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乐】福祸相依 同居篇6-8

6.

  是他在无理取闹吗?

  不是的。

  他只是突然间意识到叶修和他的关系,并不像他所想象的那样。一个月的相处,吃喝玩乐几乎寸步不离,张佳乐几乎要以为他们会永远这样亲昵。

  他竟然忘了叶修迟早是要离开的。各人有各自的人生,就算是夫妻也不可能像连体婴一样时时刻刻呆在一起。

  更何况他们不过是关系稍好一些的朋友而已。

  摊开的日记本静静地躺在书桌上,翻在空白的一页。张佳乐在桌前端坐了片刻,提起笔来在页眉处注上了日期,并在其后写上了一行字。

  ——同居第三十一天。

  笔尖顿在了句点上,久久不动。墨水从笔珠边的缝隙里一点一点地渗进纸页,将句号中的空白填满了墨黑。

  他走的话,我会死吗?

  胸中腾起的怒火,灼烧出蚀骨的酸涩感,从骨骼关节处扩散开来,像是生锈的机器人,连动一下都咯吱作响。

   我在难过,为什么?因为我会死吗?

  张佳乐眼里一片空茫。

  不对。不是这样的。

  一开始让他畏惧的不安的患得患失的,是因为叶修一旦离开,他就将失去自己作为平凡人的生活。但是现在,如果给他永久的幸运值,难道他就会觉得叶修的离开无所谓了吗?

  这个问题叩动了张佳乐茫然的思绪,他一瞬间回过神来,视线重新凝结在日记本上。

  他看到了满页的“叶修”。

  他一笔一划写下的无数个“叶修”。

 

7.

  那天过后他们再没说过话,冷战的低气压卷过屋里每个角落,只有不谙世事的虎斑猫和松狮犬还在家里到处闹腾着,给屋子里带来了些许生气。

  没张佳乐拽着出门,叶修这个死宅男就算撑死也不会下楼散个步的。于是两人皆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他们俩同居一屋,却似在两个世界一般,过起了他们原有的生活。

  就连吃饭时的外卖都是分开叫的。一不小心点了同一家的外卖,外卖小哥把两份外卖一起送过来时,还得多嘴问一句他们明明住一块为什么要分单。张佳乐嘴上客气着说“意外意外”,心里翻着大大的白眼想“关你屁事”。

  他提溜着外卖敲响叶修的房门,没吭声,叶修却很快就来开了。张佳乐一把将外卖塞到他手里,转身要走,却听到身后叶修唤了一声:“张佳乐。”

  张佳乐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看他。

  这么多天了,这还是他们之间第一次说话。

  冷战之所以为冷战,便是双方都不愿先让步。而此时叶修竟然先开了口,不管他要说什么,只是他叫了张佳乐这三个字,张佳乐的心就软了一半。

  如果说叶修迟早会离开,会结婚生子,会有自己的伴侣自己的人生,那么他们俩之间的时间就是过一点少一点。这么宝贵的不可再生资源,他竟然用来冷战,张佳乐想想忍不住想唾弃自己。

  “你明天应该没事要出去吧?”叶修问。

  “应该没有。”张佳乐还有点僵,他反问,“你问这个做什么?”

  “哦,我明天有事得出去一趟。”叶修回答。

  “我不能跟去吗?”张佳乐微微皱起眉。

  “你在家里别乱搞,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叶修说。

  不是这个问题。你这个白痴。

  张佳乐在心里嘀咕着,“哦”了一声。

  大概是看出张佳乐对他的解释并不满意,或者是想缓解一下他们刚刚脱离冷战之后僵硬的气氛,叶修继续说:“我有个朋友要来这儿玩,我给她当地陪。”

  “哦。”张佳乐点点头,像是顺口问了句般漫不经心地说,“男的女的?”

  “女的。”叶修笑笑,“回头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

  “别有机会了,就明天吧。”张佳乐甩了下手,像是懒得等下一次一般不耐烦的模样。

  “那不行啊,她钦点明天要我一个人陪的。”叶修摸了摸鼻子,“要不我问问她?”

  张佳乐睨着他,丢下一句“算了”,便转身回自己房间去了。

  叶修“啧”了一声,无奈地摇摇头:“我都先开口了,这家伙怎么还生气……”

 

8.

  “欢迎光……”

  咖啡厅的服务生听到风铃响起便一边抬头一边说起了烂熟的台词,最后一个“临”字在他看到来人时就被愕然地卡在了喉咙里。

  这实在不能怪他不够敬业,主要是来人的打扮太过奇特。现在同时戴着鸭舌帽蛤蟆镜和口罩进入室内的人,他能联想到的只有“入室抢劫”和“大明星”两种情况。

  来人瞄了眼菜单,点了个柠檬茶,不幸被通知已经没有柠檬了。他扶着额头把柠檬茶换成焦糖玛奇朵,结果在付账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钱包不见了。

  空着手离开了咖啡厅的张佳乐干脆直接坐到了咖啡厅外摆放的椅子上。

  果然离开了叶修,他的倒霉劲儿又回来了。一个多月没享受过这待遇,再感受时张佳乐只觉得哭笑不得。

  不过即使如此艰难,他也不会放弃他今天的计划的!

  叶修不久前刚刚走进了对街的酒店。张佳乐本想进这间咖啡厅隐蔽一下,却没想到自己的钱包被偷了,只好委屈地坐在咖啡厅外,等着叶修带着妹子从酒店里出来。

  其实张佳乐心里很清楚,他做这事,又蠢又危险又没意义。只是一想到叶修今天要出来和妹子见面,他就百爪挠心,仿佛叶修马上就要被人拐走了一般。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这样偷偷跟着来,除了一路倒霉折腾自己以外,还能有什么别的收获。但是心被挠得难受了,他在屋里坐立难安了一宿,最终还是从床上爬起来,翻出了自己的帽子墨镜和口罩。

  没有意义又怎么样。

  他张佳乐做事从来都是因为他想这么做,什么时候在乎过有没有意义了。

  他喜欢叶修,他不想自己只能坐在家里为这件事烦心,他想跟着叶修看看他今天要见面的妹子,看看他们今天都干了什么,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所以他现在坐在这里。

——————————————————

好想赶紧完结QwQ

评论(24)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