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张】零度崩塌 01

日常求票:戳我日常投票给叶神!

一个Q号一天可投3票!三票单投叶!三票单投叶!三票单投叶!

爱叶神就拿出实际行动!叶神戏份决不能被砍!!!


作者一边掰着手指一边哭着数:“一个生贺一个坑……两个生贺两个坑……开了一个又一个……好多好多坑……嘤嘤嘤……”


 @祎祭 叽叽酱生日快乐!!

这大概会是叽叽酱观念里的HE,呵呵呵……

所以如果因为本文受到了任何伤害,记得都是叽叽酱的错!


失控的傀儡、末日梗来自时之歌project《虚拟神明》

场景描写有参考《虚拟神明》PV


01. 

  断壁残垣。

  高楼大厦崩塌成废墟,弯曲的钢筋从断裂的半截墙壁中伸出,直指苍空。残砖碎瓦掩埋了道路,血色在满目狼藉的大地上燃烧。

  张新杰静静地站在废墟上。他听到火焰吞噬一切发出的声响,他闻到空气中弥漫着血腥与焦炭的气息,他看到繁华都市化作的残败,在太阳与火光的照耀下闪着无机质的光泽,衬出生命崩落后的死寂。

  那是死亡与毁灭的味道。

  三个星期前,这里还是人来人往生机勃勃的大型繁华都市。然而在重型防御机械傀儡失控,将炮火对准都市中央的行政大楼的时候,这座都市的结局就已经注定。

  毁灭一座城,不过只需要三个星期。

  那么毁灭所有的生命,需要多久?

 

  “医生——医生!!”

  身后传来的急呼将张新杰的思绪拉回,他转过头去,看到一个少年跌跌撞撞地踩着瓦砾向他跑来。

  他垂眸看着少年气喘吁吁地停在自己面前,拧着眉问道:“怎么了?”

  少年连气都来不及喘匀,抬手向背后一指:“医生!阵地发现幸存者,大人们叫我来把你找回去!”

  张新杰面色一沉,迈开步子就往阵地方向快速前进。少年紧跟在他身后,脚步虽趔趄却勉强还能跟上。张新杰听着自己和身后的脚步声,头也不回地问道:“清杀队和搜救队都还没回来,哪来的幸存者?”

  “他……他自己出现在阵地里的!”少年喘着气说,语气里也是满满地难以置信。

  张新杰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个人?”

  “是,是只有一个人!”

  “他叫什么?”

  少年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张新杰会突然问他这个问题,一时反应不过来,脚步都落下了几步。好在他很快就回过神,加快几步追上去,回答道:“不知道,他没说!他只说自己是从西南区一个人杀过来的,身上的伤也很多,护士正在给他做紧急处理。”

  西南区临近他国边界,是重度防守区域,小型战斗机械傀儡最多的地方。四个城区唯有这一个,清杀队还从未踏足过。他们人数不多,不敢轻易折损现有的战力。阵地所在的西北区是被清理得最干净的地方,东南东北区域也有进行过规模不等的清杀和搜救。因而阵地内多是这分属这三区的幸存者,只有西南区,在此之前一个也没有。

  能跨越傀儡横行的西南区到达阵地,这得是什么人?

 

  阵地内几位有医护能力的人往往会轮流随队外出,搜救队配置的医生最多,而阵地内通常只会有一位医生留守。由于阵地周围的傀儡都被清除了,加上还有防卫队守护,留守反而是最安全也最清闲的。

  张新杰本是最积极的随队医生,并且最想跟着清杀队行动。即使轮到他留守,他也经常将机会让给其他人。若不是他上次随队外出时肩膀上受了轻伤,担心自己行动不便会拖累清杀队的战士,今天他恐怕也不会选择留守。

  可巧,就在今天,他来了。

  张新杰快步冲进医疗帐内,正看见躺在病床上接受护士的紧急处理的男人。他的上衣已经除掉了,护士的基本处理将他身上的血污清理干净,露出他充满力量的上身肌肉,以及身上大大小小不同的创伤。

