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乐】福祸相依 相遇篇5-9

 @长宁 生贺更新啦!我是不是特勤奋!!

感觉自己又捡回了写傻白甜的技能点


5.

  “你等等。”张佳乐抬起手制止他,“你让我猜猜,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你其实不是个修电脑的,而是福神下凡,为寻找自己走失多年的同事祸神才假扮成普通人的模样。而我其实也不是个普通人,就是你那个走失多年的同事祸神,俗称衰神灾星扫把星,不知什么原因流落人间还丧失了记忆,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活了24年?”

  叶修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张佳乐:“兄弟,你想象力挺丰富哈。”

  “那当然,好歹我也是写小说的。”张佳乐得瑟了一下,突然觉得不对,“我靠,你这是在损我吧?!”

  “还好,还不算傻。”叶修欣慰地点点头,张佳乐气得差点一巴掌糊上去。

  “那你说!”张佳乐一屁股坐到叶修身边,“怎么回事?!”

  “这个要解释起来真的很麻烦啊。”叶修特别怕麻烦的样子,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突然站了起来,“这样吧,你跟我去见个人,让他告诉你。”

  “什么?”张佳乐反应不及,看着叶修已经背起了自己的包,这才意识到这是要出门的意思,一下脸色就变了。

  “走吧,你还坐着干嘛?”叶修收拾好回头来催张佳乐,“你不是还要换个衣服吧?”

  “不是,我要出门一趟需要做很多准备的。”张佳乐有些着急,“你先把要去哪告诉我,我得确定路线,搞清楚沿路可能遇到什么状况,做好充裕的准备再……”

  “用不着了。”叶修干脆利落地打断张佳乐的话,伸手一把将他从床边拉了起来。

  “什么用不着!你这家伙什么都不知道!”张佳乐有点怒,甩了两下胳膊想把叶修扣在他手腕上的爪子甩下去,却没料到叶修看起来抓得不紧,却怎么也甩不开。

  “我知道。”叶修说。

  “知道个鬼!你知道我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吗?!”张佳乐见甩不开叶修,遂改成怒瞪着他。他今天异常的暴躁,先前的截稿意外让他心情就很不好,此时叶修轻描淡写的模样,更让他有一种被轻视的恼怒感。

  根本没有人知道他为了生存要付出多少挣扎和努力。其他人只看得到张佳乐欢脱开朗的性格,人缘好得出奇,常常把自己的倒霉事拿出来当段子逗大家开心,却没有人知道这些事情并没有他说出来的那么轻松。

  这个人,凭什么,说用不着?!

 

6.

  叶修并没有在张佳乐的怒目而视之下露了怯,他依然神情自然淡定自若,一派悠然。

  “我知道。”他又重复了一遍。

  叶修把声音压沉了,像石头重重地坠入湖心,砸出水花和层层涟漪。张佳乐莫名觉得自己紧绷的神经被安抚了一下,竟然熄了怒火冷静下来,这时他才注意到叶修注视着自己的眼睛。

  那双黑眸中流露出坚定的光,合着从容淡定的表情,勾出绝对自信的标准姿态。

  张佳乐有些恍惚,他觉得自己不该随便相信一个刚刚才认识的人。要知道,他如果什么准备都没有,以他最近越来越可怕的倒霉程度,踏出这扇门,不脱层皮就别想回来。

  “你相信我。”叶修直视着张佳乐眼睛,沉稳的语调和低沉的嗓音有惑人的味道,“我在你身边,你不会有事的。”

  这个人身上,有种让人不由自主想要去信任的气质。

  跟着叶修走出家门,将房门反锁好,张佳乐转头就对上了叶修的微笑。

  像是黑夜中一盏孤灯的光华。

  就算这个人说的话是在骗人,他大概也会毫不犹豫地相信吧。

  张佳乐想。

 

7.

  “大眼出来接客啦!”叶修掀开帘子就是一声高呼。

  跟在他身后的张佳乐还兀自陷在震惊中无法自拔。

  这一路,他竟然真的什么都没遇到!!

  过马路一路绿灯,一到车站要坐的那班公交车就来了,沿途车子没有抛锚没有堵车没有车祸,也没有睡过头坐过站,下了车钱包没丢手机没丢钥匙也没丢,走在人行道上楼上泼水正好泼在他们的身后,一滴水都没沾到张佳乐身上。

  没踩到狗屎没撞到人,没有自行车在人行道上乱窜,路边发传单的人也没手滑把传单掉了,更没有什么东西随着风糊了他满脸。

  这就是正常人的人生吗?

  张佳乐觉得自己已经想不起来,他是否有体验过这样的生活了。对其他人来说最普通的事情,对他来说竟已入恩赐一般的幸运。

  他有一种厄运终于到头、霉运耗尽的错觉。即使他知道是错觉,却还是为此感到幸福不已。

  叶修就站在他身前不远处,背对着他向店铺里吆喝。那一个男人正常的背影,在张佳乐眼中变得意外的高大。他忽然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在对方毫无防备的时候扑上身紧紧地抱住了他。

  叶修被这一偷袭吓得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下意识地想骂句“卧槽”,就感觉到身后的男人把头埋在了他的背上。

  张佳乐闷着声说:“谢谢。”

  声音很轻,闷闷的,根本听不清楚。但是张佳乐靠在叶修背上,他说话时的震动清晰地从后背传到了心脏,撞出一朵温暖的花来。

  叶修轻声笑了。他多聪明的一个人,当然猜到张佳乐在感动什么。他不仅没推开张佳乐,反把自己的手搭在张佳乐的胳膊上,刚开口想说句什么,突地看到一个男人从内屋走出来。

  王杰希扫了一眼在自家店门口抱成一团的两个男人,淡定地问:“来测婚恋的是吧?要测八字还是塔罗占卜?熟人可以给你们算便宜点。”

  叶修:“……”

 

8.

