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黄】明信片

Orz我竟然忘记打叶黄tag了……真是蠢到家……

————————

本来说要写校园文的,不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样了_(:_」∠)_

 @明月无限★唯写叶黄 对不起我迟到了QwQ

祝明月月生日快乐~~~


几乎整篇都是黄少的追逐史……嘤,没苏到老叶不开心……QwQ




1.未相识

  黄少天叼着冰棍飞快地冲进家门,在充满空调气息的房间里舒坦地大吸一口冷气,把书包随手到沙发上,嚼巴两下把剩下的一点冰棍啃光了,才高呼一声:“妈,我回来了!”

  黄少天今年十八岁,就读于本市一所重点高中,是重点班里的尖子生。再过两个月,他就要踏上高考的战场,了结他这十二年来的辛苦,迎来人生中最美好的一个假期。

  他都已经规划好了,放了假以后他要好好享受一觉睡到自然醒的满足感,把他一直攒着没玩的游戏挨个通关,然后和朋友约着一起出去打球唱K吃烧烤。这些美好的想象无时无刻不在他脑海中飞舞着,令他有着满腔的热情和明媚的心情,与他那些刷题刷得奄奄一息的同学们截然不同。

  就好像他并不在高三地狱中,也没有被题海淹没,四处阳光明媚,树丛中的小花沿路开满了世界。

  

  周一到周五黄少天住在学校宿舍里,只有周末回一趟家。回家对于住宿生来说总是异常美好的。家里有舒服的床,有冷气十足的空调,有家长精心准备的美味佳肴,还有电脑游戏。

  一整个星期以来在外遭受的种种,似乎没有什么是一个美好的家所不能治愈的。

  黄少天把冰棍棒子丢进垃圾桶里,正要往房间里跑,就听到他妈妈在厨房里对他喊:“少天啊,这周有你一张明信片,我放你房间书桌上了!”

  明信片?谁会给他寄明信片?这年头了还有人寄明信片?

  黄少天满头雾水,不过从小到大从未收到过明信片的他,听到这个消息还是颇为兴奋。回了一句“知道了!”黄少天就冲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的房间被收拾得整整齐齐,这当然不是他的功劳。他的书桌上摆着电脑、台灯、笔筒和几本书。那张明信片就放在了书桌的正中央,端端正正的,印着风景的那面朝着上方,落入黄少天的眼中。

  黄少天凑过去,一屁股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伸手把那张明信片拿了起来。他没急着翻到反面去,反倒是仔细欣赏起了那面风景来。

  那并不是精美的风景照,而是一幅彩铅速绘。画的是温婉的青石小镇,有潺潺河流与河上的石桥,有一只小木舟从桥下穿过,还有河流两岸一幢幢古朴的石砖房和墙上的木雕窗棂。

  画得很简单,画上的笔触有些漫不经心的慵懒,水乡的意境却异常强烈。仿佛呼吸间都能嗅到那清新的水汽,在炎炎烈日后干燥的冷气中,清凉的湿润感扑面而来。

  这是哪?还是随便构图的画作?

  黄少天把明信片翻过来,看到卡片中央大片的空白中寥寥几个黑字:

  第一站,周庄。

  这里很美,你没来真是你的损失。

  

  我不认识这个人。

  黄少天想。

  明信片上的地址确确实实写的是他家,可这个人又没有把收信人的名字写上。想必他父母也不认识这个寄信人,才会认定这张没写清对象的明信片是寄给黄少天的。

  是写错地址了吧。

  这个人是在旅行吗?

  黄少天盯着明信片右下角的地址想。

  如果是在旅行中,就算他按着这个地址寄回去,恐怕这个寄信人根本收不到他的回信,也无从得知他写错了地址这件事。

  怎么办才好?

