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张】零度崩塌02

日常求票:戳我日常投票给叶神!

一个Q号一天可投3票!三票单投叶!三票单投叶!三票单投叶!

爱叶神就拿出实际行动!叶神戏份决不能被砍!!!


02.

  我不畏惧死亡。

  我只畏惧此生与你分离。

 

  张新杰眉目低垂,捏着勺子没有动。叶修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轻叹了口气。

  “张新杰。”他温声唤道,“你叫我一声。”

  张新杰没吱声。

  叶修也不催,就安静地等着。仿佛只要张新杰不开口,他就能这样等到天昏地暗去。张新杰沉默了很久,终于慢慢张开口。气息从喉咙里穿过,却依旧哑然无声。

  叶修看着他,依然静静地等着。

  张新杰吐出一口浊气,他声音沙哑,轻声唤道:“叶修。”

  两个字像是耗尽了他全部的气力。

  两个字又像给了他所有的力量。

  叶修含着笑意应道:“嗯,我在。”

  张新杰抬起头来,便就看见了叶修温柔的微笑和眸中柔光。

  他在看着自己的爱人。

  一如往昔。

  “多好啊。”他说,“新杰,你看,我们都还活着。不管发生了什么,现在我们活着。无论我们经历了什么,现在我们在一起。这是一件多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为什么要难过?”

  张新杰轻轻摇了摇头,幅度小到几乎无法察觉。

  “新杰。”叶修抬起手,将张新杰搭在碗边的手纳入掌心,他凝望着对方,认真地说,“有我在,你别怕。”

 

  他的手心是滚烫的,仿佛要将他的手灼伤。

  张新杰想说我并不怕。

  生死是医者眼中的平常事,而战士不惧牺牲。

  他还想说凭你现在这幅模样,说这话根本毫无说服力。

  再强大的战士,也不过是个人。会痛,会惧,会累,会愤怒,会悲哀。

  他想说我爱你。

  所以畏惧,所以难过,所以疼痛,所以悲哀。

  他便只说了这三个字。

 

  叶修显然是被他的言语惊到了,怔怔地看着他,脸上毫不掩饰的愕然让张新杰忽然觉得心情好了不少。

  叶修到底还是叶修。他很快回过神来,眉眼都挂满了笑意。

  他说:“我知道。”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知道你在怕什么,我知道你的感受。

  因为我和你一样。

  即使苍穹倾倒,泯灭了光明。即使大地崩裂,枯萎了希望。即使命运吞噬道路,即使心跳化为灰烬,即使炮火摧毁时光。

  只要在你身边,我便无所畏惧。

 

  张新杰把叶修的胳膊按了回去,一脸严肃地告诉他乱动可能会扯开伤口。叶修非常老实地点点头,然后张开了嘴“啊——”了一声。

  张新杰愣了愣。

  “医生大人。”叶修眨眨眼说,“我饿了。”

  张新杰一时哑然,情不自禁露出了一点无奈却又甘之如饴的笑意。

  他很少如此开心,也很少笑。明明刚才还在痛心难过,此时竟如阳光普照般暖洋洋的惬意。他将一勺粥舀到叶修嘴边,给心安理得享受他伺候的男人一勺一勺地喂下了整碗粥,外加面包和水果。

  “这么奢侈?”叶修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因为你做了值得的事。”张新杰一边喂他一边淡然地回答,“我们向来是强者至上。你能从西南区只身闯出,足够得到这里所有人的认可。”

  “我说你们就信啊?”叶修有些惊讶,又觉得有些好笑。

  “当然信。”张新杰理所当然地说,“你是叶修,为什么不信?如果这世上只有一个人能从堆满傀儡的地方闯出来,那除了你就不会有其他人了。”

  叶修笑了笑,没再说话。

  张新杰微微拧起眉。他熟悉他的爱人,他看出了叶修那笑容里压着的那丁点无奈和苦涩。

  他本想问,却没有开口。

 

  如果叶修想说的话,自然就会告诉他的。

  张新杰这么想着,将收好的食盘端出了医疗帐。

  守在门外的少年一见他出来,就激动地扑了过去,急切地问道:“医生医生!大人们说里面的人是斗神叶修,真的是他吗?!”

  张新杰揉了揉少年的头发。

  “他是个英雄。”他说。

评论(22)
热度(99)
  1. 亦十祎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