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3.05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三部分为叶喻。


3.05

  电梯外显示屏上的数字终于跳到了一。

  铁门向两边滑开,男人很自然地抬腿往电梯里走,叶修便紧随其后。而这时他竟发现,除了男人和他以外,其他所有人都没有要动的意思。

  男人看叶修进了电梯,便按下了关门的按键。叶修顺口问道:“他们不上电梯吗?”

  男人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笑了笑:“他们啊,等下一趟。”

  叶修:“……”

  看来,这个人在蓝雨的地位,远比自己想象的高。

  电梯的金属四壁在顶灯的照射下闪着冷硬的光,叶修微微眯起眼。他们两人分站在电梯的两端,各自看着自己映在金属壁上的模糊的影子,干燥的空气里有冷涩的味道。

  一会儿要怎么从这个人身上套取情报呢……

 

  令叶修意外的是,这个会突然邀请一个陌生人去他办公室里喝茶的男人,竟然在电梯上的这段时间里始终沉默不语。

  连最简单的客套和寒暄都没有,仿佛现在邀约的那个人不是他,而他们俩只是碰巧同乘电梯的陌生人而已。

  电梯一路直上,直达顶楼。男人站到电梯门口时,铁门便滑开了。

  跟着男人走出电梯的叶修恍然了片刻,回过神来时忍不住“啧”了一声。

  太夸张了吧,这么大的办公室?这是把整层楼都变成私人空间了?

  不怪叶修惊讶,男人的办公室不仅大得夸张,连布置都与一般的办公室不同。除了最基本的堆满了文件的书桌和书架,办公室里还有一个小客厅,摆着舒适的皮质沙发和宽大的茶几。

  地板上铺着一层柔软的地毯,脚步落在上面变得悄无声息。正对着电梯的那面墙也不是一堵普通的墙,那是整面的落地窗,阳光可以洒进堂室,透过玻璃也可以看到蔚蓝的天与蓝雨城里古香古色的砖瓦房与碎石小路。

  而在外面是看不见这栋楼的。不仅看不见,也触碰不到感应不到。从房间里往外看,房间内外仿佛在同一个世界,但站在大楼外面时,这就像是两个世界了。

  这种空间错乱的感觉相当有趣,叶修忍不住思考,如果从房间里打碎玻璃冲出去,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男人并不知道自己办公室的落地窗正在面临着毁灭的威胁,他踩着地毯走到落地窗前,像是要欣赏一会儿风景,却留给叶修一个毫无防备的后背。

  叶修瞥见男人毫不设防的背影不由一愣,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值得别人信任了。刚刚他还被护卫队带着要去接受处罚,这个男人就算突然见到他对他起了兴趣,也不该对他如此放心吧?

  难道说……

  叶修心里刚起了点猜测,就听到背对着他正在看风景的男人突然开口问道:“已经没有其他人了,你还不愿意摘下兜帽吗,叶修?”

  哦,果然。

  叶修笑了笑,抬手摘下了黑袍兜帽:“你怎么发现的?”

  “你身上的魔法长袍是蓝雨出品。”男人转过身来,对他微笑道,“你觉得我可能看不破上面的术法吗?”

 

  与韩文清和林敬言完全不同,喻文州正是专精法阵、幻术、操纵散灵和精神攻击的幽冥者。他师承魏琛却青出于蓝,在咒术上的造诣登峰造极,几乎无人能出其右。三大妖帮之一的蓝雨的驻地,也是在喻文州接手之后才从大陆上消失,转而存在于这个独立的空间里。

  也曾有人好奇去探索蓝雨城的边境,但那些人无一例外都在不知不觉中走入了一片迷雾。当迷雾最终散去时,他们发现自己又都回到了蓝雨城内。

  这玄之又玄的现象,与蓝雨之主第一幽冥者的身份脱不开干系。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他就是有本事把一座城完美地藏起来。

  喻文州的神秘之处,不仅仅在他出神入化的咒术,更在于他无人所知的出身。蓝雨第二至高者黄少天的真身是一把妖刀,所有人都知道。然而喻文州的真身是什么,那大概只有他本人才知道答案了。

 

  叶修“哦”了一声。

  他走到沙发边上坐下,摆了个舒服的姿势,从身上摸出一盒烟来,对着喻文州挥了两下:“介意吗?”

