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3.11

温馨提示:

①叶all!叶all!叶all~\(≧▽≦)/~

②都市魔幻AU。

③第三部分为叶喻。


3.11

  喻文州站在天台的栏杆边,无需仰头,眼前便是一片璀璨的星空。站在此处往下望去,整座城都变得渺小,点点灯火微明,与漫天星光遥遥相对。

  他听到了脚步声,在身后,有人向他一步一步缓缓走过来。

  喻文州闭上了眼,忽然感到从未有过的平静。

  他以为当他真的等到这一刻,内心该是激动的、愤怒的、庆幸的、悲伤的,甚至是濒临崩溃的。但是他很平静,平静得出人意料,却又理所应当。

  就像在过去,叶修每过一些时日,便会毫无预兆地出现在蓝雨,出现在他面前。喻文州从未惊讶过,只会对他露出一个微笑,说:“你来了。”

  就像现在这样。

 

  蓝雨最大的一次危机解除。魏琛带着黄少天回到蓝雨后,不知是不是因为听说了整件事的起因经过结果,心有感念或是心有愧疚,将蓝雨之主的位置传给了喻文州。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早想丢下这个摊子去逍遥,一见喻文州有能耐担此大任,就把担子全丢给了他。

  与此同时,叶修假传召集令一事败露,叶家正式宣布将叶修从族谱上除名,剥夺其修行界斗神名号。有见叶修者,如见妖邪,格杀勿论。

  自此,蓝雨妖城从大陆版图上彻底消失。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它同微草一般,再无外人能觅其踪迹。

 

  叶修停在他的面前。

  喻文州穿着那身他很熟悉的术士华袍,银白色的铁栏杆泛着冷光,他的身后是无垠的夜色和闪烁的星光。

  “叶修。”喻文州似轻叹般唤了他一声,“你还记得多少?”

  “记得你。”叶修说。

  喻文州忍不住笑起来。只笑了一声,无奈的滋味又泛上来,于是笑声里也掺上了苦涩的味道。

  你总是这样。你根本不知道,这种话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你还对我这么好,好到让我放不下,可是最后你却轻易地把我放下了。

  实在是太过分了。

  “你想知道的那些事,我自己都还没弄清楚,所以没办法告诉你。”叶修说,“你可以问些别的,如果我能回答,我会告诉你。”

  问什么?

  喻文州转过身,一手搭在栏杆上,另一手点了点高楼底下的万家灯火。

  “你说想看看我造的幻境,我便造了这座城。”他说着,目光凝望着远方,“你每次来,我都给这座城添上一些东西,让它变成一座真的城,到处都是人和欢声笑语。”

  “嗯。”叶修应了声,“我记得。”

  “然后你走了。”喻文州笑了笑,“然后这座城就空了。”

  叶修想了想,想不出能说别的什么,便只说了一句:“抱歉。”

  喻文州闭眼摇摇头:“你不用道歉,你不欠我什么。”

  我想要,你不一定非得给我。付出并不是永远都会有回报。

  明知如此还要坚持,有怎样的后果都是自作自受。

  我不会怪你,我只是有点难过。

  喻文州睁开眼,看着那个穿着黑袍的男人问道:“你还要走吗?”

  “要。”叶修答得毫不犹豫,“我还有事要做。”

  “那你还会回来吗?”

  叶修沉默良久,喻文州也没有吭声。他静静地等着叶修的回答。

  这一片的夜空没有月亮,于是夜幕下的阴影把一切都变得昏沉沉。长风将他们身上的黑袍吹向同一个方向。

  叶修抬起手,扯住被风扰动的兜帽。

  “抱歉。”他说,“我不知道。”

  喻文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笑得出来,明明心脏紧缩成了一团在往下坠,连微风都有了彻骨的寒意。

  “叶修。”喻文州笑着说,“怎么办,我现在好想揍你。”

  “可以啊,来吧,满足你这个心愿。”叶修将双手背到身后,大方地说,“就给你这一次机会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揍了前任斗神一拳,足够你骄傲了,老了都可以和孩子讲。”

  喻文州被他逗得又笑了起来。

  不管是对他们这种人说“老了”,还是对喻文州说“孩子”,都挺好笑的。

  他一步一步走到叶修身前,抬起攥紧拳的右手。叶修遵守承诺,不躲也不避,只静静凝视着喻文州的眼睛,看着他眼底闪着夜色掩不去的点点星光。

  喻文州忽然一步踩地使了劲,抬起的胳膊环住叶修的脖颈,整个人撞进他的怀里,仰头猝不及防地咬上叶修的唇瓣。

  叶修只觉嘴上一痛,紧接着是温热湿润的触感。他在怔愣间被喻文州撞得倒退了一步,又稳稳地站住。而喻文州却已经从他怀里退开了。

  叶修抬起头,看到整个世界都开始碎裂,如同未经打理的陈旧的油画,一点点从黑暗和虚无上剥落下来。他下意识向喻文州的方向走,才迈出一步,便发现他们之间裂开了一道虚无。

  他们站在两个幻境碎片里,近在咫尺,却无法触碰到彼此。

  “我放你走。”喻文州说。

  他的声音传不过去,所以他说地很慢,把每个字都咬异常清晰。

  他知道叶修看得懂。

  “你想要的东西,我全都给你。”

  他慢慢地说着,每说一个字,整座幻境便崩溃得更快一分。最后连他所在的那块碎片也开始龟裂破碎了,他却还不慌不忙。

  叶修看到喻文州的嘴型定格在微微张开的时候,像是还有什么话想对他说,还没来得及,他的视野就被黑暗和虚无彻底吞没了。

  意识沉入黑暗的时候,他似乎隐约听到了一声轻唤:

  “叶修……”

 

  叶修睁开了双眼。

  入目是漫天的星光,皎洁的月光将光秃秃在夜幕中勾出一个依稀的轮廓。叶修撑着冰凉的土地坐起来,听到飒飒寒风吹过,摇动树枝发出沙沙的声音。

  他环顾四周,看到银装素裹的高大树木密集又毫无约束地肆意生长。这不像是城里的绿化带,而应是在密林深处。

  什么地方?

  叶修皱起眉按了按额角。他想起了喻文州,想起了乱七八糟的过往曾经,想起那座守候了数百年的空城,最后破碎消失在无尽的黑暗和虚无中。

  他还想起了那个突如其来的吻。

  叶修从地上爬起来,身上有个东西掉到了雪地上,发出一声轻响。他拍了拍手上和身上的雪沫,弯下腰把那样东西捡了起来。

  那是他在蓝雨买的移动数据端。

  叶修开了荧幕,查看已存资料,果然看到了他想要的各地区邪化数据。他把移动数据端收起来,试着运转了一下体内的道法之力,得出“缚灵术已解,道法之力运转自如”的结论。

  那家伙,是随便把他丢出来就不管了吗?这是哪里啊?

  叶修叹了口气,又四周看了看,选中一棵树爬了上去。

  不管怎样,等到天亮再行动吧。


  第三章-空城-完

评论(19)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