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星火-叶喻线-始发点 1.01

科幻丧尸末日背景

全员痴汉叶神

如果开始没有痴汉,之后也是会痴汉的(* ̄︶ ̄)y

至于叶神的态度嘛……大家可以参考各类欧美影视作品里的超级英雄~~

送给 @无焱-叶神是总攻 的生贺!亲爱的生日快乐哟~么么哒!(づ ̄ 3 ̄)づ

给你开了一个这么大的坑我是不是很爱你(*/ω\*)



1.01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坐在电脑桌前翻着各种旅游推荐指南的喻文州兴致勃勃地想。

  在此之前,他已经有一年七个月零三天没有过休假的。作为一个终日沉浸于研究的数学家来说,喻文州都快忘记睡到自然醒是怎样的感觉了。

  虽然说这一天他没有设定闹钟,却还是按时醒来了。但这并不妨碍他拥有一个愉悦的心情。

  当然,作为一个精力旺盛的青年才俊,年仅二十八岁、已经拿到博士学位的天才数学家喻文州,还是非常热爱自己的科研事业的。不过这和他热爱假期享受假期并不矛盾。他在工作的时候全情投入认真负责,在休假的时候同样全心全意。

  当喻文州把自己的旅程安排到第三天的时候,他套房的门铃响了。

 

  “你好。”对讲机显示屏里的男人对喻文州打了个招呼。

  喻文州有些意外,因为屏幕里这个叼着烟穿着黑色紧身背心和迷彩长裤的男人,他并不认识。

  喻文州所住的这栋大楼是专门供给如他这样搞国家重点项目的科学家居住的,防备很严,外人根本进不来。邻里又都算是同事,喻文州自然是每个人都认得。他这间套房从来没遭遇过陌生人来访。

  “你好。”喻文州微笑地回以礼貌的问候,“请问您是哪位?要找谁?”

  “我找你,喻文州先生。”陌生男人回答道。

  当然是来找他的,这间套房只住了喻文州一个人。

  “你是谁?”喻文州又问了一遍,“我并不认识你,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喻文州先生。”陌生男人将嘴里叼着的烟取下来,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轻轻笑道,“你知道,有些事情是不适合在走廊里说的。你应该相信我。既然我能进入到这栋大楼里,就说明我不会伤害你。”

  喻文州微微皱起眉,不过他并没有犹豫,就点下了开门的按键。

  厚重的自动门无声无息地往侧面滑开,男人从门外走进来,穿过玄关进入大厅的那一刻突然间停下了脚步。

  他身后的大门已经重新关上了。男人在门外叼着的那根烟,在他手里被掐灭了火星。男人笑了笑,注视着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喻文州道:“喻文州先生,这样有点危险啊。”

  喻文州摊了摊手。

  男人身前是数道高温激光,泛着微蓝的光芒水平穿过了玄关与客厅的交界处,和那道沉重的大门一起将通道两头的出路都封死。

  “希望你能理解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学者一点微不足道的警戒心。”喻文州从沙发上站起身,“毕竟我们这里是不会有陌生访客的。在弄清楚你的身份和来意之前,委屈你先在那里呆一会儿好吗?”

  “我有权利说不好吗?”男人笑了笑,“那么让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叶修,是负责执行国家机密任务的特种军人。”

  喻文州挑了挑眉。

  “你可以打开你的终端看一看。”叶修说,“为了让你相信我的身份,你已经被允许暂时登陆国家机密系统查看我的身份。当然,除了我的身份,别的你什么也看不到。”

  喻文州依言取出了他的随身终端,果然看见一条新信息还未查看。他点开信息,看到了一个最高级三重封锁的机密通告。通告内容很简单,只有一句话,要求喻文州跟随叶修并听从叶修的安排,并在后面附上了一个临时权限的通知。

  喻文州登陆了国家最高系统,在自己原本的科研权限边上发现了一条新的权限。他点了进去,看到了一份个人信息表。

  叶修,二十九岁,国家SSSS级特种军人,直属于国家最高机关,执行SSS级及以上级别机密任务。

  往下是叶修的各种能力评级,喻文州看到满眼的S。因为不清楚这些能力是怎么评级的,这部分内容对喻文州的意义不大。他把表格拉到底,没有看到其他有用的信息,就把终端关了。

  “现在可以把激光关了吗?”叶修看喻文州抬起头,便不紧不慢地问道。

  喻文州没说话,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激光突然就消失在了空气中。叶修没有迟疑,迈步径直走到了喻文州面前。

  他步伐稳健身姿挺拔,却在一举一动间流露出一种漫不经心的慵懒。紧身背心勾勒出他极好的身材和流畅的肌肉线条,军人的气质非常强烈。当他停在喻文州面前时,喻文州看到了一双深沉的黑眸,一望不见底。

  叶修没有周旋,直截了当地说:“喻文州先生,请马上和我一起离开这里。”

  “为什么?”喻文州看着叶修,平静地问道,“有什么重点研究急需要我吗?但是我现在正在休假中。”

  “这里很快就不安全了。”叶修回答,“你是对国家而言非常重要的数学家,我受命来此,就是为了保护你并将你带离这座城市。”

  “发生了什么?”喻文州继续问,“我有权限知道吗?”

