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平】浮生流云(《阴差阳错》番外)

 @【高考后见】无耻谰言 阿莫生日快乐!!!!!

好吧是昨天生日_(:_」∠)_我迟到了QwQ

不要生我的气啊,你看我写了你最爱的叶平~\(≧▽≦)/~

阿莫加油考试啊,考完试我们还等着你给我们投喂香喷喷的肉呢!(星星眼


另外 @司翼 当初答应你要写叶平日常……拖到现在真不好意思(跪

———————————————————

预警:

《阴差阳错》番外,叶乐前任设定!乐乐没出场但是有提到,注意防雷注意防雷注意防雷!!

《阴差阳错》番外,叶乐前任设定!乐乐没出场但是有提到,注意防雷注意防雷注意防雷!!

《阴差阳错》番外,叶乐前任设定!乐乐没出场但是有提到,注意防雷注意防雷注意防雷!!



浮生流云

  孙哲平一打开家门,就听到激昂的男声在伴奏声中高唱,混杂着快速敲击键盘时连成一片的哒哒声,脸上露了点意外的神色。他关了屋门换了鞋,走进客厅时随手把钥匙丢到沙发上,而后在电视机前弯下腰,“咔”的一声把DVD关了。

  屋子里顿时清静了,只剩键盘的哒哒声还在响。

  孙哲平循着这声响走到书房门口,淡淡的烟气混在空气里往他胸口里钻。坐在书房电脑前的男人正戴着耳机,专注地盯着光影交错的屏幕。摆在他手边的烟灰缸上还燃着一只未烧完的烟,烟头的红光正一点一点的往后侵蚀着。孙哲平没出声,几步走到他身后,瞅着屏幕看了会儿,大概觉着干看有些无聊,便执起那根燃到一半的烟,叼在嘴里慢慢地抽。

  随着战斗逐渐接近尾声,屏幕上绚烂的光影消失了,叶修在键盘上翻飞的手指也慢慢停下了下来。

  他留了一只手操控着人物的移动,另一只手抬起将耳机摘了下来,头也没回便开口道:“人送走了?”

  “嗯。”孙哲平应了声,把烟靠在烟灰缸上抖下些许烟灰。

  “他有没说什么?”叶修问。

  “你想他说什么?祝你们幸福?”孙哲平说着又忍不住笑了笑,“得了吧,他没那么矫情。”

  “没问我为什么没去送他?”

  “这种事还用得着问?”

  叶修干脆连最后一点操作也停了,转过头来看向孙哲平。他注视的目光坦然而又纯粹,孙哲平却莫名感到了一种脸上被盯出花来的错觉。他伸手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然后弯下腰,任由叶修揽过他的脖颈将他拽下来。

  他们的唇齿间带着同样的烟气。

  叶修肯定很满意这个吻。

  孙哲平想。

 

  “晚上吃什么?”

  “随便吧。”

  “吃外卖吗?”叶修拿起孙哲平的摆在桌上的手机,把拇指按在主键上,用指纹识别解了锁屏。

  孙哲平看着他划着屏幕,无数个商家的图标排着队从他手中一串儿溜过。

  “怎么想起放DVD了?”孙哲平突然问道。

  “嗯,张佳乐昨天送的那张光盘。”叶修头也没抬地答道,“刚看到就顺手放了下,毕竟收起来以后大概都不会想起来要听了。”

  “哦。”

  “唉,都吃腻了。”叶修把外卖app关了,把手机随手丢到孙哲平怀里。

  “出去吃?”

  “出去吃还不是这几家。”叶修托着下巴盯着他想了会儿,突然说,“好久没吃火锅了。”

  孙哲平挑挑眉:“这天气吃火锅?”

  “除了火锅,我们俩还有什么可以在家里自己做着吃的?”叶修摸了自己的钥匙和钱包揣在身上,一副说走就要走的架势,“开着空调怕什么,走吧,去超市买食材。”

  “行吧,你想吃什么?”

  虽然才刚刚出门回来,孙哲平倒也没嫌累。他跟着叶修拿了自己的东西,东翻西找了一会儿,又转头问叶修:“看到我钥匙了吗?”

  叶修也跟着他东翻西找了一遍,最后从屁股底下摸出了一串钥匙。

  “我说怎么坐着沙发还硌得慌。”叶修说。

 

  即使已经到了下午,太阳依然亮得刺眼,热浪烤着地面,仿佛都要冒起烟来。叶修和孙哲平没敢往无遮无拦的街上走,两个人挨在路边一排店面的屋檐底下,依然热得直冒汗。路过一家开着冷气的便利店时,叶修和孙哲平对视了一眼,二话没说就往里面钻。

  孙哲平开了饮品冰柜的门,感受了一下极致的冰爽扑面而来,而后转过头问道:“要可乐还是水?”

