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乐】福祸相依 同居篇12-14(完)

竟然忘了求票!赶紧补上QwQ

日常求票:戳我日常投票给叶神!

一个Q号一天可投3票!三票单投叶!三票单投叶!三票单投叶!

爱叶神就拿出实际行动!叶神戏份决不能被砍!!!


12.

  给小女孩赔冰淇淋的时候,张佳乐就默默地站在叶修身后。等小女孩终于满意地不哭不闹吃起冰淇淋时,叶修转过身来,就看到张佳乐低着头扯自己的衣摆。

  虽然知道张佳乐只是想把衣服上的污渍弄掉一点,但让叶修莫名有了一种“孩子犯错家长收拾烂摊子”的感觉。

  叶家长带着张熊娃回了家,让他回屋里把衣服换了。张佳乐从房间里走出来,就看到叶修坐在沙发上,背抵着靠垫,支着脸似是若有所思的模样。

  余光瞄到张佳乐走出来的身影,叶修微微抬了抬下巴,示意他过来,说:“坐吧。”

  这是要兴师问罪啊!

  张佳乐后知后觉地感到了一点紧张。他好像到现在,面对着一脸沉色的叶修,才隐约意识到了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有多严重。

  叶修愤怒的神情还依稀在目。张佳乐忽感心脏拧成一团,却在那被紧张充斥的涩麻之中,觉出了一丝无怨无悔的甘甜。

  他并不后悔。

  哪怕他很清楚,接下来他并没有直面叶修诘问的底气。因为他没有一个等分量的理由,可以为他差点遭受的恶果做一个合理的解释。也就是说,他今天的举动,不过是意气用事,是无理智无回报的冒险。

  但他不悔,因为他不愧于心。但他心虚,因为他让叶修愤怒、慌张、惶恐。

 

  张佳乐选了离叶修最远的一个位置,正襟危坐。

  “说吧,你到底怎么想的。”叶修看着他说。

  想什么?说什么?

  张佳乐一时哑然。

  他总不能说是因为我喜欢你生怕你跟妹子跑了所以一时感情用事醋意上头就跟踪你……吧?

  叶修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回答。他不自觉地皱起了眉,盯着垂着头的张佳乐问道:“你在怕什么?”

  又是这个问题。

  在近一个月前,叶修也曾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也曾用这样的语气问他这个问题。

  而他的回答竟然也没有改变过。

  “我以为那次谈话之后,你已经不怕我会离开你了。”叶修说。

  那只名叫乐乐的虎斑猫被说话的声音吵醒了,在窝里扑腾了几下爬起来,欣喜地发现客厅里有人,便飞快地窜到了张佳乐的腿上。

  不是的。

  张佳乐与虎斑猫四目相对,抿着唇忽然觉得有点委屈。

  反正你不会懂。

  就算叶修在一月前看出了他藏在心底的恐惧,却也无法理解他现在的心情。

  因为你不知道我喜欢你。

  为什么你不知道?

  因为我不说。

  我为什么不说?如果我说了会怎么样?

  你会厌恶吗?你会逃避吗?你还会当我是朋友吗?你会离开我吗?

  你会接受吗?

 

13.

  “你不会就打算这么装哑巴装一晚上吧?”叶修有些无奈。他虽然向来擅于捕捉和理解他人的情绪,但他也不是神,他没有读心术。现在张佳乐在想什么,他真的不知道。

  他只知道不能放任张佳乐这么下去。今天是他去买烟落了一步,才能及时拉了张佳乐一把。可是如果还有下一次,下下次,叶修没有把握每次都能拉住张佳乐。

  张佳乐现在的幸运值能要了他的命。

  叶修今天才清晰地感受到了这个事实,这让他此时此刻坐在沙发上还忍不住感到一阵后怕。

  无论如何,他要搞清楚张佳乐到底在想什么。他要保证张佳乐不会再做这样没头没脑的冒险。

  如果张佳乐真的出了什么事……

  叶修的脑子里刚冒出这个念头,还不及多想,就被他狠狠地掐灭了。

  这种事绝对不会发生。

  绝对不能。

 

  听到叶修的话,张佳乐眨了下眼,忽然抬起头来。

  叶修正看着他,他的视线便落入叶修的眼中。那深潭般的黑眸里隐着果决的凌厉,他看得那么深,注视着叶修的力道几乎要透出杀气来。

  叶修被这眼神看得一愣,正想着不对啊这家伙是要杀人啊,就听到张佳乐宛如破罐子破摔般的语气说道:“我喜欢你!”

