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3.09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三部分为叶喻。


3.09

  叶修第一次见到喻文州的时候,温文尔雅的青年还是个只会用妖力横冲直撞的小孩子。

  人与妖已然和平共处了几百年,对于寿命不长的人类来说,他们大抵都已习惯了和妖和平共处的生活方式。就连新一代的小妖们,也都不记得昔日人与妖不共戴天是怎样一番景象。

  但是喻文州记得。桩桩件件,记得分明,历历在目。

  其实喻文州是庆幸的,至少在遭受到人类修行者追杀的时候,他还懂得使用妖力。尽管敌我双方实力悬殊,他也能靠着自己的智商跟追杀者们绕圈子拖延时间,寻找一线生机。

  若不是这样,他也遇不到叶修。

  初见,那是叶修第一次助他。

 

  叶修出了公园,离开了许愿池,沿着街道一直走。路上没有行人,没有车辆,连活着的生物都见不着。若不是听到了虫鸣声和鸟叫声,叶修都要怀疑这不是一座空城,而是一座死城了。

  他走到了一个拐弯的路口,路口边是一望无际的草坪。和叶修刚醒来时躺着的那片不同,这处草地上并没有树木灌木花丛,也没有石板小路,只是一片异常茂盛的苍翠草地。

  一座城市里有这样一片草地似乎有些奇怪,叶修站在路口边上看了会儿,依稀又听到了几句对话。

 

  “马戏团?没想到你还挺有童心。”

  “叶神应该也很久没看过马戏表演了吧。”

  “有意思,我倒是想见识一下你安排的表演。”

 

  太安静了。叶修想。

  这里该是很热闹的。马戏团主帐篷非常大,能容纳下好几百人。马戏班的小帐篷遍布整个草地。主帐篷的入口外排满了各式各样的小贩,出入的人群摩肩擦踵,交谈声喝彩声叫卖声在一起,吵得很,要和身边的人说句话,都得扯着嗓子大呼小叫。

  都不在了。

 

  喻文州想,他大概永远都不会忘记第一次见到叶修的瞬间。

  他记得那幅画面里有风,有长空,天际的残阳如血,透不进密林深处,万物拉长的影子都变得鬼魅起来。他藏身于那些魑魅魍魉般的阴影中,窥见那人的背影。那人一袭月白长衫,手持一柄质地不寻常的黑伞,黑发如瀑,以一根白色发带随手扎起,几缕散发贴着脸垂下来。

  他长身玉立于此,却有一派不沾尘世的气度。

  喻文州听到他说:“吾叶修在此,护得一方妖灵周全。尔等速退,刀枪无眼,莫惹争斗。”

  朗音传遍山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叶修。

  喻文州在唇齿间无声地咀嚼着这个名字,还没觉出什么味来,他就被一只手从阴影里提着衣衫后领拎了出来。

  叶修看着受了惊的小妖童下意识地扑腾了两下,反应过来后睁着大眼盯着自己看,便弯起嘴角笑道:“小鬼,我救了你一命,你当如何报偿我?”

  这人生得俊朗,笑起来眉眼如画眼眸含星。喻文州看见他的笑意,恍然移不开视线。

  他想,为何能有人笑得这么好看,为何能有人对自己笑得这么好看。

  人类修行者,不是见妖就杀的吗?

 

  叶修在宛如迷宫的小巷里穿行,途经一扇挂着布帘的小门,叶修顿了顿步子,转身掀开布帘走了进去。

  小门背后别有洞天。这是一个装潢古朴雅致的小屋子,一张张摆着碗筷和小瓶调味料的小方桌整齐地排列着,紧挨着厨房的柜台后面空无一人,台上却还摆着一碗无人动的汤面,在慢悠悠地冒着热气。

 

  “这家面馆……你还记得?”

  “叶神带我去过,怎么会忘。”

  “面的味道是不是一模一样的?”

  “叶神尝尝看就知道了。”

 

  喻文州吃第三大碗面的时候,叶修坐在他对面感慨:“没想到你个子小小的,竟然这么能吃。”

  喻文州把嘴里的面咽下去,问:“你到底要带我去哪?”