  “哦。”王杰希坐在沙发上,一手撸猫一手支着脑袋看着坐在对面的两个人,“所以你找到了,就是这家伙?”

  “对,你给他解释一下到底怎么回事,这家伙还懵着呢。”叶修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烟来。

  “你不会自己给他解释吗?”王杰希反问。他腿上的猫被他摸得正舒爽,也跟着“喵喵”叫了几声。

  叶修把烟点上,叼着烟含糊不清地吐出两个字:“麻烦。”

  王杰希:“……”呵呵。

  “所以?”张佳乐在一边有点坐立难安,“我这么倒霉是有原因的对吧?”

  王杰希转过头来,用他那双大小眼盯着张佳乐说:“天机不可泄露,我只能告诉你一点东西。”

  张佳乐觉得更加坐立难安了。

  “你这么倒霉,”王杰希抬手指了指天上,“是因为他们犯了个错,掉了个东西下来。你不幸中了招……从这点来说,你本身就挺倒霉的。那个东西附在你身上,不断地拉低你的幸运值。你会越来越倒霉,直到低到负值的幸运值把你折腾死。”

  张佳乐有点不爽:“我活了24年,是被折腾得挺惨的,但也没死啊。”

  “那是还不够倒霉,还没到致命的地步。”王杰希回答道,“真的倒霉到底了,重病、车祸、地震……天灾人祸,你躲得过多少?”

  张佳乐哑口无言。

  “而他,”王杰希指向坐在一边抽着烟的叶修,“能救你的命。你应该也体验过了,只要他在你身边,你就不会倒霉。”

  张佳乐目瞪口呆地看着叶修,后者叼着烟扯了扯嘴角,给了他一个微笑。

  张佳乐转回头问王杰希:“为什么?”

  “叶修几年前找到我,希望我帮他找一个人。”王杰希挠着黑猫的下巴,黑猫舒服地眯起了眼,“他说他只知道如果没找那个人,那个人就会死,却不知道更多的事情。我经过测算,发现叶修的身上有过量的幸运值。我猜测,这大概是他们发现自己犯了错,为了弥补而做的手脚。和你截然相反,叶修从小就很幸运,他的人生一帆风顺。幸运到什么程度呢……大概是他现在出去随便买张彩票就能中奖的地步吧。”

  张佳乐又用那目瞪口呆的表情对着叶修。

  “别这么看着我好吧?”叶修摊开手表示无辜,“我可没利用我的幸运值去做这种事。”

  “他说他从来没有主动利用过自己的幸运。我们就姑且相信他的话。”王杰希继续道,“你们俩的幸运和倒霉都不会影响到其他人,但是你们俩凑在一起的话,却能互相中和,将彼此的幸运值拉到平均水平。所以说,只要你们俩在一起,你就不会死。”

  “可是……”张佳乐皱着眉说,“我们……不可能永远呆在一起啊。”

  “那就是你们的事情了。”王杰希抱着猫站起身,“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你们有什么需要可以再找我,看在熟人的面上可以给你们打折。”

  王杰希说完就走了,留下叶修和一脸懵逼的张佳乐在沙发上。

 

9.

  “现在你差不多了解了吧?”叶修的手搭在沙发扶手上,侧着身子看张佳乐。

  “但是……”张佳乐很挣扎,“没有别的办法吗?我们不可能一直在一起啊。”

  “有啊。”叶修毫不迟疑地回答道,“有个办法能一劳永逸地中和我们的幸运值。”

  张佳乐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有你不早说?!快快快什么办法你快说!”

  “这个……”说到这个方法,叶修一直从容淡定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点尴尬和迟疑。张佳乐等了半天,愣是没等到他的说明。

  他这是……不愿意?

  张佳乐盯着叶修看了半天,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也是啊,这个人一直以来都很幸运,如果和他中和了幸运值,以后的日子就会跟普通人一样了。任何一个人,大概都不会愿意为一个陌生人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吧?

  这么想着张佳乐就有些泄气了。他不再等着叶修的回答,而是扁着嘴靠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真的要这样一直倒霉到死吗?

  真的是……很不甘心啊!凭什么那些人犯了错,要让他来承担后果?!

  张佳乐越想越生气,正在心里痛斥着人生的不公人与神的不平等,突然头上就被人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

  “你干嘛?!”张佳乐转头怒瞪叶修。

  不转头还好,这一转头,他才发现他和叶修靠得这么近。几乎是鼻尖挨着鼻尖,再近一分就能碰上对方的嘴唇。

  “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迷。”叶修笑道,说话时轻轻的吐息带着一点烟丝的味道,喷到了张佳乐的脸上。

  张佳乐手脚并用在沙发上连退了好几个屁股的距离,涨红了脸怒道:“你他妈突然凑这么近干嘛?!有话不能好好说吗?!”

  “这不是想给你一个心理准备吗?”叶修看他像个受惊的兔子,忍不住笑起来,“这个方法有点劲爆。当然了,咱们都是新时代的人了,应该也不会太介意对吧?”

  “什么?”张佳乐心里腾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一劳永逸的方法啊。”叶修又一次欺近张佳乐的身子,把人逼到沙发的角落里退无可退,才伸手抚上了他的腰。

  张佳乐整个人差点炸了,挥着两只手想把叶修推开:“说话就好好说话!动手动脚的你他妈到底想干嘛?!”

  “不是你想一劳永逸吗?”叶修眨眨眼说,“咱们俩现在来一发,就能一劳永逸了。”

  张佳乐的脑子瞬间当机。

 ————————————————————————

注意!虽然这个方法特别sexy,但这并不是一篇肉文!

不要期待肉!不会有肉的!

评论(41)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