  叶修:“……啊?”

  “靠!听不懂吗?”张佳乐被叶修一脸懵逼的模样气到了,有点炸,“我说我喜欢你啊!”

  “等等……”叶修还是一脸状况外,“你……是在和我告白吗?”

  “不然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吗?!!”张佳乐差点吐血,虎斑猫顺势挠了挠他的手背。

  “哦……”叶修点点头。

  “没了?”张佳乐瞪着叶修,“你不需要说点什么吗?”

  “哦。”叶修又应了一声,说,“主要是你的语气,真的一点都不像在告白,所以我没反应过来。”

  “我不是问你这个!!”

  要不是腿上还趴着一只猫,张佳乐就要从沙发上跳起来了:“我向你告白,你不需要表示一下态度吗?!接受还是不接受?接下来我们要怎么相处。”

  “我不是已经表示了态度了吗?”叶修说。

  张佳乐:“你表示什么了?”

  叶修:“我不是‘哦’了吗?”

  “这算什么表态啊?!!”张佳乐终于按捺不住了,一手拎着猫就跳了起来,向着叶修扑过来,另一手揪着叶修的领子抓狂道,“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好吧。”叶修看似很无奈地叹了口气,抬起手按在张佳乐的后颈将他的头往下一压,唇瓣相碰,张佳乐整个人都僵住了。

  轻吻一触即逝,叶修挑起眼来看到张佳乐的死鱼眼和木然的脸,忍不住笑出了声。将张佳乐按进了自己的怀里。

  张佳乐感觉到他的笑在胸膛里震动,抵着自己的胸口,便觉得自己的胸膛也跟着震动了起来。

  他听到叶修含着笑意的声音,低沉而又温柔,在他的耳边轻声道:“‘哦’的意思,就是好。你向我告白,我答应了,这不是表态吗?”

 

14.

  虎斑猫被拎了好一会儿,受不了了,好一番挣扎从张佳乐的手中跳了出去。张佳乐也顾不得管他,搭着叶修的肩退开一点,视线在极近的距离下交错。他看到叶修眼里的温柔,潺潺似水流。

  他是认真的。

  张佳乐想。

  这一句话在张佳乐脑中静静地呆了一会儿,突然勾起奔涌的狂喜冲击心脏。他茫然着不知该做出什么表情,极度的欢喜之下手足无措。叶修就那样轻轻地笑着,看着他,每当他仓皇中回过神来,就能看到叶修那双含笑的眼睛在注视着自己。

  仿佛要把他所有的温柔与深情都传递给他。

  张佳乐终于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他伸手抱住叶修的脖子,凑上前近乎疯狂地亲吻他。叶修的手指从他发丝间穿过,闭上眼时唇舌交缠都变得缠绵。

  张佳乐被压在沙发上的时候,脑中恍惚地闪过一丝“会不会太快了”的念头。然而念头不及细想,就被叶修的手指在他身上撩起的火烧了个精光。

  虎斑猫跑到房间里睡觉去了。

  阳台的松狮犬趴在地上,百无聊赖时偶尔叫唤一声。

  张佳乐抱紧了身上的人,闭上了眼。

  被狠狠贯穿的时候,张佳乐在呜咽时恍惚地听到了叶修靠在耳边的低语。

  他说,我不会离开你的。

  他说,张佳乐,我早看上你了。

 

  张佳乐失声笑了起来。他觉得自己从未如此幸运过。

  大概是倒霉了太多年,幸运席卷而来时才会如此汹涌澎湃。

  屋外的阳光穿过玻璃窗,在他的眼里留下斑驳的光芒。

  他想,我用我二十四年的幸运值换了一个你。

  还好是你。

  真好啊,是你。

评论(47)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