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乐】福祸相依 同居篇4-5

4.

  玩玩闹闹转眼一月终了,张佳乐叼着根pocky惬意得窝在沙发里看报纸。他正琢磨着今天能去哪里玩,心思并不在报纸上,只是随意地翻着,把报纸翻得哗哗响。

  虎斑猫蹲在一边盯着他翻动不停的手看,像是随时准备扑上来咬一口。

  张佳乐没在意它。他满心雀跃着,每一天醒来都兴致勃勃。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没有这种期待生活的感受了。只是因为一个人的到来,他的生活变得意外的美好。就像是第二天要去集体春游的孩子,他细数着想要做的事情,满怀憧憬。

  想到这里,一个问题突然蹦入脑海。

  他现在的生活如此美好,是因为他不用再承受倒霉的后果,还是因为这个人?

  张佳乐怔了怔,拿着报纸的手悬停在半空中。虎斑猫逮着机会,一个猛扑抱住了张佳乐的手。

  就在这时,叶修打着哈欠从客房里走了出来,看到张佳乐便懒洋洋地抬手打了个招呼:“早啊。”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咔嚓咔嚓两下把pocky吃掉一边把猫拎到沙发另一头一边吐槽道:“早个头,都快两点了。”

  “哦,是嘛。”叶修很淡定地应道,显然对一觉醒来是这个时候已经习以为常,“我先去刷牙了。”

  看到叶修转身要走,张佳乐连忙叫道:“诶你等等!”

  “干嘛?”叶修揉着眼转过头,“有什么事不能等我刷完牙再说?”

  “好好好,你去。”张佳乐把报纸一丢,跳起来窜到叶修身边,推着他往洗手间走,“你刷牙,我说话。”

  叶修:“……”

  叶修把牙膏挤到牙刷上,抬起头正要塞到嘴里,就在镜子里看到了注视着自己的张佳乐。

  “我说……”叶修觉得有点蛋疼,“你能别这么死盯着我吗?我觉得怪别扭的。”

  “你刷你的牙,我又没碍着你。”张佳乐甩甩手。

  叶修无奈:“你到底想说什么?”

  “哦,我就是想吧……”张佳乐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今天正好是你住进我家一个月了,我们要不要庆祝一下?”

  叶修呸出一口白沫,“噗”的一声笑了起来:“你不是吧?相识一个月还来个纪念日啊?又不是妹子,我们也不是在谈恋爱,这么整你不觉得矫情?”

  “靠!”张佳乐怒了,一巴掌拍在叶修背上,“你就说去不去吧!”

  “去去去,诶你轻点儿。”叶修抬了下胳膊,把张佳乐的巴掌挡开了,“你想去干什么,我哪次说不去了?”

  “这还差不多。”张佳乐满意了,巴掌转了个方向拍在叶修的肩膀上,“那我去想想今天干嘛好。”

  叶修:“……”合着他还没想好啊。

 

5.

  叶修回到客厅时,他们养的松狮犬正在阳台嗷嗷叫。张佳乐托着下巴坐在沙发上,他面前的茶几上摆满了各种旅游手册、指南和地图,而他一副沉思中的模样。

  叶修:“……你不用这么夸张吧。”

  张佳乐瞥了他一眼,又苦恼地把自己埋进了旅游指南里:“这个月玩得太嗨了,现在要让我想点特别的事干,我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出来。”

  叶修走到他身边,把在他腿边扑腾的虎斑猫抱起来,一屁股坐在他的身边:“要我说,带狗出去溜溜就得了。”

  “你就是懒的。”张佳乐颇为鄙视地说。

  “是啊。”叶修笑笑,一点也不在意,“所以要不是你的话,我都没想过原来生活还能这么多姿多彩。”

  “那你是不是得报答我一下?”张佳乐扭过头来冲他嘿嘿一笑。

  叶修伸出手撸了一把张佳乐的头发:“你得了,要没我你也享受不了。”

  “是是是,你说的对。”张佳乐撇着嘴又把头扭回去了。

  叶修看张佳乐翻着各种旅游指南的模样,莫名觉得有点好笑。他想了想,把一直在努力啃他袖口的小猫放到一边,从口袋里掏出钱夹来:“说起来,一个月了我也该付你房租了吧?”

  “付什么付!把你的钱收着!我不缺你那点钱!”张佳乐一听他这么说就炸了,劈手夺过叶修的钱夹,塞回到叶修的口袋里。

  没料到张佳乐会抢他钱夹的叶修愣了一下,直到张佳乐把钱夹往他的口袋里塞,叶修才反应过来,哭笑不得地说:“这不是你缺不缺钱的问题啊。要白吃白住你的,那我成什么了?”

  “你成什么?你以为我把你当什么?!”张佳乐“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瞪着叶修的眼里暗潮汹涌。

  我拉着你玩遍城市的每个角落,我的手机相册里到处是你的痕迹,我在街头无数人的面前给你唱歌,我给领养来的松狮犬起你的名字……而现在,你要给我付房租?

  叶修默然片刻,从另一个口袋里摸出烟盒来。

  “我只是不想占你便宜。”他说着,给自己点上烟,却又把烟从嘴边拿了下来,夹在手指间,看着白烟从烟头袅袅升起,他慢慢地说,“你不欠我什么,我也不想你用什么方式来回报我。这样我们两不相欠,比较好。”

  “你觉得这是人情债吗?”张佳乐冷声问道,“你就这么不把我当朋友?”

  “我不是这个意思。”叶修摆了下手,却又不知该怎么说,只好叹了口气,“算了,我不提了,行吧?”

  张佳乐没吭声,转身就走。

  主卧门被摔出一声巨响,虎斑猫受到惊吓,委屈地“喵”了一声。

  叶修心不在焉地摸了摸小猫的头以示安慰。他默默地抽了几口烟,忽然一仰身靠在沙发上,似是头疼般按着额角闭上了眼。

——————————————————————

实在发不出糖了……

发生点小矛盾调剂一下(喂!

别担心他们俩这么甜很快就会和好啦~

评论(43)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