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叶吹,炒鸡痴汉叶神,叶神苏破天际帅裂苍穹,叶攻不足自给自足,不写不看叶受文。
与逆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最恨踩我叶神捧其他人,对刘皓深恶痛绝,我男神是攻!攻!!攻!!!

【12H/叶莫】时之未至

1.

  莫凡蹲在角落里重重地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站起来。

  他有轻微的花粉过敏,所以如果可以的话,他并不想到这样处处都是鲜花的地方。

  但是他不能不来。

  这是附近地区最大的教堂,光线透过彩色玻璃窗上漂亮的图案,落在高高的穹顶下宽阔的大厅里,于是整个教堂里都铺满了昏黄迷蒙的光线。他小时候一直觉得这间教堂像是天堂圣殿,每次到这里来,他的母亲都会一脸幸福地对他说“这里就是我和你爸爸结婚的地方哦”。

  可是今天她没有这样对他说。

  她永远不会再对他说话了。

  

  对一个仅仅8岁的孩子来说,这个车祸的消息来得太过突然,以至于直到现在他也无法将这理解为现实。就像一场醒不过来的噩梦,所以他今天见到的那些人才会看起来如虚假又陌生。他们对他说的话满是关切,他却感觉不到他们的一丝悲悯。就连牧师的悼词都鼓胀着形式主义,空洞得像把他父母吞噬的地狱。

  送葬马上就要开始,却没有人发现他短暂的缺席。他就像自己所患有的花粉过敏症一样微不足道,除了他的父母,大概不会有人在意。

  这座圣殿见证了他的父母走向幸福,而现在又将要把一切埋葬。

  

  晚霞太过红艳了,像烈火在烧灼天边。

  莫凡跟在送葬队伍的最后,整个街道悄无声息。他没有再听到那些人的窃窃私语,似是在责备他为什么看起来一点也不难过——他确实不怎么难过,他仍然觉得一切像是虚幻。他甚至有种感觉,好像他的父母一直在他身边,未曾离开过。而那些人目的不明的窃窃私语只让他觉得迷惑:明明他们也并不为此难过,尽管要说看起来,他们确实是很悲伤的样子,但他并不懂得如何让自己看起来难过,也不觉得有这个必要。

  棺材被埋了起来,那些人拿着花轮流走过墓碑前。莫凡跟在他们身后,强忍着想要打喷嚏的冲动,将手里的花放在了他父母的墓碑前。

  突然间强烈的抽离感让他下意识地打了个激灵。他茫然地环顾四周,发现一直存在的虚幻感在顷刻间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逐渐在他心底扩散开的悲伤和绝望。就好像在那短短的一瞬间,除了那些人脸上的悲伤依然虚假,其他一切都变为了真实。

  莫凡离开了墓碑前,他越走越快,最后直接飞奔了起来。墓碑前悼念的队伍还在继续慢慢地前进,他却凭着感觉一路冲到了墓地边缘。

  他看到了一个人和两个影子,他们背对着他往墓地之外走去。莫凡没有多想,径直扑上前去抓住了那人黑色的衣袖。

  “你要带他们去哪里?”他问。

  那两个影子安安静静地立在边上,莫凡仿佛能看到他们注视着自己的目光。并不让人觉得害怕,反而令他感到了温暖。

  男人回过头来看他,脸上微微露出一点惊讶的神色。于是莫凡也跟着觉得有些惊讶起来,他以为这人回过头会露出一张凶神恶煞的脸,没想到看起来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他甚至还叼着一根烟,淡淡的烟雾从烟头上溢散而出,就像一个随时会从你身边经过的路人,普通到你可能都不会多看他两眼。

  “我带他们去该去的地方。”男人回答道,“他们在这里停留得太久了。”

  他的声音很温和,也很好听,让人对他无法生出半点恶感,甚至会感到莫名的吸引力。

  莫凡固执地攥紧了他的衣袖,仰着头看着他说道:“那么,带我一起走吧!”

  男人脸上又显出了那一丝惊讶的神色,顿了片刻,忽而轻笑了一声,听起来漫不经心却又有些无奈。他伸手摸了摸莫凡的头顶,然后把叼在嘴里的烟拿下来,温和却又异常认真地说:“抱歉,我不杀人。”

  他的手很冰,那不是人类该有的温度。莫凡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紧紧拽着他的衣袖不放,大约是他宁愿跟这个人一起离开也不想再留在这里。

  噩梦还没醒,这个突然闯入的格格不入的人是他唯一的救星。

  “每个人都有自己该去的地方。”男人说,“而你现在应该留在这里。”

  “我想跟你走,会有人拦着我吗?”莫凡眨眨眼问道。

  “不会。”男人轻叹了口气,“但是我们不会收你的,你的时间还没到。”