  “你迟早是要知道的,我可以现在告诉你。”叶修淡淡地说,“你是研究病毒扩散的,应该知道W-32号病毒。”

  “知道。”喻文州点了下头,“传说中的丧尸病毒,我的电脑里还有这个病毒的扩散模型。”

  “嗯。”叶修直视着他的眼睛,不带什么感情地陈述道,“W-32号病毒泄露了,就在这座城市。”

 

  要说这个消息有如晴天霹雳,那都是太轻的描述了。

  喻文州向来性子沉稳,颇有点天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意思。然而这会儿天真的塌了,他也免不得心内一跳。

  他太熟悉这种病毒了。建立一个病毒扩散模型,需要很多与病毒相关的信息,比如传播途径,比如感染症状,比如发病时间。可以说,喻文州熟悉非常多种极其可怕的病毒,但它们都只存在于他的模型里。喻文州从来没想过会在现实之中与它们会面。

  因为那将是灭顶之灾。

 

  “怎么回事?”喻文州问。

  他发现他的声音有点哑。

  “这些事,我们可以路上再谈。”叶修说,“你知道的,现在时间对我们来说都非常重要,一分一秒都耽误不得。”

  喻文州无意识地踱了几步,他觉得自己很平静,又觉得自己很焦躁。他按着自己紧皱的眉头,低声道:“我要通知我的同事们。”

  “喻文州先生。”叶修淡漠地提醒道,“这个信息是3S级机密。”

  喻文州又把步子踱了回来,他看着叶修严肃地说:“这个城市里所有的人都需要紧急疏散。既然已经知道病毒泄露了,为什么不这样做?”

  “这件事不归我管,喻文州先生。”叶修答道,“我只负责你的安全,我们没有时间浪费在其他人身上。”

  喻文州眯起眼:“如果我执意要带上其他人呢?”

  “我的任务是带你走,你的意愿不在任务范围内。如果你不肯走,那么我会强行带你走。”叶修淡淡地说,“喻文州先生,我们都是成年人,你应该懂得事理。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了,会有什么后果你很清楚。请不要做为难我和国家的事情。”

  “你真冷血。”喻文州毫不客气地评判道,他冰冷的眼神里压着隐隐的怒火。

  “我只对国家负责。”叶修回答,“如果你要做有可能影响到国家的事情,我会阻止你。”

  “如果是你身边的人遇到这样的灾难,”喻文州冷冷地说,“你还说得出这种话吗?”

  叶修闻言,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点变化。他勾起唇来轻轻一笑,突然眼神一凛,燃起凌厉的狠意。喻文州才看到他抬起手,下一瞬就被人揪着领口压到了墙上。背部强硬的撞击带来的痛感令他忍不住皱起眉来,他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男人的拳头砸在了他的耳边,撞击的声音响得震耳欲聋。

  “跟我说这个,未免太可笑。”叶修说。

  他靠得有点太近了,说话时的气息都洒在了脸上。凌厉的气势压下来,让人有些喘不上气。

  喻文州却没有移开视线,他面不改色地与叶修对视着,便看到了那双黑眸里无尽的冷意。

  “喻先生。”叶修一字一句地说,“我所经历过的事情,你根本想象不到。”

 

  喻文州沉默了。一瞬间他想到很多。比如叶修的速度快得超乎他的想象,刚刚根本看不清叶修的动作;比如病毒爆发后这座城市会变成什么样子,他老家不在这里,但也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比如国家会采取什么措施阻止病毒继续扩散,然而无论是什么措施,那势必都会异常残忍与血腥。

  或许还有一些别的情绪,懊恼或者愧疚之类的。喻文州没有去细想,但这点情绪让他原本的愤怒消散了很多,连带着他那股咄咄逼人的气势。

  他本来就是一个很温和的人。

  叶修与他对视了几秒,松开了手,退后一步道:“我给你十秒,你决定,是要跟我走,还是靠你这屋子里的机关跟我打一架,再被我带走。”

  他说完就开始倒计时,才数了三声,喻文州就打断了他:“我跟你走。”

  叶修睨了他一眼,一个巴掌大的光子蓝屏兀然出现在了喻文州眼前,上面显示着“3:00”的字样。

  “我给你三分钟,带上你要带的东西。”

  话语刚落,蓝屏上的数字就开始飞速倒退,然后从喻文州眼前滑开。叶修叼起一根烟,大咧咧地坐到客厅沙发上。喻文州看了他一眼,转身开始飞快地收拾东西。

  他将电脑关机,从角落里拿出一个箱子来,将电脑放了进去。又从橱柜里拿出一个医药箱,将一些药品和绷带放入箱子。再从厨房里拿了些真空包装的食物。最后他提着箱子进了卧室,换了一身方便行动的衣服,把一些磁盘放进箱子的夹层里,并将放在床头柜里的激光枪和小刀揣在了身上。

  他提着箱子重新走出来时,叶修抽着的烟已经燃到了头。喻文州深吸了一口气,对叶修说:

  “走吧,叶先生。”

评论(58)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