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黄】Colors

 @栎汣 小天使生日快乐哟!!

虽然不是叶乐但是我相信应该足够甜了!!

看在我通宵一晚写了这篇文的份上给个赞呗(*/ω\*)

终于打破生贺必开坑这个魔咒了!!!QwQ虽然这个代价挺大的……嘤

感觉题目和文章并没有太大关系……


日常求票:戳我日常投票给叶神!

一个Q号一天可投3票!三票单投叶!三票单投叶!三票单投叶!

爱叶神就拿出实际行动!叶神戏份决不能被砍!!!



Colors

  这一天阳光正好。

  黄少天背着画板走在陌生的大街上,心里却油然而生一种令人兴奋的熟悉感。他的目光时刻不停歇地扫视着周围的一切,身为一名钻研画技十余年的优秀画家,他用眼睛捕捉着世间的一切。大街上匆匆而过的人,穿着各种款式各种颜色的衣服。商铺高挂的广告牌,七彩的背景与优美的艺术字组合在一起,极其炫目。行道树翠绿的枝叶投下浓密的阴影,在灰色石板铺就的人行道上摇曳。

  整个世界在他眼中都是缤纷绚丽的。各种颜色,在灿烂的阳光下迸发出盎然的生机。他的每一口呼吸,都能在体内澎湃起来。那种愉悦与兴奋在大脑里呼啸,黄少天几乎要按捺不住自己狂奔起来的欲望。他想和身边的每一个人握手,想对每一个人微笑,想畅快淋漓地对着天空大叫,想躺在久违的故土上嗅一嗅泥土的芬芳。

  这是他离开祖国整整五年后,第一次踏上祖国的土地。他身边纷纷攘攘的人们和他一样有着黄皮肤黑眼睛,说着他熟悉到骨子里的语言。即使这个城市他从未来过,也不妨碍他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到一种熟悉和喜悦。

  行李已经直接寄到他的酒店了。原本,黄少天是准备从机场搭的士,直接去预定好的酒店。却在车子开到这条热闹的大街上时,他对司机喊了停车。

  黄少天的画板从不离身,除此之外他身上只有钱包和手机。他一身轻松自在地走在街上,没有人看得出他是刚从国外留学回来的人,更看不出他从未来过这座城市。分明是漫无目的地游荡,黄少天却像走在故乡的大街上一样愉悦而又自信。

  他一路走到一座精心修建的公园里。宽敞的公园广场上满是白鸽,欢笑着的人们洒下细碎的面包丁,引得鸽子们纷纷飞舞争抢食物。广场边缘安置着长椅,花坛与绿树在长椅周围相间而生。广场中心有一座高大的石雕喷泉,矮矮的水柱在石雕顶端散开漂亮的水花,在阳光下折射出缤纷的光芒,而后顺着石雕潺潺而下。

  喷泉边上围满了人。

  黄少天有些好奇。那些围在一起的人们构成了一个很大圆弧形,从那密不透风的站位来看,这般密集的人群应该有着同样密集的声音。但是黄少天却听不到他们的声音。

  他们很安静地站在那里,每个人看起来都十分专注,像是在聆听着什么。黄少天好奇心胜,背着画板便大跨步往喷泉的方向奔去。

  他有心想避开地上的鸽子,鸽子们却被他奔跑的气势吓到,或跳或飞,都已先行避开。黄少天一路跑一路惊起飞鸽无数,乍一看去,还以为鸽子们都围在他身边飞动。好在满广场都是鸽子在飞,便也不觉得醒目或是突兀。

  黄少天跑得近了,才听到了人群中传出的一点动静,竟不是喷泉的潺潺水声,而是音量微小的乐声。黄少天凑到了人群边缘,才听清那优美的旋律来自小提琴的弓与弦。

  他对小提琴稍有了解,不算精通。他听不出这旋律来自哪位大音乐家的哪个乐曲篇章,只能约莫听出那飞快的节奏与旋律间蕴藏着的极高手速与复杂技巧,演奏出的乐声轻快而又激昂,音符像在空中飞跃着跳动着连成一片,完美地切中他此刻兴奋而又愉悦的心情。

  黄少天顿时感觉到一种知己难逢的激动。他拨开人群,挤到圆弧里面,视野一下开阔起来。他看到一位穿着白衬衣和休闲西装的男人,在喷泉池前直身而立,手捧小提琴闭目演奏着。美妙的音乐从琴弦上流泻而下,混着喷泉的潺潺水声,勾起每个人心中的轻松和喜悦,让围观的人们都情不自禁地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

