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3.08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三部分为叶喻。


3.08

  叶修知道喻文州会来的。

  他其实没想起多少事情。除了喻文州的名字,只有一些零碎的画面,不知出处。被带离数据库时叶修抛下那句话,其实赌的就是喻文州对叶修这个人到底有多重视,会不会重视到宁可放过不敢错杀,甚至质疑起自己的想法。

  这应当是一场赌博,但叶修知道自己一定会赢。他什么都不记得,却有一种盲目的自信。他相信喻文州一定会来。

  准确来说,这不是自信,而是叶修对喻文州的绝对信任。

  没有理由,他就是知道。

 

  这似乎算得上是算计了。叶修想。

  这可不赖他,谁叫喻文州先算计了他呢?

 

  “你总是比我有办法,不是吗?”喻文州这样说。

  “真不幸,我这回真没有。”叶修大大方方地摊开手,“怎么办?你是不是只好干掉我这个冒牌货了?”

  他有恃无恐。

  绵软的无力感从胸口涌上来,喻文州很久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无可奈何了。他本就知道,从他出现在叶修的禁牢外那一刻起,这个男人便会清楚地知道喻文州心有顾忌。但喻文州没有别的选择,他太聪明了,他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

  如果叶修能回来……

  “你至少……”喻文州闭上眼轻声呢喃着,手掌贴上了面前冰凉刺骨的墙壁,“至少……跟我说些什么。”

  这三百多年你去了哪里,失踪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又突然间出现在我们面前。

  说些什么吧,就算是骗他的也好。

  喻文州想,他现在大概比这个被关起来的男人还要卑微。

  他在乞求什么,又在奢望什么呢?

 

  禁牢里的男人听到这句话,摊开的手悬在空中好一会儿,又慢慢地放了下去。他敛了脸上的笑意,便连那有恃无恐的气势也收回去了。

  “我不记得了。”他说,“抱歉,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倒是出乎喻文州的意料。他本以为,只是知道自己有所顾忌,都能嚣张成那样的男人,听到他这样的语气怎么都得更得意才对。

  连骗骗他都不肯吗?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

  不,这才是最聪明的办法。谎言一定能被戳穿,但只要什么都不说,就不存在能被戳穿的谎言了。

  他本不想这么做的,毕竟从来没有叶修以外的人去过那里。但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叶修啊叶修。喻文州想。我真是这辈子欠了你的,还不清了。

 

  叶修睁开了双眼。

  入目是碧蓝的天空,暖暖的阳光烤着青草发出清苦的味道。叶修撑着柔软的土地坐起来,磨着草地发出沙沙的声音。

  什么地方?前一秒他还在蓝雨的禁牢里和喻文州说话,下一秒怎么跑这来了?

  叶修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手上和身上的土。泥屑扬起淡淡的尘土,坠入茂密的草叶之中。

  细节和感知都太真实,不像是幻境。

  叶修环顾四周,看到棵棵小树稀疏零落在草坪上,不远一条石板铺成的小路延向远方。叶修走过去,微风从他的脸颊边拂过,带来树木枝叶细碎的声响和一两声虫鸣鸟叫。他的鞋底踩上石板发出笃笃的轻响,长袍随着走动的幅度轻轻摇摆,有衣料摩擦的窸窣声。

  这突如其来的真实,反而让一切不真实起来。

  叶修努力去回想前一刻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无论他如何费力去回忆,他只能记起喻文州贴在墙壁上的那只手。五指修长,骨节分明,带着长时间不见光的苍白。

  是幻境吗?可是这样逼真到他无法分清真假的幻境,全天下有几个人能制造得出来?

  不对,应该是有一个的。

  叶修皱起眉来,按了按自己的额角。脑海中纷杂的画面又开始闪动,搅得他的神经一丝一丝地抽痛起来。

  蓝雨之主,幽冥主。

  喻文州。

 

  “我靠老叶你可是给我捡了块宝啊!”

  “我说过你的咒术天赋高。怎么样,给你找的这个师父满意吗?”

   “叶神想检查我的功课,不如亲身体验一下?”

 

  穿过草坪,叶修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湖滨公园。草坪外是一道木制长廊,长廊沿着蜿蜒的湖畔,平静的湖面泛着粼粼波光,偶尔被风扰动,皱成无声无息的涟漪。

  叶修从草地上捡了块小石子,丢向湖泊中央。石块在空中划过一道曲线砸进湖面,“哗啦”一声溅起几朵水花。

 

  “没有鱼吗?”

  “叶神想要有,那就有吧。”

 

  叶修盯着湖水看了一会儿,终是没见到几只鱼影。他转身往长廊的另一头走,不消片刻就看到了空置的休闲活动场。沙池、平衡木、高低杠、跷跷板、旋转木马……秋千被风吹着微微摇晃,路边的木制长椅干净得一尘不染。

 

  “上次来的时候还没看见有人。”

  “没点新花样,怎么好意思请叶神进来看?”

  “他们看不到我们吗?”

  “下次你来的时候,他们就能看到了。”

 

  怎么没有人呢?

  叶修选中一条路往下走,秋千的铁索晃动的咯吱声渐渐远去了。

  先前走了一路不见人影,还可以当做是这会儿人少没遇上。但每个公园人最多的地方就是休闲活动场,如果连这个地方都看不到人影……

  那么这个公园里恐怕完全没有人了。

 

  叶修从公园的出口走了出去,那里有一座很漂亮的许愿池,池水清澈见底,银白色的硬币铺散在池底,在阳光下映着莹莹微光。

 

  “在这许愿会有用吗?”

  “试试看?”

  “你试过没?”

 

  整个许愿池里都是硬币,不知道有没有他和喻文州一起丢下去的那两枚。

  叶修靠在许愿池边,抬眼就能看见空荡的街道和马路对面空无一人的商店。他目之所及之处,都透着人迹罕至的死寂。

  不应该啊。如果是他的话,他当然做得到把这里填满人,让这座城跟真的一样。

  为什么这座城是空的?

评论(15)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