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叶all】与他 过渡章06

过渡章06 等


  叶修闭着眼坐在树枝上,月光从光秃的枝桠间落下来,像是一首绵长舒缓的歌。柔光落在他的身上,将阴影和明亮杂糅在一起,彼此难以分明。

  他忽然睁开了眼,眼底一派清明。

 

  有些事情,在你知晓以前,你从来没想过它们可能会发生。直到它们真的发生了,你才会意识到,原来一切早已有迹可循。

  喻文州到底是什么时候起的心思?

  叶修想了一会儿,忽然又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了。再这样回忆下去,他都要怀疑喻文州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爱上他了。

  太自恋了。叶修被自己的假想吓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怎么就喜欢上自己了呢?

  他和喻文州相处的时间其实真的不算多。叶修好些年才抽得空去一趟蓝雨,大多时候是因为需要去蓝雨经营的市场买些东西,或是需要某些情报,没待几天办完事就走。要说他们是聚少离多,那都很勉强。

  难道我的魅力真有这么大?

  叶修把又浮上来的一个自恋的念头给扑灭了。这种猜测毫无根据,还不如“因为我救了他一命”这个理由听起来靠谱。

  想到这儿叶修忍不住又摇了摇头。

  最好不要是这个原因,他离家出走那段时间不知道救过护过多少无辜的小妖,要是他们都喜欢上自己……

  这画面太美,叶神表示不敢想象。

  他生来天赋过人,深受长辈们喜爱,也习惯了背负所有人的期待。大家都认定他就是命定的一代领袖,等着他带领人类修行者剿灭妖孽,他却思考着和所有人都不一样的东西。

  或许天才总是一些奇葩。叶修身为修行界名门大家的长子,在从小接受的洗脑式教育之下,却为一些奇怪的问题所困惑。而他心知这些问题是不能向长辈或是先生讨教,除了偶然一次对他的同胞弟弟透露过,他身边竟没有其他人知道他这些疑虑。

  所以归根究底,叶修当年的离家出走,并非临时起意。他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有些困惑,是得靠他自己去寻找答案的。

  最后找到答案了吗?

  算是吧。

  可他的生活却没有因为解决了问题而平静下来,这些答案反而给他带来了更多的责任和义务。从一开始不假思虑的救护,到最后做出的抉择。救人,救妖,提升能力,四处周旋维持局面,寻找矛盾的根源和解决问题的方法……

  劳心劳力,或有人知其一,无人晓其全。

  叶修突然发现,他活了这么多岁月,竟从来没有把心思往儿女情长上放一放。

  不知该喜该忧呢……

 

  叶修仰起头,后脑勺靠在了高大的树干上。密林深处当是四下无人,他也没多花力气去掩盖自己的气息。下过雪的冬夜格外安静,万物生灵都无声无息,偶有寒风呼啸而过,惊起树枝摇晃沙沙作响。

  天上的月亮正圆。

  叶修突然神色一凛,全身的肌肉与神经绷紧,一改方才安然的模样,一个使力从树枝上翻身跃下,腾空时用道法之力架起的防护罩将一道凛凛寒光挡下。

  方才栖身的粗枝被斩断,坠地一声重响。叶修随后无声落地,立于五米之外与偷袭者对峙。

  来人一件黑色紧身背心,显出宽肩窄腰和形状漂亮的肌肉来,显然是勤于锻炼的主,加上一条雪地迷彩长裤,几乎要与黑夜融为一体。若不是他手中一柄身薄形窄的利剑,在月光下凝出锐利的寒芒,还有那双明亮的黑眸闪着肃杀的冷光,大概很难将他这个人与漆黑的环境分离出来。

  分明是刺骨严冬,他穿得这样单薄,却仿佛感觉不到一点寒冷的模样。

  来人端起长剑,摆出一个简单却毫无破绽的起式,盯着叶修冷声道:“何人胆敢擅闯蓝雨禁地,报上名来。”

评论(59)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