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星火-叶喻线-始发点 1.02

科幻丧尸末日背景

全员痴汉叶神

如果开始没有痴汉,之后也是会痴汉的(* ̄︶ ̄)y

至于叶神的态度嘛……大家可以参考各类欧美影视作品里的超级英雄~~


1.02

  喻文州的家在十七楼。

  他提着箱子跟着叶修从家里走出来,房门在他身后自动关闭。喻文州想了想,转过身来拿出钥匙把门给锁了。

  叶修没催,反而颇有些兴趣地凑过来问道:“机械锁?”

  “嗯,电子锁再精密也有被破解的方式。反而是这种古老的机械锁,因为开锁技术的流失,变得更安全了。”喻文州“咔哒”两声旋完锁,将银白色的钥匙拔出来塞进了口袋,转过身来道,“一般出远门的时候我会上个机械锁。”

  “你还想回来?”

  喻文州轻轻笑了一声:“叶先生,瞧您说的,这是我家。”

  他说完转身就走,叶修看着他往电梯口去的背影,悻悻地摸摸了自己的鼻子,也迈步跟了上去。

 

  电梯在两个人的死寂中下降了几层,红灯跳转到十五楼,金属门忽倏间开了,门外的一个留着披肩长发的窈窕女人走了进来,看见喻文州便惊喜地打了个招呼:“嗨,文州,真巧啊。”

  “小梁,”喻文州回以一个合礼的笑,“你好呀。”

  “你要出去吗?”小梁瞥了眼他手里的箱子,“你今天开始休假吧?”

  “对,我有一个星期的假期,准备出去好好玩玩。”喻文州答道。

  他感觉得到钉在他背上的目光,带着警告的森然冷意。大概只要他说错一个字,在他身后懒洋洋地靠着电梯墙壁的男人就会一步上前从背后扼住他的喉咙。

  小梁也注意到了他身后的男人,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转回头来问:“文州,这人你朋友?”

  “嗯。”喻文州应道,“表哥,跟我一起出去玩的。两个人一起总是比较方便,也比较尽兴。”

  “那也是。”小梁拍了拍他的肩,盈盈笑眼掠过叶修,很真诚地说,“祝你们玩的开心。”

  叶修微颔首,嘴角扯出一个漫不经心的笑来,道:“谢谢。”

  喻文州脸上的笑淡了点,却在小梁看不见的地方攥紧了拳,眼眸微凉。

  人大概总是会有点双重标准,对人对己。喻文州对自己的同事睁眼说瞎话,心里自有愧疚和难过。但当叶修说话时,那声“谢谢”宛如一句嘲讽,勾得他满腔的怒火都腾升起来。

  这很不像他。

  天生的也好,后天养成的也好,对喻文州来说,平和沉稳的心态是他轻易就可以达到的。但是从叶修这个人出现在他面前起,他发现他的情绪不再是原来那样好把控的东西了。

  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灾难?是因为他不得不做出的抛弃和欺骗?

  还是……因为这个人?

 

  电梯抵达目的楼层时发出“叮”的一声清脆铃响,金属门滑开露出一楼宽敞的大厅。厅堂上灯火通明,喻文州的视线能直直穿过大厅,透过一楼的单面钢化玻璃幕墙,看到外面阴沉得不透半点阳光的天色。

  “呀,这是要下雨吧。”走出电梯时小梁就惊呼了一声,她环顾了四周的玻璃墙,叹道,“糟糕了,我没带伞呢。”

  “别出门了,这雨要是下起来不会小的,就算带了伞也不方便。”喻文州说。

  小梁皱着眉望着外面的天色,显出犹豫不决的样子。

  喻文州感觉到叶修瞥过来的视线,但他没有理会,余光都没分给他一点,继续对小梁劝道:“有什么事等天气好了再办吧,以你的权限要预约还是要延期都很方便的,不急就不要勉强自己。你的身体也不是非常好,要是淋了雨又生病了,难受的不是自己吗?”

  小梁有些惊讶地看向他,脸颊带上了一点点喜色。她笑着点了点头,应道:“那好吧,我先回去了。”

  “嗯。”喻文州淡淡地笑了笑,“注意安全,锁好门,别随便给人开门。”

  “好,我知道了。”小梁轻声应着,“你路上小心。”

  “会的。”喻文州冲她暧昧地眨眨眼,“再见,祝你好运。”

 

  喻文州在后座上坐好,“啪”的一声拉上了车门,抬眼就对上车内后视镜里叶修的眼睛。

  “玩得挺溜嘛。”叶修笑笑,抬手在驾驶座前一个小屏幕上输入了密码,摁上指纹,越野车便“嗡”的一声发动了。

  喻文州不咸不淡地答了声:“谢谢。”

  叶修挑挑眉,不知道喻文州这藏着什么暗礁在等他,索性没应声,随手开了广播,一脚踩了油门,性能优异的越野车便飞快提速,窗外的景物一闪而过。

  毕竟都是男人,喻文州对看到好车也有点心痒。刚走出大楼时看到这辆车停在路边他就下意识地多看了几眼,这会儿更是感觉到了这车的好处,忍不住赞了声:“车不错。”

  叶修也淡淡地回了句:“谢谢。”

  喻文州哑然失笑,摇了摇头解释道:“我刚刚劝她回去的时候,你没有拦我,谢谢。”

  “哦。”叶修说,“我以为你会一直记着我不让你通知同事的仇。”