  “那什么时候会到?”莫凡又问。

  男人轻轻在他的额头上敲了一下:“这不是你该问的问题,你只要知道,现在你应该留下。”

  “我不想留下。”莫凡瘪了瘪嘴,突然觉得分外委屈,他又重复了一遍,“我不想留下。”

  “如果这是他们希望的呢?”男人问道。

  莫凡顺着他的指示转过头,再一次看到了那两个模糊不清的阴影。他忽然觉得非常难过,连着先前还未反应过来时的难过也一起翻涌上来,让他想要落泪的冲动也越发强烈。

  “他们想要你好好地留在这里,这样你还想跟我走吗?”男人问道。

  莫凡迟疑了很久,男人也不催,那两个影子便也安静地立在他身前不远处,像是所有人都在等他的回答。

  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终是松开了手。

  “好孩子。”男人笑着说,“他们很高兴。”

  “我……我还能见到你吗?”莫凡仰着头问他。

  “或许吧。”男人说,“总有那么一天,不是吗?”

  莫凡郑重其事地点点头,男人本以为他还要问能不能再见到这两个影子,却没想到他说:“我叫莫凡,你叫什么?”

  “我?”男人挑挑眉,“我没有名字。如果你想的话,可以叫我死神。”

  “世界上只有你一个死神吗?”莫凡问。

  “当然不是,我可不会分身术,忙不过来的。”男人说。

  “所以就现在取一个名字吧。”莫凡说,“我想记住你。不是死神,而是你。”

  男人沉默良久,带着点感慨的口气说道:“你以后一定是个很固执的人。”

  莫凡看着他,没说话。

  “我叫叶修。”叶修抬手将食指放在唇边,对他微微一笑,“不要告诉别人哦。”

  

2.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起了。”

  窄小的巷子深处满是血腥气,莫凡紧皱眉头站在边上,看着鉴证人员调查现场。

  “恐怕还是和之前的一样,找不到线索。”站在莫凡身边的同事一脸愁苦地对他说道,“抢劫杀人也就算了,还分尸……绝对是心理变态干的。可是如果是一个杀人狂魔,又怎么能做到这样毫无痕迹?”

  莫凡皱着眉思索着,没有回答他的话。

  “嘿,莫警官,你有在听我说话吗?”同事把胳膊搭在莫凡的肩上,唉声叹气道,“这个案子再不破,上面就要压期限下来了,你说我们去哪找突破口啊。”

  “不快点解决,还会有新的受害者。”莫凡说。

  “我知道啊,谁不想快点解决,可是去哪找线索?”同事长叹一口气,“从第一个案子开始我们全都没日没夜地加班盘查走访找线索,可是到现在为止还是什么也没找到。这个杀人犯怎么能做到这样不留踪迹的?实在是太可怕了。”

  莫凡头疼地按了按额角,突然猛地回过头看向巷口。

  “怎么了?”同事疑惑地跟着看过去,什么也没看到。

  “我过去看看,你留在这里。”莫凡说着,甩下同事的胳膊往巷口飞奔而去。

  “喂!”同事喊了他一声,却见莫凡头也不回地消失在巷口。他只得一脸莫名其妙地回过头来,正看到其他同事们都在看着自己,便催促了一句:“还看什么,赶紧搜查啊!再没找到线索可有你们哭的!”

  

  莫凡在无人的小巷里飞快地穿行,他看到那个身影将要消失在前方一个转角,情急之下便大声喊道:“叶修!”

  前方的身影猛地一停,莫凡趁机冲上前一把拽住他的衣服。

  “你怎么就喜欢扯别人衣服呢?”叶修无奈地回过头来看他。

  二十多年过去了,叶修看起来却好像从来没变过。他身上依然穿着莫凡第一次见到他时穿着的黑衣,手里拿着一把材质奇怪的伞,嘴里甚至和当年一样叼着一只抽到一半的烟。

  “你是来带那个人走的?”莫凡问。

  “嗯。”叶修用眼神向他示意了一下,莫凡便看见了巷子里另一个身影。

  和他记忆中的影子一样模糊不清,莫凡对他点了下头,当做一个简单的问候。影子定定地站了片刻,才跟着也向他点了下头。

  “你知道吗?是谁干的。”莫凡问那个影子。

  影子动了动,似乎是转头看向叶修。

  “莫凡,你应该知道什么不能问。”叶修看着他,“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这已经是第三个受害者了。”莫凡说,“如果不尽快抓住凶手,还会有别的人受害。”

  “时间到了就该离开。”叶修回答,“不该走的人我一个也不会带走。”

  “他们是无辜的。”莫凡说。

  叶修只是笑笑:“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你们都这么不讲道理吗?”莫凡问。

  叶修问:“你的意思是,你现在是在和我讲道理?”