  黄少天听着乐声,看着那位演奏着小提琴的男人。他身后的喷泉为他做了一个恰到好处的背景,水光灵动,阳光璀璨。黄少天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反手将背后的画板摘下,盘腿坐到地上,拿起笔来飞快地在雪白的画纸上勾勒起来。

  围观的人们好奇地把脑袋凑过来,但也贴心地没有发出声响,没有阻碍黄少天的视线。他们安静地看着黄少天作画,看着这场音乐与绘画的激烈碰撞。

  喷泉前的小提琴家完整地演奏完一首曲子,便收手将小提琴从颈窝处放下。他的动作熟练而又潇洒,睁开眼时看到了不远处围着他挤得满满当当的人们。小提琴家却没有任何惊慌,他弯起嘴角,对所有人露出一个友好而又愉快的微笑,而后弯腰谢幕。所有人一同默契地鼓起掌来,小提琴家微笑着接受了。正当他转身想把自己的琴收回琴盒时,他看见一个青年从地上跳了起来,手里捧着一个板子冲到了自己面前。

  小提琴家还没反应过来这人想做什么,青年就已经将一张纸递到了他的面前。

  那是一张肖像速写,画工精湛,人物惟妙惟肖。即使是外行人,也看得出这张画的作者画功极佳。更不用说小提琴家还知道,这是在他演奏一首乐曲的时间里完成的。

  “谢谢。”小提琴家笑着说,“送给我的吗?”

  “是啊是啊!”黄少天咧着嘴笑道,“画得不错吧?你喜不喜欢?看你笑得这么开心肯定是很喜欢了吧!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你能演奏出那么棒的音乐,怎么可能不喜欢我的画!”

  “这有什么道理吗?”小提琴家饶有兴趣地问道。

  “当然有!我以前也认识一个音乐家,他可喜欢我的画了!”黄少天理直气壮地说,“俗话说有缘千里来相会,咱们今天在这里遇见就是缘分啊。看在我送了你一幅画的份上,交个朋友怎么样?怎么说咱们都是搞艺术的,一家人嘛是不是!”

  “虽然你说的并没有什么道理。”小提琴家从黄少天手中接过画,如是说道,“不过,我对和你交朋友这件事挺感兴趣的。”

  “那不如找个地方坐着聊聊天?”黄少天兴致勃勃地提议。

  “当然。”小提琴家回答,“不过这儿我不熟,得靠你带路了。”

  “嘿,哥们真巧哈。”黄少天一巴掌拍上了小提琴家的肩膀,“这里,我也不熟!”

  

  两位艺术家带着自己的东西,携手离去。围观的群众们面面相觑,只当是见了一场有趣的闲事,多了一份与人闲聊时的谈资,便就各自散去。独留白鸽与喷泉还在原地,于金灿灿的阳光下径自成画。

  画家与小提琴家就近找了家咖啡厅,在小提琴家的要求下选了户外的位置坐下。黄少天将手中的画板放好,抬起头就看到小提琴家手拿一盒烟,对他摇了摇问道:“介意吗?”

  “哦!不介意不介意,你抽吧!”黄少天连连摆手。

  男人将烟叼上,点起火来,还把烟盒往黄少天那递了递:“你要不要?”

  “不用了不用了,我不抽烟的。”黄少天又连忙摆手。

  男人点了点头,把烟盒收回口袋里。眯着眼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人,问道:“你刚才说你对这里不熟,你也不是本地人?”

  “不是啊,我来这参加一个画展的。”黄少天答道,“我刚从国外留学回来,之后就打算留在国内发展了。这个城市我以前从没来过,真不太熟。”

  “原来是这样。”男人笑了笑,“真巧,我也是刚从国外回来的。”

  “是嘛!”黄少天大喜,“你看,我就说我们可有缘了!我跟你说,刚刚我一听你拉的曲子,我就想,我一定要认识这个人!你知道吗?你那个曲子简直就是我当时心情的完美体现啊!”

  “真的假的?”男人用手指夹着烟身,单手托着脸笑着问。

  他虽是这么问着,黄少天却分明知道,他是相信的。

  大概是从他温和的语音语调里,或是从他眼中真诚的笑意里,黄少天看出了他的信任。

  他为什么相信呢?黄少天想。

  是从自己的画里吗?