  “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喻文州平静地说,眼里的神色却有些黯然,“我知道那是你的职责,只是无法克制自己迁怒于你,抱歉。”

  叶修在后视镜里盯着他看了好半天,半晌才收回视线,说了一句:“不愧是搞研究的,你这人有点意思。”

  喻文州自嘲地笑笑,低头将自己的箱子放到身边的空位上,打开箱子将里面的电脑取了出来,放到自己的大腿上。他一边开电脑一边说:“小梁对我一直有意思,我知道,但我装不知道。今天是我第一次主动对她示好。”

  叶修打着方向盘应了句:“挺好啊,小小地圆个梦,还不知道你们以后能不能再见。”

  喻文州皱起眉:“叶先生。”

  叶修咂了砸嘴:“我只是说实话。”

  喻文州知道他说的是实话,才会觉得如此无奈。他轻叹了口气,道:“我并不喜欢她,但我看到她的时候,突然就想,该去珍惜自己所能珍惜的一切。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大难临头,什么时候想去珍惜就已是一场空。”

  “我们能换个话题吗?”叶修龇着牙说,“实在是太酸了,我现在全身都在掉鸡皮疙瘩。”

  喻文州:“……”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电脑屏幕,在触板上轻点着,似是随口一提般问道:“以你的速度,其实刚刚你躲得开那激光幕墙的吧?”

  “那是当然了。”叶修理所当然地说,“喻先生,你大可以把我想得更厉害一点,像超人那样。这样你一路上都会很有安全感。”

  喻文州只是笑了笑,不置可否。他甚至没问叶修“能躲为什么不躲”,因为他心里清楚,在当时的情况下,他对叶修的防备心很重,如果叶修表现出强大的能力,他的防备可能会转变成强烈的敌意。但叶修不是来跟他打架的,他是来跟自己说事情的。停在激光幕墙之后,这一举动能让喻文州安心地与他交流,毫无疑问是更有意义的。

  这个人果然不简单。喻文州想。

  他敲了两下触板,突然问道:“可以告诉我病毒泄露的地点和时间吗?”

  “怎么突然问这个?”叶修反问道。

  “你忘了我电脑里有W-32的扩散模型了?”喻文州说,“我可以算出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哦。”

  叶修应了声,毫无预兆地抬了下手。喻文州只来得及看到他的手腕处,一块造型特异的表反射出一星微光。

  “接好友申请。”叶修说。

  喻文州愣了愣,反应过来掏出了自己的随身终端,果然看到上面出现了来自陌生人的新信息。他通过了好友申请,紧接着就收到了叶修发来的病毒泄露相关数据。

  喻文州把数据导入到电脑里。正等着运算结果出来,疾驰中的越野车突然减了速,最后竟然在路边停了下来。

  “怎么了?”喻文州问。他想叶修在这样争分夺秒的时候突然停了车,一定是有原因的。

  “你听广播。”叶修说。

  喻文州将注意力转到了叶修一上车就开了的广播里,才发现刚才一直叽叽喳喳地讲着不知谁家的家庭纠纷的主持人,此时正在严肃地说着:“连平路刚刚发生了三连环车祸。大家都知道连平路是出城最快也是最繁忙的线路,现在因为这场车祸已经堵成一片了。请要出城的听众们暂时不要往这条路上走,可以绕远走启吕路……”

  喻文州将目光穿过挡风玻璃往前望去,果然隐隐约约看见了远处堵塞的车辆。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喻文州看向叶修。

  “这个变化可不是什么好事。”叶修叼起一根烟,打开了驾驶座边上的窗户,点了烟深吸一口,叹道,“你计算结果出来了没有?”

  “嗯?”喻文州低头看了眼,脸色微变,“出来了。”

  “怎么说?”

  “W-32从泄露地点扩散到出城口,只需要1小时23分44秒,现在只剩下47分钟。到那时泄露地点方圆一公里的范围内感染百分比将达到80%,出城口有3%。2个小时37分钟后出城口的感染百分比会达到98%。”

  “哦。”叶修点了下头,突然踩下油门调转车头。大风从敞开的窗户刮进车里,吹得喻文州的头发乱飞。

  “你去哪?不出城了?”喻文州惊讶道,“走启吕路也不是这个方向啊。”

  “不出城了。”叶修说,“病毒扩散到城门的时候这座城市就会被封锁,我们出不去。”

  “封锁?”喻文州皱紧了眉,“我怎么从来不知道,我生活在一个随时会被封死的城市里?”

  “呵呵。”叶修笑了两声,“高级军用战备,能让你们知道?”

  喻文州沉默了半秒,没接这个话题,转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找个能呆的地方,联系人来接应。”叶修说,“准备好的应急预案里定了一个离泄露地点最远的防空洞,我们现在过去。”

  “接应?怎么接应?”喻文州问,“难道开架直升机来?”

  “不要低估你自己的价值啊。”叶修说,“一架直升机来救你还是很正常的。”

  “不,我是想说。”喻文州按着自己群魔乱舞的头发指了指窗外,“这天气,直升机能开进来吗?”

  “当然不能。”叶修又用他那理所当然的语气回答道。

  喻文州:“……”

  “我们要在这城里撑多久,就得看老天的心情了。”叶修单手扶着方向盘,侧过身来另一手搭上了驾驶座的椅背,歪着嘴对喻文州露出一个坏笑,“喻先生,做好心理准备啊,接下来的日子,恐怕不会好过了。”

  喻文州:“……谢谢,你能好好开车吗?”

————————————————————

加粗句子来自王小波。

评论(46)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