  喻文州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叶修点上烟的时候,喻文州坐到了他的对面。他们之间那张宽大的茶几上摆着一张四方的黑檀木茶盘,茶盘边缘精心雕刻的龙凤栩栩如生,一副排列得整整齐齐的茶具置于其上。

  喻文州伸手触上茶盘边的一盏装满水的玻璃壶,瞬间壶内平静的水面翻滚了起来。沸腾的水声在安静的房间里轻轻地响着,不吵不闹,也不显得喧嚣。他把手收了回来,水还在不紧不慢地沸腾着,气泡在水下成形,在水面上破裂。白色的雾气从水壶的开口处轻轻扬扬地腾上空中,喻文州在这沸腾的水声中熟练地翻转茶具,精美圆润的陶瓷在光照下裹着一层莹莹的光泽。

  “既然都被你发现了,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了。“叶修说。

  “嗯?”

  喻文州轻轻应了一声。他正提着刚刚沸腾的热水将茶具一一烫过去,薄薄的水雾伴着倾倒而下的水流,顷刻间又散去,消失无踪。

  “我向你要点无关紧要的小东西,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喻文州往茶壶里添着茶叶,微微挑起眼来看他:“比如?”

  “你先说给不给吧。”叶修说。

  喻文州“啪”的一声把茶叶盒盖上了,而后缓缓地说道:“真巧,我也有点无关紧要的小东西想向你要,你给不给呢?”

  叶修弯起嘴角,露出一个浅淡的笑:“那正好了。既然我们各有所需,那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怎么样?”

  “行啊。”喻文州点了下头,将水壶重新提起来,给茶壶灌满了热水,“那你说说,你想要什么?”

  “近十年各地区邪化数据。”叶修答道。

  “那个简单。”喻文州放下水壶,沉沉的玻璃壶在茶几上碰出一声闷响,“你在任务广场上就能拿到。”

  “你知道我要的不是那一份。”

  喻文州沉默了,他隔着一张宽大的茶几静静地注视着叶修。叶修坦然地与他对视着,片刻后喻文州也无奈了,提起泡好了茶的茶壶,边往陶瓷茶杯里沏茶边问:“你要这做什么?”

  “大概是要拯救世界。”叶修回答。

  喻文州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叶修摊了摊手:“你不会想用这个作为和我交换的条件吧?”

  “好吧。”喻文州放下茶壶,将满着茶的小瓷杯放到了叶修面前,“但是你想要的那一份,我给不了你。”

  “那就没办法咯,交易失败。”叶修漫不经心地说。

  喻文州笑了笑:“反正就算没人给你,你自己也能拿得到,不是吗?”

  “哦?”叶修饶有兴趣地挑挑眉。

  “数据库在地下三楼,这栋大楼的内部地图我手上自然是有的。我能保证在今晚十二点到十二点半的时间里,你可以一路畅通无阻地抵达数据库。”

  喻文州说着,忽而抬起手,一张半透明的3D电子地图浮现在了半空中,迎着叶修的视线,一道红线从大楼的后门滑到了一条密道里,随着秘密电梯直入地下三楼。。

  “你刚刚应该也看到了,我们上楼的那部电梯是没有地下楼层的按键的。你要下楼,就必须走这条路。”喻文州一挥手将地图关了,说道,“我想知道的东西,等你拿到了数据之后,再来告诉我吧。

  “有意思。”叶修微微眯起眼,“你不怕我今晚拿了东西就跑吗?”

  喻文州看着他,眼中含着温润的笑意,他说:“我们都这么熟了,我还不相信你吗?”

  叶修轻笑一声,执起茶几上的那杯热茶:“行,那你现在可以先告诉我,你想要我什么东西?”

  工艺精良的瓷杯触感温润滑腻,叶修抿了一口,浓郁的茶香瞬间在舌尖上扩散开,清苦之后泛起淡淡的甘甜。

  “我吗?”喻文州眨了眨眼,眸中含笑,笑意底下压着一汪看不透的深潭。

  “我想知道……三百多年前发生了什么。这么多年来,你去了哪里。”

评论(23)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