  “很快就到了,你不用急。”叶修拍拍他的头,“安心吃面吧。”

  那是喻文州第一次这样大大方方地在一个人类的地盘上吃东西。

  不久,喻文州认识了魏琛,拜入其门下,修习幽冥咒术。

  他留在了三大妖帮之一的蓝雨。

  那是叶修第二次助他。

 

  叶修没碰任何东西,出了面馆又径自赶路。他离开了小巷,在巷口左转,继续在陌生的道路间穿梭。

  这座城很大,道路错综复杂。叶修遇到无数个岔路,却总能第一时间选中一个方向,不做停顿地继续往前走。

  他再一次停下时,是在一个巨大的星象馆门前。

 

  “这儿视野挺好。”

  “专门用来看星星的。”

  “哦?可惜是大白天,我也想看看星星。”

  “你想看,那就让它天黑吧。”

 

  喻文州的咒术天赋极高,选对了路子,妖力进阶的速度快得惊人。叶修第二次来蓝雨的时候,他已经是一副大人模样。

  “好一个翩翩公子。”叶修笑他,“有没有哪家姑娘看上你的?”

  “叶神说笑了。”喻文州拱手,言行谦和有礼。

  “真难得,你在魏琛手下待着,还能养出这样端方的性子。”叶修感慨万千,“你看他自己捡来的那个孩子,他俩凑一起就能闹翻天了——说起来,老魏是不是经常把蓝雨的活都丢给你干?”

  “为师父做点事应该的。”喻文州说,“况且这也是锻炼我能力的一种方式。”

  叶修“啧”了一声,摇摇头:“魏琛有你这个徒弟,真是太走运。”

  喻文州张了口,却什么也没说,又闭上了。

 

  叶修行踪不定,喻文州又鲜少离开蓝雨。他们见面的机会很少,但对喻文州来说,好歹是有个盼头的。他不知道叶修下一次会什么时候来,所以每次叶修离开前,喻文州都会向他要一个允诺。

  他会回来的。

  只是喻文州没想到,在叶修下一次来看他之前,蓝雨先出事了。

  三大妖帮,轮回,蓝雨,微草。每一个都是人类修行者想要剿灭的对象。喻文州知道前阵子有妖族干出滔天祸事,却没想到人族无声无息地聚集了浩浩荡荡的修行者,探到了蓝雨的位置,将一个小城围得水泄不通。

  魏琛和黄少天外出,镇场的只有他一个。

  没有补给,没有救兵,护卫队一直在减员,只靠他一个人的咒术在死撑着局面。然而纵使他的幻术登峰造极,面对人类修行者的万马千军,挡得住一时也挡不住一世。

  所有人都累了。

 

  身着术士华袍的男人站在城墙之上,在铺天盖地的阴沉夜色下,黑水晶法杖腾起的黑雾如鬼魅的杀气。他不曾亲手了断任何一个人的性命,却阻止不了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

  他本性情温和,不喜血腥和杀伐。

  喻文州和黄少天完全不一样,连魏琛都觉得他的性子太温顺,成不了大事,对蓝雨未来的希望更多投放在黄少天的身上。

  可是喻文州现在站在这里,就像给城下聚集的人们投下一枚炸弹,瞬间群情激愤。喻文州听到他们在不停地高声呼喊,“替天行道”“报仇雪恨”,还有什么?

  “妖孽喻文州杀人如麻,以命还命血债血偿!”

  这一句高呼很快从一个人的口中蔓延到所有人,整齐划一的口号声掺杂着功法道法之力,如雷声阵阵,一声接一声,震耳欲聋。

  我做错什么了?

  喻文州突然很想笑,他便笑了。天边的乌云压过来,狂风大作,将他的黑发与暗纹黑袍吹得纷乱,在血色城墙上猎猎作响。

  以命还命血债血偿,你们要我的命,那就让你们所有人来给我陪葬吧。

 

  “喻文州——住手!!”

 

  喻文州没想到蓝雨会出事。

  他更没想到,叶修会在这时候出现在他面前。

  那是叶修第三次助他。

评论(35)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