  “不止。”男人如此回答,“我觉得,你这个人吧,几乎和我演奏的那首曲子给人的感觉一模一样。”

  阳光,明朗,青春,激昂。轻松而又跳跃,生机盎然。

  黄少天哈哈大笑:“哎,你这么夸我,夸得我都要不好意思了!说真的,要不是我主动勾搭的你,我都要以为你想泡我了。”

  男人挑挑眉:“你怎么知道我不想?”

  黄少天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刚想说话,服务生恰在这时端着托盘走了过来。几秒钟后,桌上多了两杯咖啡与一块蛋糕,黄少天用叉子挖蛋糕吃得不亦乐乎,把自己刚刚想说的话完全抛到了脑后。

  “你喜欢吃抹茶蛋糕?”男人问。

  一个大男人说自己喜欢吃蛋糕似乎有点不好意思,黄少天却全然不在意,大大方方地承认道:“是啊,味道可好了!你要不要尝尝看?”

  男人连忙摆摆手:“不用,你吃就好……那位服务生,过来一下好吗?”

  黄少天茫然地转头,看见穿着咖啡厅制服的小姐走过来。他吹了声口哨,调侃男人挑了个身材火辣的美女过来,却不料男人对美女只说了一句:“这款抹茶蛋糕切片,再来两块。”

  黄少天目送美女离开,扭回头来道:“哇,这么豪气,你请客啊?”

  “嗯,我请。”男人答道,“都说了,我在泡你,当然是我请客。”

  我靠。

  黄少天差点被一口蛋糕卡住喉咙。

  坐在对面的那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开玩笑的,我有男朋友了。”

  黄少天咽下了一口咖啡,冲男人翻了个白眼:“我谢谢你啊。”

  “别这样,开个玩笑而已。”男人无辜地摊了摊手,“我男朋友也爱吃抹茶蛋糕,而且每次不吃三块切片以上不罢休。每次到咖啡厅或者蛋糕店,我都觉得他一副势要把我吃穷的模样。”

  黄少天高冷地“哼“了一声:“真可惜他没把你吃穷,还让你出来到处沾花惹草。”

  “冤枉啊,我哪有。”男人抬起双手做投降状,叼着烟含糊不清地说,“那要不我不请客了,你自己付钱吧?”

  “你想得倒美!刚刚你可是亲口说了要请客的,不许赖账啊!”

  “OK,OK。”男人把手放回桌上,“你想吃多少尽管吃,别把自己撑死就行。”

  黄少天又吃了两口蛋糕,眼睛左右瞟来瞟去,最终还是没看向对面的男人,而是垂下来盯在了他吃了一半的抹茶蛋糕上。他问:“诶,你给我说说你男朋友呗?”

  男人叼着烟有些惊讶地瞥了他一眼:“你想听我说什么?”

  “比如……”黄少天想了想,“他的性格啦,爱好啦,做什么工作啦,喜欢和你一起做什么事啦,还有……”

  “哦,”男人点点头,“还有什么?”

  “还有……”黄少天觉得自己脸有点烧,“还有……你为什么喜欢他?”

  出乎意料的,男人没有笑他,反而是摸着下巴很认真地思考了起来:“我觉得,这个可能说来话长。你喜欢听故事吗?”

  “喜欢!当然喜欢!”黄少天连忙表态,“你说吧,多长都没关系。”

  男人笑了笑:“行啊,那我就说了。”

  

  “我跟他吧,十岁左右就认识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嘛,你懂的。”

  “十岁左右?你们在一起十多年了?”

  “嘘,别打岔。”男人一脸严肃地说,“打断别人讲爱情故事是很不道德。”

  黄少天:“……”

  “他就住我家隔壁,同一个小学同一个班的,每天上学放学都一起走。他和你一样喜欢画画,而我从小就喜欢音乐。我经常嘲笑他五音不全,他就反过来嘲笑我只会画火柴小人。于是那天我趁他不在,就在他的语文课本上画满了火柴小人。”

  “……你可真缺德。”

  “你不懂。”男人又一脸严肃地说,“男生在小的时候,越喜欢哪个人越爱欺负他。我只是正常男生中的一员。”

  “哦。”黄少天拱了拱手,“好吧好吧你继续。”

  “然后他发现了,气得半死,几天都不肯和我说话。”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活该。”

  “哎,都说了别打岔。”男人摇摇头,“重头戏在后面呢。然后我们的语文老师有天不知道怎么就发现了,别问我怎么发现的,细节我记不清了。老师问他为什么要在课本上乱涂乱画,我就站起来了。我说‘老师你别骂了,那图是我画的,要骂你骂我‘。”

  黄少天:“我靠我靠我靠为什么这种话你就记得这么清楚?”