  莫凡没答话。

  “我以为你应该清楚我的身份。”叶修说。

  “我只是……我以为你和他们不一样。”莫凡垂下视线,只是手还攥着他的衣服不肯松开。

  “不一样?”叶修饶有兴趣地挑挑眉。

  “你很温柔,也很耐心。”莫凡回答,“你甚至愿意和我说话,哄我回家。”

  “所以你觉得,你可以说服我违背原则吗?”叶修问道。

  莫凡猛地抬起头,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竟显出了一点惊讶的神色:“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知道这么严重。”

  “我和你是不一样的。”叶修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就像他还是当年的那个孩子,“尽管你看得到我,也不代表我们之间可以互相影响。准确来说,我们是不该有任何关系的。”

  “你是这么希望的吗?”莫凡问。

  “为什么你的问题总是这么多呢?”叶修笑了笑,“是的,我从来没打算和人类有任何联系……”

  “你骗人。”莫凡毫不犹豫地打断他,他看着叶修墨黑的眼眸,肯定地说,“如果你不希望,你当年就不会告诉我你的名字。”

  “……”

  “你想要有一个人能记住你,对吧。”莫凡说。

  叶修只是笑着,说:“松手吧,我该走了。”

  

  莫凡沉默了很久,叶修也不催他,影子立在边上静静地看,这场景就好像莫凡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

  他最后还是松了手,和当年一样。

  叶修领着影子往外走,莫凡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忽然觉得,或许以后他真的再也见不到叶修了。

  如果连你都离我而去,那这世上,还会有真心实意关心我的人吗?

  莫凡很想再一次冲过去扯住叶修,让他带着他一起走,但是他直到最后也什么都没有做。而叶修直到从他的视野中消失,也没有回过一次头,反倒是那只模糊的影子,在最后一刻停了下来,转身看向他。

  

3.

  莫凡躺在床上醒来时,在短短的一瞬间里以为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

  但是当他意识到自己并非躺在自己的卧室里,而是插着输液管躺在医院里

  的时候,他就知道那一切都是真的。

  “哎呀,醒了醒了!莫凡醒了!”

  莫凡转过头,看到和自己一队的几位同事都守在床边,便对他们点了下头。

  “感觉怎么样?”一个人问他,“你差点就没命了。”

  “你们为什么擅自行动啊!”另一个人生气地说,“都不把我们当自己人吗?!”

  “好了好了先别说这个了。”旁边的人赶紧上来拉他,“人醒了就好。”

  莫凡在他们吵吵嚷嚷的声音里撑着身子坐起来,问道:“小郑和小刘呢?”

  吵闹的病房就像按了静音键,突兀地安静下来。莫凡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慢慢地皱起眉。

  “那个……”刚有一人想说话解开这僵硬的气氛,就听到病房的门被敲响了。

  莫凡说:“进来。”

  于是门被推开了,一位和他的同事们一样穿着警服的男人走了进来。莫凡认得这个人,他在他们局里负责案卷记录。但他一般只是将他们这些人提交的报告进行整理,很少亲自出来做询问记录。

  除非是出了一些特殊情况,比如……

  “很抱歉现在来打扰你,莫警官。”记录人员说,“但是这个案子很严重,上面压得很紧,我们必须马上记录好整个事件,希望你能协助我们调查。你现在能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可以。”

  “三起连环杀人案已经告破,你们追踪的五个人确实是真凶。”记录人员翻开记录本,拿着笔说,“但是你们刑侦队包括你在内的三人小组,在最后被五个嫌疑人发现并袭击。刑侦队的其他人员在收到你们紧急发出的求救信息后赶到现场,但是当时五个嫌疑人和另两位警员已全数死亡,只有你是陷入昏迷,在被送医抢救后幸存下来。”

  “……”

  “两位牺牲的警员是被犯罪团伙残杀致死,尸体的情况与前三起分尸杀人的受害者案相同,但五个嫌疑人身上并无外伤。”记录人员用笔尖点了点本子说,“经过法医鉴定后,确认五个嫌疑人系心脏病突发死亡……五个人同时心脏病发作,这一点令人十分费解。”

  “……”

  “所以希望莫警官能回答一下,五个嫌疑人死亡的瞬间你是否看到……”记录人员忽然留意到莫凡一直都没有动静,便停了话合上本子问道,“莫警官?莫警官你在听吗?”

  “……”

  莫凡将低垂的视线慢慢移回到记录人员的脸上,片刻后才道:“抱歉,我不记得了。”

  

4.