  邮戳的钢印叠在景区特色邮票上面,莫名就有了一种跋山涉水来到他手中的温柔缱绻。那人有一手劲瘦的笔锋,明明写得很散漫的模样,合在一起却异常好看。黄少天的指尖从那几行字上摩挲而过,忽然灵光一闪,又把明信片翻了回去。

  他抚过那面彩铅速绘,有些讶然,却又觉得是在意料之中。

  这不是工厂里印出的万万千千一模一样的明信片中的一张,而是独一无二的手工艺品。

  那副画是手绘的。哪怕只是信手勾勒的几笔,依然意义非凡。

  哪怕卡面上的话语只是充满了嘲讽的寥寥几字,字里行间却依然情意深重。

  

2.不明所以

  收到陌生人的明信片是一个意外,黄少天没想到的是,这个意外会接二连三地发生。

  第二个星期回到家时,在自己的书桌上看到了两张新的明信片的黄少天,惊喜得差点跳起来。

  两张明信片是在两个不同的时间,从两个不同的景点寄来的。寄信人从周庄往南去了乌镇,再然后前往西湖。秀丽的画面一脉相承,却又美得各有特色。

  黄少天细细地看着那景色,甚至开了电脑查了几个景点的照片,被那满目的水色盈满了肺腑,满是清透的凉爽。

  但是看了一会儿,黄少天又觉得有哪里不对味。他低下头看了看明信片,干脆把那画摆到了屏幕边上,和网上的照片比对了一番,这才慢慢觉出了一些差别。

  人们常说景色美得像画一样,然而画和风景终究还是不一样的。当一支笔被握在一个人手里的时候,笔触就会变得温暖了。

  黄少天从照片里看到了周庄乌镇西湖的美,却从画中看到了寄信人眼中的美。

  这种感觉不一样,非常不一样。

  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把一个铁盒从抽屉里拿出来,将两张新的明信片放进去,和上星期收到的那一张收在了一起。

  

  寄信人保持着一星期一两张的频率,给黄少天寄明信片。每张明信片都是他一贯的风格,一面是彩铅手绘,画着他所见的风景;另一面写了三两行字,大意都是夸一下景点的风景,然后嘲笑一下对方没来过此处的可惜。

  只是不写收信人和寄信人的名字。

  黄少天觉得原本应该收到这些明信片的人,要是真的看到这些明信片,肯定很想揍寄信人一顿。

  你夸这风景美吧,又不说说怎么美,去哪都说一个“美”字,那跟没说有什么差别?

  不仅如此,寄信人还老嘲笑收信人没来过这些地方。夸景点的时候就只会一个“美”字,嘲笑人倒是花样百出,十几张明信片都不带重样的,真是要把人气出一口血来。

  不过黄少天还是很羡慕那个收信人。

  说不出具体怎么美又有什么关系?反正寄信人把那些美景都画出来了。

  而这些慢慢将铁盒填满、被黄少天视若珍宝的明信片,归根究底是不属于他的。

  

  高考结束的那天,黄少天学校操场边上的长石板凳上坐着发呆。

  在这天到来之前,他每天每夜心心念念的就是这一天的这一时刻。然而当它真的到来的时候,黄少天却觉得有种怅然若失的失落感。

  大概是因为期盼得太用力,所以当他不用再期盼的时候,那力气就无处可使了。

  黄少天静静地看着空无一人的操场上,静立着的篮筐,红绿相间的橡胶跑道,草地上遥遥相对的足球门。一切景象都渐渐地化在不断加深的夜色中,直至残留一些漆黑的轮廓,在月光下探出一点模样来。

  他就要离开这里了。他突然很想把这一个画面记录下来。

  可惜黄少天并不会画画。

  如果那个寄明信片的人在这里就好了,他一定能画出我的感觉。黄少天这样想。

  然后他无奈地笑了笑,摇着头站起身,背起书包往学校的大门走去。

  他的背影和操场上的一切一起融化在了黑夜里,却又在静默中彼此分离。

  

  那天回到家里的黄少天收到了寄信人的最后一张明信片。

  两个月的时间里,他游遍了各地美景,画过了江南水乡的温婉,画过了西北草原的苍茫辽阔,画过了泰山山巅的大气磅礴。

  最后一张他画了长城的沧桑与厚重。天边有乌云压过来,城墙顺着山势消失在了画面深处。

  在画面的背面,寄信人只留了一行字:

  来看看吧,这些美景。

  

  黄少天忽然感到了强烈的意愿,猛烈地冲击着他的胸膛。他把铁盒子从抽屉里拿出来,将里面所有的明信片都取出来,按时间排好,然后将每一张明信片的时间和地点都记录了下来。

  他把他原本塞了满脑子的睡觉、游戏、打球、唱K、烧烤,全都揉成一团丢了出去。

  三个月的假期,够用了。

  

3.擦肩

  黄少天开始了他的单人旅程。

  他带着铁盒子和里面的明信片,从周庄开始,一步一步沿着寄信人的路线,去游历他所走过的路,去寻找他所看过的风景。

  黄少天最高兴的事,莫过于在游览中发现似曾相识的景色。他很难看到和明信片上一模一样的风景,因为画随心而不随景。但在现实中能找到一点画中的影子,也足够黄少天兴奋很久了。

  旅行是一件很特别的事情,身体可能会很疲惫,但精神始终是亢奋的。对于从小到大没出过远门的黄少天来说,在短短的时间里看到无数美景的舒畅感,混杂着对陌生世界的新奇和喜悦,令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那些只在照片中见过的画面,那些只从明信片上领略过神韵的美丽,当他真正置身于其中的时候,才能体会到那种涤荡心灵心潮汹涌的震撼。而当一个人的心里装下了大好河山时,他的心胸也会跟着开阔起来。

  黄少天越发感激那个寄信人。如果没有他,黄少天觉得自己大概永远也体会不到这样的心情。

  

  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黄少天曾不止一次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他也不止一次在心里描摹寄信人的模样。

  他想他一定有一双很好看的手,拿起笔来便有一般悠然的气度。他想他一定很会喷垃圾话,嘲讽起人来能把人气得说不出话。他想他一定是一副懒洋洋提不起劲来的模样,才会在笔划里都透出一种散漫。他想他一定有着极好的耐性与温柔的双眼,才会愿意把他所见到的每一处美景都传达到另一个人眼里。

  黄少天背着包走上B市街头。当了两个半月的背包客,他终是走到了旅程的尽头。

  一路匆匆,他甚至来不及意识自己与刚毕业时有什么不同。直到这天早上他在旅馆里收拾东西,偶然瞥见了镜子中的自己,才被那隐隐的陌生感惊了一下。

  一场长途旅行能给一个人带来多大的改变?

  黄少天回想自己一路所见所闻所听所感,幸运的与不幸的,追寻的与遭遇的,得到的与放弃的,便觉自己眼中的那份深沉并非凭空而生无故而发,也是一步脚印一分积淀攒下了的东西。

  他抬起头,对着太阳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不管人怎么变,世界总是美好的。这就足够了。

  嗯,就算因为仰头望天不小心撞上了从身边经过的人,世界也依然是很美好的。

  

  “啊,抱歉抱歉,你没事吧!”

  黄少天自觉撞人的错在不看路的自己身上,于是忙不迭跟人道歉。话说完了他才意识到对方刚刚反应极快地扶了他一把,他还应该再补声道谢。

  “没事。”对方应了声,语调还有点儿不在意的漫不经心,他说完又叮嘱了一句,“走路看路,小心点儿。”

  黄少天回过神来,那人已抽身要离开。他的模样一瞬间落进黄少天的眼中,只是最常见的白色T恤和短裤,不知道是他身上的哪个地方触动了黄少天的神经,竟让他冒冒失失地伸手抓住了男人的胳膊,急呼道:“等等!”

  “嗯?”男人回过头来,看着他的目光带着疑惑,却没有不耐烦的意思,反而在注视着他的时候显出了一分耐心和温柔。

  黄少天的心脏在狂跳,大脑却冷静得像是不属于他。他脱口而出道:“你跟我一个朋友很像。”

  哎哟。黄少天在心里哀嚎了一声。这搭讪技巧也太拙劣了!