  “其实我当时说了什么我早忘了,随口编的,不要在意细节。后来老师就把我骂了一通,下课把我拎到办公室里继续骂,还说要请家长。我从办公室里出来,竟然看到他在外面等我。”

  黄少天:“噫!他不会是要和你说谢谢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当然不是,他那么傲娇的人,我估计这辈子我也听不到他跟我说几句谢谢。他说的跟你刚刚说的一样,骂了我一句‘你活该’就跑了。你说他逗不逗,为了骂我这一句等到整个学校的人都走光了,还当我真相信他在外面等我是为了骂我?”

  黄少天:“……”

  “反正冷战就这样结束了,继续一起上学放学天天斗嘴。再大一点我们就各自报了培训班,我学小提琴他学画画。他老爱学那些大画家,拽着我当他模特。其实他那会儿还什么都画不出来,我每次看他给我画的画,都觉得……果然我在他眼中是如此丑恶吗?”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别笑,我当时很郁闷的好吗?”男人无奈地说,“作为回报,我就每次练琴的时候都要让他在一边听。你知道,小提琴一开始练起来,那声如杀鸡的阶段是无可避免的。我每次练琴,自己都要受一次精神折磨。自从有他作伴和我一起受折磨以后,我觉得我练琴都有劲了。”

  黄少天:“哎呦我去,你确定你真的是喜欢他,而不是跟他有仇吗?”

  “怎么能这么说,我当然喜欢他了。”男人把烟头掐了,喝了口咖啡润了润嗓,继续道,“后来我们又上了同一所初中。当时我们俩的天赋都表现出来了,被培训班的老师送出去到处参加比赛,奖杯奖牌奖状拿了一堆一堆。我们俩就开始比谁拿的奖比较多。结果显而易见的,一直都是我碾压他。”

  黄少天听不下去了:“我去,你这明明就是运气好!”

  男人一点也没有要谦虚的意思,淡定地说:“不,这明显是实打实的实力。”

  黄少天:“……”

  “大概是因为被叫天才叫多了,我们俩的爸妈也都不太在意我们的文化课成绩,一心想要让我们练好绘画和小提琴。这也算我们的福吧。后来,因为极其突出的艺术特长,我们被本市的重点高中以艺术生身份预录取。再然后,依然是到处参赛,到处拿奖。我们所有的空闲时间几乎全部拿来练习,没有多少时间玩。偶尔我们俩能在一起的时候,也都是在某一个人的家里,一个人画画,一个人练琴,有时候随口说几句话,又继续埋头做自己的事。”

  黄少天:“我的妈呀,你们这听起来根本不像一对啊。”

  “啧,这就是约会了你懂不懂。”男人双手环胸,理直气壮地说。

  黄少天:“我靠,我觉得我和你对约会的理解有所偏差。”

  男人摇了摇头,忽而轻轻笑起来:“你不知道,在国外的时候,我无数次想起我们两个人一起在房间里静静呆上一整天的时光。从窗户里透进来的阳光,他的画笔在画纸上摩擦发出的沙沙声,我特别喜欢在自己的琴声中找到那个声音的感觉。以至于在之后我独自练琴的时候,往往感觉到缺了些什么。”

  黄少天:“你怎么知道缺的是那个声音而不是那个人?按你这么说,随便来个人在你旁边画画,你练琴的时候就舒心了?”

  男人看了他一眼,点了下头:“嗯,你说的对,我在乎的,不仅仅是那个声音而已。我习惯了他在我身边,所以自己一个人练琴的时候才会无法安然。要养成一个嗜好很容易,戒掉它却难得出奇。”

  黄少天:“……嗯……我觉得你男朋友一个人练习画画的时候,应该也会很不自在的。哦,你还没说你们为什么会分开练习呢?”

  “很简单啊。”男人摊了摊手,“我们分手了。”

  黄少天:“……”

  男人笑了:“怎么?听到这里受打击了?”

  黄少天:“我去你大爷的,分手了你说什么男朋友男朋友!”

  “因为我要把他追回来啊。”男人回答。

  “你说追回来就能追回来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黄少天又“哼”了一声。

  “那你说,怎么追才能追回来?”

  黄少天:“你还没说你们怎么分的嘞!”