  “随便,跟你一样吧。”叶修弯着腰从冷饮柜里挖出了两根冰棍。

  孙哲平拿了两瓶可乐走过来,看到叶修手里的冰棍皱了皱眉:“太甜了。”

  “这个不甜,我吃过。”叶修肯定地说。

 

  他们俩一人叼着一根冰棍拎着一瓶可乐,继续在屋檐底下走。叶修看孙哲平三两下把冰棍啃完了,笑着说:“我说不甜吧,好不好吃。”

  孙哲平“嗯”了一声,把吃完剩下的棍子丢进路边的垃圾桶,一手握着可乐瓶身一手扣在瓶口拧了一下。听到过分激烈的“呲呲”声时他顿感不妙,但下手太快没来得及刹住,一大堆泡沫般的气泡从瓶口喷出来。

  “靠。”孙哲平骂了一声,叶修在旁边哈哈大笑起来。

 

  走进大超市的时候,凉丝丝的冷气瞬间把他们两个人裹起来,把他们从外面带进来的燥热一点点抹去。孙哲平从入口边拉了一辆推车出来,问道:“推不推车?”

  “推吧,我们俩得吃多少东西。”叶修从他手里把车接过来。

  孙哲平也没跟他争,空着手走在叶修身边。超市里人来人往吵吵嚷嚷,广播在放着欢快的歌,推车四个轮子在地上发出的一连串骨碌声却异常清晰。

 

  “要买辣酱吗?”孙哲平站在调味品架边回头看他。

  “买吧,到时候要嫌不够味就加点。”叶修双手搭在推车上,懒洋洋地回答道。

  孙哲平拿着一罐辣酱走回来放进推车里,看了看满车的食材,问:“还差什么?”

  叶修低头看看:“菜吧,我们拿的都是丸子和肉。”

  “你想吃菜吗?”孙哲平问。

  “我觉得吃肉挺好。”叶修回答。

  “我也这么觉得。”

  “那就不差什么了,去买单吧。”

  “成。”

 

  叶修和孙哲平拎着满手的袋子回了家,在家附近叶修还记得去便利店买几大瓶饮料。这会儿他们才觉得他们买的东西似乎多了点,不知道一晚上吃不吃得完。

  “吃不完就多吃几顿。”叶修说。

  回到家里天色已经黑透了,一开门孙哲平就摸索着去开灯。叶修关了门,把满手袋子放到客厅里,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泡冷气。

  孙哲平走过来,叶修说:“离我远点,一身臭汗,热死了。”

  “说得好像你不是。”孙哲平没理他,直接坐到他身边。

  叶修嘴上那么说,倒也没躲。他拿起遥控器摁开了电视,说:“我发现我们出门又忘了关空调。”

  “嗯。”孙哲平应了声,全然不以为意。

  “不过还挺爽的,回来就有冷气吹。”叶修下了结论。

 

  两个人轮流去洗了个澡,孙哲平出来的时候叶修已经在折腾火锅了。满锅的开水翻滚出水汽,叶修拿着一袋子丸子正要往里倒。孙哲平连忙一步跨上来一巴掌按住他的手:“你下这一袋锅就满了。”

  “那就吃完再下别的啊。”叶修莫名其妙。

  “我要先吃燕饺。”孙哲平拎起了另一个袋子。

  “先吃肉丸。”

  “先吃燕饺。”

  “剪刀石头布。”

  “来。”

 

  “张佳乐要是知道,大概会说‘你们吃火锅竟然不带我’。”孙哲平突然很无厘头地来了这么一句。

  叶修看了他一眼。

  孙哲平提起筷子,给叶修碗里丢了块排骨:“下次带上他一起吃。”

  “你也要他愿意啊。”叶修说。

  孙哲平想了想,点了下头:“也是。”

  叶修突然笑了起来。

  “怎么了?”孙哲平看他。

  “没,”叶修笑着说,“只是突然很想上你。”

  “滚蛋。”孙哲平往他碗里丢了块骨头。

 

  食材果然买多了,他们把吃剩的东西塞满了整个冰箱。

  连续吃了三顿火锅之后,叶修终于开始思念外卖了。

  张佳乐自那次后没有再到他们家玩过,不过偶尔还会联系,逢年过节群发祝福也会带上他们一份。

  时光流云往复匆匆,生活中无恩无宠无怨无憾,便缺了浪漫的激情与荡气回肠。只是分分契合,丝丝入扣,平如淡水亦足矣。

评论(30)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