  莫凡养好伤出院,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了。

  他回到自己家里,那个空荡荡的小房子因为一段时间没人居住而落满了灰尘。在他推开房门的时候,灰尘在门口洒进来的光线里对他张牙舞爪,仿佛在排斥他这个外来者的入侵。

  他走进房间里,关上门,却没有开灯。

  他把自己关进了黑暗里。

  

  在一个月前那个生死存亡的时刻,他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不清,连带着那时候的记忆也是破碎的。他确实记不清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记得刀锋的银光和那个人突然出现时露出的面容。

  对,只有这个,他绝对不会忘记。

  莫凡从来不知道叶修会有那样的表情。那时隔二十多年的两次碰面,叶修和他说话的样子依然没有什么改变。他的嘴角永远都是微微扬起的,看着他的目光带着温和与纵容的笑意。若不是叶修那异于常人的体温,莫凡或许并不会那么轻易相信他不是人类。

  但那个时候,他眼里森冷的杀意,远比他的体温要更加冰冷。

  他是死神啊……

  这是失去意识之前,莫凡心里想的最后一句话。这个事实在时隔多年之后终于清晰地刻进他的脑海里。在他真切地意识到这一点时,他也才猛然发现,原来他从来没有把这个在他年幼时给了他最需要的一点温暖的人,和死神这个阴森的词画上等号。

  为什么要救我。

  你不是说你不想和人类有瓜葛的吗?

  你不是说你不会因为我而违背原则的吗?

  你不是说,你不杀人的吗?

  你食言了。莫凡这么想。

  那么……现在的你怎么样了?

  我还能见到你吗?

  叶修。

  

  莫凡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第三天,他的房门突然自己开了。

  莫凡坐在床边茫然地抬起头。

  他维持这个姿势已经坐了很久了,突然一动让他身体的每一块肌肉和关节都发出了强烈的抗议,于是他把整张脸皱成了一个包子。

  “怎么愁眉苦脸的,有这么不乐意看到我吗?”来人说道。

  莫凡眨了眨眼,忽然反应过来。他顾不得浑身的酸痛,猛地站起身来扑上前去。

  像抱住了一个大冰柱。莫凡想,然后他被自己的想法逗得笑出声来。

  “开心?”叶修问。

  “嗯。”莫凡应道。

  “那我们应该可以好好谈一下,为什么你这几天不吃东西不睡觉?”叶修拍了拍他的头,“就这么想快点下去找我?”

  “不是。”莫凡说,“我只是很想你。”

  “跟我说好听话是没有用的。”叶修回他,“现在你要不要吃东西了?”

  “要。”莫凡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一只手拽着叶修的衣服,用另一只手飞快地点了一家外卖。

  点完外卖他的眼珠子又转到了叶修身上。叶修一看他这样子,就知道他又要开始问问题了。

  “你没有死吗?”莫凡说。

  “我为什么要死?”叶修反问他。

  “你不是说,你不杀人?”莫凡说,“你干预了人类的事,这应该是不允许的,不是吗?”

  “对啊。”叶修叹了口气,“所以说,你可把我害苦了。”

  “我又没让你救我。”莫凡觉得有点委屈,“时间到了就该离开这里,这是你说的。”

  “是啊。”叶修用指尖戳了戳他的额头,“所以,我救你,是因为你的时间还没到。”

  “没到?”莫凡眨眨眼。

  “那五个人之后会被抓住的,但本不该是那时候。”叶修说,“那时候你们本也不可能找到他们——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

  莫凡微微垂下头,没吭声。

  “我说过,我们之间是不能互相影响的,可是那天你从那个死者的灵魂上得到了线索。”叶修说,“你的两个同事本也不该在那时候死去,你和那个灵魂打破了命数。”

  “……”莫凡又沉默了一会儿,道,“对不起。”

  “现在知道错了?”叶修无奈地笑笑,“我做的只是强行将命数归位,不过有点太暴力了,所以多少还是受了点处罚。但出发点是好的,所以我没什么事。反倒是你,等你下去以后有你好受的。”

  “哦……”莫凡应了声,又问,“你受了什么处罚?”

  叶修又笑了:“你这人真奇怪,不担心自己以后会受什么处罚,反倒是问起我来了。”

  “没事吗?”叶修不回答,莫凡就继续追问。

  “没事,不过是被臭骂了一顿而已。”叶修摊手道,“这段时间被上面派人盯着去解决这个烂摊子的后续问题,好不容易都解决了,回来就看到你又想搞事情。”

  “……对不起。”

  叶修揉了揉他的头发,温声道:“答应我,不论遇到什么,好好活下去。”

  莫凡迟疑了片刻,然后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好,我相信你答应了就会做到。”叶修说,“松手吧,我该走了。”

  莫凡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拽着叶修的衣服,有些不情愿地松了手。叶修最后看了他一眼,转身往他的房门方向走去。

  莫凡突然提声问道:“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叶修停了停脚步,回过头来对他微笑。

  “或许吧。”他说,“总会有那么一天,不是吗?”


  FIN

评论(10)
热度(148)