  “其实也不是很大的事,只是当年我们毕竟年轻。”男人叹了口气,“一直以来我们都没有明说,只是坚信彼此心照不宣。直到十八岁那年,因为在国际比赛上取得奖项,我们各自都收到了国外知名艺术学院的邀请函。给他发出邀请的学院在F国,而给我发的,有两个,在F国和B国。相比之下,其实对我而言B国的邀请更好一些,但是F国的也不差。我想把这件事告诉他的时候,他先冲到了我家,跟我说他收到了F国的邀请。”

  黄少天:“哦……所以你就告诉他你也收到了?”

  “你不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吗?F国的邀请也不差,而且我又能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多好的事。”男人执起咖啡杯喝了一口,杯子放回桌上时发出轻微的声响,“他听我那么说,高兴得要疯掉了,整个人扑上来抱住我。我想,这种时候不出手就不是男人了,然后我就吻了他,他……”

  黄少天:“我靠我靠我靠!这一段可以跳过了!我对你们俩怎么亲热的不感兴趣!”

  “这样啊。”男人颇为遗憾地说,“我本来还想跟你说说他害羞起来多可爱,还有他在床上有多敏感……”

  黄少天:“卧槽你有完没完啊!!再说我不听了啊!!”

  “好好好,我不说了,我们回到原来的话题。”男人摆摆手笑道,“后来,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发现的,他知道了我瞒着他收到B国学院邀请的事情。他认为我是为他自毁前程,我怎么跟他解释他都觉得我是在狡辩。于是我们就吵了一架。那时候我也年轻,心烦气躁也说了不少重话。总之最后就分了。我那时候还想,谁离开谁活不了呢?分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黄少天:“后来呢?”

  “后来,就是现在你看到的这样了。”男人摊开手,“我在国外待了五年,这五年里我越发成熟,也越发清楚我爱他的事实。所以今天我回来了,在这个城市里稍作停歇,我就要回我老家。我想找到他,想跟他道个歉说我当初不该瞒着你,说我还爱你我们复合好不好。”

  黄少天:“你就没想过他可能已经有伴了?”

  “有啊,当然有想过。”男人严肃地说,“那样的话,我只好试着把他抢回来了。”

  黄少天:“你不是……认真的吧?”

  男人突然笑了起来:“当然是开玩笑的。如果他有伴了,那我就只好放手了。只要他幸福就好了,我怎么样,无所谓的。”

  黄少天:“……”

  男人看着他,温声道:“你还没告诉我,我该怎么把他追回来呢。”

  “呃……”黄少天望天,“大概,他一看到你,不用你说话,就会自己跑回来了吧。”

  男人笑了:“真的吗?”

  黄少天:“我靠,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坐在这里!你真当我过了五年就认不出你了吗?!妈的你早认出我了还装不认识,演得挺像哈,前男友?”

  叶修无辜地看着他:“我以为是你想玩‘假装不认识你’的游戏,所以当然就陪你玩了。听我讲我们当年的故事,感觉怎么样?”

  黄少天:“糟透了。”

  黄少天这么说,叶修却笑得异常开心:“是吗?”

  黄少天:“靠,我说糟透了,你笑得那么开心干嘛?!”

  叶修拿出黄少天先前送给他的那张画,在黄少天眼前晃了晃,说:“因为我今天才知道,原来我在你心中不是丑恶的,而是当年你的画技实在太差了。”

  “靠靠靠靠靠!”

  黄少天一爪子伸出去想把画夺回来,叶修却眼疾手快先一步收了回来:“说好送我的,不许赖账啊。”

  黄少天“呵呵”笑了声:“你当我稀罕那一张啊,你不知道我在国外那五年里画了多少张……靠!”

  意识到自己说漏嘴的黄少天恼怒地瞪了哈哈大笑的叶修一眼,选择闭嘴低头吃蛋糕不说话。

  “少天啊。”叶修笑够了,便含着笑意唤了一声。

  “干嘛?”黄少天低着头用叉子拨弄着蛋糕,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然而他拨弄蛋糕的手被另一只手紧紧地扣住了,对方掌心的温度从他的手背透进来,烫得他下意识地抖了一下,手里捏着的叉子便掉到了桌上。他抬起头,正好对上叶修直视着自己的那双黑眸,他看到了那里面满满的、几乎要将他溺毙的温柔。

  “少天,”叶修轻声道,“我想你了。”

  黄少天立刻低下头,像是恨不得把自己红透的脸埋到桌子底下去,被扣住的那只手却一个反手回握住了叶修的手。

  “哦,”他低着头说,“知道了。”

评论(52)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