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3.06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三部分为叶喻。


3.06

  叶修停在了蓝雨中央大楼地下三层数据库的门口。

  如喻文州所言,这一路顺利得超乎想象。叶修本以为就算喻文州给了他通行资格,让他能够不被这一路的自行关卡拦截,但至少也要碰上几个守卫,逼他玩一会儿捉迷藏才能解决。

  可是他一个人都没见到。那人说能保证他一路畅行无阻,他竟然就真的没遇到一点阻挠。

  这有点不太正常了。蓝雨既然能几百年名列三大妖帮之一,家大业大,其机要地带自然不可能疏于管理和防守。自行关卡的身份资格认证是一道非人工防线,紧接着就该是人工监控和巡防作为第二道防线。

  为什么没有第二道防线?

  叶修不相信喻文州为了帮他把守卫的人都调走了。如果能做到这一步的话,喻文州完全可以直接把数据给他,又何必要他亲自来取?

  叶修站在紧闭的门前微微侧过头,视线穿过长长的走廊落在了尽头。这处地下楼层建得隐秘不见天光,壁灯和顶灯二十四小时始终亮着,白灼的光线映在四面银白的金属墙上,显出无声无息的冷涩来。

  算了。

  叶修想着,把视线收了回来。

  他已经站到这里了,便没有空手而返的道理。反正他现在一身无牵无挂无所拖累,也没什么东西值得别人坑一把的。喻文州若是有什么想法,也没必要绕这一圈把他放到他们的机密之处去。

  叶修按了门边的开关,数据库的大门便缓缓向两边滑开。他抬起步子,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

  数据库的空间很大,但其实东西不多。叶修一眼瞅见在他左手侧方向上的一块暗无光彩的巨石,它与房间另一头巨大的中央电脑各占了半壁江山。房间角落里还有数排高大的木制架子,其上摆满了纸质资料。

  叶修咂了咂舌。他识得那块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巨石。

  显而易见,一块普通的破石头,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蓝雨的机密数据库里。这块石头,是可以通过道法、功法、术法、妖力将信息以任何一种形式封存其中的光阴石。封存者甚至可以给自己留下的信息施加密码封印,保证只有特定的人可以看到。在电子技术还未发展起来之前,他们这些人传递信息最常用的就是光阴石。

  虽说光阴石的大小和石质决定了它能保存多少信息、使用次数和信息留存时间,不过一个小石子大小的光阴石就足够保存很多信息了。所以他们这些人往往人手十几颗小石子,用瓶子装好防止丢失,需要时拿出一个来就行。唯一不方便的就是光阴石存入信息后无法清除,要毁掉信息只能将石头直接粉碎,否则只能靠密码封印来避免他人查看。

  蓝雨数据库里这颗光阴石比叶修还高,起码三人合抱才能抱住石身,恐怕蓝雨从开创到现在以来的大量信息都封存其中。即使现在科技发达,用电子设备更为快捷方便,这块大石头也是不会被蓝雨丢弃的。

  叶修看了看中央电脑,又看了看光阴石,忍不住为这新老两种信息储存方式并存的画面咂了咂舌。说实话,如果时间充裕的话,他还真想去看看这块光阴石里存了些什么东西。对于现在的叶修来说,记忆缺失无疑给他带来很大困扰。即使潜意识在指导着他的行动,但他未尝不想搞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

  多知道一些事情对他而言总是有好处的,只可惜喻文州只给了他半个小时,并没有为他留出查看光阴石的空档。

  叶修将自己的视线从巨石收回来,迈步往中央电脑的方向走了过去。

 

  电脑是开着的,直接显示着操作界面,资格认证的那一步已经被跳过去了。叶修在门口的时候已经纠结过了,此时做了决定便不再犹疑,面对这般异象也不予理会,调出需要的数据查看了一下,确认无误后便接入刚买来的移动数据端,将数据载了下来。

  正当这时,他听到了脚步声。

 

  数据库的门开启时没有半点声响。若是来人再小心一点,大概叶修也没办法马上发现。但这脚步声,恐怕并非来人不小心为之,而是一种有恃无恐的自信和挑衅。

  叶修几乎是第一时间用道法之力给自己套上了全方位的防御,这才施施然转过身来。

  数十名蓝雨护卫队的人,把空荡的数据库挤得满满当当。

  “搁这儿等我呢?”叶修笑笑,背过手懒洋洋地站这,一副游刃有余的轻松模样,“这算什么?抓现行?”

  所有人都在盯着他看,却没有人说话。他们手持各式武器,静静地站在原地,仿佛一座座栩栩如生的雕像。

  “你们觉得这样就能抓住我了吗?”叶修问道。

  “那么你觉得,加上我够了吗?”

  叶修抬起眼,看着喻文州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不紧不慢地走进来。

  在几个小时之前,这个男人还穿着普通人的衣着,格格不入地站在全副武装的护卫队中。而此刻他却已是一身暗色长袍,紫流光纹线在袍底和袖口绘出繁复的加持术法花纹,腰间束起的布艺腰带上扣着一块镂刻着蓝雨徽纹的金属圆扣。不过最夺目的,大概还是他手中那一支近人高的紫心木法杖。法杖顶端被缠绕在木枝中央的黑水晶暗光流转,像是被一团薄薄的黑雾笼罩着,发出摄人心魄的威压。

  这一幕画面从眼底一路撞进了脑海。

  叶修不明意味地笑了一声:“你想抓我,又何必搞得如此麻烦。”

  “我行事,自然追求万无一失。”喻文州弯起嘴角。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房间的地面上便亮起了一个法阵的纹路,叶修恰恰站在法阵的正中间。

  喻文州的笑意一如往常,如和煦春风,柔和了眉峰眼角,把那穿上长袍后的一身寒气都冲淡了不少。他向来是喜欢微笑的,因此常常让人觉得他本该温和,一点不像是半身浸染在黑暗之中的幽冥者,以至放下了应有的警惕心。

  “缚灵啊。”叶修叹了一声,“真是大阵仗。”

  “不敢大意。”喻文州谦和地答道。

  无形的散灵卷上身的时候,凉意便从皮肤慢慢地透进肌理。中了招的叶修却依然相当镇定从容,仿佛并非为人所控。他向着喻文州的方向走了几步,护卫队全员便将手中的武器都对准了他。

  “不要这么紧张,我都被你们老大绑着了,还能干什么?”

  他倒是还有心情调侃,可惜那些人并没有要捧场的意思,只有喻文州微笑着应声道:“劳烦你跟我们的人走一趟了。”

  两排护卫队成员走了上来,站在叶修的两侧,带着他往门外走。叶修跟着走到了门口,忽而停下脚步回过头来。

  喻文州看到了叶修的眼睛,如黑潭一般,冰凉而不带一丝笑意。

  “文州。”他唤了一声他的名字。

  喻文州微怔,未知该做何反应时,便听得他淡淡地说:

  “——我以为我至少能相信你。”

—————————————————————————

我立了一个flag,以后要详细描写出场人物的着装

我要证明我的审美品位是没有问题的!!!

评论(47)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