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乐】福祸相依 同居篇1

1.

  “叶修——”

  叶修把身子一仰,倒在椅子的靠背上,扯着嗓子回道:“小祖宗你又想去哪玩了啊?”

  张佳乐拿着手机欢天喜地地就冲进来了,叶修倒挂在椅背上的脑袋正瞅着他,他便从善如流地凑上前去,勾着叶修的脖子把手机屏幕递到他眼前。

  “Takagism,真人密室逃脱!从古墓科考到蛮荒探险,从窃取密电到逃脱监笼,细致的目光,缜密的推理,强健的体魄和齐心的协作,你能从这一个个暗藏玄机的密室中逃脱吗?!”

  张佳乐慷慨激昂激情洋溢地念完广告词,用满怀希冀的目光注视着叶修。

  叶修:“……哦。”

  张佳乐对叶修的反应非常不满:“你就这点反应?说点什么啊!”

  叶修看着在自己眼中处于倒置状态的张佳乐,淡定地说:“你可以考虑去帮这家店做广告,他们肯定愿意聘请你。”

  “靠!不乐意去就算了!”张佳乐愤愤地撒了手,起身要走,胳膊却被人一把抓住了。

  “没啊,谁说我不乐意去的。”叶修扣着张佳乐的手腕,挂在椅子上看着他,笑道,“你要去,我自然是要陪着的。”

  手腕处紧贴的肌肤将触感清晰地传入大脑神经,张佳乐一瞬间有点恍惚。他看到叶修伸长的胳膊和零散的短发,他看着叶修望着自己的眼睛,他想象自己倒映在叶修瞳孔中的样子,然后在叶修的微笑中怦然心动。

  “你不用勉强。”张佳乐欲盖弥彰地甩了甩胳膊,理所当然地没有把叶修的手甩掉,“不用那么迁就我,你如果不喜欢不想去都可以直说,我又不是会无理取闹的三岁小孩。”

  “怎么是迁就呢,”叶修直起身来,一本正经地说,“我能理解,你在家里被闷了那么久,现在终于能出门了,当然想好好玩一玩。反正我平常窝在家里打代码也很少出门,你拉着我一起出去活动活动,正好。”

  张佳乐反手扣住了叶修的手,一屁股坐到床边。叶修一看他这准备长谈的架势就头疼,下意识想抽回手,却把张佳乐紧紧拽着不放,只好单手从口袋摸出烟盒,熟练地抖出一根叼到嘴里。

  “叶修。”张佳乐很严肃地叫道。

  “诶。”叶修一边摸打火机一边很严肃地应道。

  “说真的,你不需要对我这么百依百顺的。”张佳乐说,“生活是两个人在过,需要两个人互相理解和体谅,不是一个人的付出可以维持的。你单方面不求回报的付出,一时半会儿可能撑得住,长久以往你会很累的。我不想你这样。”

  叶修微微垂着头单手打火,小火苗一跃而起。他收起打火机,却没急着抬头。叼着烟深吸了一口,叶修慢慢地吐出一口烟气来。

  这短短的几秒静默,张佳乐却觉得在叶修那一吸一吐间被拉得无限长。交握的双手间不同的体温融合在一起,分不清彼此的界线。温暖从掌心淌入胸腔,把张佳乐那一点焦躁都包裹起来,慢慢消解。

  静默之中叶修突然开了口:“张佳乐,你在怕什么?”

  “嗯?”张佳乐愣了一下。

  叶修抬起眼,眼底压着一点锐光。对视的那一刻,张佳乐竟有种诡异感。仿佛那一眼从他的眼睛看入灵魂,瞬间解剖了他的思想。

  “我们不是双向绑定,而是我单向绑定了你。”叶修眯着眼说,“你是这么想的吧?”

  “啊?”张佳乐一时没反应过来,有点懵。

  “说到底,被这个关系束缚住的人只有你。你想要过正常人的生活,就必须和我在一起。截然相反的是,我并没有这个限制。”

  叶修说着,一手拿着烟轻轻蹬了下地,椅子下的滚轮将他推到了床沿,瞬间拉近了他和张佳乐的距离。

  “我可以自由地选择离开或是留下,所以陪着你是我做出的牺牲。一旦有一天我厌倦了不耐烦了,随时可以抛下你一个人。”

  椅子无法再向前,叶修便微微倾过身,想把最后一点距离也抵消。张佳乐被迎面而来的气势逼得不自觉向后仰,几乎要被叶修压到床上。

  叶修看着从一脸茫然到此时垂眸不语的人,叹了口气:“你怕我丢下你,对不对?”

  埋藏起来的包袱被挑破了,挤压的情绪迸发而出,从四肢百骸冲袭而过,眼眶胀得酸涩。张佳乐突然伸出手抱住叶修,将他拽倒在自己身上,近乎咬牙切齿地说:“对,对,我怕你不要我了,我怕我又要回到过去那种生活。我一边想疯狂地享受现在的生活,又一边想千方百计地讨好你。我怕你有一星半点的不满意,会像你突如其来地出现那样毫无预兆地转身离去,而我却没有任何理由和办法留住你!”

  他过上了他未敢想象过的生活,所以他害怕,他患得患失。两个人在一起生活,无可避免会发生摩擦和冲突。但是他连争都不敢,因为他输不起。

  “我说……”叶修被张佳乐紧紧地抱着无法动弹,只能无奈地笑笑。他侧过头来,几乎贴在张佳乐的耳边说,“你这24年怎么过的?”

  呼吸扫过耳垂,张佳乐绷紧了身体,皱起眉问道:“你什么意思?”

  “你的人生我缺席了24年,没有我你也一样过下来了。”叶修低声说着,嗓音被压得有点沙哑,“就算我最后选择离开,你享受过普通人的生活后,还会有所悔恨吗?就算我一直没有离开,你如往日那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七八十年后你临死前难道就不会遗憾了吗?”

  张佳乐张开嘴,却茫然不知该说什么,又讷讷地闭上了。

  “我知道你害怕。”叶修温声说着,“无论我再怎么跟你保证我不会走,你都会觉得惶恐。那我就问你怂不怂!张佳乐,你敢不敢疯一把?!”

  张佳乐咬紧了牙,用几乎要把人勒死的力道抱紧了身上的人。他将自己的脸埋进叶修的肩窝,而后哑着嗓子怒吼道:“妈的,我敢!我他妈当然敢!!”

  叶修搂着他翻了个身,张佳乐便撑着他的胸膛将身子挺起。视野脱离了黑暗,张佳乐下意识地将视线移到叶修的脸上。

  四目相对,他们静静地对视了几秒,而后在一眨眼间默契地哈哈大笑起来。

评论(32)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