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3.10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三部分为叶喻。


3.10

  叶修推开了一间花店的门。

  花店的两面墙壁都是玻璃制成的,所以小店虽然面积不大,却依然显得十分敞亮。花店里几个架子都摆满了花瓶,放不下的就挤到了地上。各色各样的花,娇美的、温柔的、艳丽的、小巧的、清秀的……都在花瓶里静静地开着,把整间小店挤得满满当当。

  叶修随手抚过身边花架上一朵粉白色的郁金香,花瓣触感娇嫩,水珠从花瓣滚落下来,落到叶修的掌心。

  就像整个世界都被花海淹没了,美得太过喧嚣。

 

  “不讲究啊,这太假了,哪有一家店能同时摆出各个季节的鲜花?”

  “又不是要拿来骗人的。”

  “哦,那你说,这是要做什么的?”

  “花,当然是用来讨人欢心了。”

 

  叶修站在城墙之下。

  就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叶修挡在他和敌人之间。他穿的不是那一身月白长衫,手中却仍是那把黑伞。熹微的月光之下,凛凛杀气瞬间压制住了全场。

  喻文州眨了一下眼,漫天的乌云顷刻间消散得无影无踪。

  他在这里。

  这个认知似乎能抹消喻文州所有的戾气和负面情绪,让他在这样困境之下还能弯起嘴角。明知叶修一己之力也不可能挡下人多势众的修行者,更何况他们同为人类,又怎么会为了妖族自相残杀。

  但是喻文州就是觉得安心,不讲道理。

  他抬起头,看到乌云散去后整片璀璨的星空。

 

  叶修走上了一栋大楼。

  这里本该是一座山崖的。叶修想。

  他进了电梯上到顶楼,从电梯出来后又走进了安全楼梯间,继续往上走。

  楼梯上很干净,明明少有人来往,台阶上却没有落灰。叶修轻轻拉了一把天台的门,夜色卷着清新的空气涌了进来。

  他上楼前,外面还是大白天。

  不过这不重要。

 

  “不管你怎么改变这座城的样子,你带我走的永远都是这条路啊。”

  “叶神的记忆力果然厉害,相隔这么久,环境改变这么大,你还认得出这条路。”

  “……不是,走了那么多回一样的路,怎么可能记不住。更何况有几个标志物,永远都在那里。”

  “想了解我的幻境能达到什么程度,这些细节并不重要。”

  “我只是好奇,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因为我怕,万一有天叶神在这座城里迷路,那就不好了啊。”

 

  叶修快步穿过长廊,白色纹银的披风在他身后如雪浪翻腾。喻文州不得不迈开步子,才追得上他的步伐。

  他在生气?

  喻文州有些茫然,他不知道叶修为什么生气。明明叶修带来的是那么好的消息,所有的修行者都撤兵了。虽然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卷土重来,但蓝雨也不可能留在原地,毫无防备地等着他们再一次进攻。

  叶修进了议事厅,喻文州毫不犹豫地跟了进去,进门后一甩手,整个议事厅三道门连同十八扇窗一齐关上,墙上悬挂着的夜光石发起光,把大厅照得通彻。

  叶修站在议事厅中央,背对着他。

  喻文州站在门边没动,轻唤了一声:“叶修。”

  “你告诉我,”叶修转过身来,眉心紧皱,嘴角绷成了一条直线,“如果我没有及时赶到,你想做什么?”

  喻文州恍然,却又有些迷惑。他问:“叶神为何问这个问题?”

  你是关心我,还是关心那些想把我挫骨扬灰的人类?

  “你想杀人。”叶修说,“你还想杀了你自己。”

  喻文州笑笑:“叶神,我已经杀了人了。”

  叶修没有答话。

  “不然我该怎么做呢?”喻文州眨眨眼,轻声问,“叶修,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我卫我家园,我护我子民。他刀剑伤我,我便报尽血海深仇。

  何错之有?

 

  叶修缓步走过来,停在喻文州面前。

  他们短短对视了几秒。

  叶修的目光并不严厉,却也不似往日温柔。他的视线另有一番锐利,像是剥离了一切外物阻隔,从喻文州的眼睛里看透了他所有的坚持、迷惑、纯净和委屈。

  叶修闭上眼,长出一口气。

  “若你不来,若我不死,若敌不灭。”喻文州喃喃道,“蓝雨何存?”

  他像在问叶修,又像是在问自己。

  叶修微有动容,抬手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那一只手掌的温热透过术士袍的衣料传到喻文州的肌肤上,便觉那一股暖意从肩上传进了心底。

  叶修身上散发的冷硬气息淡去了,又回到原来漫不经心的模样。喻文州不自觉地松了口气,问道:“人类修行者聚集地受袭,你不用赶过去吗?”

  叶修抬眼瞥了他一眼,轻笑了一声。

  “怎么?”喻文州敏锐地觉察到一丝不对劲,却没有半点表露出来,还开玩笑道,“你总不可能真要‘亲自解决了蓝雨’吧?”

  “你先想想怎么把蓝雨藏好吧。”叶修笑笑,风轻云淡地说,“用叶家玉印假传召集令,我可回不去了。”

  如有惊天霹雳,喻文州一下钉在原地,半晌说不出话来。

  “不用这么惊讶吧。”叶修难得见喻文州一次呆若木鸡的模样,忍不住调笑道,“世传我出生前便被算定了命轮,若非一代领袖人物,即与妖孽同流合污,干出惊天动地的大事。叶家长老本欲在诞辰之日杀我以绝后患,偏生我有一位同胞兄弟,辨不清我二人的命数,才让我逃过一劫——我不信你没听说过。”

  “但是……但是……”这回轮到喻文州皱起了眉,急切地踱起步来,“但是你这样,牺牲未免太大了。那么多人……完全没有可以周旋的余地,你以后……”

  ——真的回不去了啊。

  叶修在旁边笑着看他,一点也没有发愁的模样。喻文州不觉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气恼。他摇了摇头,无奈又疲倦地说:“我永远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累了。”叶修说,“好好休息,想办法把蓝雨藏起来。老魏不知道带着那个小妖刀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指望不上他们。修行者们要不了多久就会发现召集令是假的,你得在那之前把一切都安顿好。”

  “叶神。”喻文州飞快地唤他,“叶修,你想做什么,你告诉我。我帮得到你,我肯定可以帮你。”

  叶修看了他好一会儿,神情逐渐变得严肃起来。

  喻文州却觉得安心了。因为他知道,叶修这个表情,该是要把他想知道的告诉他了。

  “文州,你有没有想过。”叶修说,“如果人族和妖族可以和平共处,会是什么样子?”

评论(18)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