  “很像?”男人把身子也转过来了,似乎是起了点兴趣,“你是从G市来的?”

  “呃,”黄少天一怔,“你怎么知道?”

  “我弟前段时间去了那里的分公司……”男人说到一半,摇摇头转了个话题,“你认识我弟?我们俩是长得挺像的。”

  “呃……”

  黄少天有点挣扎。顺着说迟早要露馅的,可他这要说不认识,是不是会被当成骗子啊?问题是他也没想到,听起来如此拙劣的搭讪竟然能成功。这一下来得措手不及,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啊。

  黄少天,冷静,说话不是你强项吗?随便说点什么把人绕晕了就行了!不管这人是不是他,总是要尝试一下的!

  “我其实刚刚毕业,从G市到各地旅游,想来这里看长城的。没想到遇到你。”黄少天睁着眼说,一点也看不出他心虚的模样。

  “是吗?真巧,我也刚毕业,前阵子去毕业旅行了。”男人回答着,又打量了黄少天一番,“你看起来,不是大学生吧?”

  “我……我是高中毕业。”黄少天有点囧。

  “哦。”男人笑了一下。

  黄少天看出那并不是嘲笑,心里便舒了几分。没料到男人又兴趣盎然地追问道:“我弟怎么认识你的?”

  “我……”黄少天哑然了片刻。能让他说不出话来的人可少了,没想到这就碰上一个。他想了想,索性实话实说了:“我认识的不是你弟,我认识你。”

  “你认识我?”男人露出了一点惊讶的神情,“可我不认识你啊。”

  “是这样的。”黄少天把背上的背包取下来,从里面翻出了一个铁盒子,打开来后递到了男人面前,问道,“这些明信片,你认得吗?”

  男人盯着那叠明信片看了一会儿,惊讶的表情就渐渐变成了然。他抬起头对黄少天笑了笑:“原来我弟写错的那个地址是你家的。”

  真的是他!!

  黄少天心里炸开了花。他忍不住翘起嘴角,略带得意地回答:“是啊,你寄的明信片都在这里。不是我想看的啊,你没写寄信人也没写收信人,谁知道你这明信片是寄给谁的。我倒是想告诉你你写错地址了,但是你在旅行中,我回信寄到的时候你肯定早走了。我就只好先替你收着,有机会再还给你……呐,这机会就来了吧。”

  “你……”男人挑了挑眉,“你不会就为了还我明信片,追到B市来的吧?”

  “当然不是。”黄少天想我特么还想珍藏呢,“我觉得吧,你一路上都在夸景色美美美,我就有些好奇到底有多美。正好高考结束假期长时间多,我就也来个旅行,跟着你的明信片去各地看看风景。”

  “小伙子不错嘛。”男人笑了,“能在这里遇到也算是缘分,那就交个朋友吧。我叫叶修。”

  “我叫黄少天,黄色的黄少年的少天空的天。诶,你这些明信片要不要拿回去?毕竟不是给我的。”

  黄少天想,你要是答应了,我就……就……啧。

  还好叶修拒绝了:“既然寄到你手上了,你就收着吧。看你还挺喜欢的。”

  这么明显吗?

  黄少天觉得脸有点烫。他赶紧把铁盒关上,埋头将盒子收回到背包里。这时他听到叶修又开了口:

  “少天是吧,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

  “啊?当然可以啦!”黄少天抬起头,毫不犹豫地应道。

  “你是怎么认出我的?”叶修颇为好奇地问,“我在明信片里也没留个人信息,更没有照片。你怎么就知道我是寄明信片的那个人?”

  这个问题……

  黄少天挠了挠头,心情忽然就雀跃了起来。

  ——大概是因为我在心里描摹了你的样子太多遍,又或者是冥冥之中我们的缘分早有注定……

  “我就是知道我能在第一次见你时认出你,哪怕只是一个擦肩。”他得意洋洋地笑道,“没有为什么。”

  我们就该相遇。

  理直气壮,理所当然。

评论(32)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