头上。

  发丝从指间穿过,张佳乐感觉到从叶修掌心传递过来的温度,带着安抚的意味。那份温柔直灌心底,让他整颗心都被充盈得酸胀起来。

  他把自己的头埋在叶修的肩上,想把眼眶里的酸涩压住。可是低下头时叶修身上那股子淡淡的烟草香味,在一瞬间侵满了他的鼻腔,强烈到令人窒息。

  “叶秋。”张佳乐唤道。

  他的声音里含着浓重的鼻音。他不想这么狼狈,可是他却无能为力。

  “嗯。”叶修应了声,声音轻缓低柔,“怎么了?”

  张佳乐咬紧了牙,迫使自己没有在叶修极具蛊惑的声音里落下泪来。

  你怎么可以这么温柔。

  温柔到让我误以为你也爱我。

  “叶秋。”张佳乐又唤了一声。

  “我们分手吧。”他带着哭腔说道。

 

  叶修沉默了很久,张佳乐就咬着牙等了他很久。

  他怕自己哭起来就说不清话,可是这时候他抑制自己想哭的欲望就已经竭尽全力,也发不出声音来。

  叶修终是做出了反应。他慢慢松开了手,退开一步,直视着张佳乐发红的眼睛。

  “为什么?”他问。

  他还是这么镇定,语调温柔如初。就好像在看着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这个孩子说的话,对他并没有半点影响。

  因为你不爱我啊。

  “因为我不爱你了。”张佳乐垂下视线。

  一直这样纵容我,扮演一个完美的男朋友,很累吧。

  “一直维持我还很爱你的样子,我累了,也没有精力了。”

  如果是因为当初我的付出让你感动,那么现在你还给我的幸福和快乐,已经够了。

  “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叶秋,已经够了。”

 

  这番话像是抽走张佳乐身体里所有的气力,多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了。他低着头看着地上的灰影,两个人的影子间有一道亮光,把两人的轮廓清楚地勾勒出来,泾渭分明。

  “为什么不抬头看着我?”叶修温声问道。

  张佳乐的内心在痛哭流涕,他的声音却一如往昔。

  果然如此。张佳乐想。

  张佳乐这个人,对叶修,本就不会造成任何波澜。

  哪怕他爱得疯狂,他死心塌地,他竭尽全力。

  叶修轻轻地叹了口气。

  “好吧。”他说,“如果这是你所希望的。”

  他说完便转身离去,脚步平稳有力却悄无声息,就如他刚刚出现时的那样,毫不犹豫,毫不留情。

  张佳乐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影子,孤零零地站在月下。片刻后终是支撑不住,蹲下身去。

  他把自己的脸埋在胳膊里。

  对,这就是我所希望的。

  张佳乐对自己说。

  他不强求和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他只希望自己爱的人可以毫无压力地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那晚上张佳乐没有哭。

  他在心里彻夜悲鸣。

——————————————————————

撕逼不想牵连无辜的大家,但是作为一个叶神脑残粉,我表示我真的不能忍。

大家不要管我撕逼,只要看文就好。我不希望牵连到大家,撕逼这种事,只要参与了心情都会不好的。

如果影响了大家的心情,我感到非常抱歉。

评论(90)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