  男人原本只是闭着眼拧着眉,静静地躺着。或许是听到帐外有人靠近,便在张新杰掀开门帘踏进时睁开了双眼,锐利的视线落在了张新杰的脸上。

  然后在那一瞬间松开了紧皱的眉头。

  汗湿的头发紧贴在他的额头上,他的眉目间却有无尽温柔。

  “张新杰。”他轻声唤道,扯着嘴角露出一个吊儿郎当的笑。

  “真好,我又见到你了。”

 

  全民尚武的地区,几乎每个男人都是战士。就连主修医学的张新杰,都能端起枪拿起刀在战场上厮杀。

  但要说最强的战士,所有人都会毫不犹豫地说出同一个名字。

  叶修。

  武斗祭站到最后的胜者,可以徒手废掉五架小型格斗机械傀儡的人,在挑战赛上连被八人挑战战无不胜,各方面军事能力都达到了无人企及的超高水准。

  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与家庭背景,他就像从天而降的一个神话。

  而现在,在这天地覆灭的时刻,他从危机四伏的西南区只身闯出。

  张新杰从未见过叶修如此虚弱狼狈的模样。

  只是尽管如此,他的眼里依然亮着坚毅的光。

 

  张新杰三个多小时不停歇地手术,直至将叶修身上所有的伤都处理完毕。

  他全程没有说话,叶修也像哑了一般,除了见面时说了那一句话,再没有开过口。张新杰转过身,和护士一起收拾医疗器具,帐帘忽然被掀了起来。

  张新杰转过头,看到刚刚把他找回来的那个少年端着一盘子的食物走进来。他兴奋地说:“医生!后勤部给伤员准备了食物!我看你们弄完了就给端进来了!”

  张新杰点了点头,向他走过来。少年本以为医生是要离开了,还往旁边让出了路,却见张新杰停在自己身前,伸手接过了盘子。

  “咦?”

  少年茫然地眨了眨眼,就看见张新杰端着盘子走到床边,把食物放在床头柜上,又搬了把椅子,坐在了床边。

  护士推着摆满了医疗器具的推车走了过来,对少年低声道:“还傻愣着干嘛?快走了。”

  “哦。”少年懵懵懂懂地应了声,跟着护士离开了医疗帐。

 

  两个人都离开了之后,张新杰执起一只碗,勺子搅拌稀粥时皑皑雾气腾起模糊了他的眼镜。他也不在意,微微垂着头舀起一勺子,问道:“吃吗?”

  “你要喂我?”叶修眯起眼笑笑。

  “不可以吗?”张新杰头也不抬地反问道。

  “不急。”叶修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张新杰微垂的脸上,他轻声道,“你抬个头,让我看看。”

  张新杰松了手,勺子磕在碗底,发出的声响埋在稀粥之下,变得低哑沉闷。

  “干嘛这样。”叶修弯着嘴角说。

  他的声音因为虚弱变得低柔,撞在心口却令胸膛都跟着震荡了起来。张新杰依然垂着头,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隔着沾满雾气的眼镜,叶修看不清他的眼睛。他想了想,问:“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见到我太激动想哭了?”

  张新杰没有答话。

  “不要不好意思嘛,可以理解的。”叶修眼底含着浅浅的笑意,注视着张新杰轻声说,“因为我刚才见到你的时候,也激动得想哭啊。”

  “……”

  他的语气一点都不像他所描述的那样。他总是平静的,淡然的,漫不经心的。就像这世间没有什么事能撩动他的情绪,即使天塌下来他也不会失态。

  现在天真的塌了。


  张新杰眨了眨眼睛,一滴泪水无声地落下,砸在镜片上。

  炮火的轰杀,大楼的崩塌,满世界都是惊恐地尖叫着逃跑的人。烈火在燃烧,大地在震荡,受伤的人们在倒在地上呻吟着呼喊着求救,被自顾不暇的人无情地抛下。废墟里尸横遍野,机械傀儡的金属光泽染上了血色。枪声迭起,刀斩开血肉的声音在一片嘈杂中莫名清晰。

  作为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张新杰见过无数生命无力地挣扎,见过无数生命的消逝。他以为他能做到医者无心,却发现他在成千上百的死亡面前手足无措得像个受惊的孩子。

  那时候他想起了他。

  他突然感到从未有过的惶恐。

  他怕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了。

评论(28)
热度(91)
  1. 亦十祎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